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四周虽然嘘声一片,但慕容凤却是看的津津有味,暗赞这二位虽然在功力上比之南宫翊或张云松稍弱一筹,但是在战斗经验方面明显比前面两位高出许多,显然都是手上见过血的!

    若是南宫翊或张云松与台上这两人以死相拼,恐怕是胜负难料。

    眼见大厅内的嘘声越来越大,充当裁判的那位年轻人也忍不住开口对那只顾一味躲闪的唐墨风大声提醒道:“唐少侠这一场比赛只有十分钟,你若是一招都不出,等时间到了输了可还是你啊!”

    “知道了。”唐墨风从容的答应了一声,脚下变幻莫测的步伐却丝毫不乱,一个转身就又躲过了陆晨云刚猛一拳,然后身如鬼魅般的绕到陆晨云身后轻拍出一掌。

    陆晨云来不及转身,立时运气于背使得整个上半身瞬间健硕了好几圈。唐墨风轻飘飘的一掌印在他背上便立即被啪地一声弹了开来。

    唐墨风哎哟怪叫一声,立即抽身急退,同时连连甩动着手腕子,无语道:“你这家伙真的是崆峒派的吗?怎么感觉和少林那帮专练横练功夫的秃驴一个德性啊!”

    陆晨云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哼了一声便卸去了护体气劲,然后一抱拳道:“多谢阁下指教,我输了。”

    台下立时一片哗然,就连裁判也是傻眼了,怪叫道:“你不是没受伤吗?干嘛认输啊?接着揍他啊!”

    陆晨云却是淡淡道:“唐少侠已经手下留情,若是他刚才使出的是唐门绝学天罗掌,恐怕我就不是站着,而是被人抬下去了。”

    唐墨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刚才出手时他确实下意识的就要使出天罗掌,但是忽然想起这不是在生死搏杀,而只是一场切磋而已,所以马上卸去了凝于掌心里的真气。只是以普通一掌拍在陆晨云的背上反被他的护体气劲差点震断了手腕。

    不过陆晨云倒也洒脱,居然转身就当众认输了。反而让唐墨风有点不好意思了。

    陆晨云说完就转身下了擂台,唐墨风也不好意思继续留在台上显眼,所以也马上跟着下来追上陆晨云,二人看起来算是不打不相识,居然熟络的聊上了。

    观众们自然对这场虎头蛇尾的比试很不爽,但是这排名赛的规矩就是如此,以武会友才是宗旨。就连南宫翊也抽空走过去与那陆晨云和唐墨风打了声招呼,可以看出这位剑道盟的首席大弟子在笼络人心这方面很有些手段。

    “到我们了。”括苍派女弟子头示意慕容凤跟上。然后众女中跃出一人飞身落在擂台上。

    那位裁判赶紧瞥了一眼个人终端,然后大声介绍道:“各位大侠,现在登台的这位是来自括苍剑派的大师姐,汪雪女侠。大家赶紧鼓掌欢迎啊!”

    “哇哦!终于有美女登台了啊!”观众们难得见到有女侠登台,立时欢声雷动。

    裁判又看了一眼这位汪女侠的对战者是天华学院高中部初级剑术老师???他赶紧四下寻视,然后又见一位模样清秀的美女一脸从容的迈步走上擂台。

    观众们又见到一位美女登场,立时欢呼声更响了。

    “与汪女侠对战的这位是”裁判尴尬介绍道:“来自天华学院高中部的初级剑术老师,赵凤儿赵老师。”

    现场的欢呼声瞬间戛然而止,只有正在为慕容凤加油的同好社的那几个丫头显得格外醒目。

    随即观众们议论纷纷起来。

    “这无门无派的学院老师也能上台比试了吗?以前不是只有各校学生可以上台展现自己吗?”

    “应该能吧,反正这排名赛也没这方面的规定不允许在校老师参加啊。”

    “诶?这位美女真的是老师吗?怎么看起来比学生还年轻啊!”

