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啊!你都已经说出来了!!!”小屁孩抓狂万分的吼道。

    吉安娜得意的哼哼了两声,然后转身上下打量着慕容凤一行人,然后一指慕容凤娇蛮的下令道:“你,把帽子掀起来!”

    奥妮克希亚一呲牙就要发作,慕容凤伸手安抚住她,然后缓缓掀起罩帽露出一头金灿灿的及腰长发。

    “哇!!!”众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叹。

    “你!”吉安娜盯着慕容凤,张着小嘴惊讶道:“你,你肯定不是什么难民!你到底是什么人?”

    慕容凤淡定的答道:“在下阿尔托莉雅。”

    众人闻言愣了愣,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儿听说过。

    “啊!你!”只见那小屁孩忽然怪叫一声,指着慕容凤啊了半天突然蹦出一句问道:“你该不会也是哪个王国的公主吧?”

    慕容凤汗了一下,摇头微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

    “切!”吉安娜娇哼道:“你要是普通的路人,那我们就是普通的强盗了!总之先跟我们走吧!”

    “凭什么啊?”奥妮克希亚按耐不住了,瞪眼清喝道:“你们还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不成?”

    吉安娜哼声道:“好啊,你们不跟来也行,但是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们,现在躲在这片山脉里的可不止我们一伙人。还有好多从其他王国逃难过来的难民,那些难民可不会管你们是什么身份,杀人夺财还是轻的,尤其是你们这样漂亮的女人,要是落入那些暴徒的手中下场会如何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慕容凤按住还想分辩的奥妮克希亚,微笑道:“那就有请阁下带路了。”

    “哼。”吉安娜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便转身在前面带路。

    那个扛着大铁锤的小屁孩则故意落后几步凑到慕容凤身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好奇问道:“你真的不是公主吗?”

    慕容凤僵硬着嘴角,微笑道:“不是。”

    小屁孩一脸失望道:“那真是太遗憾了。你长的怎么漂亮,我还想让你做我的王妃呢。”

    众人大囧。走在前面的吉安娜忽然脚下一顿,然后黑着脸转过身走到小屁孩面前直接一伸手揪住他的耳朵就往前拽,疼的他哇哇大叫呼喊身旁的护卫。但是一众护卫却都仿佛都没瞧见一般,纷纷将头扭向一旁。

    坐在小黑背上的两个小丫头见此情景无不大笑了起来。而慕容凤则是无语的直摇头。

    随后慕容凤几人被这些士兵‘保护’着进入雪山,同时慕容凤也发现这些士兵卸去身上的枝叶伪装后,身上不少装备都带有战舰与铁锚图案。

    一行人顺着堆满积雪的湿滑山道攀行直至来到了一座建在半山腰的小城堡前。

    小城外有高耸厚重的城墙,城头上有箭塔,两边有巨石碉堡。

    进入城门是一片平房和农地,还有一些打铁铺,磨坊,兽栏之类的房屋。不过慕容凤见到更多的却是花花绿绿的难民帐篷。走过这片难民区则还有一道高墙,高墙里面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大城堡。整座城堡的规格和规模都不比慕容凤在镜湖中心那座神秘小岛上见到的那座城堡小多少。

    “这里就是我们暂时的落脚点了。”吉安娜头对慕容凤说道:“现在天色快黑了,晚上在雪山里行路和找死没区别。你们要想离开就等明天天亮吧。哦,对了,天黑之后不要在城中乱跑,还有在这里想要食物和住宿你们就得拿钱买。”这丫头指了指不远处一间破败的二层酒馆,撇嘴道:“记住了吗?”

    “谢谢。”慕容凤点点头,然后带着两个丫头和小黑往那间小酒馆走去。

    吉安娜哼了一声,对身旁一名护卫吩咐道:“派人盯紧这几个家伙,我总觉得这个女人来历不明!”

