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乐;文;小说lw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怎么了?”赵天看着妻子,关心道:“我见你从刚才开始就心神不宁的?是不是里面的声音太吵了?”

    慕容嫣儿叹了口气,说道:“凤儿那丫头刚刚离开燕子坞了。”

    赵天将手中的一杯红酒递给她,宽慰道:“凤儿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了。你不要事事都管着她。”

    慕容嫣儿接过红酒,烦忧道:“这丫头从小在山上长大,跟着那些老家伙从小舞刀弄剑的,长大了也没个淑女样。而且这丫头杀性太重,若是任由她任性妄为,以后恐会惹出大祸。”

    “儿女自有儿女的福,你总不可能管着她一辈子吧?”赵天轻笑道。

    “唉……”慕容嫣儿叹气一声,说道:“现在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风声,非要来插一手。我怕她会影响咱们的计划。”

    “她要来就让她来吧。”赵天浑不在意的轻笑道:“也是时候该让她知道一些事情了,别忘了她现在也算是族老一员了。”

    慕容嫣儿听得直翻白眼,娇哼道:“就算她成为大长老也我的女儿!”

    “好好好,她是你的宝贝女儿。”赵天汗颜道。

    叮咚!

    慕容嫣儿抬起皓腕看了一眼珍珠手链式的个人终端,表情转冷道:“耗子出洞了。”

    赵天却是平静的点点头,道:“让鹰犬去处理吧。这里风大,咱们先进去吧,”

    “赵先生,赵夫人。”这时宴会厅内出来一人恭敬道:“戈登特使正在等候二位。说是有要事商谈。”

    “嗯,知道了。你将他带去偏厅吧。”赵天一脸淡然道,打发走那人。又转身对妻子柔声道:“走吧,去会会那位老朋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夫妇二人换上优雅的笑容携手到热闹的宴会厅内。不停的与路过的宾朋打着亲切的招呼。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

    装载着红鬼一行人的货车驶出小区后就拐入了一条冷清的街道,然后七拐八拐的往既定目标区域驶去。

    等隔了一会儿,就见小区内走出一位样貌普通的青年,神色坦然往反方向走去。只不过没走了几步他却突然定住了脚步一动也不敢动一下,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了下来。

    这时就见一位愁眉苦脸的老者从旁边一条小巷子里缓缓踱步出来走到青年面前,摇头叹气道:“本以为你这小子在老夫身边待了怎么久也该长点脑子了,唉,看来是老夫期望太高了。”

    “师师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青年的脸色一时间变得惨白无比!

    “来见一位老朋友,顺便处理一点私事。”老头始终苦着脸色,摸出一根烟斗点着吸了一口,却吓得青年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老头瞥了他一眼,摇头失望道:“老夫若是下毒,别说你屏着呼吸,就算是穿着防化服都没用。”

    青年扑通一声跪下了,声泪俱下道:“师父,徒儿知错了。请您看在徒儿孝敬您怎么多年的份上。就饶过徒儿这一吧!”

    老头吧嗒着烟斗,依旧叹气道:“其实从你来到老夫身边时,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

    “师父。徒儿也是被逼无奈啊!”青年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老头失望道。

    青年忽然浑身一僵,低着头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猛地一咬牙关,磕破藏在牙齿中的毒囊,然后豁然抬头朝老头喷去一口毒血!

    “老家伙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垫背!哈哈哈哈!”青年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声,但是期待中的毒发身亡却没有发生!

    青年一脸懵逼的擦了把嘴角的血渍看了看,颜色黑中带紫确实是毒血无疑!

    “怎么事?我为什么还活着?”青年瞪大眼睛瞧了瞧安然无恙的老头。一脸难以置信。

    老头吧嗒了几口烟斗,摇头道:“老夫刚才确实没下毒。只是这烟草恰好能解你的毒。”

    青年一时间面若死灰,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志。但是一想到叛徒的凄惨下场。他脸上立时闪过一丝决绝,然后直接并指反扎向自己的咽喉,欲要直接寻个痛快!

    咻!

    忽然一颗石子飞射了过来直接打断了青年的手指,然后接着又是一颗石子打中他的穴道,让他整个人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然后就见一位银发老者负手从暗处走了出来,冷漠道:“毒菩萨,此人我要活口。”

    毒菩萨依旧一副苦相,叼着烟斗点点头道:“可以。”

    银发老者一挥手,立时从街边巷尾涌出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将那青年直接五花大绑的给直接扛走了。

    然后安静的街道上又只剩下了两个老头。

    银发老者眯着眼睛,哼声道:“虽然很想将你这老毒物留下来,但要是在这地方和你动起手来,恐怕这片地方以后都没法住人了。滚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毒菩萨浑不在意对方的恶语相向,反而有恃无恐的问道:“我来此只是想打听一件事。”

    银发老者眉头一皱,不耐烦道:“说!”

