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要上百人花月余日才能清理干净的塌方,慕容凤一个人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清理出了一条通向地底寺庙的入口。??

    完事后慕容凤就饿的头晕眼花了。

    “奇怪了,耗费精神念力搬运碎石,为什么肚子也会饿得咕咕叫?”慕容凤盘坐地上运功调息,顺手掏出一瓶高级营养液一口灌了下去。又随手掏出三只蛛形侦察器丢在地上朝地底寺庙入口飞快爬去。

    但是微型侦察器一进入地底寺庙入口就受到了莫名的强烈干扰,让慕容凤不得不赶紧召来。

    “果然是个邪门的地方!”慕容凤转头对众人招呼道:“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随我深入地底寺庙清剿那些魔鬼,二是马上赶诺达森禀报这里的情况调来更多的援军!”

    “如果我们都走了,那您呢?”雷姆问道。

    慕容凤淡淡道:“我自然继续深入这座沃玛寺庙!”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众人立即反对道。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让你们自己做出选择!”慕容凤站起身子,祭出光刃朝地底寺庙入口走去。

    “但是我们的人太少了,而且只有您一人是战职者,怎么可能是那些魔鬼的对手?”哈坦畏惧道。

    慕容凤忽然定住脚步,凝眉道:“看来不用等我们进去了,有东西出来了!如果你们还再在这里叽叽歪歪就别走了!”

    两位精灵考古学者立时慌了神,反倒是五位矮人端枪冲了上来。

    只听幽暗的洞中传来密集的扑棱声,似有一群会飞生物正在冲出来。

    “来了!”慕容凤立即祭出铁木弩炮往洞中来了一圣光箭矢,轰然巨响中伴随着怪物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这片古老遗迹,同时光箭爆炸形成的亮光也让众人瞧清了是什么怪物!

    只见狭窄的洞口横七竖八躺着一群类似飞蛾的狰狞怪物!

    毒焰飞蛾

    魔化生物

    生命值:2ooo2ooo

    等级:4o

    技能:毒焰吐息!

    “噢!锤子在上!这到底是什么鬼?”雷姆怪叫着直接崩了一枪,立即将一只还剩残血扑腾起来的毒焰飞蛾射成了筛子!

    “自由射击!”慕容凤立即将弩炮转换成反曲弓,同时下令道:“别让这些怪物跑出来满天乱飞,否则我们连躲都没地方躲!”说话间已经射出了三穿透箭将一群刚刚出现的毒焰飞蛾堵了去。

    这些毒焰飞蛾明显是高脆皮的怪物,如果放任这些飞蛾冲出洞穴恐怕会真如慕容凤所说他们连躲都没地方躲,所以只有利用狭窄的洞口地形才能有效的遏制这些飞蛾的冲锋。  ?看

    一时间怪物的尖叫声与霰弹枪的砰砰声不绝于耳。

    “我没子弹了!”射的正过瘾的雷姆忽然大声喊道。

    “丢手雷!”慕容凤手中不停。一穿透箭呼啸而去,这些脆皮的飞蛾基本上擦上一下都会猛掉半截血,如果是被箭矢洞穿而过那绝对是妥妥的秒杀。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抵挡住汹涌而出飞蛾群。不时就有几只幸运的飞蛾冲出洞口朝众人喷吐出一片片绿焰。几人的防线不得不一退再退。

    雷姆闻言立即摘下一颗手雷拔掉插销摁下延迟引爆装置然后才用力甩了出去。

    手雷一滚到洞口立时爆炸爆闪出一团刺眼的强光与震耳的轰鸣!

    “啊!我的眼睛!”

    “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

    “雷姆你这个白痴!你丢的是震撼弹!”就连慕容凤也忍不住破口大骂道。精灵本就有夜视能力,突然被强光闪了一下。慕容凤感觉眼前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只能闭着眼睛咬牙凭着记忆对着洞口连连射击。

    这时嗡鸣阵阵的耳边忽然响起突击步枪扫射时的哒哒哒声,然后就感觉一人在她耳边大吼道:“游侠大人我们来帮您!”

    是哈坦!这位文弱的精灵学者终于在紧要关头鼓足了勇气出手了!

    “控制你的射击节奏!”慕容凤眨了眨差点被闪瞎的双眼,抹了一把脸上不受控制的泪水,展开精神力场代替视力。同时开口提醒道:“别扣着扳机不放,不然你的子弹都会打到天上去。”说话间直接摘下三颗爆焰手雷一股脑的丢进了洞中。

    轰!一团火球从洞中喷涌而出,瞬间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停火!停火!你们这群矮子别浪费子弹了!”慕容凤闭着眼睛暴躁的怒吼道。

    一群人气喘吁吁的趴在一堵矮墙后面,哈坦探头瞧了瞧,松了一口气道:“那些怪物应该死光了。”

    “该死!那个混蛋还骗我们说里面只有那些魔鬼!压根没告诉我们还有这种会飞会喷火的怪物!”雷姆抱着霰弹枪大口大口灌着烈酒同时破口怒骂道。

    “那魔鬼没告诉咱们的事肯定多了去了!”慕容凤拿出一瓶清泉浇在脸上,然后伸手一把揪住雷姆的胡子拽了过来,恶狠狠道:“先前我是怎么教你的?丢震撼弹之前不知道先喊一声吗?啊?”对于这样的猪队友,如果搁在真正的战场上,慕容凤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将这种家伙丢在前线当炮灰!

