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而在大厅最偏的一个角落里,几名侍者打扮的美女也加入了议论的行列。

    “喂,文老师,你是教历史的。”张乐诗掩嘴悄声问道:“那牧歌星战役到底是怎么事啊?咱们联邦为何一开始败的那么惨啊?”

    被张乐诗问到的是一位卷气十足的文静美女,只见她摇头柔声道:“我教的是银河帝国史,又不是现代星战史。你问我也是白问。”

    这时旁边一位金色卷美女插嘴悄声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传闻。”

    旁边几位美女侍者立时好奇的竖起了耳朵,张乐诗惊讶道:“珮珀老师你不是教声乐的吗?怎么也对军事赶兴趣了?”

    金美女耸肩道:“我父亲就是一位现代星战史的专家,他做过这方面的很多研究。我曾见他专门研究过牧歌星的战役,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之后那几天就跟我们女人来了那个一样,动不动就无缘无故的大脾气,还经常指天骂地大爆粗口。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事,他把自己有关牧歌星战役的研究资料全都一把火给烧掉了,然后再也没碰过这方面的研究。”

    众女听得一头雾水,满是惊讶的神情。但是心头疑惑却是更甚了。

    而哑口无言的泰伦斯也彻底慌神了,那先前还一脸自得的神情立时变得惨白惨白,冷汗哗哗的往下淌。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当众给出一个完美的答,那么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

    因为他的家族可以纵容他是一个纨绔,但绝不会允许他成为一个无能的纨绔!

    因为没有那个大家族会将家族的命运交托在一个无能者的手上!

    泰伦斯一时间彻底绝望了,只觉得耳边嗡鸣阵阵,什么声音都听不清了。就在他想一晕了之之时,忽然一道犹如天籁,充满质感的冰冷声音从大厅门口飘了进来。

    “因为当时负责指挥牧歌星战役的那几位将领都是一群只知道窝里斗的白痴!!!”

    声音不重不轻,不缓不急,却恰好飘进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耳中。

    瞬间,整个舞会大厅针落可闻!

    ***

    牧歌星战役是半个世纪前那场星际大战爆时双方军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当时的权家只是打算派出两支刚刚混编完成的星际舰队佯攻牧歌星系。其目的也只是为了牵制住负责镇守在牧歌星系的三支联邦舰队。

    所以在空中力量上联邦一方占有绝对的优势。

    但当时的联邦三支舰队指挥官份属不同派系,又由于互相之间争权夺利而导致整个指挥系统陷入一片混乱。

    甚至展到最后,三支舰队高层将领干脆自立山头各玩各的,同时又互相下绊子、拖后腿、捅刀子等各种奇葩手段尽出。全然没有意识到当时的权家已经是破釜沉舟率领着所有家底杀奔而来。

    面对如此混乱的指挥系统,这场战役若是能打得赢才叫有鬼了。

    结果等这场战役一结束,那两支铁拳舰队直接一战成名。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兵峰直指仙女星域,差点就抄了当时联邦总司令部的老窝。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

    而作为反面教材的镇守牧歌星系的那三支联邦舰队。其中有一支直接被铁拳舰队打散了建制。另外两支也是战损过四成以上,到最后不得不撤销了番号,重新进行了一次大整编。可谓是凄惨至极!

    也正是因为当时的联邦军队内部的派系争斗太过混乱,甚至展到最后都已经快出现派系军阀的苗头,才导致后面的战争几乎都是一面倒的溃败!

    直到后来军队中的少壮派趁机崛起,一举推翻了那些派系军阀们,才有了后来的铁门星系战役的辉煌胜利。

    所以在场的许多老一辈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这种真相却无法公之于众,所以知道真相的人都保持了沉默,而不知道的也就稀里糊涂。

    也许等再过个百八十年。这段不堪的往事才会被公之于众,又或者干脆就彻底掩埋进历史的迷雾之中。

    而在坐的不少知道真相的老家伙却从没想过会有人当着怎么多人的面直接将那段往事公之于众。

    一时间,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循声望向了大门口,然后脸上都浮现出了同一个表情,惊呆了!