    “老夫听说你们寻找到了传说中的黄泉圣莲,所以老夫特来讨要一颗圣莲莲子作药引子!”毒菩萨缓缓道。

    银发老者闻言脸皮一抽,盯着对方眼中凶芒大盛,周身气势更是剧烈翻腾着!

    毒菩萨却仿佛毫无所觉,依旧有一口没一口的吧嗒着忽明忽暗的烟斗。

    “黄泉圣莲乃是稀世宝物!”忽然又有一个声音飘了过来,然后就见一位劲服光头壮汉飘然落下,沉声道:“阁下只是动动嘴皮子就想白拿走一颗圣莲莲子。未免也太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

    毒菩萨头瞥了一眼,淡淡道:“久闻铁血十三鹰向来三英齐聚,另一位何不一起现身了?”

    呼地一声刮起一股莫名狂风。然后就见一位浑身裹着斗篷戴着斗笠的黑影飘然落下,三人恰好成将毒菩萨围在当中。

    “唉。果真是好大的阵仗!”毒菩萨叼着烟斗,苦着脸叹气道:“白头鹰王,秃鹫阎王,无面神雕,三位这是打算要留下老夫啊?”

    银发老者须发皆张,目露精芒道:“我已经给过你活路,是你这老毒物痴心妄想,也怨不得我们了!”说着十指虚张。指尖闪烁起丝丝电芒!

    另外二人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只见光头壮汉从腰间卸下了一对铁画银钩,而斗笠怪人则是身形飘忽不定,让人无法用眼睛锁定住的他!

    毒菩萨深吸一口烟斗,吐出一个烟圈,无奈道:“老夫又没说是白拿你们的宝贝,瞧把你们给紧张的。”

    银发老者嘴角一抽,哼声道:“你这老毒物难不成还能拿出什么能与黄泉圣莲比肩的宝物作交换?”

    毒菩萨缓缓竖起一根手指,淡淡道:“我用一亿人命换一颗莲子,你们若是不给,老夫就毒杀你们联邦一亿平民!你看这桩买卖可值否?”

    “混账!!!”光头壮汉瞬间暴怒。大吼一声举起铁画银钩就要动手!

    毒菩萨却是有恃无恐道:“你们动手前可要想清楚了,今日若是留不下老夫,那么到时候可千万别后悔!其实一亿人命还是很划算的。真的。你们考虑一下。”

    光头壮汉立时浑身一僵,脸色一时间黑红交替不断。见银发老者一脸纠结的不敢出手,便大吼道:“大哥还跟他废什么话,咱们一起上宰了这老杂毛就是!就算今日咱们兄弟仨人没能留下这老杂毛,量他也不敢干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否则就算是圣殿的那位也保不住他!”

    银发老者闻言立时杀机大盛,两条手臂都云绕上了滋滋电芒!

    毒菩萨却是第一次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哈哈大笑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了。其实这毒在来之前老夫就已经洒下去了。而且是一路走一路洒的,若是我去晚了。恐怕你们就要做好准备为一亿人收尸了。”

    银发老者气的紧咬牙关发出咯咯声,最后不得不妥协道:“好!这莲子我们给!”

    “大哥!这老杂毛的鬼话你也信?”光头壮汉大怒道。

    “你给闭嘴!”银发老者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不管这老毒物有没有在撒谎,咱们都赌不起!一亿条人命,这个责任你扛得起吗?”

    光头壮汉立时没话了。

    “三弟麻烦你去一趟了。”银发老头又对斗笠怪人嘱咐道。

    斗笠怪人点点头,默不作声的直接消失在原地。

    毒菩萨见目的得逞,又恢复了一脸苦相,仿若一尊庙中的泥胎菩萨见不得众生苦相一般……

    就在三人僵持之际,忽然愁眉苦脸的毒菩萨突然抬头猛嗅了几下,立时眼露精芒道:“这香气!!!难道是……”然后昂首目光如电的直接锁定住高空中恰好飞过的两道人影其中一人!

    “哈哈哈!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毒菩萨失态的狂笑一声,直接腾空而起追了上去!

    银发老者与光头壮汉错愕的对视一眼,连忙也跟着追了上去!

    慕容凤与赤霞仙子正并肩飞行着,由于整个魔都都受到了空中管制,二人不得不在千米高空飞行着。

    忽然慕容凤感到了一股阴冷气息锁定住了自己,使得她心中一惊,急忙低头一瞧只见三颗黑点急掠了上来!

