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虽然奥妮克希亚嘴硬自己一点小伤并无大碍,但慕容凤明显能感觉到她这飞的慢了很多,而且高度也飞的很低。一

    抬头看了看天色,慕容凤提议道:“天色快黑了,我们找点吃的,休息一夜再继续赶路吧。”

    奥妮克希亚点点头,以滑翔姿态朝下方一处地势平缓的河谷降落了下去。

    河谷中有一头正在河边抓鱼的灰熊。低着头正专心致志注视着清澈河水的它忽然感到头顶一黑。

    灰熊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就被降落下来的奥妮克希亚一爪撕成了碎块。

    慕容凤抿嘴道:“嗯,晚饭算是有着落了”

    奥妮克希亚变萝莉形态,在河水里洗了洗手,顺便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见慕容凤走过来,她急忙掬起一捧清水糊了一把脸颊,把自己憔悴的神色遮掩了起来。

    “给。”慕容凤递过去一瓶高级营养液,说道:“喝完去休息一下吧,等肉煮好了我再叫醒你。”

    奥妮克希亚点点头,拧开瓶盖咕噜噜的一口喝完,然后去躺在莉莉丝身边的草地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月影姐姐,小妮的神色看起来好憔悴啊!”莉莉丝担忧道。

    “嗯,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但是这丫头的性子实在太倔强了,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慕容凤将清洗干净的熊掌丢进沸腾的锅中,然后取出熊胆萃取出胆汁与几种草药混合在一起熬制。

    正啃着肉排的小黑凑过来闻了闻,立即直打喷嚏,然后叼起肉骨头躲的远远地。

    莉莉丝也是掩鼻道:“月影姐姐你这是在熬制毒药吗?”

    “这是疗伤的药,专门给这丫头治伤的。”慕容凤翻白眼道。

    莉莉丝无力道:“但是你这药光是闻上一口就快要要人命了。”

    慕容凤说道:“良药苦口利于病,懂不?”

    莉莉丝翻了翻白眼,心说喝怎么苦的药她宁愿死掉算了。

    炖好肉,煎好药。慕容凤将奥妮克希亚叫醒过来,将药端到她面前说道:“先把这碗药喝了再吃肉。”

    奥妮克希亚皱眉道:“月影姐姐能不能先吃肉再喝药啊!这药闻起来好苦啊,我怕会影响我的胃口。”

    慕容凤却是坚持道:“先喝药,再吃肉。”

    奥妮克希亚抽了抽嘴角,瞥见莉莉丝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便哼哼了两声,说道:“喝就喝,我堂堂黑龙公主还怕一碗苦药不成。”说着直接灌了一口,面无表情的咽了下去,故作惊讶道:“什么呀,这药水闻起来挺苦的,喝进嘴里反而有点甜呢。”

    莉莉丝闻言凑了过来,惊奇道:“不会吧?这药水真的不苦吗?”

    “不信,你尝尝。”奥妮克希亚不动声色的将药碗递过去,莉莉丝凑近咪了一小口,结果脸色瞬间就绿了

    “啊,好苦,咳咳咳。”

    奥妮克希亚见莉莉丝中招,立即咯咯的大笑了起来。莉莉丝自然不肯吃亏,一伸手抢过药碗直接将碗中的药水全灌进了奥妮克希亚的小嘴里。然后奥妮克希亚的脸色也绿了

    慕容凤看着两个小丫头一边吐着舌头一边互相打闹着,无语的直摇头。

    “别闹了,快去漱漱口,准备开饭了。”

    两个小丫头互相追逐着跑到河边连灌了几口河水,结果一抬头噗地喷出老远的水雾。

    “你们两个还在玩什么?快过来吃饭了。”慕容凤喊道。

    却见莉莉丝连连呸了几口,头喊道:“月影姐姐,河里有尸体!”

    慕容凤一挑眉角,快步走过去一瞧只见河中果然飘着一个人。

    “你们让开点。”慕容凤让两个丫头退到一边,然后伸手一摄就将那具尸体隔空抓了过来拖到岸边。

    等把这人翻过来一瞧,只见这人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似被人故意毁了容,而致命的伤口在脖颈一道割痕上。

    “这人是辛迪加的强盗!”慕容凤翻看了一下这人口袋虽然没找到任何身份线索,但是却从衣饰上判断出了这人的身份,所以断定道。

    将尸体推河里,慕容凤顺便洗了把手甩了甩站起身眺望河谷上游。

    莉莉丝说道:“月影姐姐,这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啊?”

