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石匠兄弟会???”慕容凤一脸纳闷的挠挠头,对那人耸肩道:“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什么石匠兄弟会,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是你的狼人抓我的人,我才出手将他救出来的。”

    那蒙面大汉不由感觉面皮直抽搐,有种被人当众打脸的羞愤之感。

    “上!给我抓他俩!死活不论!”蒙面大汉恼羞成怒的大吼道。立时四周的狼人闻风而动全朝二人蜂拥了过来。

    慕容凤一横长剑,双眼眯起正准备收起游戏心态放开手脚大开杀戒却突然感到头顶一阵剧烈法术波动。然后就见夜空一亮,一颗火焰流星呼啸着直坠了下来!

    狼人们无不大惊失色,纷纷抱头鼠窜。

    慕容凤立即拽着祖尔金飞身跃上山谷峭壁,然后就听轰隆一声谷中腾起一朵巨大的火云!

    慕容凤抬起头,见到夜空中一群魔法师凌空而立,当前一人正是魔导师埃提耶什。

    “冕下,请恕在下冒昧出手相助了。”埃提耶什飞过来客气道。

    慕容凤好奇问道:“你们不是去找那什么黑冰的下落了吗?怎么跑来这里了?”

    “唉,此事说来话长了。”埃提耶什苦笑着连连摇头。这时一众魔法师飞近了慕容凤才发现这些家伙几乎人人都带着伤,显然那场大混战这些人都没捞得什么好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瞧各位脸色也不好,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聊吧。”慕容凤提议道。

    “冕下真是有心了。”埃提耶什感动道。这时那位名叫聂拉斯·埃兰的年轻魔法师忍不住上前开口道:“导师,卡恩快不行了。”说着又用热切的目光看向了慕容凤。

    埃提耶什一阵尴尬,但又心系于爱徒安危,硬着头皮向慕容凤请求道:“冕下,在下有一弟子身受重伤,我本想带他回卡拉赞进行救治。却不想在这里遇见了您……”

    “我明白了,把人带过来给我瞧一下吧。”慕容凤一挥手,爽快的应道。毕竟自己截胡了他们的宝石,现在救他们一人性命就当是补偿吧。

    很快一位陷入昏迷的年轻魔法师被架到慕容凤面前,让慕容凤瞧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这人脸颊泛紫,印堂发黑,身上插着四枚箭矢,胳膊大腿上都有刀伤,最严重的还属背部被腐蚀出一大块创口,看得人胃里直翻涌。

    “他是战士吗?”慕容凤惊叹道:“怎么把自己搞的那么惨?”

    埃提耶什苦笑道:“卡恩从小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骑士,可惜他的天赋让他只适合成为一名施法者。”

    “教皇陛下,卡恩他还有救吗?”埃兰忍不住问道。

    “有!”慕容凤爽快的应道让众人立时大喜过望,却听慕容凤又话锋一转道:“但是即使救回来也有可能成为废人一个。因为瞧他这脸色明显是毒气侵入心脉直达灵台了,我能保证把他的性命救回来,却无法保证救活他后还能保留下多少智力。现在只能祈祷圣光保佑他了。”

    众人听得变颜变色,却没人敢反驳慕容凤,因为当今大陆上倘若连她都是怎么说,那么就真的没人可以打包票救回自己的同伴了。

    “只是有损智力吗?”埃提耶什忽然问道。

    慕容凤点点头,却见埃提耶什一咬牙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说道:“就请冕下放手施为吧。实不相瞒,在下恰好正在研制一种能够提升智力的药剂,也许对他有用也说不定……”

    埃兰惊愕道:“导师,那智力药剂不是用来提升灵兽幼宠的智力的吗?对卡恩也能用吗?”

    埃提耶什无奈道:“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众位魔法师们此刻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

    “只是一点小伤而已,用得着如此紧张吗?”这时一声嘀咕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一众魔法师立时愤怒的瞪向说话之人,这才发现慕容凤背后居然蹲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巨魔!