    雷姆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一时慌神了,所以就丢错手雷了。”

    “不要再给我有下一次!”慕容凤将这货推了去,挥了挥呛人的酒味。然后对哈坦说道:“哈坦大师,我记得这里离翼族的凌云峰挺近的?”

    哈坦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摸出地图瞧了瞧,点头道:“游侠大人说的不错,往南六十里就是翼族的地界了。  看?看??”

    “很好。”慕容凤拿出面巾擦了把脸,眨了眨通红的眼睛,掏出纸笔边写边说道:“派人诺达森求援肯定是来不及了,麻烦哈坦大师您拿着我的亲笔信跑一趟凌云峰吧。我曾与翼族的王子并肩作战过。并帮他们打退了鸦人帝国的进攻。相信他们不会见死不救!”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哈坦惊喜道。

    慕容凤又点了两位矮人护送哈坦前往凌云峰求援,然后换出一把突击步枪守在洞口。先前是被经验主义给坑了,一直以为自己的任务剧情应该是深入这座地底寺庙破坏魔鬼的计划才算完成,所以她才会执意深入进去探一探虚实。但是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战斗。傻子才会单枪匹马的冲进去找死。

    “游侠大人。”雷姆讨好的凑了过来。

    “叫我月影就行。”慕容凤皱眉道:“别靠过来。你身上的酒味太难闻了。”

    雷姆咧嘴一笑,坐了去,讪笑道:“那个...月影大人,我的子弹打光了。您能不能再给我点?”

    慕容凤一摸挎包掏出三大盒整整三百鹿弹堆在他面前。警告道:“省着点用,就怎么多了。”

    另外两位矮人连同雷姆立即将这三百子弹瓜分掉了。

    慕容凤扭头看向坐在另一边沉默不语的精灵学者,这位头上显示的名字是‘罗尔.杜瑟’。和那位迪恩.杜瑟竟是同一个姓氏。

    “迪恩大师是你的亲人?”慕容凤开口问道。

    罗尔转过头闪过一丝讶色,慕容凤轻笑道:“你和迪恩大师同一个姓氏。”

    罗尔低头叹气道:“他是一位优秀的兄长。一直是我的榜样。”

    “对不起。”慕容凤歉然道。

    “没关系,其实我早就怀疑...那个魔鬼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如果不是您出手揭破了魔鬼的伪装,我兄长的尸体恐怕还会被那该死的魔鬼亵渎着!”罗尔咬牙恨声道。

    慕容凤轻叹一声。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除了那三个鼾声如雷的矮子除外...

    “月影大人。”罗尔忽然开口道。

    “嗯,你说。”慕容凤应道。

    罗尔喃喃的问道:“听说您参与过许多战斗,和恶魔,和兽人,和异族,和魔怪。我想问问您一直以来到底为何而战?”

    慕容凤挠了挠头,失笑道:“你的这个问题还真是让人难以答啊。”深吸了一口气,忆着自己的过往,有今生的,也有前世的,慕容凤笑叹道:“为何而战?这个问题恐怕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答案,有的人会为了信念和理想而战斗,也有的人会为了权利或者地位而战斗,亦或者是爱与恨。至于我嘛,嗯。算是为了信念和理想而战斗吧。”

    “那您的信念与理想又是什么?”罗尔追问道。

    “嗯,说出来你可不要笑话我啊!”慕容凤轻笑着正想答,忽然脸色一变,直接一掌将罗尔推了出去。然后自己一个翻滚扑到了几个睡得正香的矮子身边。

    咻咻咻!砰砰砰!下一刻密集的骨刺洞穿了矮墙插满了一地,如果慕容凤的反应慢上片刻,恐怕已经被扎成筛子了!

    “敌袭!!!”慕容凤冲三个浑然不觉的矮子暴喝一声,摘下一颗手雷就甩了出去。

    轰隆一声中,慕容凤趁机探头瞧了一眼,只见七八头背部长满骨刺的丑陋怪物冲出了洞穴。

    骨刺魔

    黑暗生物

    生命值:45ooo45ooo

    等级:45

    技能:骨刺飞射!

    几个矮子立时被惊醒了。连忙爬起来举枪便射!