    入夜后,慕容凤安排两个小丫头在客房睡下,又留下小黑守门,而她自己则以挂机模式退出了游戏。

    ***

    游戏里暮色降临,现实中却是晨光初现。

    慕容凤穿着练功服拿着宝剑在湖边活动了一下四肢,就见一辆悬浮车飞驰而来停泊在庄外。

    慕容凤收起宝剑缓步走过去,只见赤霞仙子领着一只蓝瞳青发的小萝莉下了车。

    “她是?”慕容凤走上前好奇问道。

    “她就是水仙。”赤霞仙子笑眯眯道。

    慕容凤微微一讶,弯腰摸了摸这只萝莉的小脑袋,感觉发丝清凉丝滑十分的舒服,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水仙也是瞪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慕容凤,天真的问道:“你就是月仙女神?”

    慕容凤笑道:“你可以叫月影。”

    “那你是女神吗?”水仙又问道。

    慕容凤摇头笑道:“我只是一个会点剑术的普通人。”

    水仙皱眉道:“可是我觉得你很厉害。你真的不是神仙吗?”

    慕容凤瞥了赤霞仙子一眼,见这狐狸精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还有你是从那里把她拐来的?”慕容凤对赤霞仙子睨眼道。

    “这当中说来话就长了。”赤霞仙子轻笑道:“我带她来主要是拜见那位喵大仙的,我觉得把她交给喵大仙调教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从血统上来说,她比我更近似妖族,喵大仙一定会更照顾她的。”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把她交给那只吃货?你到底怎么想的?还有为什么不把她领你们的圣殿去?”

    赤霞仙子耸肩道:“这丫头太单纯了,我觉得把她带圣殿反而会害了她。就像当年的我”

    “好吧。”慕容凤叹气道:“不过那吃货正在游戏里祸祸呢,路过我碰到了它会帮你和它说一声。但那吃货会咋想我可不敢保证。”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赤霞仙子拍了拍水仙的小脑袋,微笑道:“好了,已经帮你找到一个大靠山了,以后你就可以到处横着走了。”

    水仙嘟嘴道:“我喜欢飘来飘去,不喜欢横着走。”

    慕容凤无语了,心说这只小妖精确实有点太单纯了。但是把她交给那只吃货培养貌似也有点太冒险了。鬼知道那个吃货会把这只小妖精培养成第二个‘喵大仙’

    赤霞仙子带着小妖精走了,理由是不能打扰慕容凤的‘清修’。其实这头也是慕容夫人的意思,让她一个人待在燕子坞上能够静静心,就算不能让慕容凤彻底消停下来,最起码也不能让她溜达到外面再去惹是生非。以至于慕容凤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整天抱着一把剑和剑里面的那个无名老头谈剑论道。

    ***

    天黑之后,慕容凤再次登入了游戏。

    游戏中,却已是清晨。

    慕容凤登入游戏时两个丫头已经醒来。奥妮克希亚经过一夜的休息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随后慕容凤找到吉安娜告辞顺便表明想顺道去魔法王国达拉然一趟,但是吉安娜的脸色却变颜变色的。

    “你们想去达拉然?”吉安娜确认道。

    慕容凤点点头,说道:“是的。”

    “你们去达拉然做什么?”吉安娜绷着俏脸抿着嘴说道:“难道你们不知道达拉然已经不存在了吗?”

    “在下其实和一位灰袍巫师是好友。”慕容凤淡定的答道:“所以只是想去亲眼确认一下好友是否还幸存着。”

    吉安娜消沉道:“你们不用去确认了,因为我就是从达拉然逃出来的。而巫师圣殿的一众巫师为了保护城中的平民撤离几乎全都丧生在那个大魔王的爪牙下了。”

    慕容凤微微一讶,说道:“好吧,看来达拉然被毁灭的传闻是真的了。那么在下就不再叨扰了,告辞。”

    “不送。”吉安娜盯着慕容凤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扭头望向屏风,只见一位老者绕了出来。

    “为何不留下她?”吉安娜问道。

    老管家摇摇头道:“小姐,如今我们已经与王国失去了联络,又偏据一隅,四周又有是豺狼环伺,还是不要徒生是非为好。”

    “好吧,听你的。”吉安娜撇撇小嘴,转为问道:“泰瑞纳斯伯伯还没派人传消息吗?”

    老管家摇了摇头。

    吉安娜抿嘴道:“安东尼达斯老师一定会没事的。”

    “唉,希望吧。”老管家叹息了一声。

    这时客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见一位守护快步进来躬身禀报道:“小姐,那位法库雷斯特公爵又派使者来了,您要见一见吗?”