    只见洞开的大厅门口此刻正傲立着两位绝色美人,一人一身炫酷黑色劲装外披黑色风衣,浑身上下散着冷若冰霜的高冷气质。

    而另外一位则是一身薄纱艳丽红裙,媚骨天成的倾城容貌哪怕一颦一笑都足以勾魂摄魄。

    这等绝世美人,哪怕出现一位都是世所罕见,更别提联袂出现了。这视觉冲击力简直就是核弹级别的!

    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被这二位惊艳的晕晕乎乎的。不少定力不足的家伙更是已经连自己失态了都没意识到。

    慕容凤摘下墨镜,目光如电的寻视过在场的所有人,凡与之对视无不感到心头一颤,纷纷胆战心惊的移开了目光。

    人的名。树的影。

    只不过她的名可不是什么美名或艳名,而是赫赫凶名。

    武当山上一战成名,那可是靠真本事打出来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闻过有关的她许多传闻,私下里自然少不得各种编排与腹诽。但是当他们见到真人时,却一个个温驯的跟兔子似的,纷纷缩起了脑袋不敢再与她对视。

    慕容凤面无表情的迈出一步。人群便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赤霞仙子提着裙角,风情万种的跟在慕容凤身后缓缓穿过神色各异的人群。

    “月影,他们好像都很怕你啊?”赤霞仙子媚眼频闪,不知迷到了多少人。但嘴里却是偷偷传音道:“你该不会都揍过他们吧?”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暴力狂吗?”慕容凤哼道:“我说你骚的差不多就行了,别再乱抛媚眼了。”

    “你吃醋了?”赤霞仙子轻笑道,脸上的笑容绽放的更加灿烂了。一时间当真是男女通杀。

    “我是怕某位道长将来头顶泛绿光!”慕容凤冷笑道。

    赤霞仙子笑容一僵,若不是场合不合适,她真想撕烂这丫头的臭嘴。

    说话间,二女走到了泰伦斯与阿隆索男爵面前。

    泰伦斯自然识得慕容凤,也清楚家中长辈特地交代过十位千万不能招惹之人中。眼前这位可是赫然排在位的!所以他此刻的心情既忐忑又激动,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展露出什么表情了。

    反观阿隆索男爵却是始终面带微笑,但是握着酒杯的白指节却暴露了他紧张的心情!

    “让开。”慕容凤瞥了泰伦斯一眼。

    泰伦斯脸色一白,急忙低头让开。都不敢吱一下声。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慕容凤迈前走到阿隆索男爵面前,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面带莫名笑容的打量着他。

    直让阿隆索感到阵阵头皮麻。

    “阿隆索男爵?”慕容凤歪头打量着他,轻笑道:“这才是你的真名吗?血狐大人。”

    在场的有过九成的人不知道血狐是谁,而剩下的一成中有半数原本就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血手几大领之一血狐!

    阿隆索被慕容凤直接道破身份,不由抽搐了一下嘴角。幸好这时身后那两位老者上前一步站到他身后重新给了他开口的底气。

    “慕容小姐还真是好眼力,昔日一别,我还以为您将我给忘了呢。”阿隆索面带笑容伸手躬身,做出一副优雅的礼仪。

    慕容凤抬起纤手,却没有放入阿隆索的手中,反而笑眯眯道:“不好意思,来之前我刚杀了人,这手还没洗过呢。男爵大人还是别亲了,免得恶心到你。”

    整个大厅内立时响起一片压抑的吸气声!!!

    “啊!对了。那人你也许也认识。”慕容凤故作忆道:“好像叫什么毒菩萨来着,那老家伙居然威胁本大小姐,说要毒杀我大联邦一亿民众来以此要挟我!”

    慕容凤语出惊人,再次引起一片惊哗!!!

    “凤儿此事当真?”

