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老师刚才那个人是谁?”坐在车上慕容凤明知故问道。

    张乐诗叹气道:“唉,别提了。”

    车内一阵安静……

    张乐诗忍不住直翻白眼道:“你还真听话啊!我说不提你就真的不问啦?你好歹再追问一下,也好让我好跟你吐吐苦水啊!”

    慕容凤哭笑不得,心说女人的心思真是令人难猜。

    “好吧。”慕容凤施展出影后级的演技,眼中燃烧起熊熊八卦之魂好奇的问道:“张老师你就跟我说说呗!”

    “看在你怎么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张乐诗一脸‘沧桑’的叹气道:“唉,这事说来话长了……”

    “张老师说来话长就不用说了,咱们到了。”慕容凤又打断道。

    张乐诗立时柳眉倒竖,嗔怒道:“你就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吗?”

    “行啦,有什么话路上也能说啊。”慕容凤笑呵呵的推门下了车。

    张乐诗停好车后与慕容凤联袂进了校门,说道:“赵老师你这个月到底去那里了啊?别和我说你都在家养病,这话也就骗骗那些小丫头还行。”

    慕容凤轻笑道:“不是说你的事吗?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我这个月家里确实有点事出不来,所以只好请个病假了。”

    张乐诗睨了慕容凤一眼,摇头道:“你是我头个见到刚上班就请长假还能照领工资的实习老师。”

    慕容凤讪笑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张老师说说你的事吧,刚才那个人是谁?居然刚当街拦停你的车?”

    张乐诗立即恢复一脸沧桑状态,叹气一声说道:“那个家伙的家族和我家在上几辈也算是世交,只不过最近几十年两家都已经没了联系。直到最近那郑家突然来人说想要遵从长辈们的遗愿与我们张家结成秦晋之好。我的父母对这事也是一头雾水,还特意去拜访了几位族老确认确有其事,只不过这事已经是老黄历了,听说还是我的太公那辈定下的。”

    慕容凤凝眉道:“那郑家明明已经与你们家断了联系,现在怎么突然的想要与你们结姻亲恐怕这事肯定有什么内情吧?”

    张乐诗耸肩道:“这事还用的着你说,我爸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所以暗中派了人特意去了郑家现在所在的莱文星系进行了调查。”

    “然后呢?”慕容凤故作惊讶道:“该不会是那郑家的产业出现了什么问题,所以想通过联姻方式来寻求外部的支援吧?”

    张乐诗一脸震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慕容凤翻白眼道:“拜托,现在八点档的狗血偶像剧都不用这种老套路了好吗?”

    张乐诗哭笑不得摇了摇头,然后笑叹道:“其实你只说对了一半。”

    慕容凤翻了翻白眼,心说我要是全猜着了你恐怕真要怀疑我了。慕容凤十分配合的问道:“哦?难道还有其他隐情?”

    “唉,是的。”张乐诗叹气道:“那郑家确实在经营的产业上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但是还没到需要外部力量来支援的那种境地。”

    这时二女一路闲聊已经来到了剑道部,张乐诗领着慕容凤一路与众人打着招呼进了自己办公室,然后沏了两杯热茶继续闲聊道。

    “那郑家去了莱文星系后经过几十年的辛苦经营也算是打造起了一个偌大的财团,现在郑家想要重新回归联邦中心太阳系,所以就想与我们张家进行家族联姻。只不过这家业大了难免就会出现一些蛀虫。”张乐诗端着茶杯摇头苦笑道:“那郑泰宇就是这样一位纨绔少爷。”

    “那郑家倒也打的一手好算盘。”慕容凤摇头失笑道:“丢出一个无足轻重的纨绔与你们进行联姻,无论成与不成他们不会吃亏。那你们张家是什么意思?”

    张乐诗无奈道:“我父母自然不肯将我往火坑里推,但是无奈这张家也不是我父母说了算的。所以为了甩掉那个家伙我还曾下狠手把他送进了医院,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好了伤疤忘了疼,今天又来纠缠我。真是烦死了!”