    “什么人?”赤霞仙子也察觉到了那三股强大的气息,凝眉问道:“是你们埋伏在暗中的高手吗?”

    慕容凤在墨镜框上点了一下,立时读取了三人的信息,凝眉道:“有两个人是鹰部的高手,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头?”

    赤霞仙子疑惑问道:“他们的敌我识别器都失灵了吗?居然连你这位慕容大小姐都敢冒犯?”

    慕容凤朝她翻了翻白眼,撇嘴道:“他们也是出于职责。我们两个怎么堂而皇之地从魔都上空飞过。要是没人来盘问一下那才有问题了。”

    说话间,三人已经飞了近前。

    只见毒菩萨一脸‘垂涎欲滴’地死死盯着慕容凤,而银发老者与光头壮汉却是脸色大变。因为二人已经认出了慕容凤。

    慕容凤见那丑老头用充满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立时心下不悦的冷哼了一声。明知故问的喝问道:“你们是何人?竟敢拦住本尊去路?”

    银发老者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怎么会在这里碰到这位凶名赫赫的大小姐!

    却见毒菩萨直言问道:“丫头你身上的香味是不是服食了仙灵草?”

    慕容凤一挑眉角,暗讶这老头怎会知道?要知道这事只有那位喵大仙和她提及过,旁人应该不知道那株仙草的来历才对。

    毒菩萨一见慕容凤神情,立时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再也克制不住激动心情,迫不及待地说道:“丫头,我和商量一件事!你给我一滴血,老夫就给你一颗九转续命灵丹如何?”

    “九转续命灵丹?”赤霞仙子立时惊呼一声。道:“这乃是圣殿的灵药!你怎么会有?”

    毒菩萨傲然一笑道:“当今天下只有两人能炼制此药,一人是我师兄,另一人就是老夫了!”

    赤霞仙子目光一凝,惊愕道:“你就是上善道人的那位师弟?你是毒菩萨!!!”

    “毒菩萨?!!”慕容凤神情一惊,震惊道:“你就是血手的毒菩萨?”

    “没错!正是老夫!”毒菩萨傲然一笑道:“如何?丫头只要你肯……”

    唰!!!

    一抹炫目剑光奔着他的双眼就刺了过来!

    这一剑当真是快若惊鸿,毒菩萨心中一骇,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随即就见他心口位置闪出一道异芒,只见一块袖珍八卦镜自动飞起护主,挡下了致命一剑!

    惊鸿剑光打在八卦镜上,哗啦一声直接碎成了八瓣!

    毒菩萨根本来不及心疼护命宝物被毁。因为那夺命剑光摧毁他的宝物后居然还有余力继续向他刺来!毒菩萨失了先手,只能狼狈的疲于抵挡,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瞬息间。二人就已经过了上百招!

    “慕容小姐剑下留人!此人杀不得!”银发老者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出声阻止道!

    慕容凤剑光一转逼退毒菩萨,冷冷道:“为何杀不得?你若是没有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就以叛国罪连你一块宰了!”

    银发老者苦笑道:“这老毒物给一亿联邦民众下了毒,以此为要挟想要换取一颗黄泉圣莲的莲子,他若是死在这里就没人能解他的毒了!”

    慕容凤双眼中立时闪耀出骇人的冷芒,周身气势瞬间恐怖暴增,搅动天地变色!

    在场四人无不心下骇然!就连赤霞仙子都为之大惊失色,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慕容凤气势全开后竟如此的恐怖!

    “哈哈哈哈!”却见毒菩萨骇然过后。又恢复了有恃无恐的模样,狂笑道:“丫头你要杀我尽管来。老夫保证不躲。怎地?不敢动手了?不过现在老夫改主意了!”

    毒菩萨一脸狞笑道:“老夫现在不只是要你一滴血,我还要你整个人!我要将你炼成炉鼎。然后嘿嘿嘿!”

    慕容凤双眼微眯,收起光刃,一身恐怖气势尽数敛去,恢复了风轻云淡的神色,淡淡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哦?”毒菩萨嘿嘿怪笑道:“丫头你打算让老夫如何生不如死啊?”

    慕容凤轻笑道:“你以我刚才爆气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你吗?真正吓人的那位在你后面呢。”

    毒菩萨皱眉转过身,脸色一呆,因为就在不远处漂浮着一朵白云,白云上蹲着一只小花猫,这只猫嘴里还叼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鲜鱼,那对扑闪扑闪的明亮双眼正好奇的打量这他。只不过那好奇的眼神就是像是在瞧一只上蹿下跳的可笑蝼蚁!

    ps:照例逢年过节双更,祝大家五一快乐哈!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