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阁下可知为何此处会有如此多的飞天蜈蚣?”慕容凤追上牛头人德鲁伊,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哈缪尔轻笑道:“月影祭司远道而来,想必不甚了解。等再过几日就是世界之树诺达希尔果实成熟的日子了,所以那些兽类纷纷集聚到海加尔山之下等着抢夺世界树掉落的果实呢。”

    慕容凤愕然道:“诺达希尔不是精灵族的圣城吗?难道它是一棵树?”

    哈缪尔瞧慕容凤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仿佛在怀疑她是不是一位真正的精灵。

    “阁下请看那边。”哈缪尔无语的指了指东面的天空。

    慕容凤头瞧了瞧,一座直入云霄的山峰,并无特别之处。

    “请再往上看!”哈缪尔再往上指了指。

    慕容凤缓缓抬头,然后小嘴大张差点没被惊脱臼下巴。

    一棵树!!!

    一棵很大很大的大树!!!

    慕容凤只能这般形容,因为她找不到别的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心中的震撼了!

    因为这棵实在太过庞大,在光线的散光下显得半透明似的,所以慕容凤一直未注意到它,就好像一只蝼蚁无法看清近在咫尺的巍峨高山一般。

    但它却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巨大的树冠顶端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慕容凤十分怀疑这棵大树顶层估计已经触及到平流层之外了

    “那就是诺达希尔吗?”慕容凤吞了吞口水,问道。

    哈缪尔点点头,目露憧憬道:“我一直想去那里瞧瞧,可惜那里是精灵的圣城。除了月神最虔诚的信徒,外人是不可能靠近的。”

    “那是当然。”莉莉丝飞上前来撇嘴道:“诺达希尔是孵化小精灵的神树,精灵怎么可能会容许外人靠近那里。”

    哈缪尔看了看莉莉丝,便恭敬的致礼道:“您好,夜之女士。请恕在下眼拙,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您。”

    莉莉丝傲娇的哼了一声,加快速度超过了他。

    奥妮克希亚也趁机飞上前来,在哈缪尔面前昂首挺胸等着对方也恭敬的问候自己。

    可惜哈缪尔压根就不认识她

    见这丫头绷着小脸涨了通红,时刻有暴走的迹象。汗颜的慕容凤赶忙为她介绍道:“这位是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殿下。”

    哈缪尔一时间牛眼圆睁,惶恐低头道:“原来是奥妮克希亚殿下大驾光临,请恕在下失礼了。”

    奥妮克希亚这才轻哼了一声,加快速度从他身边飘过。

    慕容凤见哈缪尔很是尴尬,便急忙转移话题问道:“阁下刚才说再过几日就是诺达希尔开花结果的日子了,那这附近岂不是有许多魔兽云集过来?”

    哈缪尔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那些魔兽不敢轻易靠近诺达希尔,因为诺达希尔可是月神艾露恩亲手栽下的神树,传闻其实力相当于一位中阶神祗。任何杀戮行为在诺达希尔附近都是绝对禁止的。所以那些魔兽只会呆在山脚下坐等果子掉下来,而不敢上山去厮杀抢夺世界树的果实。”

    慕容凤心思一动,暗道这世界树的果实肯定是了不得宝物,要不然也不会吸引来各路魔兽云集于此。而自己现在又是精灵,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哈缪尔似乎看出了慕容凤所想,哈哈笑道:“阁下可是想尝一尝世界树的果实?”

    慕容凤尴尬的笑了笑,但还是大放承认道:“没错。”

    “那阁下可能就要失望了。”哈缪尔呵呵笑道:“世界树的果实又称智慧之果,对于野兽乃是至宝,因为野兽一旦吃了就能开启灵智,脱离野蛮蒙昧。而已经开启灵智的魔兽吃了则能增强天赋本领。而我等凡人吃了,只是让耳目更加聪明一些而已。”

    哈缪尔指了指慕容凤的精灵双叶耳,轻笑道:“你们精灵族本就耳目敏锐超乎于常人,那世界树的果实对你们来说就和普通人吃了一颗苹果差不多,并无什么神奇效用。”

    慕容凤听得傻眼,一时间汗颜无比。

    哈缪尔忽然凑近神秘兮兮道:“其实那世界树的果实我也吃过,又酸又涩,难吃死了。这话你可千万别外传,不然那些精灵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色看。”

    慕容凤无语道:“阁下似乎忘了在下也是一位精灵。”

    哈缪尔哈哈大笑道:“是我疏忽了,差点忘了月影祭司是位强大的精灵游侠,哈哈哈。”

    慕容凤撇嘴道:“你是想说我无知的不像是一个精灵吧?”

