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慕容凤从容的收回宝刀,淡淡道:“原来是圆慧神僧,今日少林四大神僧得见其二也是晚辈的荣幸啊!”

    “阿弥陀佛。”圆慧神僧低眉合十道:“慕容施主,老衲观你戾气太甚杀念太重,若是不早日迷途知返,日后恐有大劫加身啊!”

    慕容凤冷笑道:“我本就选了杀伐之道,不破杀劫,难不成还学你们吃斋念经不成?行了,这大半夜的我可没兴致在这里听你这老和尚念经,告辞。”

    “不许走!”玄真闪出来怒喝道:“你这妖女竟敢毁坏武林至宝”

    慕容凤回头冷眼一瞥,立时吓的这位缩了回去。

    “哼!”慕容凤不屑的冷笑一声,直接脚尖一点飘然而去。

    “师叔祖您为何不出手拦下她?”玄真怒意难平道。

    圆慧平静的问道:“拦下又如何?”

    玄真张了张嘴却是无言以对。刚才也是气急了,浑然忘了那女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真要是擒下她,估计还没返回少室山,恐怕就被闻讯而来的大军团团围住了。况且宝物已毁,就算是擒下对方也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

    “毁掉了!?”紫虚真人愣了愣,旋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对月当空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对坐的苍玄子却是端着酒杯半天无法回神,随即也是一饮而尽,仰天笑叹道:“这丫头,呵呵,真是让人看不透啊!一想哪佛门谋划了千年的事情却毁于一旦,老道我今晚当不醉不归啊,哈哈哈,痛快!痛快!”

    ***

    “知道了。退下吧。”法海面色古井不波的捻动着佛珠,一位愁眉苦脸的老僧张了张嘴,轻叹一声退了下去。

    法海眼帘微阖,从怀中摸出一块漆黑的龙纹令牌凝视了片刻,忽然苦笑一声便将手中的令牌化做了袅袅尘烟消散于空气中

    “这丫头,唉。罢了,就当是了却了一桩心结吧。”

    ***

    “你说什么?毁了!!!她疯了!她到底知不知道那块令牌代表着什么?该死!!!混蛋!!!啊啊啊!!!”

    一间阴暗的密室内传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久久难平!

    ***

    “她竟然将倚天令给毁了?”邬行云一脸的震惊:“你确定?”

    “当时各大门派的高手都在场,她当着少林那帮秃驴的面干的。就连圆通那秃驴想阻止都没来的及!咯咯咯,师兄,那丫头真是太彪悍了。我现在后悔死了,没能在场亲眼目睹。那些秃驴的表情肯定精彩无比啊!”画面那头赤霞仙子娇笑连连道:“师兄,算上那招剑意,这丫头算是送了两份大礼给我们了。我得找我爹好好说道,咱们圣殿可不能白拿了人家的好处一点表示都没有。”

    邬行云除了苦笑以对外还能说什么。江湖传闻武林四大秘境。蓬莱仙境,华山秘境,琅嬛福地,少林藏经阁。这之中唯有那琅嬛福地最为神秘,江湖上甚至流传着那琅嬛福地中藏有各门派失传的神功,更有虚无缥缈的修炼成仙的秘术。古今往来多少人欲求而不可得。就连超然世外的圣殿也为之垂涎。

    更为重要的是那处秘境一旦落入他人之手势必会对圣殿如今的地位造成威胁。所以数千年来圣殿一直在暗中收集屠龙令和倚天令,但即使如此也只收集到了一块屠龙令和两块倚天令而已。可见打着琅嬛玉洞注意的明里暗中的势力有多少!

    但他们从来就没想过去毁掉令牌来以绝后患,毕竟重宝当前无论换成谁都起不了这样的念头。但偏偏那丫头就怎么做了。而且还做的如此的霸气侧漏,如此的正气凛然

    ***

    青鸾缓缓停下。慕容凤翻身下了车就将断金宝刀交给莲儿,然后伸手一招就见一道剑光凌空飞来落入手中,正是那把无锋长剑。

    “这把刀晚上见过血了,仔细擦一擦收到剑阁里去吧。”慕容凤嘱咐了一声就又翻身上了青鸾。

    “小姐您这才刚回来,又要去哪儿啊?”莲儿抱着断金宝刀连忙问道。

    “燕子坞。母亲若是问起就说我去祠堂祭祖顺带着面壁思过了。就这样吧。”慕容凤一踩油门立即呼啸而去。

    青鸾快如闪电的掠过雾气昭昭的湖面,四周的诡雾似有生命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这是慕容凤特地央求泰哥帮忙布下的一道防护禁制。除了她的家人以及亲近之人外,任何擅闯此地之人都会触动岛外的禁制招来灭顶之灾!

    慕容凤驾驭着青鸾一路飞驰抵达燕子坞后就直奔慕容家的祠堂,在祠堂外停下机车,通过层层验证深入琅嬛玉洞来到石室翻看起那本记录着九阴神爪的金薄秘籍。

    “丫头你在找什么?”搁在一旁无锋长剑上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只见镶嵌在剑鄂处的那块玉佩发出一闪一闪的异芒。

    “前辈。您可曾听闻过屠龙令和倚天令?还有摆在这里的金薄秘籍与玉佩的来历?”