    “啊!巨魔!!!”众人大惊失色,纷纷凝聚着攻击法术!

    “且慢动手!”慕容凤抬手一挥,众人立时感到一阵窒息,手中的法力波动更是瞬间崩散于无形,一时间众位魔法师无不骇然失色。

    随手制止住神经过于敏感的魔法师们,慕容凤回头狠瞪了口不择言的祖尔金一眼,哼道:“你当人人都和你一样啊?被扎成刺猬了还能活蹦乱跳!”

    祖尔金讪讪一笑,不敢再乱说话。缩头缩脑的躲在慕容凤身后,生怕那些人类魔法师对他施展什么邪恶的法术。

    “冕下,这位是?”埃提耶什惊奇问道。

    “呃,他是我……收服的仆从,对,没错,仆从。”慕容凤随口胡诌道。

    “身为高贵的您为何会收服一个野蛮的巨魔当仆从?这实在是太有失您的身为了!”埃提耶什皱眉说道。

    “野蛮?你这丑陋的人类居然敢说我野蛮?”祖尔金立即跳脚大骂道:“我们巨魔一族统治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们人类还在树上当猴子呢!”

    “你闭嘴!!!”慕容凤回头一瞪,祖尔金脑袋一缩,不敢再多嘴。

    慕容凤回身又对埃提耶什淡然道:“在圣光面前众生皆为平等,无高低贵贱之分。我收他做仆从是因为他有一颗向善之心,带在我身边希望早日能够点化他……”慕容凤说着说着不自觉的开始引经据典,一时间把这些从未接触过众生平等一说的高贵魔法师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慕容凤见众人都被自己忽悠住了,立即见好就收,话锋一转道。

    “总之现在救人要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你们谁知道这附近可有什么落脚的地方?”

    慕容凤抬手将一道灵气打入卡恩的体内,先吊住他一口气,免得救治不及时直接在半道上挂了。

    “东边六十里外有一座林中小镇,名为夜色镇。”埃兰立即抢着回答道。

    “好,就去那里!”慕容凤吹了声口哨,就见隐匿在云层中的双头秃鹫立即俯冲了下来。一众魔法师瞧得一惊,要知道他们在这半天里可是一点都没察觉到这只秃鹫居然就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这要是对他们发动如同袭击,那后果可就太糟糕了。

    “把他放上去。”慕容凤指挥着将卡恩放在双头秃鹫背上,然后让祖尔金变成巨鹰载着她跟着飞行。

    很快,一行人就飞到了夜色镇。此镇因为地处偏僻,再加上这一地区终年不见阳光,林中又时有凶残的狼人出没,所以生活在这座小镇的居民几乎很少外出,众人到来时几乎感受不到一丝人气。

    不过魔法师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在镇中找到一间最大的旅店订下最大的房间,然后对慕容凤提出的各种奇怪要求也是有求必应。

    “她要干净的棉布和开水我能理解,但是银针和蒸馏烈酒做什么用?”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去找!要不然你留下放血?”

    两名魔法师一脸无语的快步出了旅店,然后分头一人去了裁缝店,一人去了酒馆找来慕容凤所需的东西。

    旅店房间内,慕容凤开始救治工作,只留下埃提耶什和埃兰打下手。只见她先是直接奢侈的用圣光法术对整个房间进行了一次全面消毒,然后以指代刀划开卡恩胳膊上的一条血管缓缓放出漆黑的毒血。同时手脚麻利的取出他身上的几枚箭头,然后又对身上各处伤口进行了清创消毒以及缝合手术。整个手术过程进行的行云流水,让埃提耶什和埃兰看的惊叹连连,直感叹圣光教廷的救人手段真是高明到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血呢?”处理完表皮的伤口,慕容凤一抬头道。

    “这里!”埃兰立即端来一大盆施加过保鲜法术的鲜血,问道:“这些血够了吗?不够我让他们再放点。”

    “够了。”慕容凤汗道:“这些血都进行过血样比对了吧?”

