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吧小丫头,我让你十息不动,只要你能掰着我晃一下手指头都算你赢!”壮汉满是轻视的不屑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慕容凤笑眯眯的伸出右手与壮汉握着在一起。

    立时,两只不成比例虚握在一起的双手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那门卫大爷充当裁判立在一旁,大声道:“三,二,一,开始!”

    壮汉一脸轻蔑,正想看这小丫头的笑话,但是突然感到腿窝一疼,半蹲着的身子立时重心不稳导致整个人一歪,慕容凤嘿笑一声顺势往旁一推,壮汉立时嘭地一声倒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一时间,所有人的下巴都被齐刷刷的惊脱臼了

    “哎哟!什么东西咬我脚?!”倒在地上的壮汉干嚎一声,立即气呼呼地的单腿蹦了起来,众人这才发现一只小花猫鬼鬼祟祟的窜过桌底躲了少女的身后,一脸得意的直摇尾巴!

    那壮汉支着一条腿,费劲转身看了看,发现腿窝处有三道浅浅的血痕,虽然只是点皮肉伤,但关键是疼啊。壮汉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慕容凤大骂道:“好你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使诈!刚才那把不算,咱们再来过,看我怎么收拾你!”

    慕容凤哼道:“凭什么?你事先也没说明不许放猫咬人啊,反正我已经赢了,除非你想破坏你们自己定下的规矩!”其实以慕容凤的力气就算来十个壮汉也别想在掰腕子上胜过她,但是那就有点太惊世骇俗了,所以慕容凤临时传音给泰哥耍了个小花招。也算钻了规则里的一个小漏洞。

    “对!没错!”立时围观的众人中就有人应和道:“自己事先不说好,现在输了却耍赖怪起了人家小姑娘,还讲不讲理啦?”

    见有人带头,立时所有人都跟着起哄了起来,纷纷出声指责那壮汉输了赖账,欺负人家一个‘以智取胜’的小姑娘。

    那壮汉被众人奚落的满脸涨红,瞪着一双牛眼把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若不是他的老首长临来前曾三番两次的叮嘱他不可生事,说不定他已经暴走了!

    “大根行了,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争辩的。”这时旁边的老大爷蹙着眉头一脸严肃道:“去把那位扬主任叫来。”

    大根愣了一下,见老头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便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狠狠地瞪了慕容凤一眼,狞笑着撂下一句:“小丫头这你就等着真的哭鼻子吧!”

    要知道这次战争学院难得抢到一次举办高中比武大会的机会,校方高层可是卯足了劲想要借机好好表现一番,所以不但特地从机甲系临时征调了几名‘新生’过来参赛,同时还在学院门卫这里加上了双保险,目的就是给其他学校的师生先来个下马威。现在却没想到被一个小丫头闯过了两关,这要是让校方高层那些大爷们知道了还不得气的直跳脚啊!

    所以那门卫老头直接给大根授意去请动那一位出手。要知道如果按照正常程序,第三关的守关人其实是另有其人的,但是老头明显瞧出慕容凤有些不对劲,所以就让大根去将那位隐藏级大BOSS给请了出来。

    自然大BOSS不可能和他们一样挤在一个传达室里,所以大根进了学院大门就健步如飞直奔校内而去。同时有关一位外校天才学生在学校大门口已经连闯两关的消息也如同插上了翅膀一般很快就传遍了整座战争学院,立时学院内的学生们无不纷纷涌向大门方向想要一睹到底是谁有怎么大的能耐。不过当战争学院的天之骄子们见到大门外静立着一位娇滴滴的美少女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心说这两位门卫大爷肯定放水了,要不然就以这位美少女细胳膊细腿的模样这第二关的考验根本没有通过的可能性啊!

    学生们一时间议论纷纷,用好奇的目光在慕容凤身上打量着。

    慕容凤不由撇撇嘴,心说这风头貌似有点出大了。好在那位壮汉腿脚不慢,很快就将一位精瘦精瘦的老头给请了过来。

    战争学院的学生一见到这位老头无不脸色大变,纷纷畏惧着的让开了一条大道,显然这来的绝对是位凶人。要不然也不会让这群天之骄子们畏之如虎了。

    “我地天呐,怎么将这老瘟神给请出来了?校领导是集体脑子进水了吗?”