    “应该知道,但是记不得了。老夫还是因为丫头你触动了玉佩内的封印才苏醒过来的。你为何不去问问外面那位。”

    慕容凤搁下金薄秘籍,摇头凝眉道:“那位只是慕容家祖上留下的一具灵识傀儡,所知有限。”

    “这本秘籍上记载的神功你已学会,今晚又特地跑来翻看可是有什么发现?”无名老者问道。

    慕容凤将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然后感叹道:“原先还未曾在意,直到今晚见到那枚重现江湖的倚天令,晚辈才想起江湖上还有怎么一桩流传久远的传说。如今降龙十八掌就此,就连九阴真经下半部中的九阴神爪也在此,唯独没有那九阴真经。实在是令晚辈不解。”

    “呵呵呵。”无名老者一阵轻笑道:“丫头,贪多嚼不烂,你都已经学会了无上仙法。又何必在意这些凡俗的武功?”老头说的自然是指泰哥传授给慕容凤的截教剑仙的功法。

    可惜仙法毕竟是仙法,哪怕参悟一点都需要耗费上百年的光阴。慕容凤就算再长寿也经不起这般耗费。慕容凤不由摇头轻叹道:“我是担心此地的秘密泄露出去,会为慕容家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如今九阴真经下落不明,也就是说可能还有其他途径让人获知琅嬛玉洞就在燕子坞上。”

    “呵呵,原来是你这丫头担心别人打你家宝贝的注意啊!哈哈,怪不得你这丫头如此着急的将那倚天令毁去呢。”无名老者哈哈怪笑道。

    “前辈。晚辈和你说正事呢,你还笑得出来。”慕容凤嗔怒道。

    无名老者笑道:“丫头你也不想想与琅嬛福地齐名的三处武林秘境现在所处何地?一个在华山剑道盟,一个在嵩山少林,还有一个在圣殿,你看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可是有谁敢打那三处秘境的注意?所以丫头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只要你的拳头比所有人都大,那怕天底下所有人都知道你霸占着琅嬛福地,估计也没人敢来招惹你!”

    被老者怎么一说,慕容凤也是宽心了不少。毕竟她背后可是站着赵家和慕容家两个超级豪门。不管是谁想打琅嬛玉洞的注意都必须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拳头够不够大!当然如果她将星剑门发展壮大至圣殿那般强大。也不用担心这些烦恼了。

    拿上无锋宝剑慕容凤出了密室走过一排排盛放着武林绝学的书架,感叹慕容家的先祖真是留了一份大宝藏给后代啊。

    忽然慕容凤的脑子闪过一道灵光,不由的笑了。

    “丫头你突然笑什么?怪吓人的!”无名老者诧异问道。

    “我笑我庸人自扰,呵呵。”慕容凤自嘲笑叹道:“前辈,我外公曾和我提起过,真正的琅嬛福地早已毁去,而这里的秘籍都是从那福地中搬来的。外人即使循着虚无缥缈的线索找到琅嬛福地恐怕也是白忙活一场。我实在无法想象当有人费尽千辛万苦收集齐所有令牌然后顺线索找到那传说中的琅嬛福地却只见到一片废墟会是怎样一个表情。哈哈哈,看来我毁去那倚天令也是多此一举了。还不如送给那帮秃驴,说不定还能看场好戏呢。”

    寄身玉佩中的无名老者听得无语直翻白眼。心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这毛躁的性子还得多磨砺磨砺啊。要不然又是一个当年的自己

    心情大好的慕容凤刚出了祠堂就见东方一抹金光破幕而出将天地万物都渲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色。

    “想不到折腾了一晚上,天都亮了。”慕容凤索性决定也不回慕容府了,给莲儿去了个电话让她将一些随身的物品带到燕子坞来,就算是搬回来住了。

    今天星期二,慕容凤没课。家里的那帮丫头在练完早课后就都赶去上学了。闲来无聊慕容凤就再次登入了游戏。

    虽然已经开学了,但是游戏里却不比以往放假时冷清多少。大街上仍旧人头攒动,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慕容凤才一刚登入游戏就收到了林琳的来电催促她赶紧回月眠谷一趟。碰上慕容凤这样一个甩手掌柜,林琳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见到林琳自然少不了一通唠叨,慕容凤赔着笑在林琳的逼视下在一份份急待处理的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还有多少啊?”慕容凤望着堆积如山的文件。揉着手腕感觉比练剑还累。

    “这才一半呢!”林琳嗔怪道:“你这一走就是十天渺无音信。知道有多少事等着你来决定吗?”

    “你看着办不就行了。”慕容凤撇嘴道。

    “我的大小姐,我只是你的雇员,不是你的亲妈。你这甩手掌柜当的也太彻底了。”林琳抓狂道。

    慕容凤盯着林琳瞅了半天,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林月如在天华附属高中读书?”

    林琳愣了愣,诧异道:“是啊,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慕容凤笑道:“没什么,就好奇问问。”

    林琳挑眉道:“你该不会想打我女儿的注意吧?”

    慕容凤翻白眼道:“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欺男霸女的恶少吗?”

    林琳认真想了想,严肃点头道:“像!幸亏老天爷开眼让你这丫头这辈子投做女儿身,要不然指不定有多少姑娘会坏在你手里呢!”

    慕容凤立时怒了,她这辈子最耿耿于怀的就是这件事。

    “有你怎么和老板说话的吗?”

    “怎地?不服?你辞退我哈!”林琳有恃无恐的笑哼道。

    慕容凤哼哼了两声,重新坐了回去继续处理文件。

    林琳得意的切了一声,然后鼓起勇气直截了当道:“对了,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了。”

    “什么事?”慕容凤没好气道。

    林琳咬唇哼道:“老娘和秦蒙好上了。”

    “哈!!!啊???”慕容凤瞬间目瞪口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