    忽然一道厉喝传来。众人过头见是慕容夫人出现了。

    慕容凤头见到母亲,便耸耸肩道:“当然是真的,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呢。唉,母亲大人想必您也知道女儿我这暴脾气,哪受得了这等要挟啊。所以我就将那老家伙的脑袋给拧了下来,然后又将他的魂魄从脑壳中抽了出来……嗯,接下来的画面有点血腥。大家自己脑补一下就行了哈。”

    不少胆小之人听到慕容凤这番话后,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涌,脸色雪白雪白的……

    慕容凤过头盯着面无表情的阿隆索,笑眯眯道:“阿隆索男爵大人。你能否告诉我那位名叫毒菩萨的疯子是不是你们使团的人啊?”

    “当然不是!!!”阿隆索立即一脸正义凛然道:“我们是代表我国皇帝陛下前来贵绑传达和平与友谊的,怎么可能会容许那等疯子加入!慕容小姐您一定是被骗了,说不定是有人想栽赃嫁祸给我们,来以此达成不可告人的阴险目的。”

    “哦,是吗?”慕容凤‘恍然’道:“那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贵国又想重新挑起一场星际大战呢。呵呵呵呵,看来是我误会了。”

    “呵呵呵呵,慕容小姐您还真是幽默。”阿隆索笑呵呵的附和道。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呵呵轻笑了起来……

    只是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慕容凤忽然笑容一敛,冷眸环顾四周令所有人瞬间噤若寒蝉。

    “你们都看我做什么?继续聊你们的呀。”慕容凤摆摆手道,然后自顾自的在沙上坐下来,又热情的招呼阿隆索男爵坐她对面。

    立时方圆十米立时成为一个真空地带,只剩下赤霞仙子扭着纤腰站到她身后。

    众人这才过神后,然后大厅里再次响起柔和的音乐恢复了先前的热闹气氛,只不过人人都有些心不在焉,虽然互相攀谈着但是眼角余光却总会时不时的飘向那边的角落,生怕那边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到时候他们连躲都没地方躲……

    却见慕容凤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又给阿隆索倒了一杯,然后端起酒杯笑着相敬道:“好了,闲事聊过,咱们该说说正事了。自从当日一别,本大小姐可是对男爵大人您想念的紧呐!”

    阿隆索立时脸皮一抽,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慕容夫人见慕容凤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便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返了偏厅。见自己丈夫正和一位身穿锦袍一脸和气的老者站在窗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便上前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老者过笑呵呵道:“令嫒真是有乃母之风啊。”

    慕容嫣儿闻言摇头苦笑道:“让定国侯见笑了。这丫头从小被家中一帮老头子给宠着,野惯了,现在长大了我就算想管也管不了。我现在只想着赶紧找个婆家把她嫁出去算了。”

    这位老头也就是这次铁拳帝国出使联邦使团的团长戈登侯爵,同时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当今铁拳皇帝的亲家,其女乃是二王子的正妃。只见他笑哈哈道:“赵夫人若是真有此意,何不考虑一下老夫的那位外孙呢?”

    慕容夫人一挑眉角,心中暗猜这老头的话里有几个意思?

    难不成是权家的那位授意,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分化赵家与其他家族的关系?

    亦或者这老狐狸只是在试探?

    还是别有目的?

    至于通过的联姻真的有意修缮两国的关系,想要通过联姻来缓和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矛盾?慕容夫人压根就认为这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

    除非那位二王子能先成为皇太子……

    也由不得慕容夫人不多疑,面对这样一只老狐狸,就算把他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揉碎了掰开了细细揣摩都不过分。

    却见赵天眼中立时精芒一闪,不动声色的问道:“久闻定国侯的那位外孙可是被贵国誉为千年难得的武道天才,贵国钦福王的世长子,听说未及弱冠就被贵国太上皇定位武道衣钵传人的那位?”

    老头微笑道:“不错,正是老夫的那位小外孙权昊龙!!!”

    赵天与妻子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之色。一时间二人都搞不清这老狐狸在打着什么算盘。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