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邻桌的嬉闹声让二人大为不悦,但是身处异地又有重任在身,二人也不想节外生枝,皱着眉头忍忍也就过去了。

    没过一会儿,楼梯处又上来一位羽扇纶巾打扮的中年书生,只见这人目含精芒扫视了一眼便立即迈步朝二人落座的隔间走来,然后自顾自的在二人身旁坐下,十分不客气的拿起茶壶先给自己沏了一杯热茶牛饮了一口。

    二人仿佛置若书包网www.bookbao2.com闻,一边饮茶尝果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夜色。

    中年书生喝了半碗茶,才长舒了一口气,淡淡道:“步行云死了。”

    二人眉头一挑,齐刷刷的扭头瞧向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感叹道:“慕容家方圆十里看似无遮无拦,实则守卫森严无懈可击。我俩找不到机会就寻思着去那传说中的燕子坞打探打探,结果刚一深入湖中就起了大雾害的我们二人瞬间迷失了方向。最后只有我一人捡回一条性命。”

    林昕凝视道:“那你如何能肯定步行云就死了?要是他已经落在慕容家的手上了呢?”

    中年书生叹气道:“我上了岸边见到了他的半具焦尸”

    “哼!不自量力!”林昕怒斥道:“若是打草惊蛇坏了主上的大计,我看你回去后如何交代?”

    陈克言劝道:“金龙兄也是为了主上。”

    林昕瞪了一眼就不再言语,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一时间三人俱是默不作声安静异常,就听邻桌传来一位少女悦耳的声音:“赵老师,赵老师?您在想什么呢?叫您半天了都没反应。该不会是在想在男朋友了吧?”

    “去去去。”另一个声音响起。引起几位少女一阵娇笑连连。

    “好了。天色真的不早了,这茶点也吃过了。你们该回家了!”

    “啊!不嘛,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嘛!对了,赵老师你家住哪儿啊?要不我们上你家玩会儿吧。”

    “我家里规矩多,我搬出来一个人住,你们几个丫头一起去了怕容不下怎么多人。”

    “啊!不会吧!”

    邻桌几女又是嬉闹了一阵才结账离开,没再引起这边三人的注意,这时就听林昕的个人终端震动了一下。他低头抬手瞧了一眼立时脸色微变。

    “怎么了?”陈克言凝眉问道。

    林昕沉声道:“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东瀛天台宗藏有慕容家的绝学残本!”

    二人闻言俱是一阵愕然:“此事当真!?”

    “七分假,三分真!一个二流门派若是真得着了这等绝世武功绝对是大祸临头的下场!那些人再蠢也不可能将这烫手的东西留在手里。江湖上的各门各派应该都得到消息了,估计晚上有的热闹了!”

    “去不去?”

    “去!当然得去!”

    “等等!这消息来得太过蹊跷了!可曾查到消息流出的源头?”

    “没有!”

    “金龙兄你怎么看?”

    “等!”

    “等?等什么?”

    “此事牵扯到慕容家,里面那位若是得到这一消息你们猜会如何?”

    二人闻言眼前一亮。就听中年书生继续开口分析道:“我怀疑这个消息是有其他暗中势力在故意散播,目的就是为了引蛇出洞!我们何不守在这里守株待兔?”

    “那万一这消息是真的呢?”林昕凝眉问道。

    中年书生摇头道:“九成九是假的!”

    林昕起身哼道:“你们不去,我去!若是真能抢到慕容家的绝学带回去交给主上绝对是大功一件!”

    中年书生瞥了他一眼,心中却是冷笑不迭,显然不信对方的这番鬼话!

    “好,我与你同去!”陈克言也起身道:“要不金龙兄你留这儿继续监视慕容家?”

    中年书生淡淡道:“好。你们二人此去千万小心,切勿忘了主上的嘱托。”

    林昕轻哼一声直接甩手而去。陈克言点头一笑就快步随了上去。

    中年书生倚在窗台望着二人消失在街头的身影,淡淡的冷笑了一声。忽然中年书生心底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似被人暗中注视着的一般。惊的他急忙收敛心神寻视周遭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被盯上了?”中年书生心中一沉,立即起身下了茶楼,出了大门就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一通七拐八拐来到一条大道的边上,转身又进了一家售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便没再出来。

    半小时后,在距离那家小店相邻的一座民宅内悄无声息的翻出一个黑影迅速的向东面掠去。当这黑影就快要离开古城区时忽然定住了脚步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就在他面前的小巷里静静的站着一位抱剑而立的少女。

    “想不到还是没能甩掉你们这些鹰犬!”黑影迈出一步在月光下露出一副少年的模样,但是双眼中却闪烁着少年人不该有的阴冷光芒。

    少女淡笑道:“我只是恰好路过听到了你们几人的谈话。唉,只能说你们点太背了。季沭阳那个老匹夫还是和当年一样喜欢躲在暗处耍一些见不得人的卑鄙伎俩啊,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被对方一口道破身份,金龙立时脸色微变,低喝道:“阁下是谁?”

