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口气奔行出去十几里地,一行人才一个个瘫坐在地上气喘如牛。

    没有人开口说话,因为都被吓坏了。

    慕容凤掏出营养液灌了一口,匀了匀气,然后翻开任务列表看了一眼。

    “嗯?”慕容凤目光一凝,因为任务列表上显示着追杀任务依旧还是未达成的状态!

    “怎么了大人?”葛罗德撕扯着一块肉干,头问道。

    “哈弗斯还活着!”慕容凤沉声道。

    众人面面相觑,俱是难以置信,一时间议论纷纷。

    “不会吧!”葛罗德惊愕万分道:“遇到那头深渊领主,哈弗斯怎么可能还会有活命的机会?”

    “也许是他运气好,没遇到那头大虫子呢?”

    “嘘,你这混蛋给我小声点!如果让那些虫子听到惹怒了那位,咱们绝对会被撕成碎片的!”

    “怕,怕什么!我们都已经跑出怎么远了。”

    “不管怎样先去再说吧。我可不想再遇到那头怪物了!”

    “对,没错。小命要是没了,赚再多钱有屁用。”

    “你这些混蛋!”葛罗德气的虎目圆睁的吼道:“别忘了你们当初拿钱的时候说了什么!”

    “你还好意思提这茬!!!”一个矮小身形跳脚大骂道:“你可没说会遇上一头深渊领主!拿你那点钱还不够给老子买副棺材板的呢!我呸!”

    葛罗德大怒道:“这种事情谁能预料的到?你以为我想遇到那头怪物啊!”

    “反正老子不干了!”矮个子转身就走,立时众人纷纷响应。

    “不许走!想走把拿去的钱给老子吐出来!”葛罗德抽出利刃大吼道。

    锵啷啷啷!应他的是一片刀剑出鞘声!这群家伙都是常年刀口上舔血的老油子,对上一头深渊领主也许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但是面对葛罗德一人他们才不会怵。若不是忌惮站在一旁的慕容凤,恐怕他们已经翻脸不认人了!

    “葛罗德,随他们去吧。”慕容凤淡淡道。

    “可是大人!”葛罗德一脸不甘,见慕容凤脸色转冷,只好颓然的放下了武器。

    “哼!我们走!”矮个子见葛罗德服软了也是心中松了口气,毕竟真要是动上手面对一位货真价实的暗影术士,他们心中可没底能够全身而退。万一中了什么邪恶的暗影法术那绝对是生死不如的下场。

    见到那群人转身离去。葛罗德扑通一声跪在了慕容凤面前,请罪道:“大人,小的无能。连您交代的一件小事都办不好。请您责罚我吧!”

    慕容凤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却现够不到,只好拍了拍他的胳膊。淡淡道:“把那些人的名字都记下,等我去后在德米提恩导师面前说一声,定让这些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葛罗德立时连连点头,脸上满是狞笑。

    “啊!!!”

    轰!

    忽然一团火光在前面炸开,让二人豁然一惊!

    “走!”慕容凤立即蹿了出去。葛罗德连忙跟上。

    等二人赶到事现场,只见先前那群家伙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具焦尸!

    哈弗斯杵着一根碗口粗的熟铁棍,赤膊着精壮的上身,一脸狞笑的望着晚一步赶来的二人。

    “嘿嘿,本以为将你们这些小虫子引到那头大虫子面前会帮我解决掉一点小麻烦。没想到你们命真大居然能活着来!看来不亲自出手是不行了!”

    葛罗德噌的一声抽出兵刃跨前一步挡在慕容凤面前,沉声道:“哈弗斯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人都是对神教忠心耿耿的狂信徒,你居然不问是非的就痛下杀手,就不怕德米提恩大人怪罪下来吗?”

    哈弗斯哈哈狞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马恩娜那个贱人恐怕早就爬上德米提恩那条老狗的床了!那老狗既然不念旧情,就休怪我翻脸无义了!”

    “大人您先走!我来拖住他片刻!”葛罗德侧对慕容凤低喝道。

    慕容凤眯着双眼盯着哈弗斯。冷冷道:“你是施法者?”

    哈弗斯一挑眉角,嘿嘿冷笑道:“怎么?德米提恩那条老狗没告诉你吗?我可是大地震击!!!”

    “暗影灼烧!!!”慕容凤一把推开葛罗德与哈弗斯隔空对了一掌!

    下一刻,两股无形能量撞在一起生剧烈爆炸掀起漫天沙尘!