    “不见!!!”吉安娜拍案而起,大怒道:“让那人滚去告诉那个混蛋,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守卫犹豫着看了看老管家,见老管家对他摆了摆手,守卫会意连忙躬身退出了客厅去将来使缓住再说。

    吉安娜气呼呼的在原地直转圈,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老管家却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此事只可拖,不可急。若是惹怒了对方,恐怕只会招来灾祸。只要等泰瑞纳斯陛下来那些家伙就不敢再来招惹我们了。”

    “可是泰瑞纳斯伯伯如今音讯全无,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吉安娜焦躁道。

    老管家一时间默然无语。

    这时客厅忽然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那位守卫去而复返,而且脸色惨白惨白的。一进入客厅便颤声禀报道:“小姐,大事不好了!法库雷斯特公爵的使者被人杀了!”

    “什么?!!”老管家急吼问道:“谁干的?”

    “就是昨天跟我们来的那几个女人。”守卫哭丧着脸说道:“就在刚才,那个女人带着那两个小丫头还有那条大黑狗准备出城,没想到在城门口撞见法库雷斯特公爵的使者,那使者见色起意就想将那几个女人强掳去。结果结果”

    “结果就被那个金发女人给杀了?”吉安娜瞪大眼睛一脸兴奋的问道。

    守卫吞了吞口水,涩声道:“不,不是。是被坐在那条大黑狗上的黑发小丫头一口烈焰烧成灰烬了”

    “口吐烈焰?这是什么魔法?”吉安娜惊呆道,随即转头看向老管家问道:“福伯,你昨天没瞧出那个小丫头也是魔法师吗?”

    老管家凝着眉头,直摇头道:“没有!昨天我在暗中观察了许久,那三个人身上都没有丝毫魔力或斗气波动,看起来就和普通人无异!现在想来肯定是老夫瞧走眼了,这是遇上深藏不露的高人了啊!”

    “福伯,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吉安娜着急问道:“那混蛋的使者死在了这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管家想了想立即对守卫问道:“那几个女人现在何处?”

    “呃,已经出城离开了。”守卫尴尬道。

    “你怎么不拦住她们?”吉安娜大急道,连忙追了出去。

    “快通知下去,全城戒严。”老管家嘱咐了一声,连忙也跟上吉安娜追了出去。

    ***

    雪山小道上,奥妮克希亚气鼓鼓的嘶着一条熏火腿,慕容凤笑着安慰道:“好啦好啦,不要再生气啦。你堂堂一位黑龙公主犯得上和一个凡人置气怎么久吗?”

    奥妮克希亚又呲牙嘶下一口肉条,边嚼边嘟嘴娇哼道:“我是气那人恶心的嘴脸,害得本公主都没胃口吃早餐了。一口龙息喷死他真是便宜他了。”

    “没胃口你现在吃的又是什么?”慕容凤无语的直翻白眼道。

    “这是餐前开胃菜!”奥妮克希亚哼哼道。

    慕容凤抖了一下耳朵,轻笑道:“真正的开胃菜来了。”话音一落只见她身形一闪出现在百步开外一伸手就将一个缩头缩脑的家伙从雪地中揪了出来,然后提溜着走来丢在地上。

    “不要杀我!!!”这人一摔在地上立即哀求道:“我只是奉命行事,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说!你是奉了谁的命令敢跟踪我们?”奥妮克希亚呲牙瞪眼恶狠狠道。

    这人一脸惊恐,但是一抬手就从袖子中喷出一股毒烟,然后手脚并用的快速爬到一旁,等他头一瞧,慕容凤几个人好端端地站在那里,瞧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作死的逗逼。

    这人脸色一白转身就想逃,但是慕容凤的手爪已经扣在了他的脑门上,直接一使劲五指就刺穿了他的脑壳,然后这个人浑身过电了一般抽搐个不停,直到双眼中彻底失去了灵光。

    慕容凤随手丢掉僵硬的尸体,掏出一块布擦了擦手丢掉走来说道:“这人是先前被你一口龙息喷死的那个家伙的手下。效命于一个名叫辛迪加的盗贼组织。这个组织的头领是奥特兰克王国一个被流放的大贵族,名字叫法库雷斯特公爵。”

    “盗贼团?那肯定抢了不少值钱的宝贝吧?”奥妮克希亚立即双眼放光道:“月影姐姐我们去为民除害吧?”