    慕容凤端着茶杯习惯性的分析道:“那郑泰宇既然是位纨绔少爷肯定不会有怎么好的毅力来对你穷追不舍。恐怕这背后还另有故事,我猜八成是因为郑家的现任族长已经老去从而在家族内部酝酿起了一场权力角逐,而郑泰宇所属的那一支就想通过与你们张家联姻的方式来增加自己的筹码。”

    慕容凤说完就发现张乐诗正一脸震惊的盯着自己,慕容凤汗颜了一下急忙掩饰道:“现在八点档的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嘛。”

    张乐诗将信将疑的盯着慕容凤把她瞧得心底直发毛,才摇头苦笑道:“这大家族间的龌龊事有的时候比电视里演的还要夸张。有些人为了争权夺利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出来。”

    慕容凤撇撇嘴,明智的没搭茬,反问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张乐诗苦笑道:“我的几位叔叔伯伯都巴不得我赶紧嫁给那个家伙。我的父母为这事差点把宗族祠堂都给拆了。唉,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叮咚!您有新的短消息!”

    慕容凤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送过来的短信,不动声色的抬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张老师你也不必太担心,说不定那位郑少出门就被车给撞死了。你就不用再为此事发愁了啊!”

    张乐诗哭笑不得道:“那我真的要借你吉言了。行了,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得给你重新安排一下课程才行。”她看了一眼时间,起身走到办公桌后坐下边操作光脑边说道:“今天是星期三,我就把你的课程照旧安排到下午吧,这样也来得及那些学生报名。”

    “好的。”慕容凤谢道。

    张乐诗又抬头笑问道:“对了,你有兴趣带队去参加联邦高中武道联赛吗?虽说是高中武道联赛,但到时候不但能见到来自各校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说不定还能见到那些武林大派的高手呢。”

    慕容凤想了想问道:“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举办地在京城的战争学院!”张乐诗说道。

    “战争学院???”慕容凤心中一动,因为她的上辈子就是就读于哪所战争学院的机甲系。只不过……往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慕容凤问道:“张老师你不去吗?”

    张乐诗苦笑道:“你说我现在能抽身离开吗?”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回去考虑一下。改天给你答复。”

    “嗯,好的。”张乐诗点头道:“你一个月没来上课先去剑道馆适应一下吧。中午在一起吃个饭。”

    “嗯,好。”慕容凤起身告辞离开了张乐诗的办公室,不过她并没有去剑道馆,而是先去了同好社与那帮丫头聊了一会儿,顺便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下往年的高中武道联赛。结果这帮丫头只顾着讨论往年参赛的男生中那个颜值最高,那个家世最好,让慕容凤听得一脸黑线,感觉完全无法和这帮丫头聊到一起了。

    上课铃声响起后,慕容凤独自一人离开了学校进了附近一家茶室,点了杯清茶坐在窗边掏出手机一边浏览着游戏论坛一边注意着窗外的林荫街道。

    很快,一辆炫酷超跑飞驰而来停在茶室门口外。然后就见那位郑家的豪少下了车故意在街边接了个电话,然后佯装往茶室里走来仿佛约了人。恰在此时,路边闪出一人撞了他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往街对面走去。

    郑泰宇不爽的骂了一声,回身一摸口袋立时脸色剧变,然后马上转身去追那个人。结果他刚冲下街道就见一辆悬浮车向着他呼啸而来!