    “不敢不敢。”哈缪尔呵呵干笑道。

    谁说牛头人都是憨厚耿直的?慕容凤第一个不信!眼前这位就是最好的例子!

    “快到了,注意树杈!”哈缪尔头提醒了一声。

    慕容凤立即放缓了俯冲的速度,然后眼前的云雾骤然一消,出现层层叠叠的树冠。

    “跟紧我!”哈缪尔展翅划向一处枝冠间的缝隙钻了进去,三人连忙跟上。

    在密集的树枝间穿梭了许久,眼前再次一空。慕容凤发现自己离地面起码还有百米高度。

    “这些大树长的可真够高的。”慕容凤感叹一声,连忙调转方向跟紧哈缪尔向一个方向飞去。

    身旁皆是笔直粗大的树干,头顶茂盛的树冠几乎遮住了所有阳光,使得树冠之下犹如黑夜。因而地面上除了喜阴的蕨类苔藓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草木鲜花。

    飞在前头带路的哈缪尔忽然拐了个弯绕过一棵挂着树屋的大树。

    慕容凤飞过树屋好奇的瞥了一眼,发现里面有几位背着长弓的精灵哨兵正好奇的盯着她们飞过。

    绕过这棵大树,眼前再次一空。

    面前出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点点星光在清澈的湖水中升腾起来消散在半空中,使得这里的景色显得美轮美奂。

    莉莉丝追上慕容凤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又指了指下面。

    慕容凤低头一瞧,湖边有一群雪白的独角兽正在悠闲的散步。几位精灵少女与树妖将一边哼唱着优美的歌声一边将采集来的果实放在湖水里清洗干净再喂给那些独角兽吃。

    慕容凤朝莉莉丝摇了摇头,表示这些独角兽不是阿玛迪斯那支族群的。

    收目光,慕容凤眺望星光点点的湖对岸,只见那里有一座宁静的湖畔小镇。

    “前面就是永夜港了!”哈缪尔放缓了速度与慕容凤并肩飞行,平静道:“塞纳里奥议会的总部。”

    慕容凤点点头,随他降落在一座栈桥上。

    “好了,我任务的完成了。”哈缪尔变牛头人,微笑道:“你们顺着栈桥进入小镇后自会有人给你们引路。我该去继续警戒了。”

    “感谢您的引路,愿月神的光辉永远照耀着您。”慕容凤客气道。

    “也愿大地母亲护佑着您。”哈缪尔笑了笑,再次变成大乌鸦展翅飞上天空。

    三人顺着长长的栈桥进入宁静的小镇,只见小镇里一派宁静祥和,没有任何嘈杂之声。若是侧耳倾听说不定还能听到阵阵悦耳的歌声,那是精灵少女和树妖从湖对岸飘来的歌声。

    “月影祭司见到你安然无恙,我终于放心了。”

    慕容凤过头,见是阿斯塔丽,便对她微笑道:“大祭司她们都安全抵达了吗?”

    “自从那天你以身犯险将那头吞云兽引开后,一路上我们就没再遇到什么危险了。”阿斯塔丽耸肩道,转身招呼道:“边走边说吧,艾希蒂薇大人和狄迦娜大人,还有守护者雷姆洛斯大人都已经等候你多时了。哦,对了。那位翼族王子殿下生病了。”

    “生病了?他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慕容凤诧异道。

    阿斯塔丽盯着慕容凤怪笑道:“还不是忧思成疾呗!月影你要是现在去探望他,说不定他就会马上不药而愈了。”

    “正事要紧!”慕容凤一脸黑线问道:“守护者雷姆洛斯是谁?”

    阿斯塔丽翻了翻白眼,说道:“守护者雷姆洛斯大人就是半神塞纳留斯之子,月光林地的守护者,塞纳里奥议会的掌控者。你见了他可千万不要大惊小怪的,免得惹恼了那位。”

    慕容凤皱了皱眉头问道:“那半神塞纳留斯呢?他不在这里吗?”

    “他在!”阿斯塔丽指了指湖东边,说道:“那位半神目前正在那边一处巢穴中沉睡。”

    慕容凤汗颜道:“那位半神的心可真够宽的,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我说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好吗?”阿斯塔丽直翻白眼道:“人家是半神根本不需要睡眠,所谓的沉睡只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进入翡翠梦境而已。”

    “是我失言了。”慕容凤尴尬的笑了笑。

    “到了。”阿斯塔丽在一座湖边三层大屋前停下脚步,头再次嘱咐道:“记住,等下你进去后不管见到什么都不要表现的太过惊讶。另外最好别乱说话,一切为艾希蒂薇大人为主就行了。”

    “是那个老女人,咳咳,是大祭司让你怎么说的?”慕容凤问道。

    阿斯塔丽耸耸肩表示了默认,然后带头走进屋里。

    慕容凤头对两个身后丫头问道:“你们也一起进去吗?”