    “暗影帷幕!”慕容凤一挥手卷起一股诡雾就将二人笼罩了进去。

    哈弗斯挥棍破开烟尘突破过来却扑了个空!就见他立即一拍腰间的皮囊祭出一根图腾柱射上了天空骤然炸开一团火光,似一颗照明弹照把附近照耀的亮如白昼。二人的身影立时在百米开外暴露了出来!

    “哼!想跑?”哈弗斯狞笑一声,一甩手又一图腾柱抛掷了出去,这图腾柱一脱手就如同一枚火箭弹喷射着尾焰直奔二人而去!

    慕容凤手就是一暗影箭把呼啸而来的图腾柱打的凌空殉爆炸成一团火球!

    就怎么一耽搁,哈弗斯已经举着铁棍再次扑到了二人面前。

    葛罗德立即举刀相迎,二人噗一交锋就见哈弗斯浑身卷起一股黑风,霎时间棍影千叠势若奔雷,葛罗德瞧得瞠目结舌根本无从抵挡。立时浑身上下连遭重击直接被扫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沙地上滑出去老远便没了动静。

    趁着二人交手这片刻功夫,慕容凤完成了一个法术直接往哈弗斯砸了过去。

    “恐惧术!”

    “战栗图腾!”几乎就在慕容凤丢出法术的瞬间,哈弗斯反应极快的往身边插下了一根金色图腾柱!

    下一刻,哈弗斯不受控制的面露惊恐之色瘫软在地。但是那图腾柱金光一闪就解除掉了哈弗斯身上的法术效果,但他脸上依旧保持着惊恐之色的直接就地一滚!

    轰!一架巨大的十字架直接砸在哈弗斯身旁,差点把他吓的亡魂直冒!

    “暗影束缚!”慕容凤飞身急退,一心二用,一边接连祭出法术牵制着哈弗斯,同时用念力隔空操控着十字架再次往哈弗斯砸去!

    哈弗斯怒吼一声。鼓起浑身肌肉直接以一身蛮力挣脱了暗影束缚。然后再次就地一滚捞起熟铁棍手就是一棍砸在横扫过来的十字架上。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十字架被哈弗斯砸飞了出去,但他自己也被沉重的十字架给撞飞了出去,远远地砸在沙地里。

    慕容凤抢得先机。手中急翻动的暗影宝典忽然一定,立即吟唱起上面的繁复的咒语!

    哈弗斯咬牙翻身而起咳出一口血沫,一听到慕容凤正在吟唱的咒语立时脸色剧变,毫不犹豫的劈掌一挥!

    “风剪!”

    两道风刃呼啸而出,似一把剪刀向慕容凤夹击了过来!

    慕容凤见势不妙。只能中断了吟唱撑起护体罡气挡下风刃的斩击。无形的风刃划过护体罡气似利刃劈过铁壁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哈弗斯心知绝不能让慕容凤有从容的施法时间,立即一拍地面,身边沙地剧烈翻涌冒起一头高大的石头人向慕容凤冲了过去。

    “岩石傀儡!”

    “暗影沸腾!”慕容凤全身立时腾起一蓬黑炎,随手就是一暗影箭飙射了过去打在石头人身上却只崩出一蓬石屑。

    石头人毫无所觉,迈开步伐就朝慕容凤扑了过来。

    慕容凤见一招不成,立即快翻动手中的暗影宝典戟指一点石头人又打出一道法术光芒:“放逐术!”

    立时将石头人全身笼罩上了一团氤氲光芒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然后指尖一滑弹出一滴鲜血落在地上立时她脚下腾起一轮异芒闪闪的召唤法阵!

    “血祭召唤地狱火!”

    昏暗的夜空顿时被一颗绿焰流星划破往哈弗斯直坠下来!

    哈弗斯立即连滚带爬的往一旁扑倒,绿焰流星坠落砸进地面掀起一圈滚滚气浪和漫天沙尘,然后就见一头丈许高浑身冒着滚滚绿焰的石巨人从坑中爬了出来出震天的怒吼!

    慕容凤正想指使这头地狱火对哈弗斯动攻击,却见哈弗斯先一步甩出一条闪电链抽在地狱火身上生剧烈爆炸闪耀出一片刺眼而电光!

    地狱火立时被高压电流冲击的落了坑中碎了一地,半天恢复不过来。

    哈弗斯正想得意一笑。忽见慕容凤手中的暗影宝典接连亮起两道法术光芒!

    哈弗斯暗道一声:“糟了!”立时感觉浑身一麻,似被抽光了力气。

    虚弱诅咒:使目标短时间内力量强制降低2o%,法术持续时间3o秒!

    疲劳诅咒:使目标短时间内无法奔跑,法术持续时间3o秒!

