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其实我最喜欢吃的还是精灵,肉嫩可口,还有点甜,没有什么怪味。一看  ”奥妮克希亚一脸味道。

    “咳咳咳咳!”慕容凤立时一阵连连咳嗽。

    “你咳嗽什么?安啦,我不会吃你的,我还打算留着你做我的厨娘呢。”奥妮克希亚一脸叹惜道:“其实我现在就算有精灵主动送上门也不敢吃了,因为那些精灵信仰的月神可不是什么好惹的神祗。”

    “咱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慕容凤一脸尴尬道。

    “好吧。”奥妮克希亚随口问道:“对了,你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要去拯救世界的啊?做怎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吗?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还是别说话了,让我静一静,我现在脑子有点乱。”慕容凤扶着额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心中却在感叹这个世界上比熊孩子还难缠的恐怕就是龙萝莉了

    “喂?”结果这丫头没消停片刻又拽了拽慕容凤的衣角。

    “又怎么了?”慕容凤无力道。

    奥妮克希亚一指前面,说道:“有东西过来了。”

    慕容凤抬头一瞧,果然前方的一座土丘后面烟尘滚滚,并伴有隆隆声传来。

    片刻后,就见数百轻骑翻过土丘飞奔而来。

    慕容凤定睛一瞧清一色的半人马骑兵,人人挽弓搭箭不停的往后方进行抛射。

    慕容凤说道:“咱们先躲一躲。”

    “为什么要躲?”奥妮克希亚一脸纯真的问道。

    “你没看那些半人马向我们这边冲过来了吗?”慕容凤无语道。

    “冲过来了就冲过来了呗,有什么好躲的?”奥妮克希亚哼声道:“只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凭什么要本公主给它们让道!”

    慕容凤揉了揉眉心。劝道:“你别忘了你身上还有伤。而且我们还要赶路。就别节外生枝了。乖。”

    “我不要!”心高气傲的小丫头说什么也不肯挪步。

    慕容凤没辙,只好又肉疼的拿出一包巴金斯老爷的海王兽肉肠才将这丫头给哄走。

    “唉,唯萝莉与熊孩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啊!”慕容凤由衷的感叹道。

    “你又在嘀咕什么呢?”奥妮克希亚一边美滋滋的嚼着肉肠,一边好奇问道。

    “没什么。”慕容凤摇摇头道。然后头看了一眼那些半人马骑兵,只见那些半人马冲上土丘后立即分成了两拨开始左右迂。

    而土丘顶上又杀出了一群骑着巨兽的牛头人,这些牛头人骑着的巨兽一头头酷似犀牛,体型极为的庞大,就跟一台台坦克似的。

    无疑这样的重型骑兵是所有步兵兵团的恶梦。但是当他们的对手是那些半人马轻骑时就将自己笨重迟缓的弱点暴露无疑了。

    只见牛头人的重装骑兵一翻过土丘后根本刹不住,直接轰隆隆的跟着冲了下来。

    而那些半人马骑兵却是轻松的完成了迂,绕到了这些牛头人的重装骑兵后面就是一通攒射。

    纷飞的箭雨叮叮当当的打在牛头人的盔甲上,却收效甚微。显然这些牛头人重装骑兵也将自己皮糙肉厚的长处发挥到了极致,让这些半人马骑兵也拿他们没辙。

    不过这些半人马骑兵并没有气馁,而是仗着自己轻骑迅捷的优势再次玩起了风筝战术,把那些牛头人的重装骑兵耍的团团转。

    “那些牛头人的科多兽骑兵八成又要被玩死了。”奥妮克希亚撇着小嘴一脸不屑道:“这些牛头人的脑子真是一根筋,明知追不上那些半人马都不知道赶紧撤退,还要浪费力气去送死。”

    慕容凤举着望远镜,说道:“那些牛头人骑兵是在当诱饵!你看北面的天空!”

    奥妮克希亚眯起眼睛瞥了一眼北面天空。微微惊讶道:“是暗矛巨魔一族的驭风者!”

    慕容凤又一指南面,沉声道:“那边也有伏兵!”