    “是啊,人家一个美女,用得着怎么兴师动众吗?”

    “就是啊,何必呢?还不如让我出去和那位美女学妹随便比划一下不就行了嘛。”

    “是不是和人家比划完了再留个联系方式对吧?”

    “嗯嗯嗯!!!”

    “嗯你个头!还不赶紧去刷物资准备晚上攻城!”

    “靠!你怎么不去?”

    “嘘,都小声点,别让这老家伙听见,除非你们都想体验一下负重三十公里越野的滋味!”

    窃窃私语的众人立时鸦雀无声。

    这时学院开启一扇侧门,那位精瘦的老头背着双手慢步走了出来,气场十足的立时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慕容凤目光一瞥这老头行走的步伐就马上瞧出了这老头的门派来历。

    “八卦步?武当派的?有意思,难怪会镇守最后一关!”慕容凤心中暗暗一笑,等着这老头一脸倨傲的走到离自己十步开外的地方,眯眼打量了她一眼。

    “就是你这小丫头使了点小聪明连闯了两关吗?”老头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狂傲十足道:“丫头,我劝你还是道个歉认输吧。这第三关有老夫镇着,任何人都不可能闯的过去的!”

    跳上桌子准备看好戏的泰哥立时无语的直咧嘴,看那老头的眼神已满是同情。

    校门外围观的众人也是被这老头的话给刺激的群情激奋,纷纷开口声援起慕容凤。

    反倒是慕容凤风轻云淡的一笑道:“规矩是你们定的,我在规则之内赢了比赛为何要我道歉?难道你们战争学院都是如此不讲理的吗?”

    “说得好!”众人轰然,就连大门的学生们也是一脸羞赧。

    “哼,果然长的一副伶牙俐齿!”老头不屑的冷哼一声,朝那壮汉示意了一眼。壮汉会意立即大声道:“我现在先重审一下第三关的规则,免得有些人又想耍点小聪明想钻空子惹出笑话!”

    “吁!”现场立时嘘声一片。

    壮汉绷着脸自顾自的大声道:“首先挑战者不得借用任何外物进行挑战,宠物更加不行!”

    “吁!!!”嘘声立时更响了。

    壮汉抽搐了下嘴角,继续道:“其次,二人相隔两步站定,立定后双脚不得离开地面。然后以推、搡、扣、拉、拽、托等方式将对方推移出去双脚离地便算是胜利。比试期间不得出现任何击打动作,也不能朝对方吐口水”

    “呸呸呸!”现场一片啐声!

    就连校门内围观的学生们都看不下去了,觉得有必要说的怎么详细吗?不就是玩个太极推云手嘛,凡是大清早的去公园里随便转转都能见到几个老头老太太的在哪里软绵绵的推来推去。还不能吐口水攻击,你不要脸,人家美女可还要脸面的啊!

    “说完了吗?”慕容凤面无表情的问道。

    壮汉哼了一声退到一旁。

    那老头背着双手垫脚一滑叉开一个八字步站定,等着慕容凤过来。

    慕容凤翻了翻白眼,走上前来到老头两步左右距离站定,不似老头摆了个端正的架势,只是一身松垮垮的站着,说道:“开始吧。”

    壮汉大声道:“现场进行第三关挑战,三二一,开始!”

    现场一片寂静,因为面对面站着的两人都未出手。仿佛是两位高手在意念中进行天人交战一般

    其实慕容凤是在默默地拿捏着力道,免得等下使劲过猛把这老头给震飞出去,那就搞笑了。

    而老头则自恃前辈高人,不屑于先动手,在等慕容凤先出手,然后以后发制人的方式让这丫头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武林高手。最好能让这丫头当众认错,自己在以长辈姿态训斥几句,那这结果就很完美了

    正在浮想联翩的老头忽然见到慕容凤伸出一只手朝他的肩膀拍了过来。

    老头立时在心中浮现出数个破解反制的招式,然后心中一定,立即伸手一抚搭向慕容凤的手腕,只要这一下被他搭到,那么老头就能顺势借力将慕容凤整个人都给带飞出去,至少在老头心中是这样想的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慕容凤手掌拍出一半忽然变了个花招,一转腕子啪地一下反搭在了老头抚过来的手臂上。旁人瞧去就像是老头自己主动伸手去给她搭上的一般!