    “喂喂喂,你们都关注错重点了吧?这位美女老师好像只是一位初级剑术老师吧?别上去连人家一剑都接不住就被打趴下了啊,那可就搞笑了!”

    “话说这位美女老师好像有点眼熟啊!啊,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先前那位在校门口连闯三关从大门走进来的那位‘影后’吗?”

    “哈哈哈,影后这个称呼还真衬托啊!”

    “诶!?还真是她啊!她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这位影后该不会以为自己打赢了一位看大门的‘高手’就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吧?哈哈哈!”

    “希望她的‘演技’能帮她多坚持一会儿吧。难得上来两位美女,我可不想再看两个大老爷们在擂台上蹦来蹦去”

    台底下的指指点点丝毫没有影响到慕容凤的心境,只见她先是向裁判要了把训练用的软木剑挥舞了几下适应下手感。但是那松垮垮的握剑手势却引起台下一片嘘声,毕竟能来这里的都是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这些人从小就被教导如何握剑舞剑,所以对于握剑的各种手势早已深入骨髓,现在一见慕容凤这明显就是门外汉式的握剑手势自然是彻底无语了。

    “我准备好了。”慕容凤却是无视了众人的嘘声,对裁判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看向面无表情的汪雪。

    汪雪一挽剑花哼声道:“你现在当众认输还不算晚”

    慕容凤直接打断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什么意思?”汪雪被问的一头雾水。

    慕容凤拿剑一指台下那群括苍剑派的女弟子,淡淡道:“我应战的可是你们,而不是你一个人!说明白点就是我一个要挑战你们括苍派的所有人,所以你们这帮大婶大妈们都一起上来吧!”

    大厅里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你!!!”汪雪彻底被慕容凤的大言不惭给气疯了,拿剑一指她大怒道:“狂妄,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慕容凤无奈的耸耸肩道:“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光凭你一个人会被我打哭的,真的,不骗你。你还是叫上你的师妹们一起上来吧。我听说你们括苍派的栖霞剑阵挺厉害的,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一下。”

    汪雪一时间被气的怒极而笑,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疯子,所以也懒得废话了,直接一挽剑花就朝慕容凤招呼了过去。她这一剑含怒出手,根本毫无保留,看似无锋的木剑却带出尖锐的呼啸声!

    台下立时响起一片惊叫声,一直默不作声的南宫翊眼见事情不妙,立即豁然起身朗声道:“汪女侠切莫动怒!这只是一场切磋比武”

    汪雪虽然听到了南宫翊的劝谏,但是以她的功夫显然还没修炼到收发自如的境界,所以这一剑她刺过去快如惊鸿,但根本就是想收也收不住,只能在最后关头将剑锋硬生生的偏离了慕容凤心口位置,刺向她的肩头。

    却见慕容凤无语的摇头苦笑一声,微微一侧身避过剑锋,然后伸脚一绊。

    汪雪哪想到慕容凤会突然使出这等招数,当场被绊倒在地趴在地上滑出老远

    现场也是一片下巴脱臼的声音

    南宫翊顿时尴尬了,因为在他看来如果刚才他不出声提醒,也许汪雪就不会半途改招以至于露出这个破绽,反而被那位女老师给绊倒在地上。他连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坐了去。

    汪雪这一摔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脸上却跟煮熟了一般,彻底红透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愤的,可能都有吧。就见她一咬牙翻身而起,二话不说再次挺剑就刺扎向慕容凤的咽喉。

    这轮到张云松张了张嘴想出声提醒,却被站在一旁的方艳青给拽了一下。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去。

    “你们括苍派的剑法讲究端庄势整,剑心合一。”却见慕容凤再次从容一闪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同时摇头惋惜道:“现在再瞧瞧你的这几剑,简直连街头的杂耍都不如,你们括苍派的祖师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不会瞑目的。”

    汪雪原本通红的俏脸竟被气的煞白,怒火攻心之下再也顾不得其他,举剑朝慕容凤连连挥舞,却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但自始至终慕容凤都在躲闪,而且整个人仿佛就站在原地没有动过一般。任凭汪雪每出一剑,她就指正一句点出对方的破绽之处。