    慕容凤哭笑不得道:“随你,反正恰好顺路。”

    “月影姐姐又有人追来了,是昨天那些人。”莉莉丝这时开口提醒道。

    慕容凤点点头,说道:“估计是见我们捅了篓子却溜之大吉,所以来找我们讨要一个说法了。”

    “月影姐姐我们怎么办?逃吗?”莉莉丝问道。

    奥妮克希亚冷哼道:“区区一群凡人有什么好怕的!别忘了我们可是连梦魇巨龙都给打败的了!那些家伙要是不识相本公主就赏他们一口龙息好了。”

    慕容凤无语摇头道:“人家不管怎么说也是好心收留了咱们一夜,你就别再给我添乱了。等他们来了让我与他们说,你不要插嘴多话,记住了吗?”

    奥妮克希亚撇撇嘴,哼了一声扭过头继续自顾自地啃起熏火腿。

    慕容凤一挥手就将旁边那具尸体丢下了山崖。

    很快呼喝声阵阵,然后就见吉安娜小脸扑红的带着一群护卫,还有一个老头和小屁孩追上了慕容凤三人。

    “你们,你们”吉安娜气喘吁吁地指着慕容凤,半天匀不过一口气来。

    反倒是那个扛着大铁锤的小屁孩体力更好,跳出来大喝道:“你们走错方向了,那边是辛迪加强盗的地盘!你们刚杀了人家的使者,走这边肯定会惹来大麻烦的!”

    好实诚的一位小王子啊!慕容凤冲他展颜一笑,立即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屁孩害羞的直挠头。然后就被喘过气的吉安娜一脚就把这家伙给踹趴在地上,踩着他的屁股大怒道:“你到底是那边的?没见她们给我们惹出一个大麻烦了吗?你还打算放她们走不成?”

    小屁孩头呲牙咧嘴道:“那你要怎样?难不成还要把她们几个抓起来交给那些强盗?”

    吉安娜顿时哑口无言了。她若是真有这般狠心,昨天就不会好心收留慕容凤三人了。

    一时间吉安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抓也不是,放也不是。

    这时慕容凤微笑道:“两位请听我说一句,此事因我而起,我自然不会一走了之。”

    吉安娜睨眼哼道:“你不跑,走的那么快做什么?”

    奥妮克希亚立即娇喝道:“谁说我们要跑了?我们是打算去把那些强盗全都宰了,好为民除害!”

    “哈!就凭你们三人?”吉安娜嗤笑道:“你们知道那些强盗有多人吗?就敢夸下这等海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慕容凤见奥妮克希亚就要发作,立即瞪了她一眼,让这丫头赌气的扭过了头不再插嘴。

    “不知凭它够不够?”慕容凤缓缓抽出隐藏在斗篷下的誓约与胜利之剑,笑问道。

    吉安娜见了,立即哈哈大笑道:“你在开玩笑吗?就凭一把破剑你也想去对付一伙有上千人的强盗团伙?喂,你是不是骑士小说看多了啊?还有你这把冒牌的王者之剑一没开锋,二都豁口了,就算吓唬人也不行吧?”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老管家一见到慕容凤手中的王者之剑忽然想到了什么,立时脸色大变,急忙上前一步拉着自家小姐,然后对慕容凤恭恭敬敬的鞠躬道。

    “我家小姐年幼无知,冒犯了冕下,还请大人您宽宏大量宽恕她的无礼吧。”

    “冕下?什么冕下?”吉安娜和小屁孩对视一眼,俱是一脸茫然。

    老管家不敢抬头直视慕容凤,悄悄头抽搐着老脸提醒道:“这位就是前不久在横断山脉下只身一人击退了魔王大军的新任教皇,阿尔托莉雅冕下!!!”

    吉安娜立时小脸一白,腿一软,扑通就瘫坐在地上了。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