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哇!”

    “哇!”

    “哇!”

    “哇!”

    “没玩了啊?”慕容凤一甩金边宽袖,仪态万千的嗔怒道。  只见此刻的她一身黑色束腰长裙,肩披猩红大氅,秀高盘露出雪白螓,头戴铂金桂冠,艳丽红唇,一双凤目含煞似嗔,斜眉入鬓尽显高冷女王的十足霸气!

    众女齐声惊叹不绝,程文静笑嘻嘻的推出镶金錾银的巨大魔镜,催促道:“我的女王陛下,您的魔镜来了!”

    面对众人的期待,慕容凤心中叹息一声,便端起女王架子,一脸冷傲的注视魔镜,傲然的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台词:“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程文静躲在镜子后面,捏着嗓子粗声道:“当然是您,我的女王!”

    众女立时又嘻嘻哈哈的笑做了一团。

    安琪儿挤了挤一脸平静的龙碧霞,悄声道:“有没有感觉压力山大了?”

    龙碧霞淡然道:“掌门本来就是最美的。”

    “你还是不是女人了?居然一点都嫉妒?”安琪儿翻白眼道。

    龙碧霞说道:“为什么要嫉妒?容貌是父母给的,美与丑只是世人的评判标准。掌门的强大其实是内在的。若是没有一颗强大的心灵,皮囊生的再美也只不过是件易碎的艺术品。”

    安琪儿小嘴微张,叹服道:“我记得你选修的是古典乐吧?什么时候偷偷学起哲学来了?”

    龙碧霞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没见过人间的疾苦,所以不懂这些。这些也是书上学不来的。”

    安琪儿忽然想起这位是位孤儿,便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一轮带妆彩排结束,苏姚见各方面效果都不错,便拍手道:“好了,姑娘们该出了,马上就要轮到我们上台了!加油!”

    “加油!”众女齐声鼓劲,然后在苏姚的带领下出了化妆间往3号表演厅走去。

    一路上,盛装打扮的众女几乎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以至于队伍后面尾随了一大群人。

    程文静凑到慕容凤身边笑嘻嘻道:“我们原本还担心没人来看我们的表演,现在看来我们要担心的是表演厅会不会太小,能不能装得下怎么多人了。”

    慕容凤翻了翻白眼,哼道:“你这帮丫头真是好算计。从头到尾都将我坑进去了。待今天事了了,看我收拾你们。明天早课训练翻倍!”

    程文静顿时小脸一垮,毫无犹豫的将苏姚出卖了:“这些都是苏姨出的主意!”

    慕容凤睨眼道:“你还出卖苏姨,看来我要单独对你进行特训了!”

    众女无不掩嘴轻笑,程文静更是连连哀求慕容凤放过她。

    走在前头的牧雪忽然脚下一定。慕容凤一错步差点撞她身上。

    正当慕容凤纳闷时就听队伍前头响起一个轻佻难听的尖笑声:“哈哈哈,本少爷今天真是走桃花运了,居然一下子能碰见怎么多漂亮妹子。”

    慕容凤抬头一瞧只见一位斜眉歪眼的恶少挡在了路中央堵住了众人的去路,这人身后还跟着一群狗腿子俱是一脸坏笑。

    慕容凤头对程文静问道:“你们学校经常生这么狗血的事情吗?”

    程文静皱眉道:“我才转校来没几天怎么知道!不过这些人没穿我们学校的校服,应该是外校来的。奇怪了,校门卫的那位大妈不是对男人的审核一向很严的吗?怎么会放这种人进来?”

    说话间,苏姚上前冷声道:“请让开,不管你们是谁,这里都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哟呵!这位大美人生气了!”带头的恶少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苏姚,邪笑道:“大美人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和我怎么讲话?”说着竟伸手朝苏姚的脸上摸来!

    站在后面的慕容凤目光立时一冷。闪身上前顺手抽出了悬在牧雪的道具长剑直接一剑劈了过去!

    这一剑快若惊鸿,众人只见到一抹寒光闪过,这位恶少的手臂就扭曲着耷拉了下去。慕容凤又一挽剑花抵在这恶少的咽喉上将他的惨叫堵在了喉咙里。幸亏这是在学校里,慕容凤不想见红,否则这位恶少的手臂早就不属于他了。

    整个过道里立时静悄悄一片,就只剩下众人惊骇的吞口水声。

    慕容凤淡淡道:“你们有三秒时间在我眼前消失。一,二...”

