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终于那位石副部长冗长的演讲在无比热烈的掌声中结束,随即高中联赛的首场比赛拉开了帷幕。

    自然开幕战的两位选手肯定是作为赛事主办方的东道主经过精心挑选的,所以毫无意外的分别来自战争学院自家的种子选手之一的周斌和来自战争学院的老冤家‘南方星航科技学院附属高中’的种子选手叶南天!

    冤家碰头,引得偌大的大厅内欢声雷动,分属两方的拉拉队更是一个比一个扯起了大嗓门为自家学院的选手加油助威。一下子把现场的气氛炒到了顶点。

    而慕容凤此刻已经拿着一叠名单走进了解说室,直到现在她还是一脸茫然的。因为刚才在裁判组休息室里她只见到了另一名负责发放参赛选手名单的工作人员,那位随手塞给她一叠选手名单后就只丢下一句话:“前面三场比赛没有你的安排,你去解说室待命吧。”就把她给打发过来了。

    由于是开幕赛,只有一场比赛。所以解说台里显得比较悠闲,只有一组解说员正在仔细校对者两位参赛选手的身份、年龄、身高、兴趣、爱好甚至是家世,唯独没有二人的武学传承来历。

    慕容凤站在角落里听了半天只能无语的摇头,心中感叹这到底是比武大赛啊还是选秀大赛啊。

    这时大厅内忽然掀起一波高过一波的欢呼呐喊声,不用瞧都知道这是选手进场了。

    两位还在窃窃私语的解说员立即坐直了身子开始热情洋溢的为观众们介绍起先后登场的两位比赛选手。基本上都是一堆废话,至少慕容凤听来是这样。好在观众们压根不在乎这两位解说员在说些什么,只是在尽情的为自己说支持的选手加油助威。

    慕容凤站在角落里也没见人来搭理自己,索性就走到角落的沙发上坐下,开始翻看起手中贴有保密字样的参赛选手名单。

    上午第一场次比赛:周斌对战叶南天。

    上午第二场次比赛:胡楠对战石小猛。

    上午第三场次比赛:胡燕燕对战李雪莹。

    除了一个周斌,慕容凤对其他这几位参赛选手一个都不认识,关键是这名单资料上只写了参赛选手的身高体重三围,而对于武学传承却是只字未提,慕容凤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这是战争学院防止有人提前获知参赛选手的武学来历而提前做出应对战术。

    同样由于是第一天的开幕战,所以早上只安排了三场比赛。到下午就是十六场比赛了,而且是四场比赛分别在不同的大厅内同时一起进行,观众们可以自主买票选择观看哪一个场次的比赛。

    慕容凤很快在下午的比赛选手名单看到了闻人牧雪的名字,而她的对手则是来自西京长安国防重工科技大学附属高中的阿尔巴铁漠!

    慕容凤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仔细又看了一遍牧雪的对手居然真的是一个男生!!!

    “居然是男女混赛模式吗?”慕容凤一咧嘴哭笑不得直摇头,“还真是战争学院的风格啊!”

    这也算是战争学院一个不成文的传统了,学院里不管任何比赛项目都是不分男女的,因为曾经有一位老院长说过:“上了战场子弹可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对你书包网.bookbao2开一面。”

    所以这一传统久而久之就怎么保留下来了。没想到这次却被战争学院引用到了这高中联赛上,也不知道那些参赛选手们能不能及时适应过来。

    慕容凤原本都已经拿出电话想要给牧雪通风报信,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怎么做。毕竟这也算对那丫头的考验,而且那位老院长的话说的也确实不错,无论是在那里面对怎样的威胁,真正的敌人从来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女人而手下留情,甚至还会使出一些更下作的手段来。

    这时台上的首场比赛已经拉开的序幕,周斌与那位叶南天互相抱拳拱手自报了家门。

    “武当外门弟子,周斌。”

    “神拳门外门弟子,叶南天。”

    “请赐教!”二人一抱拳各自退开十步摆开架势,裁判左右看了看沉声道:“比赛开始,拳脚无眼,请二位点到为止!”

