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头勃然变色,因为这一招正是他们武当派绝学太极拳里的招数,虽然就连街边的老头老太太也能耍上几招,但是有没有心法口诀去驱使这一招的威力完全是天差地别!

    很显然,慕容凤推来的这一掌包含有一股磅礴气劲,明显是将道家内功练至化境才有的表现。旁人也许没瞧出什么,但是老头对这太极拳浸淫了一辈子,岂能瞧不出其中的门道。所以他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下意识的抬手一挡惶恐道:“我认输!”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凤的双掌已经推到老头架起的双臂前,听到老头喊输后就举重若轻的往两边一分,卷起一股无名狂风。

    老头被狂风气劲推着直接双脚离地,腾腾腾地倒退了十几步才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然后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确定没有遭到暗劲冲击才松了口气,要不然就刚才那一招的恐怖威势若是在他身上拍实喽绝对会要了他这一条老命!

    但是这其中的凶险却只有场中两人清楚,在旁人眼中却是另一幅景象。远远看去两个人就像是演了一出滑稽戏,少女端着花架子轻飘飘的隔空推出一掌,然后老头赶紧接着假的不能再假的提前大喊一声认输,又自己倒退着摔坐在地上。

    二人如此‘浮夸’的演技自然把围观的众人全都瞧傻了眼,心说这位少女到底什么来头啊?居然能让这个老头能如此不顾身份的陪她演这一出戏。关键是你们俩演的也太假了一点吧?真把所有人都当成二傻子啦?

    当然也有人瞧出了些许的门道,但是他们都难以相信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女就有这等深厚的功力,所以自然在潜意识中也认为这戏演的实在太假了……

    这其实也怪慕容凤出招的境界太高了,没有那眼力介儿的人根本无法瞧出她的这一招其实已经达到传说中的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哎呀,老大爷你没事吧?”慕容凤一脸‘关心’道:“都怪我出手没个轻重,没伤着你吧?”

    你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碰到,伤根毛啊?众人心中无不抓狂不已。

    老头的脸色则一阵青一阵红,瞧向慕容凤的眼神满是复杂。很显然他踢到铁板了,这张老脸估计以后都没法在学校里露脸了。虽然身上没受伤,但是自信心却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好在老头这辈子被各路天才们打击惯了,就算自信没受打击他这辈子的功夫也就那样儿了,要想再上一层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老头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爬起身深深地看了慕容凤一眼便转身离去,走的那叫一个萧瑟,都让慕容凤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慕容凤看向门卫大爷,干笑道:“我这算闯过了三关了吧?”

    门卫大爷也是无语的盯着慕容凤,心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恐怖了,他们这些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老家伙真的要被时代淘汰了吗?

    “嗯,过了,你可以进去了。”门卫老爷无力的挥挥手,叹气道:“开正门!”

    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响,战争学院巨大的合金铁门在轰隆隆声中缓缓开启。里面围观的学生们立即退到道路两旁,看起来就像是夹道欢迎一般。

    “对了,你还得在我这里登记一下。”门卫老爷抬手点开个人终端弹出一副光屏,问道:“我记得你说过自己是天华学院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慕容凤微笑道:“老大爷,我可不是什么学生。其实我是天华学院高中部的初级剑术老师,名叫赵凤儿。”

    “哈?!!你是老师???”门卫大爷直接傻眼了,众人也都是一脸懵逼了的表情。

    “是啊!”慕容凤一脸无辜的耸耸肩,说道:“我本来就是来替学生报名参赛的。可从来没说过我就是学生。”

    “你真的是老师???”门卫大爷还是一脸难以置信,道:“你这才多大啊?居然就成老师了?而且还是剑术老师!难道你已经是剑师了?”

    慕容凤抱起泰哥,汗颜道:“我说大爷你还让不让我进门了?有啥问题你不会查看一下我的资料啊!”

    门卫大爷瞥了一眼个人终端上刚弹出来信息资料,然后一脸苦笑着让开路,就见慕容凤在众人的瞩目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战争学院的大门。

    “她居然是老师???”围观的学生们一时间也议论纷纷,瞧向慕容凤的眼神满是好奇。如果说先前慕容凤打败了那位扬主任是震撼的话,那么现在又听到她是一位老师就只剩下无语了。众人心说你一个当老师的干嘛如此出风头啊?以至于刚才很多人都将她当做了前来参赛的外校天才学生了,然后将她列为重点观察的对象了。结果搞了半天居然是带队的老师,合着众人都白忙活一场了。

    这时就听有人突然喊了一声道:“快看!周家三少来了,这回有好戏瞧了!”

    就见大道上又快步涌来了一群人,走在最面的是一个稚气未脱的俊朗少年。这时少年身边一个狗腿子先一步抢上前来,倨傲道:“听说有人来咱们学校踢馆了?”

    这人说话时尽量装出一副江湖侠士的做派,可惜这派头估计都是在电视电影上学来的,侠士模样没看出来,土匪痞气倒是学了个十足。明明大门口就慕容凤一个人走进来,还偏偏装作没看见,装模作样的对旁边的学生颐气指使道:“人家都打进门来了,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看戏。”

    这时人群中有人阴阳怪气道:“学长,那个女人可是连杨主任都不是她的对手,我们又怎么能行呢。要不学长你去把她赶走吧!”

