<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面对群雄缓伺,慕容凤却是一脸淡然的傲然而立,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更是如此群星中一颗耀眼的明月般!只是旁边的满地尸体有点破坏形象。

    这时就见那身穿黑白八卦道袍的老道首先开口哼笑道:“久闻月影掌门大名,没想到今日得见真容,果真如传闻中一样倾国倾城啊。”

    老道一上来就夸慕容凤的容貌,却偏偏不提她的功夫,显然是不想亲口承认她的实力,但又不想落了下风,所以一开口就是明褒暗贬的损了慕容凤一句。不过他一语道破慕容凤的身份也引起了四周一阵巨大的骚动。只不过须臾间就有许多黑影被惊的直接落荒而逃般的远离了此地。显然慕容凤的威名已经达到能够震慑宵小的程度了。

    慕容凤睨了老道一眼,轻笑道:“原来是青城山的青松道长,真是久仰久仰了。”

    青松老道咧嘴一笑,却听慕容凤又接了一句道:“只是在下听闻青松道长最近不是刚纳了一房小妾吗?道长怎么不待在青城山逍遥快活,反而跑到京城来喝花酒了?”

    青松老道老脸一抽,虽然早知道这妖女最擅长口舌之利,但是没想到损起人来能把人气的半死,偏偏又无法还嘴。差点把老道憋出内伤来。

    这时那个低眉耷眼的老和尚眯眼瞥过满地尸体,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慕容施主,这些人与你并无什么大仇,为何一出手就要害了他们的性命?”

    慕容凤却是淡笑着反问道:“久闻天龙寺的枯禅法师从小就慈悲为怀,曾发下宏远要度尽天下所有恶人。只可惜这宏远刚发下没几天禅师留在世俗的家人就被一伙恶人屠灭了满门。结果禅师您不但千里追凶,还将那伙恶人全部斩尽杀绝。从此以后就遁入空门一心向佛祖忏悔自己的罪孽。今日现身于此可是那佛祖已经显灵帮您化解了身上的罪业了?”

    老和尚闭上眼睛口念一声佛号陷入了沉默,仿佛变成了一尊佛像没了动静。

    青松老道见那老和尚也在这丫头面前吃了闷亏,而且还被这丫头揭了伤疤连还口的机会都没有,老道一时不由乐的直咧嘴,感叹这丫头的伶牙俐齿简直可比千军万马。结果还没等这老道幸灾乐祸满足就见慕容凤忽然过头瞧着他,笑眯眯道。

    “不过佛祖没显灵也没关系,本尊常听人说青城山上的道观里三清老祖挺灵的,平日里上山烧香求财求子求姻缘的游客那叫一个络绎不绝。枯禅大师若是感兴趣完全可以去试试嘛。”

    “咳咳咳。”青松老道顿时连连咳嗽,一张老脸又青又红那叫一个精彩。远处更是传来许多噗嗤笑声。

    老和尚更像一尊泥塑佛像了。

    慕容凤抬头一瞥屋顶上那几个笑的最大声的喇嘛,立即吓的那几个喇嘛扭头就闪,连句场面话都没留下来就没了人影。

    这时巷子口的那群头戴斗笠一身冷气的神秘黑衣人缓缓走上前来。

    青松老道眯起眼,心说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不怕死的,结果那群黑衣人来到慕容凤面前直接一鞠躬道:“三小姐,需要我们出手替您清理掉这些碍事的家伙吗?”

    慕容凤撇撇嘴,不耐烦的挥手道:“江湖事江湖了,你们就别来横插一杠子了。”

    黑衣人一躬身便又退了下去,领头者脚步一顿头提醒道:“三小姐,夫人还让我带了句话给您。”这位掐着嗓子模拟出慕容夫人的语气,冷哼道:“玩够了就赶紧给老娘滚来!”说完再次躬身转身离开。

    慕容凤抽搐了下嘴角,直翻着白眼。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武林高手形象算是彻底毁了。