    二人一点头,同时冲向了对方捣出一拳,这毫无花架的硬碰硬立即激起了满场欢腾。

    慕容凤起身往窗外眺望了一眼便兴趣缺缺的收了目光,因为台上的这两位别看砰砰地打的热闹,其实用的都是各自门派入门级的拳脚功夫,而以二人的体质就算是对练上一天也别想分出胜负,除非哪一方体力不支先败下阵来。

    很显然这首场比赛两位选手要么是心有默契,要么就是受到了高人‘指点’,不求胜负,只求精彩

    慕容凤收目光后便继续翻看着这些选手的资料,但是却没看到几个值得注意的好苗子。想想也是,虽说现在联邦武风兴盛,但是好苗子恐怕从小就被各大门派遍布各地的分舵给挑走了。就算有遗漏的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只要一鸣惊人照样会引起各大门派的注意。就好比现在正在台上激斗正酣的两位,明明是在校的学生却都已经挂上了门派外门弟子的头衔,显然已经是被两大门派给内定了的存在。

    慕容凤合上资料后忽然发现自己没事做了,因为前三场比赛都没她什么事,而后面的比赛都已经安排到了下午才会进行。

    慕容凤看了看时间,发现离中午还有三个多小时呢,索性给莲儿去了一通电话。

    “小姐!”电话一接通,莲儿立即应道。

    “你现在到哪儿了?”慕容凤问道。

    “刚到京城。”莲儿答道。

    “东西运来了吗?”慕容凤又问道。

    “运来了。”莲儿问道:“小姐,现在往那儿运?”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嗯,先送到战争学院门口来吧。”

    “好的,预计十五分钟后抵达。”莲儿应道。

    “嗯,那就十五分钟后校门外见。”慕容凤起身四顾想找个人说一声,却发现所有人都在专注观看着台上的比赛,两位解说员更是说的口沫横飞,激动的面红耳赤,恨不能亲自下场一般。

    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便自顾自地离开了这里。反正她已经在裁判组那里留了电话,对方如果有什么事也能找的到她。

    十五分钟后,站在校门外的慕容凤见到一辆重型卡车徐徐在面前悬浮下来。侧门呲地一声开启,一身便装的莲儿出现道:“小姐。”

    慕容凤点点头,直接迈步上了车门钻进车厢。只见宽敞的车厢内静静的摆放着一台军用游戏舱。这是慕容凤昨晚特地吩咐莲儿从燕子坞运来的。因为昨晚在牧雪别院登入游戏时慕容凤发现那台豪华版的游戏舱居然有细微的延迟,虽然这点延迟对普通人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所觉,但对她来说却是膈应的紧,所以就索性让莲儿把自己的专属游戏舱给运来京城了。

    慕容凤一边换上游戏服一边问道:“游戏里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外公他们可有留言?”由于最近几天可能都无法按时登入游戏,慕容凤就让莲儿留意游戏里,同时也充当起她与外公等人联系的中间人。

    莲儿一边服侍着慕容凤一边答道:“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姥爷倒是有句留言,说是在发现那台外星人遗体的油田深处有了新的发现,让你上线的时候赶紧联系他们。”

    “嗯,知道了。”慕容凤点点头,便将手机交给莲儿吩咐道:“有人来电及时通知我。”然后便钻进了游戏舱。

    ***

    游戏内,东方大陆正值夜色降临。

    星光照耀下的圣城,今晚显得格外静谧。昨日那一场大战让城中的军民付出了极大的伤亡。而号称永不陷落的铁壁城墙更是被敌军轰出了一个大缺口。这恐怕是圣城自建成以来遭受的最危急的一次攻城战了。

    此刻,无数平民捧着蜡烛涌出家门,沿着城中心那道恐怖的废墟遗迹缓缓汇聚到港口这里。

    今晚教廷将在这里举行一场盛大的超度仪式。

    但是当无数平民汇聚到港口时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一座高逾十几米的京观静静的矗立在哪里。

    负责维持秩序的圣殿骑士对每一个经过的平民都会平静的告知道:“这些都是教皇陛下昨日亲手斩下的敌军首级,最上面的那一颗就是敌军的统帅!”