    奥妮克希亚垫脚眺望了一眼。没瞧出伏兵在哪儿,便抬头猛嗅了几下小鼻子,皱眉道:“是兽人狼骑的味道。牛头人,巨魔,兽人,呵呵,这三个种族居然搅合到一起了,有意思。”

    慕容凤却比奥妮克希亚想的更为深远。

    随着兽人与恶魔联军南征失败,曾经团结一心的兽人部族联盟早已四分五裂。

    其中以兽人剑圣格罗姆地狱咆哮为首的战歌氏族直接公然举起了反旗向古尔丹发起了挑战。导致最强大的战歌氏族从中分裂成了两派内斗不休。

    再加上凤栖楼不断暗中挑拨,兽人几个部族由此陷入了混乱的内战。

    但是现在随着牛头人部族和巨魔部族的加入,无疑会使这场混乱的内战往不可预见的方向发展。

    这无疑会不利于凤栖楼暗中掌控兽人部族。

    毕竟一个内战不断的兽人部族可比一个团结一心的兽人部族好掌控多了。

    这时随着骑着双足飞龙的巨魔驭风者出现在天空中,半人马骑兵立即惊慌失措往南边远遁而去。结果一下子落入了兽人狼骑兵的伏击圈。

    面对同样以机动迅捷著称的兽人狼骑兵,这些半人马轻骑一下子失去了他们最大的依仗。在被兽人狼骑兵死死缠住后,牛头人的科多兽骑兵和巨魔的驭风者也相继追杀了过来加入了战斗。

    很快这伙百余骑的半人马轻骑就被这三伙人马屠戮一空。

    “喂?你又在憋什么坏主意呢?”奥妮克希亚嘬着手指,问道。

    慕容凤翻白眼道:“我哪有?”

    “哼,你刚才的表情可阴森了。肯定是在憋什么坏主意。”奥妮克希亚目光灼灼道:“快和我说说,怎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

    “真的没有。”慕容凤撇嘴道:“行了。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慕容凤拉起奥妮克希亚的小手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一路北上。途经好几座硝烟滚滚的村镇。

    很显然二人刚才见到的骑兵对决只不过是整个广袤战场的一角而已。

    “看来这些牛头人和巨魔。还有兽人是真的打算联合在一起了。”奥妮克希亚讶然道:“有意思,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的魄力和手腕能把这三个部族整合在一起呢?喂,你说这些蝼蚁要是真的整合在一起,会不会脑子抽疯跑到我哪里去玩什么骑士屠龙的把戏啊?啊!光是想想都好期待啊!”

    “行了,别做白日梦了!”慕容凤无语道:“那些兽人虽然没什么脑子,但也绝对不会脑残到跑你那里去送死的!”

    慕容凤可是亲眼见识这丫头的战斗力的,那些兽人真要是脑残到跑去挑战她,估计还不够这丫头一口喷的!

    说话间。二人飞跃过了一条山岭,眼前荒芜的大地上竟然出现了一片绿洲。

    “喂,我飞累了,咱们下去休息一会儿吧。”奥妮克希亚拽着慕容凤的衣袖撒娇道。

    “这才飞了多久啊?你就累了,唉,算了算了,看在你有伤在身就下去休息一会儿吧。”慕容凤敌不过这丫头可怜兮兮的眼神,只好妥协道。

    二人随即在绿洲外落下身影,慕容凤刚打算往里走却忽然被奥妮克希亚拽住,听她悄声道:“里面有人!”然后又见她皱了皱鼻子。不喜道:“是兽人,有好几个。身上的气味真难闻。”

    慕容凤立即拉着她蹲下身子。然后随手丢出几颗微型侦察器钻进了茂密的树丛。

    很快侦察器就传来了画面。

    只见在一片清澈的湖边,杵立着两帮剑拔弩张的兽人,其中有好几位竟都是她的‘老熟人’!

    “杜隆坦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拉兹格尔大王满脸狰狞的低吼道:“格罗姆已经背叛了我们先祖的荣光,他已经不再是我们兽人的剑圣。你们霜狼氏族如果再不和他划清界限就是和整个兽人部落为敌!”