    “我了个去!这些家伙是鹰犬!!!快跑!!!!”远处的那些小虾米一见此情景立即猜出了这些神秘黑衣人的身份,当场又被吓跑了大半人。

    眨眼间,附近几条街上就只剩下了不足百余个人。而这些坚持留下来的无疑都是真正的艺高人胆大之辈。

    “好了,碍眼的家伙都跑了。”慕容凤忽然收起玩笑的神情,一脸正容的朗声道:“各位同道来此的目的想必都是为了那琅嬛福地秘境的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竖起了耳朵,包括枯禅法师也不再装佛像了,抬起头一脸严肃的盯着慕容凤,只听她哼笑道:“好吧,那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那琅嬛福地已经没了。”

    “没了?这算什么说法?”四周一阵骚动,青松老道立即追问道:“月影掌门此话怎讲?那琅嬛福地秘境难不成还能自己飞了不成?”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没了。”慕容凤耸肩道。众人见她一脸坦然,丝毫没有作假的表情,不由纷纷猜测这琅嬛福地难不成真的没了?其实这些人哪里知道这琅嬛福地虽然没了,但是还有琅嬛玉洞啊!所以慕容凤这也不算撒谎,自然说的坦然无比让众人瞧不出一丁点破绽来了。

    青松老道凝眉道:“既然那秘境没了,但贵派的凌波微步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慕容凤淡笑一声道:“路边捡的。”

    青松老道深吸一口气,才忍住当场暴走的冲动。

    好吧,慕容凤这句说的也是确实是实话,因为那凌波微步记载于那本残本秘籍上被她的上辈子偶然获得,所以确实跟捡的没两样

    “阿弥陀佛。”这时就见枯禅法师双手合十再次开口道:“慕容施主,老衲有一事向询。”

    慕容凤笑眯眯道:“大师可是想问青城山上那家道观最灵验?”

    青松老道直翻白眼,对这丫头的毒舌算是彻底领教了。

    老和尚一脸正经的问道:“慕容施主,请问你可曾还捡到过六脉神剑的剑谱?”

    青松老道:“噗!”

    “噗!”众人绝倒。

    慕容凤一愣,随即纵声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大师也是性情中人,刚才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大师不要见怪。”

    老和尚平静道:“慕容施主你还没答老衲的问题呢。”

    慕容凤敛去笑容,在众人瞩目之下坦然答道:“捡到过!”

    众人:“噗!!!”

    “阿弥陀佛。”老和尚再次合十口念佛号,原本平静无波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开口道:“慕容施主,那六脉神剑原本是我天龙寺失传千年的剑谱,本寺历代僧人一直都在寻找这本剑谱的下落。几经打听后才得知那藏有天下武学的琅嬛福地内可能还留有六脉神剑的副本,只是这琅嬛福地一直是个传说,从未有人发现过。”

    慕容凤摆摆手道:“大师说怎么多无非就是想要从我手中要这六脉神剑嘛。”

    老和尚坦然道:“老衲正是此意。”

    “爽快!”慕容凤一翘大拇指夸赞了一句,然后直接问道:“那不知大师打算拿什么东西来换呢?”

    老和尚抖动了一下眉须,答道:“老衲愿意以本寺的一阳指来换取施主手中的六脉神剑!”

    “什么?一阳指!!!”青松老道立即大惊失色,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震惊道:“老和尚这一阳指不是你们天龙寺的镇派绝学吗?你居然舍得拿出来换那什么六脉神剑?”

    老和尚又恢复了佛像状态,只静候慕容凤答,无视了众人的震惊。

    慕容凤却是轻笑道:“大师真是好算计,明知我的门派里都是一群大小丫头,而这一阳指又是至刚至阳的武林绝学,我换到手恐怕也没什么用吧。”

    青松老道忍不住抓狂道:“你这丫头居然还嫌弃人家天龙寺的镇派绝学,难不成你还想换神功天书不成?”

    老和尚微微抬头,又吐出一个名称:“天罡正气诀!”

    四周再次响起一片吸气声,显然这天罡正气诀比那一阳指更加的如雷贯耳。

    青松老道则彻底没话了,盯着慕容凤就看她如何答。

    却见慕容凤再次摇头道:“这天罡正气诀不适合我的路数。”

    她选的可是杀伐之道,而这天罡正气决听名字就知道就属于那种很正派的内功心法,完全不适合她的路数。至于那帮丫头慕容凤压根就没指望那帮丫头有改邪归正的一天了

    众人彻底无语了,心说这果然很符合这妖女一贯的画风

    老和尚微微抬眼,开口问道:“那不知慕容施主想要什么才肯将那六脉神剑归还给本寺?”