    有人带头,立即有人跟着起哄。把这位啜撺的脸色一阵青白。他刚才也是来的匆忙,压根没打听清楚镇守三关的是谁。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把那个老货都给赢了,他是绝对不会第一个跳出来找打脸的。

    “王启让开。”这时就见那位周家三少走上前来,斥退挡路的狗腿子,好奇的打量起慕容凤。

    同样慕容凤也在打量着这位周家少爷。巧了,还是位熟人,去年生日宴会上这位周家少爷还曾邀请过她跳舞,不过被慕容凤婉言谢绝了。想不到时隔几个月他居然考上战争学院了。

    “在下周斌,不知学姐如何称呼?来自哪个学校?”周斌客气的微笑道。没有世家子弟的盛气凌人,也没有天之骄子的傲气,问候的语气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慕容凤摇头轻笑一声道:“小弟弟,我可不是什么学生。我是天华学校高中部的初级剑术老师。”

    憋了许久的人群立时哄然大笑了起来!

    周斌惊讶的嘴巴半天没能合上,愕然道:“你,您是一位老师???呃,抱歉,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慕容凤摆手笑道:“现在能麻烦你把路让开了吗?”

    “啊哦呃,好的,老师您请慢走。”周斌一脸尴尬的退到一旁。战争学院虽然十分推崇好战氛围,但是尊师重道却是每个学校都重点教导的基本素养。若慕容凤是一位学生,战争学院的学生们自然可以打着切磋的旗号向她发起挑战,但如果换成是老师,那么学生们就算是再不情愿,也得恭恭敬敬地叫声老师,然后把路让开。

    众人见没好戏瞧了,便轰然一声散了。但是互相攀谈间全都是有关那位来自外校的美女老师的。

    “喂喂喂,周少周少,这边这边!”退到一旁的周斌忽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喊他,回头一瞧见是自己的死党钱耀祖在向他连连招手。周斌立即走过去给了他一拳,没好气道:“你这混蛋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刚才也不提醒一下,存心看我笑话是吧?”

    钱耀祖揉着挨了一拳的胸口,嬉笑道:“周少这可不能怪我,刚才我跟你也是前后脚,只是我抄小道跑过来的。恰好遇见了那扬老货,你猜怎么着?那老头平日里的精神气全都没了,整个人都好像苍老了几十岁似的。”

    “有怎么严重?”周斌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试吗?至于吗?”

    “不至于?你自己看吧。”钱耀祖哼笑一声,直接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传来一段他刚刚得到的战斗录像。

    周斌看完后,完全和先前的众人一样是一脸懵了逼的表情。

    “这这这算什么?”周斌目瞪口呆道:“这两位是在演戏吗?”

    “演戏?”钱耀祖冷笑一声,道:“周少你再仔细看一遍!提醒你一个细节,注意看二人脚下的地面!”

    “地面?”周斌一脸疑惑的重播了一边,这回是专注的盯着二人的脚下。只见老头普一交手就吃了个闷亏,身子失衡往前倾不得不使用千斤坠将双脚钉入地面才至于出丑……

    随后二人交谈了一句,那女人再次出手隔空轻飘飘的推出一掌,老头似乎被吓的立即认输,然后腾腾腾地倒退数十步。

    “咦?这是!”得到提醒一直盯着地面的周斌忽然发出一声轻咦,连忙回放了先前这一段,同时放大了镜头。

    只见画面中,先是老头用千斤坠震裂了地面,同时崩起了不少碎石子。这些碎石子其实一点都不起眼,若不是没人提醒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

    但是当那女人轻推出一掌因为老头立即认输,所以在最后关头那女人直接将双掌往两边一分,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二人脚边的碎石子纷纷被震碎成齑粉,然后被一股莫名狂风卷飞了起来!

    “内劲外放?!!”周斌浑身似过电了一般,感觉全身从头到脚一麻,不可思议低呼道:“这这这不可能!就算是内劲外放也不可能做到如此举重若轻!除非是……”

    周斌与钱耀祖对视一眼,见他耸耸肩道:“别怎么看我!其实我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我刚才已经命人去实地查看了。”

    这时一名从后门绕回来的瘦高学生快步跑回来,气喘吁吁道:“钱少,我去外头看过了,那地方除了一对脚印,什么都没有。”

    “有石子吗?”周斌立即追问道。

    瘦高学生摇头道:“没有!地上有许多崩开的裂纹以及一些细沙,我一颗石子都没有见到。”

    钱耀祖眼中精光一闪问道:“你可瞧仔细了吗?那里只有一双脚印?没有其他脚印?”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我还特地拍照了呢。”瘦高学生立即将自己拍下的照片传给二位观看。

    周斌与钱耀祖看完后俱是一脸莫名震惊。

    钱耀祖吞了吞口水,“周少……”

    周斌笃定道:“没错了,这不是内劲外放,是真气!那位女老师居然是位练出真气的高手!”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钱耀祖心中一动,立即点开通信录给一人发去了一条短信。没过一会儿那边就回过信了来。钱耀祖看完那边传来的资料后,抬头无语道:“这女人的资料太干净了!干净到太假了!周少,咱们要不要去探探那位女老师的虚实?”

    周斌摇头道:“对方最起码也是位大剑师级别的高手,咱们两个去了也只有找虐的份。”

    “对了!”钱耀祖眼前一亮道:“这次比武大会你的那位小姑也来了吧?我是说那个比武大会……”

    周斌自然清楚钱耀祖指的是什么,但还是一脸无奈的表情,因为他的那位小姑同样也是位剑道天才,从小就拜在一位峨眉派的长老座下。听说这次下山来一是来到红尘中历来一番,顺便帮有点青黄不接的峨眉派找几个优秀的好苗子回去,同时再提振一下峨眉派在江湖中的名声。至于怎么提振名声?这个简单,去踢馆……

    然后他的那位小姑下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打听江湖上最近发生过那些大事,然后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居然要去挑战慕容家的那个妖女!

    然后就被得知此事的周家老祖给关了禁闭,直到最近终于低头认错了才被放出来……

    ps:首先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另外逢节假日加更的一章将照例在12点发布。另外再恭贺自己这本书终于突破三百万字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