    奥妮克希亚哼道:“这不是废话嘛。这人从上游飘下来,肯定是在上游被杀然后抛尸河中飘到这里的。我们顺着河岸找上去肯定会找到蛛丝马迹的。”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先吃饭,等天黑了我们再摸上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太阳西落,暮色降临。

    慕容凤带着两个丫头和小黑顺着河岸缓缓前行,黑夜对普通人来说也许是寸步难行,但是慕容凤的精灵种族天赋夜视让她在黑夜中能视物如白昼一般。奥妮克希亚身为龙族,虽然没有夜视能力,但她的鼻子简直比维度波雷达还犀利,任何异样的气味都逃不过的她的鼻子。莉莉丝则更不用说,夜之女神的称号可不是白叫。至于小黑,一行人当中就属这家伙蹦跶的最欢

    “汪汪!呜!”忽然蹦跶在前头的小黑冲河对岸低吼了几声就一个跳跃蹦了过去。

    “过去瞧瞧。”慕容凤招呼一声,立即也飞越了过去飘到小黑身边。

    只见小黑在河对岸的一片石子滩里刨了几下就叼起一柄匕首。

    “做得好。”慕容凤掏出一根火腿给小黑作为奖励,然后接过匕首看了看,又抬头寻视了四周一圈。

    “月影姐姐有什么发现吗?”莉莉丝飘到慕容凤身边问道。

    慕容凤推测道:“发现了一把凶器,但这里应该不是凶案现场。凶手应该是将尸体连同凶器一起丢入河中,然后河水退潮只将尸体冲到了下游,但是匕首却留在了这里。”

    奥妮克希亚抬头嗅了嗅鼻子,立即一指河岸边一片小树林说道:“那边还残留着一点血腥味。”

    “带路。”

    几人立即循着气味找到气味的源头,一片沾染几点血渍的草丛。

    “那里也有!”奥妮克希亚抽动着鼻翼,再次一指树林深处说道。

    然后一行人循着蛛丝马迹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一座小山前。

    目光敏锐的慕容凤很快发现了一条通向山上的隐蔽小道。

    “走,上去瞧瞧。脚步放轻点,这可别再打草惊蛇了。”慕容凤嘱咐奥妮克希亚道。

    奥妮克希亚撇撇嘴,随同莉莉丝和小黑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容凤身后。

    一行人顺着之行山道蜿蜒向上,一路摸索着来到一个山洞前。

    山洞不深,能见到另一头的亮光。

    奥妮克希亚刚要迈步进去却被慕容凤一把抓住,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伸手指了指路边一丛不起眼的杂草。

    奥妮克希亚瞪大眼睛一瞧,只见草丛里横穿出一根细丝线挡在洞口前,她刚才若是不注意一步迈过去肯定会绊断这根丝线。

    “是陷阱?”莉莉丝凑上前好奇问道。

    慕容凤延伸出念力扫过草丛,点头道:“是被动触发的警报装置。”慕容凤又扭头顺着丝线瞧去,然后一指洞顶说道:“那条石缝里有一台联动机弩。”

    两个丫头定睛一瞧,果然瞥见一抹幽幽的寒光。

    “你们退后点。”慕容凤挥挥手,让两个丫头退后。然后上前故意伸脚去踩了一下绊线。立时就见草丛里咻地一声蹿起一道黑影却被慕容凤一把抓住。然后跟着就见洞顶石缝中咻咻咻地喷射出三枚精钢弩矢。

    但是三枚弩矢一射到慕容凤面前就被定格在了半空中,然后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月影姐姐你抓到了什么东西?”奥妮克希亚好奇的问道。

    慕容凤转过身摊开手,只见她手中握着一枚已经被掐灭了引信的‘窜天猴’。

    “这个是烟花???”奥妮克希亚惊奇道。

    “嗯。”慕容凤随手丢掉这颗烟花,说道:“很简单的陷阱,但却很有效。走吧,跟我后面,注意脚下,里面估计还有其他陷阱。”