    哈弗斯咬牙暗啐一声,立即还以颜色又掏出一枚刻满荆棘花纹的图腾柱朝慕容凤丢了过去。

    慕容凤正想飞身躲闪,忽见哈弗斯又朝她隔空劈来一掌,立时让她感到浑身一寒被冻结在了原地!

    冰霜震击:冻结目标无法移动,法术持续时间5秒!

    然后就见图腾柱飞射过来插在无法移动的慕容凤的脚边,立时从柱子上疯长出数根粗大的荆棘缠住了慕容凤的全身。

    “嘿嘿,小丫头这看你再往哪里跑!”哈弗斯狞笑一声。就提着熟铁棍一瘸一拐的踱了过来。

    “跑?”却见慕容凤冷笑一声,一脸从容的合上暗影宝典,背后骤然绽放出七彩霞光破开了藤蔓的缠绕,然后化作七把飞剑朝哈弗斯斩去!

    哈弗斯瞧得大惊失色。连忙挥舞起漫天棍影格挡住七把飞剑的连续飞斩!

    “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接连中了虚弱和疲劳诅咒居然还能挡住我的飞剑攻击!”慕容凤心念一转,趁着哈弗斯无暇分心之际,偷偷在掌心凝聚起一团法术光芒,然后看准机会直接朝哈弗斯丢了过去!

    “痛苦诅咒!”

    这个诅咒能让人在短时间内感到极端的痛疼感,意志薄弱之人甚至会被生生疼晕过去!

    就见哈弗斯一中了诅咒立时闷哼一声,红起了眼睛。但是却没有出惨叫,反而激了他的凶性!

    “嗜血术!!!”就见哈弗斯化悲痛为力量,全身腾起一道血光一下子破解掉了身上三个诅咒效果,同时身躯暴涨卷起一股黑风把围绕在他身边的七把飞剑全都砸飞了出去。然后一跺脚就朝慕容凤飞扑了过来!

    “受死吧!小贱人!”

    慕容凤不躲不闪,反而还有闲心抬头瞥了一眼夜空,淡淡道:“总算及时赶到了!”

    哈弗斯豁然一惊,连忙抬头一瞧,只见一道金光划破夜空电射了下来!

    哈弗斯连忙举棍一挡就被金光轰飞了出去,口喷鲜血的一头栽在了地里。等他过气抬头一瞧,立时被惊骇的双目圆睁!

    一身金甲的泰瑞尔宛如天神下凡缓缓落在慕容凤身边,一挽漂亮剑花恭敬的单膝跪地道:“吾神请恕我救驾来迟!”

    “能在怎么短的时间里从月眠谷赶到这里来,也真是难为你了。”慕容凤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收散落四处的飞剑与十字架,随意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先坐会儿,快累死我了。”

    “是!”泰瑞尔站起身,一甩大剑眯眼盯着哈弗斯。

    此刻哈弗斯瑟瑟抖的如同一只待宰的小鸡仔,因为泰瑞尔恐怖的气势让他根本兴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我投降,不要杀我!我愿意做你的奴隶!”哈弗斯趴伏在地上瑟瑟抖道。

    泰瑞尔看向慕容凤,慕容凤冷漠的一挥手,泰瑞尔会意立即挥出一道剑气将哈弗斯劈飞了出去当场暴毙!

    慕容凤瞥了一眼任务栏,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指葛罗德对泰瑞尔吩咐道:“去瞧瞧他,还有没有气。”而她自己则去检查了一下哈弗斯的尸体,不得不说这家伙简直穷的要死,完全不配一个Boss该有的身份。慕容凤居然只从这家伙的身上摸出几枚铜板,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泰瑞尔提剑走到葛罗德身边检查了一下,答道:“吾神,这个兽人还剩下半口气,全身的骨头几乎全断了。”

    “你能救活他吗?”慕容凤朝哈弗斯啐了一声,走过来问道。

    泰瑞尔说道:“只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如果想要痊愈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调理。”

    “嗯,带上他跟我走。”慕容凤起身吩咐道。

    “是!”泰瑞尔随手一道圣光法术砸下去吊住葛罗德半口气,然后提起他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快步跟上慕容凤往北行去。

    当二人离去了许久,本该已经彻底死透了的哈弗斯忽然全身腾起一道诡异光芒,然后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捂着身上的伤口连连咳嗽,随手一个治愈术先稳住自身严重的伤势,然后从裤裆里摸出一块碎裂的木质十字架看了看便随手丢在了地上。

    “德米提恩你这条老狗!还是马恩娜那个贱人!老子和你们这对狗男女誓不罢休!!!还有那个小贱人”哈弗斯满脸狰狞的怒吼了一声,但一想到那个恐怖的金甲剑士,便赶忙强撑起身子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这里。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