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马尔扎哈你真的这么看好哪个小丫头吗?”拉罗沙尔凭栏眺望无垠的沙海,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看穿时间与空间的阻隔,喃喃道:“要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阴影逐渐凝实变成虚空先知马尔扎哈,出飘渺的声音说道:“我们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拉罗沙尔叹息道:“最近被泰坦封印的那些上古邪神们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而那位高贵的精灵女王最近却又沉迷于魔法的研究。半神联盟早已名存实亡。如果黑暗重新笼罩大地,这个世界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你们的月神呢?”虚空先知冷笑道:“真要是到了那种时候祂还能继续袖手旁观吗?”

    拉罗沙尔平静道:“吾神是一位具备伟大神格和“绝对存在”属性的真神,至高无上的存在,没有任何个人感情和怜悯,不需要信徒的膜拜,也不需要信仰之力来维持永恒神火,所以祂从不参与任何形式的战斗,因为祂本身就是宇宙法则的制定者之一。在祂的眼中我们这个世界就如同面前这片无垠沙海里的一颗沙子,你认为这样的存在会插手蝼蚁之间的争斗吗?”

    “好吧,当我没问。”马尔扎哈耸肩道:“难怪你们精灵族有怎么多不同信仰的分支,看来找位实力太过强大的神祗成为信仰之主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拉罗沙尔睨了一眼,哼道:“你就是因为这张臭嘴才会被那些老家伙追杀的没处躲。都活怎么久了,还不知道改改。”

    “改了就不是我了嘛。”马尔扎哈哈哈一笑,问道:“诺兹多姆那条大蜥蜴还没信吗?”

    拉罗沙尔摇摇头,默然无语。

    “事到临头,那些老家伙果然没一个靠的住的。”马尔扎哈轻蔑的哼了一声,摆手道:“走了。你千万别死了,要不然就没人能和我愉快的聊天了。”

    拉罗沙尔睨了一眼,淡淡道:“死亡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马尔扎哈哈哈怪笑道:“差点忘了你是永恒的存在,真是悲惨的命运啊。”说完就在拉罗沙尔飙前化作一道黑雾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阵桀桀怪笑声。

    ***

    慕容凤按照那位守望者的指点一路跋涉来到南风村时已是日头偏西。

    夕阳下的大漠金光绚烂,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慕容凤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把自己的脸隐藏进罩帽的阴影中,迈步走进喧闹的小镇。

    破败的镇门口压根没有任何守卫。沿街除了喝的烂醉如泥的暮光信徒就只剩下悉悉索索的老鼠,蟑螂和蝎子。

    远处一间酒馆门口传来哐啷一声响动,然后就见一个人影飞了出来,一头栽进路边的污水沟里,酒馆内一时间笑声震天。没过一会儿就又传出激烈的打闹声。

    慕容凤绕过酒馆大门口,就见里面一片混战,时有桌椅板凳漫天乱飞,端是喧闹无比。

    如此脏乱差的环境实在让慕容凤无法将它与军营相联系起来。更何况她一个外来者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穿街过巷,居然没有见到一个守卫,就更别提遭人盘问了,以至于编好的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

    但现在慕容凤面临的更大的问题却是她不知道去哪里进行新兵报道了。

    在破败的小镇转悠了许久,慕容凤终于找到一处有卫兵把守的塔楼,上前一打听才得知小镇里的那些毫无组织纪律可言的暮光新兵其实说白了就是来自四面八方的雇佣兵。暮光之锤压根没把这些新兵放在心上,纯粹当做了可以大量消耗的炮灰。

    这一现让慕容凤很是无语。但是当她拿出那封介绍信后,面前的两个暮光卫兵立即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

    一位暮光卫兵在查验过介绍信后,一改先前不耐烦的神色,变得异常恭敬道:“原来您就是萨萨尔先知的弟子,奥泰尔大师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慕容凤不知道这个萨萨尔先知是何方高人,但既然马尔扎哈为她伪装的身份,想来不会怎么轻易的被识破。所以慕容凤就顺着这位卫兵的话往下说道:“嗯,是的。请问奥泰尔大师在哪?”