    慕容凤带头进入山洞,以精神力场开道,洞中的三维立体影像在她的脑海中纤毫必现,任何异处都躲不过她的探查。

    穿过不过百米深的山洞,慕容凤却发现了十几处机关陷阱。

    出了山洞后,又是一条山道。

    奥妮克希亚见终于闯过了布满陷阱的山洞能松口气了,却被慕容凤再次拦住。

    “看那边!”慕容凤一指路边一颗茂盛的大树。奥妮克希亚扭头望去,只见树冠丛中架设着一台涂抹着黑漆的机弩。

    “这也太阴险了!居然在出口还有陷阱!”奥妮克希亚恼怒道。

    “对方就是算准了你这种心态。这要是不注意肯定会着了对方的道。”慕容凤看了看四周,然后一指旁边光秃秃的崖壁说道:“从这里上去吧,前面这条山道也全是陷阱,一个个破解过去估计等天亮了都不一定能走到头。”

    “嗷呜。”小黑这时嗷呜了一声,很显然它不擅长攀爬着这种陡峭的崖壁,除非显出原形施展腾云驾雾的天赋神通。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山脚等我们。”

    小黑直晃大脑袋,显然不肯离开。

    慕容凤挠挠头,正打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忽然一抖耳朵,目光一凝道:“有人下来了,隐蔽!”

    嗖地一下,原地就剩下了慕容凤一个人

    慕容凤汗颜了一下,飞身而起一卷斗篷紧贴在崖壁上,若不靠近了细瞧根本不会有人猜到这里还藏着一个人。

    就在几人藏好身影片刻后,只见山道上缓缓走下来两个人。但是奇怪的是这两个人走走停停,脚下明明前面是一条坦途却非要从旁边的草丛绕行下来。显然是在躲避沿途的陷阱。

    等到这二人走到山洞前,慕容凤借着月光才看清二人的模样。一高一矮,高的是人类,矮的是矮人。

    这时就听高个人类抱怨道:“公爵大人也真是的,干嘛非要在山道布置怎么多陷阱啊。敌人就算再蠢,中了第一个陷阱就算不死也肯定早被吓跑了,肯定不会再傻傻的往里闯了。”

    矮人抱着一个酒壶,不停咂摸着嘴巴说道:“谁让人家是公爵呢,他爱咋整就咋整呗。反正这世道已经乱了,小心谨慎点总没错的。”

    二人说着话迈步走进山洞忽然齐齐停下脚步,因为一枚弩矢就落在前面的地上,甚为扎眼!

    “有人”人类低呼一声,刚要转身就见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留活口!”慕容凤飘然而下,却见这两人都已经惨遭了奥妮克希亚的毒手,让她无语的直摇头,道:“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吗?”

    奥妮克希亚吐着小舌头,羞涩道:“人家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怎么不经敲,只是一拳头就被打爆脑袋了。月影姐姐,反正这两个人刚才都已经提到什么公爵大人了,我猜那个公爵肯定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什么什么公爵,干脆我们直接杀上去抓人吧?”

    “是法库雷斯特公爵!”慕容凤翻白眼道:“你连对方的名字都没记住,还嚷嚷着抓人家。”

    “哎呀,反正都是个人名,抓谁不是抓。”奥妮克希亚不耐烦道。

    慕容凤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好吧,随你。走着,我们直接冲上去!”

    莉莉丝汗颜了一下,心说到头来你还不是喜欢最直接的手段。

    小黑闻言兴奋的嗷呜一声,直接显出原形如同一辆坦克似的轰隆隆的冲上了山道,把沿途的陷阱全都触发了个边。

    一时间飞蝗弩矢漫天乱射,璀璨的焰火更是在夜空中频频炸响绽放。这只要不是瞎子和聋子都知道有敌人冲上来了。

    一时间,山头上警报声大作。

    慕容凤跟在小黑后面,一冲上山头就见这里有好大一座城堡。

    而此刻城门紧闭上的城头上已经点燃了明晃晃的火盆,同时两座箭塔上已经延射出了两架巨大的弩炮对准了慕容凤几人!

    “让我来!”奥妮克希亚兴奋的冲上去,张嘴就要深深地吸一口气

    这时就听城头上有人大喝道:“什么人胆敢擅闯拉霍文德公爵的私人领地?!!”

    “咳咳咳!”奥妮克希亚闻言立即将一口气憋了去,结果呛的一阵咳嗽,小脸一阵通红。

    好嘛,折腾了半天居然闯错地方了。这乌龙闹得实在太尴尬了!慕容凤捂着满脸黑线的额头,也是彻底无语了。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