    老头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使出了暗劲一震手臂,若是普通人绝对会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给弹开,弄不好还会伤筋动骨。

    然而慕容凤搭在他手臂上纤手却如跗骨之蛆,看似软绵绵的不受力,却怎么也震不开。反而老头被她捋着往旁带去,若是老头反应稍慢一点绝对会被带出去摔一狗吃屎。

    此刻老头的心中早已是惊骇不已,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老头的脑子就算再缺根筋也明白过来自己这是碰到高手了!!!

    千钧一发之际,老头直接动起了真格!

    “千斤坠!!!”老头低喝一声,众人只听见老头双脚下的地面咔嚓一声碎出了一圈裂纹,双脚就如同在地上扎下了根一般!

    现场立时哗然一片!

    慕容凤手中一顿,没带动老头的身子继续往前倾去,因为她怕自己用力过猛把老头的老胳膊老腿给拽脱臼喽。

    而老头则趁机收力撤,却不想慕容凤突然顺势推了他一把。

    “走你!”

    这一推,慕容凤使出了些许力道,让老头整个身子都直往后仰去,引起四周一片惊呼声。

    但是眼瞅老头就要往后摔一个屁股墩了,却没想老头的双脚就跟钉在了地里一般,整个人往后仰的都快贴到地面了居然又直挺挺的撑了来。

    “呵,有两下子嘛!”慕容凤轻笑道。

    老头满脸虚汗,盯着慕容凤,嘴角抽搐道:“丫不知阁下师承何处?可否报出个名号来?”

    这其实是低头认输的江湖暗语,因为往往问出这样的问题人,在得到对方的答后甭管有没有听过,基本都会接上久仰久仰之类的废话,然后再趁机借坡下驴说什么承让承让谦逊一下,其实就是找个体面点的方式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只可惜老头这碰上的是从不按常理出牌的慕容凤,只见她笑眯眯道:“老大爷,我的功夫都是家传的,可没什么师父。”

    “世家子弟?”老头眉头一皱,深知这些世家子弟两极分化很是严重,纨绔起来比任何人都堕落**,但是天才起来却又比任何门派的天才弟子还要妖孽。那慕容家的妖女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很显然,眼前这个黄毛丫头似乎也是一个世家培养出来的天才!

    而对于所谓的天才,老头是打心底各种不爽。因为老头这一辈子从小到大就是活在各种天才的光辉之下,而资质平庸的他完全就是一个衬托,有的时候甚至连衬托都没资格当。这让老头对那些少年天才极为的不爽,因为在他看来所谓的天才只是一群因为加持了各种光环而被宠坏了的小屁娃,真正能在武学这条道上坚持下来的却不足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如果将白白耗费在这些所谓天才的资源平均分配到他人或者自己身上,也许他还能再这条路上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在门派里养老的资格都没有,反而到老了还在为了那一点点的资源而在这红尘中摸爬打滚。

    一时间老头瞧向慕容凤的眼神满是不善,早没了先前的轻蔑和后来的谨慎。

    “好好好!原来是世家子弟!那老夫可要见识见识你们这些所谓世家子弟的独门绝学了!”老头浑身气势一变,如厚重的高山向慕容凤压迫了过来。若是换成一个普通人说不定连呼吸都会感到困难,就更别保持站立了。

    偏偏慕容凤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眼中精光一闪,轻笑道:“独门绝学就免了,我怕出手没个轻重伤到老大爷您可就不好了。所以我就现学现卖的给您露一手吧,您多指点!”

    就见慕容凤轻喝一声:“推云,揽月。”双手抱圆一旋,搅动起一股庞然气劲朝老头推了过去。

    首当其中的老头立时勃然变色,整张老脸瞬间就惨白了!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