    “凤儿不要!”吓得花容失色的苏姚急忙摁住慕容凤的手臂,她可是最清楚这丫头的性子,说三秒就三秒,绝对不会有手下留情之说。这要是闹出人命了。坏了演出事小,还会给小姑的学校惹来大.麻烦。

    慕容凤看了看满脸着急的苏姚,眼神立时柔和了下来,收敛起淡淡的冷意。一转手就将剑插了牧雪腰间的剑鞘。

    被打折了手臂的恶少这才扑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哆嗦着双腿直接吓**了,但即使这样也没能出一声惨嚎。因为他已经完全被吓破胆了,连一声惨叫都不出来了。

    “我们走。”慕容凤秀眉微蹙带着众女掩面而走,纷纷绕过了这里。

    直到众女离开,这位恶少的狗腿子们才敢手忙脚乱的上前救治他。没过一会儿杀猪般惨嚎荡在走廊里,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表演厅后台,经过刚才的破事,众女好的心情顿时被破坏了大半,全都有气无力的坐在那里等待上台。

    这时牧雪凑到慕容凤身边,哼道:“喂,今天第二了啊!”

    众女立即竖起了耳朵。

    “什么第二?”慕容凤一脸迷糊。

    “我说你真的没有天生自带嘲讽光环吗?为什么每次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会碰到这种破事?”牧雪撇嘴道:“中午去做家访能碰到飞贼我就不说了,刚才都准备上台表演居然还能碰到恶少拦路,我真的不能不怀疑你的人品了!”

    “又怪我咯?”慕容凤彻底无语了。心说今天出门肯定忘翻黄历了,要不然上面肯定写着:今日阴转多云无风无浪,有时有飞贼,或遇恶少拦路,所以忌出行办事上班工作,宜宅家赖床上书包网.bookbao2聊天玩游戏!唉,看来改明儿要问问那位喵大仙会不会六爻占卜之术,等学会了以后每次出门都先给自己算上一卦才是。

    而众女也瞬间燃起了熊熊八卦之魂驱散了阴郁,纷纷凑上来追问家访碰到飞贼又是怎么事?

    苏姚推门进来正好见到叽叽喳喳的众女,让她无语了好久,先前在外头她还担心那事会影响到这些丫头的心情,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苏姨来了。”程文静立即问道:“苏姨打听到那人的来历了吗?”

    苏姚点点头,关上门叹气道:“那人是一位校理事的儿子,所以才能混进学校。而且不是一两了,听说有不少女生都糟蹋在那家伙的手上。没想到今天让我们遇上了。”

    牧雪冷哼道:“苏姨你刚才就不应该拦着月影,让月影一剑劈了那混蛋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苏姚嗔怒道:“杀人犯法,你这丫头还知不知好歹了?”

    牧雪一指慕容凤,撇嘴道:“所以才让月影动手啊!如果让月影一剑劈死那混蛋,谁能奈她何?”

    慕容凤听得直翻白眼,正容道:“我可是一位奉公守法的良善公民!”

    “咿!”众女一阵齐声鄙夷,显然这话说出去没一个人信。

    “行了,不提这些了。你们赶紧准备一下,马上要上台表演了。”苏姚叹了口气坐到梳妆台前给自己补了下妆,因为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她。

    牧雪趁机溜到幕后偷瞧了一眼,然后跑来兴奋道:“哇,台下来了好多人啊!都快坐满了!肯定是经刚才那么一闹,才一下子吸引来了这么多的人。”

    几个丫头立即凑在一起,兴奋的叽叽喳喳个没完,完全没有马上要上台表演的紧张表现。

    “古乐系三班的,到你们上了,呃!”化妆间里忽然推门进来一人,乍一见到嬉闹的众女后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见到了仙女,而且还是一群仙女。

    “哎,知道了。我们马上来。”补好妆的苏姚连忙起身应道,然后牵起小香儿去了幕后。

    “音乐,灯光,特效准备完毕。”舞台总监快检查完每一个细节,然后下令道:“古典音乐系三班新编白雪公主第一幕开始,背景音乐起,放特效投影,演员登场!”

    随着柔美的钢琴背景音乐响起,一个温婉的旁白开始荡在光影特效笼罩的华丽舞台上。

    “传说在一个古老的国度中,一位善良美丽的王后在冬雪纷飞的时节诞生下了一位小公主。”

    在宛若逼真电影的特效画面中,苏姚怀抱一个婴儿坐在敞开的窗户边,窗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但明媚的天空上却投下暖融融的阳光为母女二人驱散走了冬日里的寒风。

    只见苏姚轻抚婴儿,慈爱道:“哦,我的女儿,你长大后皮肤一定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黑得像乌木窗框,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女,然后遇到一位英俊的白马王子...”

    略带伤感的旁白音再次出现:“不久之后,王后因为一场疾病而离开了这个世界,只留下她深爱着女儿白雪公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