    “您来的真不巧,奥泰尔大师刚好不在营地中,恐怕要等明天才能来。要不我先为您安排一处住处吧?”暮光卫兵谄媚问道。

    “嗯。好吧。”慕容凤淡淡道。

    安顿好住处,慕容凤便在客房中选择了原地下线去吃晚饭。

    餐桌上,一群玩疯了的丫头叽叽喳喳吵个没完,全在说着今天组团打副本的经历。

    原来二哥经不住几个丫头软磨硬泡。组了一帮会中的精英玩家带着这帮丫头去下蛇魔洞副本。结果赤霞仙子彪悍的身手完全就是慕容凤当年的翻版,把一众所谓的精英高手羞愧的无地自容。二哥更是誓从此以后再也不和她们这帮丫头玩了,实在太打击人了。

    几个还处于亢奋状态中的丫头立即将话头引到了慕容凤身上。

    “凤姐姐你今天一天都在忙什么啊?”小香儿头问道。

    慕容凤神色一僵,尴尬道:“我刚接了一个剧情任务,正在很远的地方做任务呢。”

    “哇!什么任务啊?是稀有隐藏任务吗?有没有神器奖励啊?”几个丫头轮番提问,把慕容凤问的冷汗哗哗的。

    “就是一普通的剧情任务。麻烦的是跑腿送信,要去很远的地方。”慕容凤干笑着敷衍道,见几个丫头还要追问下去,便赶紧转移话题道:“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你们几个丫头该收收心了。不要玩的太晚,明天起不来上学迟到!”

    “诶!!!”几个丫头立时一脸哀怨。

    “凤姐姐你也真是的,这种丧气话就不要说了嘛,难得人家的好心情都被你给破坏了。”小香儿嘟嘴埋怨道。

    “什么叫丧气话?你这死丫头还想逃课不成?”慕容凤立时柳眉倒竖,吓的小丫头连忙躲到了赤霞仙子身后冲她做鬼脸。显然这丫头找到了新靠山,再也不怵慕容凤的淫威了。

    一顿热闹的晚餐结束,几个丫头又嘻嘻闹闹的上了游戏。

    后院凉亭中,两杯热茶搁在桌上腾着热气,慕容凤与赤霞仙子相对而坐。

    “你真的打算赖我这里不走了?”慕容凤端起茶杯问道。

    赤霞仙子一脸幽怨道:“才和人家上了床。就要赶人家走了吗?”

    “噗,咳咳咳。”慕容凤被呛了一下,瞪眼道:“不要再说这种会令人误会的话了,前天晚上我们俩都只是喝多了。”

    “哟。睡完老娘就翻脸不认账啦!”赤霞仙子一挑秀眉娇哼道:“天下可没这种便宜事。”

    “你再瞎嚷嚷,信不信我去武当找那位苍玄子道长当面谈谈人生理想?”慕容凤这句话立时戳到了赤霞仙子的软肋,惊的她满脸羞红道:“你敢!?”

    “我就敢了,反正你都和我睡过了。”慕容凤得意洋洋的哼道,见这位赤霞仙子面色涨的通红。不由哑然失笑道:“话说当年那位苍玄子和你刚认识的时候,人家都已经是武当掌门了,而你还是只小狐狸吧?”

    “要你管!”赤霞仙子哼了一声,背过脸去,不再搭理慕容凤。

    慕容凤端着茶杯,自顾自的说道:“你赖在我这里不肯走,想必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问题是我这里是燕子坞,离着武当山有着上千里地呢。”

    “够了,你别再唠叨了。”赤霞仙子不耐的哼道:“我现在可是你亲口封的客卿长老,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慕容凤对这位仙子的厚脸皮也是无语了。不由叹气妥协道:“好吧好吧,随你喜欢,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是我有句话得提醒你,感情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但是可以争取来的。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便飘然而去。

    赤霞仙子独自坐在亭中,望着升上枝头的弯月,直到手中的茶杯彻底冷了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

    重新登入游戏,窗外月光如水银泻地把起伏的沙海染的银灿灿的。一推开窗户,立时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那些喝的烂醉如泥的新兵们的鬼哭狼嚎灌进了房间。

    慕容凤赶忙又将窗门关上,哈了一口寒雾。

    “这鬼地方日夜温差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慕容凤打了冷颤,转身走到壁炉边点燃木材。才让冰冷的房间内有了一股暖意。

    “哆哆哆。”一阵敲门声响起。

    慕容凤翻上罩帽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一位皮肤青灰色的黑精灵少女笑眯眯的端着一餐盘站在房门外面。

    “大人,您的晚餐来了。”

    “放桌上吧。”慕容凤让开路,黑精灵少女进入房内搁下餐盘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媚笑的问道:“请问您还需要别的服务吗?”

