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天后,天峡堡要塞废墟。

    肯特公爵派来的三艘快船承载着三百人先锋部队刚刚抵达就被慕容凤派去加紧抢修防御工事,并且在原有的要塞废墟基础上临时搭建起了一座兵营。

    此刻在一座营帐中,慕容凤正在诊治仍旧昏迷不醒的泰瑞尔。奥妮克希亚凑在一旁好奇的问道:“月影姐姐,他的伤势怎么样了?能救回来吗?”

    慕容凤叹气道:“他的性命倒是无大碍,就是精神受到了严重创伤,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自己苏醒过来。我对这种情况也是无能为力。”

    奥妮克希亚眼珠子一转,说道:“如果我父王在这儿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把他给救回来。”

    “唉,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慕容凤看了眼时间,凝眉道:“我接下来这几天夜里可能都无法在,这里就交由你来镇守了。”

    “月影姐姐你晚上要去做什么事情啊?”奥妮克希亚好奇追问道。

    “嗯,有很要紧的事情。”慕容凤敷衍道。

    奥妮克希亚见慕容凤不愿多说,便爽快的应道:“那好吧,月影姐姐你就放心忙去吧。这里有我守着保证不会放过一个敌人的!”

    “就因为有你在我才更不放心啊!”慕容凤暗叹道。但她身边也没别的人手可用了,只能矮个子里拔高个了。而且以这丫头的战斗力慕容凤也放心把她留在这里,除非那角魔族倾巢而来,否则也没人能打的过她了。

    随后慕容凤又召来带队的指挥官嘱咐了一番便退出了游戏。

    ***

    清晨时分,慕容凤驱车来到学校。

    “赵老师你可算来了,就等你了,快上车。”张乐诗一见到姗姗来迟的慕容凤立即催促道。

    慕容凤几天没见张乐诗,见她神色明显憔悴了许多。登上飞行客船后,慕容凤与她坐在一起,问道:“张老师瞧你这脸色这几天肯定没睡好吧?”

    张乐诗揉着眉心,唉声叹气道:“这还用你说,我都快被烦死了。”

    慕容凤问道:“怎么?那郑家不肯善罢甘休?”

    “真要是怎么简单就好了。”张乐诗苦笑道:“还记得你上回分析的情况吗?还真的被你给料准了,那郑家内部果真分成了好几个派系在暗中争权夺利。那郑泰宇突然一死简直就是一条导火索,直接把郑家内部的派系争斗给引爆了。听说郑家的老爷子都被气的住进重症监护室了。”

    “而我们张家,准确的说是我……”张乐诗指着自己叹气道:“都快成那风暴的中心了!”

    慕容凤拍了拍张乐诗的肩膀以示安慰,她也没想自己会好心办坏事。给张乐诗惹出怎么大的麻烦。

    “行了,这事本来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慕容凤劝道:“只要别去瞎掺合对方家里的那点破事,等他们分出胜负了也就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我也想置身事外啊。”张乐诗无奈道:“但是我家里的那几位叔伯……唉,算了,还是不聊这些了,光是想想都烦死了。这次我带队去京城比赛就是为了能够躲到外边去散散心。”

    “好吧,那我们聊点别的吧。”慕容凤轻笑道。

    张乐诗敲了敲脑门叹了口气,无力道:“我现在什么不想想,就想好好睡上一觉。”

    慕容凤瞥了一眼流云翻滚的舷窗外,笑道:“马上就到京城了,等找到地方住下你再好好睡上一觉也不迟。对了,张老师咱们学校这次总共有多少学生通过了预赛啊?”

    张老师眯着眼想了想,说道:“好像有七个,三个女生,四个男生。”

    “怎么少?才七个?!”慕容凤惊讶道。

    “七个已经不算少了,往年咱们学校能有一两个通过预赛就已经很不错了。”张乐诗说道。

    “那我带的那一班里有没有人入选?”慕容凤立即问道。

    “你想吗?”张乐诗无语道:“赵老师你带的可是初级班啊,一群连基础剑术都没练到家的小屁孩,真要是能过预赛那才是最大的笑话好吗?”