    莉莉丝摇了摇头,一口绝道:“还是免了,我和里面那些家伙不对付,见了面估计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我还是去找小黑和茉茉她们玩算了。”

    奥妮克希亚也是耸耸肩,说道:“我从小就不喜欢这种场合,所以我跟着莉莉丝就好了。”

    “好吧,你们两个千万不要惹事。”慕容凤叮嘱了一声,便转身进了大屋。

    慕容凤进入屋内绕过巨大的木质屏风,走进一间宽敞的议事大厅。立时上百道目光齐齐刷的投在了她的身上。

    迎着这些或好奇,或探究,或无奈,或仇视的目光,慕容凤一脸坦然的走了进去。

    只见偌大的大厅内,分坐着三方人马。

    来自诺达森的一众精灵祭司随艾希蒂薇坐在右侧。

    与慕容凤有过一面之缘的狄迦娜大祭司则率领着诺达希尔高阶祭司团坐在大厅左侧。

    正当中矗立着一头大鹿人?以及一众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

    这些人有慕容凤认识,也有不认识的,比如狄迦娜身后的怒风兄弟和影歌姐弟都是熟人。只不过怒风兄弟表情各异。伊利丹对她耸耸肩笑了笑,而玛法里奥则是一脸阴沉,显然上次结下了梁子,这家伙一直耿耿于怀。泰兰德站在兄弟二人之间,对慕容凤抱以无奈的苦笑。

    慕容凤收目光朝那头大鹿人躬身问候道:“愿月神的光辉永远照耀着您,尊敬的守护者阁下。”

    身高近五米,下半身似鹿,上半身似人的守护者雷姆洛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慕容凤,同时开口温和的微笑道:“也愿吾神的光辉照耀着您,月影祭司,请入座吧。”

    慕容凤点点头,转身走到艾希蒂薇身后坐在一众月祭司的末位。

    这其中有一段小插曲,先一步进来的阿斯塔丽见慕容凤走过来便对她连使眼色,示意她坐到艾希蒂薇的左手边的空位上。可是慕容凤仿佛没看见到她的眼色,一脸坦然的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上,然后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艾希蒂薇头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便收了目光,对守护者雷姆洛斯问道:“尊敬的守护者,现在人已经到齐了,请问半神塞纳留斯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

    慕容凤闭着眼睛却竖起了耳朵,因为她清楚这是进入剧情模式了,她可不想错漏过某个细节而导致她像上次去沃玛寺庙一样,把整个任务剧情都带错了方向

    守护者雷姆洛斯平静的答道:“家父深入翡翠梦境里是为了寻找伊兰尼库斯的踪迹,找到了自会醒来。我们只能选择等待好消息。”

    “那这样一来岂不是太被动了?”狄迦娜皱眉说道:“在来之前,我刚刚收到了守望者拉罗沙尔从希利苏斯托人传来的消息,安其拉虫族已经和暮光邪教勾结在了一起。并且已经成功破坏了泰坦留下的封印。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狄迦娜的话引起大厅里一阵骚动。

    守护者雷姆洛斯闻言却是皱了皱眉头,其实这个消息他早已获知,只不过他却下令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没想到诺达希尔的大祭司现在却当众公布了出来。顿时让他有些下不来台了!

    毕竟塞纳里奥议会成立之初的主要目的就是负责监视泰坦们留下的封印,现在这则重磅消息却被他人先抖露了出来,这让一直视监视邪神封印为己任的塞纳里奥议会的面子往哪里搁?

    一时间守护者雷姆洛斯瞧向狄迦娜的目光隐隐有些不悦。

    “我倒是听说某人曾经伪装混入过那暮光邪教,从中打探到了许多重要的情报。并且还成功取得了某个暮光高层大术士的信任,并拜其为师。”这时一个声音阴测测的说道,使得大厅内顿时针落可闻。

    慕容凤不用睁眼都知道是玛法里奥在说话。只不过慕容凤很疑惑这件事她从未和别人提起过,这家伙又是从何得知的?

    “此事当真?”守护者雷姆洛斯极为惊讶道。

    玛法里奥盯着慕容凤嘿嘿冷笑道:“真与不真,请那位站出来说一说不就知道了。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一位银月游侠是如何骗过一位高阶大术士,并成功学会那些邪恶的恶魔法术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慕容凤的身上。

    慕容凤睁开眼睛迎着众人或惊讶或好奇或厌恶的目光,看向玛法里奥,微微一笑道:“我喜欢拜谁为师,关你屁事?”

    众人惊呆:“嘶!!!”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