    无需再多言,许多民众眼中都燃起了炙热的光芒,纷纷转身朝教堂废墟方向进行膜拜。

    “今晚的超度仪式,教皇陛下她会出现吗?”也有平民关心问道。

    圣殿骑士答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因为昨天教皇陛下来后就传下圣谕说是要为城中枉死的冤魂进行祷告。”

    “陛下她不会受伤了吧?”立即有人追问道。

    圣殿骑士立即一脸严肃道:“陛下她可是圣光的化身,怎么可能会受伤!而且若不是她昨日浴血奋战,恐怕圣城已经被魔王军团给攻破了!”

    民众们虽然对这位圣殿骑士的话将信将疑,但是对于教皇陛下的神威却还是坚定不移的。

    当巨大的港口里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时,城内忽然响起一声巨大的钟鸣声。众人无不诧异那口悬挂于教堂顶端的巨钟居然在那等浩劫中保存下来了?

    没给民众们多想的时间,只见一队顶盔掖甲的圣骑士策骑而来,道路上的民众们纷纷退到路两旁垫脚观望,只见一名名大骑士和主教牧师们缓缓行过,却唯独不见教皇陛下的身影。

    一时间人群中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已经在瞎传陛下受了重伤的重磅消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这时钟声再次长鸣,又有一队长长的车队缓缓驰过。民众都在争相观望一辆辆飞驰而过的马车,但是这些马车的车窗都拉上了厚厚的帘子,根本让人看不到里面。

    随即封道的圣殿骑士也相继追上车队离开,民众们再次涌入大道纷纷互相打听有没有见到教皇陛下的身影,但得到的答复却都是没有。

    “教皇陛下她该不会是真的受到了重伤吧?”

    “别瞎说!教皇陛下她可是有圣光护体的,怎么会受伤?”

    “那她为什么不出现呢?”

    “这个也许是昨天那场大战让她太累了吧!”

    “妈妈,教皇陛下她不是无所不知的吗?为什么她昨天没有预知到敌人会从别的河道绕路来攻打圣城呢?”

    “嘘,别瞎说!!!”

    小孩子的童言无忌却让大人们一阵沉默,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答这个孩子。

    这时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笑呵呵道:“小朋友,你们的教皇陛下虽然圣光的化身,但她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一名预言师啊!预知未来这种能力就算是神明也不是谁都拥有的。”

    大人们纷纷觉得这话说的在理,朝老头投以了和善的目光。老者笑了笑,翻上罩帽混入拥挤的人群转瞬间就没了踪影。

    这时港口上的仪式已经准备就绪,头上还缠着绷带的塔玛德大主教负责整个超度仪式的进行。一篇冗长的悼词念完,随即十几名面无表情的牧师手持火把点燃了那座京观,熊熊烈焰瞬间映红了整片夜空。

    在位于半山腰上的城主府内,慕容凤凭栏眺望着港口方向那座被熊熊烈焰吞噬掉的京观,心中却也有一团无名业火怎么压不下去。

    “走火入魔了吗?”慕容凤闭目凝眉一蹙,她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产生心魔。一股蓬勃的杀意从心头冒了起来,想要将眼前的一切统统撕成碎片。好在这点魔障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慕容凤心念一动便将这股杀意压制了下去。然后以心中的煞气慢慢炼化掉。这走火入魔对他人来说或许是致命的魔障,但慕容凤来说却是最好的滋补品。别忘了她当初选择的道路就是最为艰难的杀伐之道!所以心魔魔障什么的根本就是家常便饭般。

    处理掉魔障后,慕容凤忽然心头一动感应到有人在没惊动守卫的情况下闯入了她的精神感应范围内。

    “谁?”慕容凤凝眉冷哼一声,磅礴精神气场直接压了过去。阳台下的花园立时如遭了十二级台风一般,满园的花草纷纷崩散成漫天碎屑。

    随即一个人影从虚空中遁了出来,咳嗽道:“陛下,想不到些许时日没见,您的实力又见长了啊!”

    慕容凤一挑眉,见这人掀开露出了一副苍老的面孔,不由惊讶无比的脱口而出道:“甘道夫?你还没死?!”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