    身披雪白狼皮的兽人霜狼氏族族长杜隆坦却是一脸平静道:“拉兹格尔,我们霜狼氏族没有兴趣参与你们战歌氏族的内战,同样也不会帮格罗姆对付你们。而且上次南征诺达森已经让我氏族中的许多勇士永远的留在了那里,所以请你离开吧。”

    拉兹格尔大王低吼一声,显得极为愤怒。若不是旁边有人拉着说不定就直接动手了。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火药味十足。

    “好好好!”拉兹格尔大王咬牙切齿的连道了三声好,怒哼道:“我会将此事如实的禀报于大祭司,到时候大祭司若是怪罪下来可别我没提醒你!别以为你拉拢到牛头人和巨魔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杜隆坦却是淡淡道:“耐奥祖和他的弟子古尔丹都已经彻底沦为了恶魔的走狗,他已经没有资格再继续担任大祭司一职。等到下次部落联盟大会我们霜狼氏族将会带头对他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到时候他还能不能继续担任大祭司还是两说!”

    “吼!”拉兹格尔大王再也克制不住心头怒火,暴喝一声举起巨斧就朝杜隆坦劈了过去。

    杜隆坦也是毫不畏惧的举起手中的短斧与拉兹格尔大王硬撼了一记,二人双双都被对方的力量给反震的后退了一步。

    其他兽人一见自家老大都已经动上手了,自然也不再犹豫,纷纷怒吼着加入了战斗。

    一时间,在这平静的湖边两帮兽人打做了一团。

    很快鲜血就染红了湖水,附近的草木也跟着遭了秧。

    蹲在慕容凤身边的奥妮克希亚见两帮兽人因为一言不合就玩起了火拼,立即双眼放光的惊呼连连道:“用力砍他啊,用力砍他啊,这家伙没吃饭吗?这斧子劈的怎么跟个老娘们剁菜似的?哎哎哎,踹他裤裆啊!笨啊!咬他呐!这家伙的一嘴獠牙是摆设吗?”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你这些都是跟哪里学来的?”

    “骑士小说啊。”奥妮克希亚一脸纯真道:“中的那些骑士不都是怎么打架的吗?”

    慕容凤无力道:“你老看这些不正经的骑士小说,你父母也不管管你的吗?”

    奥妮克希亚立即小脸一垮,瘪嘴道:“他们俩一个忙着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一个忙着制造全新的龙族,那有时间管我。”

    慕容凤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纯粹就是一个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小孩子,再加上天天沉迷在那些不正经的骑士小说中,这三观自然难免有些不正了。但好在这丫头的心地还是善良,只要悉心教diao导jiao还是有希望把她的三观给树正来的。

    慕容凤一时间感到自己肩上的重担又重了几分啊。

    “喂,我们就这样看着,什么也不做吗?”奥妮克希亚问道。

    慕容凤自动切换为严师状态,一脸严肃道:“我有名字,不叫‘喂’。”

    “你又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奥妮克希亚娇哼道。

    慕容凤认真道:“我叫漫步月影,你可以称呼我月影。”

    “好吧,月影你就打算怎么看着?”奥妮克希亚指了指树林里面越来越激烈的打斗,问道。

    慕容凤说道:“不然还能怎样?难道你打算出手相助其中一边?”

    “怎么可能。”奥妮克希亚夸张道:“只不过是两帮蝼蚁在打架,我才没这兴趣去插一手。最多等他们分出胜负了,我去把胜利的一方给宰了,对方临死前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你觉不觉得这样更好玩?”

    “一点都不好玩!”慕容凤一脸黑线道:“这种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绝望之上,我们称之为变态!”

    “切!”奥妮克希亚不屑的切了一声,一脸傲娇道:“难不成你踩死一群蝼蚁还会为它们感到自责流泪吗?”

    “呃”慕容凤立时哑口无言了。

    “看吧,你自己不也是无语可说了。”奥妮克希亚耸肩道:“我可是堂堂黑龙公主诶,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诶,在我眼中不管是兽人也好,人类也好,精灵也好,都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想拍死谁难得还要照顾对方的感受不成?”

    慕容凤忽然觉得自己的三观要被这丫头给掰歪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