    南宫翊瞧着瞧着脸色变严肃了起来,扭头看向张云松,发现他也正好瞧过来向他点了点头。

    “这位女老师不简单!”张云松目露精光道。

    “能看出是什么路数吗?”南宫翊问道。

    张云松目光灼灼的盯着慕容凤看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看不出来,这位女老师的身法很是诡异,明明都是极为简单的躲闪动作却都以差之毫厘躲过了所有攻击,而且你注意她的双脚几乎没有挪出过半步距离!换成是我也做不到这般从容。”

    其实看出不对劲的也不止这二人,在座的不少人都已经看出这位女老师似乎不那么简单。而正坐在贵宾室里喝茶聊天的两个老头也都站起身走到窗边开始关注起擂台上的战斗。

    “清风真人可瞧出了这位的来历?”石天齐好奇问道。

    清风老祖盯着台上那飘逸的身影,蹙了蹙眉头总觉得此人是在哪儿见过,但是想了半天也没能忆起来。听到石天齐的提问后,清风老祖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此人所修习的身法看似简单但却甚为精妙,与长歌门的轻身术柳摇金倒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此人的身法显然更为简洁有效咦?”

    清风老祖忽然注意台上又有了新的变化,只见那位女老师又是一个侧身闪过攻击后,又想故技重施伸脚绊对方一下,谁知那汪雪就等她故技重施,在这一瞬间居然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天地倒悬以一种十分变扭的姿势翻转过身子,不但躲过了绊脚还反手一剑朝对方兜头劈了过去。

    “妙招!!!”清风老祖瞧得眼前一亮,暗赞此女资质虽然差了点,但是心机不错。只要培养得当未来倒也可以成为一名门派管理方面的人才。

    却见慕容凤面对当头劈来的一剑,竟然还有闲心笑赞一句道:“哦哟,这一剑出的不错,但可惜还是太过心急了啊。”

    慕容凤说着就见她脚尖一点,整个人晃出一抹肉眼难辨的虚影,汪雪的剑锋只是划过她的虚影劈在了空处,然后就因为重心不稳再次啪叽一声摔趴在了地上

    “这是,这是凌波微步!!!”清风老祖身躯一震,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慕容凤,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这绝世轻功不是早已失传了吗?不对!传闻那琅嬛福地里还留存有残本,圣殿曾数次派人前去寻找,难道说此女是”

    老头一时间激动的双眼放光,也不管在旁人眼中失态与否了,直接转身推门出了客厅。留下一脸诧异的石天齐。

    再说大厅内,众人再次见到汪雪一剑落空把自己摔趴下,立时哄堂大笑了起来。毕竟在场的除了清风老祖那等眼力,其余人是根本瞧不出慕容凤那一闪的玄妙的。所以在所有人看来那汪雪第一次被绊倒就已经很丢人了,第二次居然自己劈空摔倒就实在是学艺不精了。觉得她门派的脸面估计都被她丢光了。

    “大师姐!”括苍剑派那些女弟子们见自己的大师姐趴在地上后就没再爬起来,立时也慌了神,纷纷冲上台来将汪雪扶了起来,就见她已经羞愤欲绝的竟把自己生生气晕过去了

    慕容凤摇头叹气道:“我早就说过她一个人不是我的对手,让你们一起上的。她偏偏就是不听,现在竟还把自己摔晕过去了,唉。”

    众女弟子见她仍旧如此大言不惭,自然被气的够呛,纷纷怒目相向的拔出了随身的佩剑就要围殴慕容凤。

    “住手!!!”眼见场面就要失控就听一声大喝传来压下了全场的喧嚣!

    慕容凤眉头一挑,头就见一仙风道骨的老头飘然落在了台上正笑眯眯的打量着她。众人一阵愕然,不知这老头从哪里蹦出来的,却见南宫翊立即上前躬身敬拜道:“弟子南宫翊拜见清风师叔祖!!!”

    现场在经过一片寂静后瞬间哗然。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