    “我要的其实很简单。”慕容凤微微一笑,道:“黄岑典秘!!!”

    “黄岑典秘???”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互相打听后发现居然没人听说过,这就太不可思议了。能让这妖女盯上的武学秘籍按理说应该是名震武林的才对,怎么会挑出一个默默无闻的东西呢?

    而青松老道听到这黄岑典秘后也是凝眉沉思了半天,结果也没想起这是一本什么武学秘籍。

    反倒是老和尚听到慕容凤说出黄岑典秘四个字后,居然周身一震,双眼爆闪出一团精光,一股骇人的气势骤然爆发但是马上又收敛了去,然后双手合十沉声念出一道佛号:“阿弥陀佛!想不到慕容施主竟也知道这本经书,施主果真与我佛有缘。”

    “大师若是舍不得那就算了。”慕容凤一摆手道。

    老和尚恢复枯井无波的脸色,说道:“慕容施主,此事已非老衲能够做主,老衲必须问过本寺方丈才行。”

    慕容凤抬手做出一个请便的动作。然后就见老和尚转身一招手,跟着就见一个小沙弥战战兢兢的跑过来将一个处在通话状态的手机递给了老和尚

    “是的方丈,慕容施主想要黄岑典秘。嗯嗯,我知道了。”老和尚将电话还给小沙弥,转身对慕容凤合十道:“老衲已经询问过本寺方丈,方丈他已经同意慕容施主的要求。但是黄岑典秘乃是本寺历代高僧定下的不传之秘,所以方丈他只能请慕容施主亲自来一趟本寺,然后允许慕容施主在本寺的藏经阁中借阅那本黄岑典秘。”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复道:“也行,等此地事了到时候本尊一定会带着六脉神剑造访贵寺。”

    “阿弥陀佛,那么老衲就先行去在寺中恭候慕容施主的大驾了。”老和尚点点头,带着抱着手机的小沙弥转身离开消失在黑暗的街巷中。

    老和尚走了,却留下了一脸懵逼的众人。不过至少在场的众人都将那黄岑典秘深深地记在了心中,并将其直接列入了武林顶级绝学的行列。

    “终于打发走了最棘手的家伙”慕容凤注视着老和尚的背影彻底消失,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子,对青松老道笑眯眯道:“青松道长,你们青城山是不是也丢失了什么武学秘籍啊?”

    青松老道抽搐着嘴角,踌躇了半天才硬着头皮干笑道:“月影掌门说笑了,我们青城山对本门的武学可是一向看护的很紧,从未发生过遗失在外的事情。”

    “哦?是吗?”慕容凤神秘一笑,忽然一抬手以指代剑摆出一个起手式。

    青松老道瞧得一愣,然后就见慕容凤唰唰地耍出三招轻奇路数的剑法!

    青松老道立时双眼圆睁,震惊道:“这不是本派的松风剑法吗?月影掌门你怎么会?”

    慕容凤收起架势,笑眯眯道:“路边捡的。”

    青松老道立时脸都绿了。

    不过这还没完,慕容凤又一抬手忽然朝路边一棵大树拍出一掌,只见那棵大树树干部位瞬间崩裂,内里的树心直接被掌力震碎成了粉末洒了一地。

    “啊!这不是青城派的镇派绝学摧心掌吗?”四周立时响起一片惊呼,青松老道更是彻底看傻了眼。

    “你你你!”青松老道指着慕容凤,满脸狰狞道:“你这摧心掌又是从何处偷学来的?”

    慕容凤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笑眯眯道:“还是路边捡的!”

    青松老道被气的咯咯直嘬牙花子,恨不能直接动手将这丫头能气死人的这张嘴直接撕烂掉。

    “喂,青松道长咱们来谈个买卖如何?”慕容凤忽然一副奸商嘴脸的笑眯眯道,让众人都差点没跟上她跳脱的思路。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