    “好吧,是我想多了。”慕容凤讪讪一笑,拿出手机点开,立即收到一连串短信留言,基本上都是同好社的那帮丫头发来的,开始的留言基本上是信心满满,然后就被打击到了……

    接着这帮丫头居然向学校请假,然后自组成了一支拉拉队提前跑去京城为他们打前哨了。

    慕容凤觉得这帮丫头根本就是去看各校参赛帅哥的……

    这时飞船忽然轻轻一震,明显减缓了飞行速度。

    “嗯?怎么减速了?到了吗?”张乐诗讶然道。

    慕容凤趴在窗口看了一眼,回头无奈道:“没呢,又堵上了。”

    本来十分钟的航程因为京城千年难治的拥堵状况硬生生的拖了半小时才让飞船安全落地。

    机场外早已有专车等候,众人一出了机场就登上了专车。期间牧雪这丫头跑来和张乐诗提议,说是要请大家去她家里做客。

    张乐诗自然知道闻人家虽然比不上那些顶级豪门,但在京城中也算得上一流的名门。所以推让了一下后就欣然同意了,反正连同参赛选手在内加上他们几个带队的老师总共才十三个人。

    而高中联赛显然不是什么太正规的比赛,所以身为教育部麾下的主办方对选手另寻住处的行为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比赛当天别迟到就行了。

    随即客车改道向西而行,出了古城区的西门直奔位于京城西区的天门山私人庄园区。最终在一座依山傍水的大庄园外落地停了下来。

    “牧雪,这里就是你家吗?”张乐诗下了车后便看到一座巨大的庄园,不由惊讶问道。

    牧雪耸肩道:“不是,这里只是我用零花钱买的私人庄园,平时就我一个人住。走,进去瞧瞧吧,我上次买下来就一直在装修,还没进去住过呢。”

    这时庄园大门洞开,两排机器人仆人分列左右恭迎众人的到来。

    虽然众人来之前都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牧雪的壕气给惊到了。

    张乐诗苦笑着落后一步,对慕容凤悄声道:“这丫头随手买的一座私人庄园都快赶上我家的大宅门了。这京城里果然遍地都是藏龙卧虎的存在啊!”

    慕容凤嗯嗯地点了点头,然后环顾庄园内的园林景观与她的参合庄到有几分相似之处。

    随后众人在仆人的引领下被安排到各自的客房,整座庄园外边看起来虽然古色古香,但房间内的摆设却是充满了科技感。

    床铺是当下最新前沿科技的云絮床,听说人躺在上面就跟躺在云朵上般舒服。当然这只是一种略显夸张的形容词,但也足以说明这座庄园的奢华。

    另外旁边的书房里还安放着一台顶配豪华版的游戏舱,虽然无法和慕容凤家里的那几台相比,但显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奢望的。

    “呵呵,这丫头倒是有心了。”慕容凤转身放下行李箱随手打开,只见里面团着一团毛球。

    慕容凤戳了戳毛球,喊道:“喂,泰哥,咱们到了,快醒醒。喵大仙?喵大神?喵大圣?吃货,开饭啦!!!”

    毛球一颤,然后缓缓伸展开来变成一只直打哈欠的小懒猫。

    “哈欠,丫头开饭了?”泰哥眯着眼睛哈欠连天道。

    慕容凤无语的直摇头,拿起一旁的零食袋丢给它,说道:“先吃点垫垫肚子吧,等到了晚上带你去夜市吃正宗的京城小吃。”

    泰哥立时双眼放光,睡意瞬间没了,立即问道:“现在天黑了没?”

    慕容凤汗颜道:“这才刚早上呢,你急什么?”

    泰哥顿时又焉了,无力道:“那你为什么不等到了晚上再叫醒本大王,这样干等一天很难熬的诶。”

    慕容凤哭笑不得道:“那中午先带你去吃顿好的行了吧?”

    “行!!!”泰哥立时又瞬间元气满满了,追问道:“丫头咱们中午去吃什么好吃的?”

    慕容凤想了想,回答道:“我虽然在京城长大的,但是从小基本都是住在山上,这京城里有什么好吃的我也只耳闻过几样,比如什么豆面糕、艾窝窝、糖卷果、姜丝排叉、糖耳朵、面茶、馓子麻花、蛤蟆吐蜜、焦圈、糖火烧、豌豆黄、炒肝、奶油炸糕、烤鸭……”其实有关这些美食的回忆许多还是她上辈子的记忆,这辈子虽然生在京城反而长怎么大都没有什么机会再去逛逛那些美食老街了。

    “停!!!”泰哥立即举爪抹了把嘴角的口水,一脸认真道:“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饿了,咱们中午每样都吃吧!”