    慕容凤瞥了一眼尖叫四起的惨烈车祸现场,便自顾自的继续浏览起游戏论坛。

    游戏论坛上依旧是热闹非凡,各种游戏内的奇葩趣事也是层出不穷。

    慕容凤很快就被一个高点击量的帖子吸引住了目光。

    “镜湖惊现神秘水怪与古堡?”慕容凤点开视频,只见晃动的画面中湖面上雾气昭昭让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在雾气中直立了起来,扭动着巨大的身子又诡异的消失在浓雾中。

    拍摄视频的玩家立即丢出一颗蜂式侦察器深入雾中探查,结果连片鬼影都没发现,反倒是在湖中心发现了一座小岛,而岛上居然有一座神秘的古堡。

    慕容凤看完视频,又看了下帖子下面的留言,基本上都是玩家在询问有关那古堡的资料,更有不少人发起了号召想要组团去一探究竟。

    慕容凤又浏览了几页跟帖,发现下面却是一片骂声。原来这些前去探险的玩家不是在渡湖时遭遇了强大的水中魔兽袭击,就是登上小岛后却发现压根没有什么古堡,完全就是一座荒岛。而发帖者自然也被这些愤怒的玩家骂的体无完肤,却又是百口莫辩。

    慕容凤摇头失笑了一声,继续浏览起其他帖子。忽然一条新出现的帖子被直接置顶了!

    希利苏斯沙漠中心惊现神秘巨坑!!!

    慕容凤目光一凝,算了算时间才想起克尔苏加德已经完成了她的嘱托,然后驾驭着他的魔法塔赶往东方大陆了。

    “看来军方舰队很快就会追上来了。”慕容凤沉吟了一声,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虽然以女武神的身份逼迫布莱德上将撤销了对凤栖楼的通缉令,但是并不代表那位手握重兵的瑞福修上将肯善罢甘休。毕竟布莱德手中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还得仰仗那位上将的鼻息。所以完全可以想见要不了多久军方的舰队就会大举冲进地底世界然后四处追杀她。

    “说起来兰西上校和这位瑞福修上将还是亲戚关系呢……”慕容凤挠了挠头,决定还是不去麻烦兰西上校了,免得让她两边为难。

    这时茶室外的街道上相继开来了警车和救护车,然后围观拍照的人群被警察隔离开,医护人员上前看了一眼就转身从车上取出了装尸袋。等警察验明死者的身份就把血肉模糊的尸体装进了袋子中。

    很快血污横流的街道上被环卫机器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完全不复先前的血腥惨烈。若不是路人们依旧在讨论着刚才那起惨烈的车祸,恐怕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刚刚发生了一起致人死亡的意外车祸。

    慕容凤的手机再次响起叮咚一声,点开短信看了一眼慕容凤便随手删掉。然后继续浏览起游戏论坛。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慕容凤接通后就见张乐诗一脸不知该作何表情的苦笑道:“赵老师这回还真是承您吉言了。”

    “怎么了?”慕容凤装傻问道。

    “那个家伙居然真的出车祸了。”张乐诗直接发了一个链接过来,慕容凤点开后满是打了码的车祸现场照片。

    “都撞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是他?”慕容凤故作惊讶道。

    张乐诗撇嘴道:“起先我也是不敢确认的,不过警察刚刚对外发布调查报告了。没想到还真被你给一语中的了。”

    慕容凤耸肩道:“这个锅我可不背,只是这个家伙点背而已。不过也算了却你一桩麻烦事了吧。”

    “唉,希望吧。”张乐诗揉着眉心苦笑道:“我现在反倒头疼如何去跟郑家解释了。”

    “这有什么好头疼的。”慕容凤无所谓道:“警察不都已经说了嘛,这是一起行人负全责的交通意外事故而已。”

    张乐诗苦笑着叹气道:“这话也就蒙蒙那些不明真相的民众。你什么时候见过时速从来不超过二十码的无人环卫车撞死过人的?而且是将一个大活人撞的四分五裂?”

    我刚刚就见过了。慕容凤在心中腹诽了一句,然后耸肩道:“管他们爱信不信,反正人都已经死了。他们总不能再找一个纨绔来和你结婚吧?”

    张乐诗立时脸色一白,嗔怒道:“哎哟我地小姑奶奶,这话你可千万别随便乱说了。万一又不幸被你给言中了,那我可真的没地方哭去了!”

    慕容凤无语的直翻白眼:“你还真把我当成能掐会算的算命大仙啦。”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