    “嗯嗯嗯,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都进行血样比对了。”埃兰好奇问道:“教皇陛下,请问这其中有什么说法吗?”

    慕容凤一边将鲜血输入卡恩体内,一边回答道:“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套免疫系统来抵挡来自外界异物的入侵,这种功能在平时可以帮你们避免生病,但是有的时候却会起到反作用。”

    埃兰听得一头雾水,反倒是埃提耶什一点就通道:“您的意思是卡恩的身体会对外来的血液产生排斥?”

    “没错!”慕容凤夸赞了一下埃提耶什的理解能力,然后继续说道:“不过人的身体并不会对所有血液产生排斥反应,只要与自身的血型相符就能吸纳外来的血液转为己用。”

    “真是受教了!”埃提耶什真诚的感谢了一番。然后就见慕容凤接好输血管后又随手摄起一团注入圣光莹莹发光的水球摁入了卡恩的心口。

    “您现在又在做什么?”

    “吸出已经侵入他心脉里的毒素!”慕容凤摁压了一会儿,缓缓提起手掌,只见手心里的水球已经变成墨黑色的了。

    慕容凤将黑色水球导入空盆,又吸起一颗水球注入圣光然后摁入卡恩的心口。

    就这样一连重复了数十次才将他心脉内的最后一点毒素彻底驱除干净。

    慕容凤拿起面巾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舒气道:“他身体内的余毒我已经驱除干净了,现在就剩下他脑袋里的毒素了。”

    埃提耶什即使不懂医术也明白这是到了关键时刻了。

    “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你对自己的法术细微操控能力有多大的把握?”慕容凤严肃的问道。

    埃提耶什想了想,直接施展出法术之手学慕容凤一样隔空摄起一团水球在空中变化出各种形状。

    “很好!”慕容凤指着卡恩说道:“等会儿我会以灵……圣光力量逼出他脑中的毒素,但是这一过程会很危险,甚至有可能会干扰到他的神经系统。所以我需要你护住他的心脉,避免出现骤停情况,不然心脏一旦停止跳动他全身的血液也会马上停止流动,到时候就真的神仙难救了。”

    “明白了!”埃提耶什双掌凝聚起一团法术光辉轻轻的摁在卡恩的心口。这时杵在一旁的埃兰忍不住问道:“那我需要做什么?”

    “你是后备,如果你的导师出现法力不支,你也能救下急。再顺便去门口布置一个隔音法术,你的那些师兄弟们太吵了。”慕容凤不客气道,让埃兰一脸黑线的赶紧去门口打开一道缝隙对外呵斥了几声,然后关上门布置下双重的隔音法术。

    “我要开始驱毒了!!!你们保持安静!”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张开五指轻轻的摁在卡恩的脑门上,立时就见她的指尖亮起一朵朵半透明的灵气真焰沁入了他的脑袋。

    见多识广的埃提耶什立即察觉到慕容凤注入卡恩脑中的力量显然不是什么圣光力量,而是一种让他感受极为特殊的神秘超凡力量,这种超凡力量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发问的时候,所以就将心中的震惊暂且压了下去。

    而随着慕容凤的灵气一点点渗入,只见卡恩发黑的印堂处明显有一缕黑气缓缓升腾起来。

    而随着黑气冒出来的越来越多,卡恩发紫的脸色也逐渐变回了苍白,并浮现出一抹血色。

    见到好友情况明显好转,埃兰一时间欣喜无比。

    但是却在这紧要关头慕容凤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目光一凝的低喝道:“他还中过暗影诅咒?”

    “呃,是的!”埃兰替无法开口的埃提耶什回答道:“当时情况很混乱,他为了救我,挨了不知从哪里射过来的一记暗影箭。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束手无策,只能带他回卡拉赞进行救治了。”

    “该死!麻烦了!”慕容凤暗啐一声,一抬手直接祭出了伊甸权杖杵在一旁,立时权杖大放圣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耀眼的圣光甚至穿透了墙壁的阻隔直冲夜空照亮了整个夜色镇。让这座常年笼罩在夜色中的小镇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