    一头骨刺魔刚刚一跃而起就被喷洒过来的弹幕给轰飞了去。

    慕容凤抱着枪滚到一旁,再次摘下一颗破片手里丢进怪物堆里。

    手雷立时爆炸形成密集的金属射流将几头骨刺魔炸的千疮百孔,但是这些黑暗生物显然不同于那些脆皮的飞蛾,有着很顽强的生命力,即使全身被金属碎片扎成蜂窝了,依旧顽强的朝洞外涌来。

    慕容凤射了一梭子子弹后,又是一圣光箭矢飙射了过去,这的杀伤力明显就大多了,直接炸死了四五头骨刺魔,而被波及到的骨刺魔也是满地打滚出凄厉的惨叫声,似被强酸溅了一身,浑身直冒青烟。显然圣光伤害对付这些黑暗生物有着天然的克制效果。

    剩下的骨刺魔立时胆怯了,纷纷躲了洞中不敢再出来。

    慕容凤这才有功夫查看众人的情况。

    “都没事吧?”

    “我们没事,月影大人。”三个矮子嘻嘻哈哈的灌着烈酒,显得十分适应。

    慕容凤又跑到罗尔身边。脸色立时一变。

    “你受伤了?”

    罗尔惨笑的靠在墙角,耸肩道:“如你所见,我确实受伤了。”

    一根骨刺扎进了他的小腿,正泊泊流出漆黑的血液...

    几位矮人闻言立即跑了过来。原本爽朗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罗尔...”雷姆抿了抿嘴,将自己的酒壶递了过去:“喝吧,醉了也许会好受点。”

    罗尔却是无力的摇了摇头,虚弱道:“月影大人请帮我一个忙,等我死后请马上烧掉我的尸体。我不想和我的兄长一样,死后也无法获得安宁。”

    “别说话,你也许还有救!”慕容凤咬牙蹲到他面前,撕开裤腿,只见整支脚都已经乌黑浮肿了起来。

    “月影大人这刺上面有毒...”罗尔想推开慕容凤,却提不起力气。

    “废话,你整条腿都黑了,还用得着你提醒!”慕容凤掏出一瓶营养液直接灌进他的嘴里,然后掏出战术匕与急救箱,头瞥了一眼三个矮子。命令道:“你们几个把酒给我!然后去给我盯着洞口,凡是见到会动的东西跑来出,都给我往死里射!”

    “是,月影大人!”雷姆连忙将三人的酒壶放在慕容凤面前,然后端着枪去盯着洞口。

    慕容凤随手又拽过一根枯藤勒紧罗尔的大腿根,然后戟指急点封住他半个身子的穴道,防止毒气扩散到他的心脉,否则就真的神仙难救了。慕容凤沉声道:“忍着点,可能有点疼!”

    罗尔点点头,扯来一根藤蔓咬在嘴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慕容凤心念一动,立即用念力抽出了骨刺丢在一旁。罗尔立时闷哼一声,整个身子都在抖。

    慕容凤先用烈酒给匕洗了一边,然后在伤口上划出一道十字。让毒血加快的流淌出来。

    就见罗尔的血量哗哗的往下狂跌,慕容凤见到他血量一跌破2o%立即又是一瓶营养液灌下去吊住他一口气。如此几番才将他脚上的毒血施放了个干净。然后为了安全起见慕容凤又凝聚起一枚圣光箭矢贴着他的皮肤扫描了一边,把深藏在骨髓中的最后一点毒素全部净化了才算结束。

    当然这些毒血与骨刺慕容凤一点都没浪费,统统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感觉如何?”慕容凤问道。

    罗尔虚弱的笑道:“有点冷。”

    慕容凤笑道:“冷就对了,说明你还活着,能感到温度。要知道我刚才可是整整放掉了你全身一半的血液啊!”

    慕容凤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他腿上的藤蔓与穴道。待白的伤口处重新流淌出鲜红的血液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用烈酒清洗过针线和伤口,再熟练的为他缝合上伤口缠好绷带,这位精灵学者的小命总算是勉强保住了。

    “呼,累死我了。”慕容凤用酒洗干净双手,便坐在罗尔身边,笑道:“我可是好久没做过这种急救的事情了,感觉手艺都生疏了。呵呵。”

    罗尔笑了笑,想开口感谢,却没力气开口。

    “行了,你现在肯定没力气开口说话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等到天亮了援军应该就会到了。”慕容凤笑着安慰了一句,忽然感到地面轻微的震颤了一下。

    “月影大人!”雷姆瞪大眼睛头低呼道:“您感觉到了吗?地面好像在震动!”

    咚!又是一阵震动,而且这是更加的明显,甚至有闷响从洞中传来。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端起枪架上墙头,叹气道:“还真是不让人家喘口气啊!准备战斗,估计这要出来一个大家伙!呃!好吧,不是一个,是一群!自由射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