    慕容凤直接摸出一枚地底世界通用的金币丢给她,淡淡道:“我进餐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黑精灵少女一接住金币。立即塞进了胸前的沟壑中,然后笑容灿烂道:“那您请慢用。”然后退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慕容凤侧耳聆听了一会儿,确定房门外无人监视,这才走到桌子边掀开餐盘盖子。

    一只烤鹅,一盘土豆泥沙拉,还有一壶烫好的热酒。在荒芜的沙漠中这绝对算得上一顿奢侈的晚餐。

    在确定这些食物没有被动过手脚后,慕容凤便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虽然现实世界中刚刚饱餐了一顿,但是游戏里的角色还饿着呢,若是长期不进食,可是会陷入虚弱状态的。这让慕容凤不由感叹游戏做的太逼真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而就在相邻的一座房屋内,那位刚刚送餐给慕容凤的黑精灵少女正笑眯眯的依偎在一位体型魁梧皮肤黝黑的兽人怀中,娇嗔道:“大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侏儒或者地精。”

    “哦?你怎么知道的?”兽人的一只大手已经攀上了黑精灵少女的双峰不断搓揉着。

    黑精灵少女从双峰沟壑中摸出那枚金币,笑嘻嘻道:“因为贪财如命的侏儒和地精可不会出手怎么大方的。”

    兽人停住了大手,凝眉疑惑道:“不是侏儒,也不是地精,难不成是矮人?萨萨尔先知什么时候有这等独特的癖好了?居然连长胡子的女矮人都不放过了?”

    黑精灵少女立时在兽人怀中一阵扭捏娇嗔道:“大人你胡思乱想什么呀!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一只幼年暗夜精灵!”

    “喔!”兽人立时恍然大悟,一拍脑门道:“我还以为先知大人突然换口味了呢。不过先知大人能成功拐来一只暗夜精灵倒也稀奇的紧,咱们暮光神教还从来没有过暗夜精灵加入过呢。”

    “大人您就别在说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了,快冷死我了。”黑精灵少女娇嗔连连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的小宝贝。”兽人呲着獠牙,在黑精灵少女的脸颊上一阵狂舔。

    “哎呀,哈弗斯大人正事还没说完呢。”黑精灵少女扭捏道:“我总觉得这人来历有点问题,我们应该再试探一番才是。”

    兽人哈弗斯浑不在意道:“那人是先知大人推荐来的,肯定没有什么问题。即使有问题也不是咱们的事情。不管如何接下来的行动中我们可不能再让马恩娜那个贱人抢先了!等明天奥泰尔大师跟埃克斯特来,我们直接将那人引荐过去就行了。”

    黑精灵少女娇哼道:“那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艾沃兰大人怪罪到我们头上怎么办啊?”

    兽人哈弗斯停下手上的动作,想了想嘿嘿奸笑道:“那就让那个人先别急着和奥泰尔大师见面,咱们先把她支到挖掘场去当监工。”

    “去挖掘场当监工?”黑精灵少女脸色一讶,随即恍然娇笑道:“大人您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兽人。”

    “难道我其他方面就不值得你小浪蹄子夸赞了?”兽人哈弗斯再也按耐不住邪火,一翻身就将黑精灵少女压在了身下。没过一会儿房间内就传出粗重的喘息声与啪啪啪的**碰撞声。

    “啊!!!”忽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断了二人的好事也惊动了整个营地,然后房门就被嘭嘭的敲响。

    兽人哈弗斯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上就听门外一名暮光侍卫一边砸门一边惊恐的喊道:“哈弗斯大人大事不好了,那些阴魂不散的幽灵又出现了!!!”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