    慕容凤汗道:“挑几样吃吃就行了,等到了晚上再大吃一顿也不迟。反正我们这次来京城要待上好几天,如果有空的话咱们顺道去天津卫转转也不错,那边地道的小吃可一点都不比京城少。”

    “好吧,听你的。”泰哥麻利的撕开零食包,抓出一把鱿鱼丝直接丢嘴里津津有味的嚼起来。

    这时搁在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慕容凤拿起电话一瞧是温莎打来的。

    “喂,赵老师你们还没到吗?”电话一接通就见温莎问道。

    慕容凤笑道:“已经到了,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都在战争学院呢,我跟你说啊,这里有好多帅哥啊!你们到那儿了?”温莎满脸潮红的激动道。

    慕容凤汗颜道:“我们在闻人牧雪同学的庄园里住下了,等会儿我就过去,你们可不要乱跑啊。”

    “知道啦。老师你到了再打电话给我,挂了,拜拜。”那边又火急火燎的挂掉了电话,让慕容凤无语的直摇头。

    “我出去一下,去战争学院报到一下,你一起去不?”慕容凤对泰哥问道。

    泰哥歪着小脑袋问道:“那什么学校能带本大王进去吗?”

    “能!”慕容凤肯定的回答道。因为她上辈子就在那所战争学院里就读,与别的学校禁止饲养宠物不同,战争学院里可是十分鼓励学生饲养宠物的,据说还是某位前任校长留下的遗训。所以在战争学院里你经常能见到遛狗逗猫的学生,就算是一些猛禽凶兽也不少见,甚至还有些世家豪少直接豢养起了外星异兽天天在学校里炫耀。所以慕容凤带着泰哥前去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整理了下自己的房间后,慕容凤抱着泰哥出了房间敲响隔壁张乐诗的房门,片刻一张雪白雪白的脸庞突兀的出现在慕容凤面前,将她吓了一跳,也将窝她怀里正嚼着零食的泰哥呛的连连咳嗽。

    “张老师你这是???”

    “护肤面膜,宝莱丽最新款的水润型,你要试试吗?”张乐诗抿着嘴回答道,生怕动作太大把脸上的面膜弄皱了。

    “不用了,不用了。”慕容凤安抚下泰哥,汗颜道:“张老师你该不会是忘了咱们还要先去战争学院报道一下吧?”

    “你去就行了,我实在困得不行了,要好好睡上一觉才行。”张乐诗无力道。

    “好吧。”慕容凤无奈道。

    这时隔壁房门打开,曾经与慕容凤有过一面之缘的刘洋走了出来,见到二女便笑道:“两位这是准备去学院报到吗?正好我也要去,一起去吗?”

    “我就不去了,正好赵老师代我去。”张乐诗回答了一声,又慕容凤说道:“赵老师你和刘老师正好顺路一起去呗。”

    “好吧。”慕容凤随意道。

    “请!”刘洋笑呵呵的客气道。

    随后二人又找到闻人牧雪说明了下,这丫头立即豪爽的调来一辆超跑给二人开去学院。

    一路上,刘洋开着车与慕容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开始基本上都在聊着学校里的趣事,但等开到一半时刘洋忽然问道:“赵老师你长的怎么漂亮,肯定有许多男生追求你吧?”

    慕容凤淡笑着随口胡诌道:“这到没有,因为我从小是在女校长大的。毕业后就进了天华学校当上老师了。”

    “那赵老师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刘洋笑呵呵道:“我们衡山派可是有许多优秀的青年才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位啊?”

    慕容凤轻笑着敷衍道:“不用了,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刘洋识趣的不再往这方面去聊,改而与慕容凤攀谈起了文学艺术,慕容凤虽然醉心剑道,但是别忘了她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豪门千金,对这方面的修养可是从小就在培养的。所以二人聊着聊着,刘洋就冷汗直冒的发现自己有点接不上慕容凤的话茬了……

    没办法,艺术修养这东西完全就是一个见识的问题。没见识的人和有见识人的聊上几句就能明显感觉到差距……

    尴尬的他暗暗给超跑加速,在肚里那点干货被掏尽之前终于赶到了一座占地巨大的学府大门前。只见巍峨的学院大门上赫然醒目的写着一行鎏金大字银河联邦战争军事学院!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