    少女冷笑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来探查我的底细,你们林,陈,金,步四家还真是给季家当狗当惯了啊!只要季家给根骨头,逮人就咬啊!”

    金龙抽搐了一下嘴角,一甩袖子弹出一柄光刃就扑了过来!

    只见少女不屑的哼了一声,身形一闪抽出怀中的长刀带出一抹快若惊鸿的刀光,金龙只觉得眼前刀光刺眼晃的他睁不开眼睛,然后握剑的右手直接一麻便失去了知觉。紧接着一丝阴冷的触感顺着他的肩头爬上了他的后颈。只感觉后脑一麻就浑身失去了力气瘫软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不过半息功夫。少女直接一刀斩下了金龙的右臂,然后又从他的后脑处挑出一块电子装置。

    金龙扑通到底不起,抽搐着身子难掩脸上惊恐之色。

    “这就是血手新开发的保密装置吗?呵呵。”少女冷笑一声直接捏碎这块自爆装置,然后转头对空空的巷子尽头撇嘴道:“交给你们了。我还要去看看另外两条杂鱼。”

    立时七八个黑影闪了出来,齐齐朝少女一鞠躬。

    “你,你,你到底是谁?”金龙颤声道。

    少女回眸一笑,道:“我不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金龙立时双眼瞪的溜圆。惊恐道:“这是陷阱!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慕容凤耸肩无奈道:“不好意思,你还真是冤枉我了。我只是晚上饿的慌,偷偷溜出来买点宵夜吃。谁知道你们这些傻缺会坐在我旁边大谈如何探究本小姐的秘密。让我想不出手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瘫在地上的金龙听得目瞪口呆,一副被十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的表情

    慕容凤轻笑一声便转身离去,一名鹰部特工从怀中掏出一条机械蜈蚣丢在了地上。

    “不要!不要!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们!不要用噬魂虫!”金龙一见此物立时惊恐的浑身颤抖,但是后颈的脊椎已被慕容凤的剑气所伤,现在的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特工冷冷一笑,根本没理对方的哀求,驱使着机械蜈蚣快速爬上金龙的脊背,弹出两条刺须插入他的后脑。节节镰足插入他的整条脊椎,就似一条魔物紧贴在他的后背上从他的大脑深处直接读取着记忆。自然这个过程会让对方彻底体验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觉。也难怪血手会为此专门研究出装在大脑里的自爆装置了!

    慕容凤瞥了一眼就转身出了巷子。路边已经停着循着导航系统自行飞来的青鸾。慕容凤将断金宝刀插入机车后座,翻身上了机车一踩油门就冲上了夜空。

    ***

    东瀛天台宗,最早是由东瀛的传教大师最澄禅师于延历25年创立,在此之前最澄禅师曾西渡大唐在浙江天台山的佛寺内修习佛门经义,返回日本后故而以天台为名创立了东瀛佛门天台宗。

    随后该门派历经数千载的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了东瀛行省内的第一大门派。但是这个门派在成立没多久之后就因为理念、政治和信仰等历史问题而已经分裂成数个流派。这之中又以主修剑道的甲贺流和主修五行道术的伊贺流实力最强,而两个流派为了争夺宗主宝座而明争暗斗了数千年。

    而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星际大战也让这个古老的门派彻底分裂成两个门派,伊贺流追随权家远走东银河系,只留下甲贺流一脉一家独大终于如愿以偿的坐上了宗主宝座。

    可惜好日子还没过几天,今晚这个古老的门派就因为某个少女的怨念而陷入了创派数千年来最大的危机!

    此刻在这个门派的山门外已是群雄云集,无数双贪婪的眼睛都在静静的盯着紧闭的山门。

    门派内分属几个流派的宗老齐聚一堂,每个人俱是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也许用‘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来形容这几位此刻的心情最为合适了。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坑害我们?竟然四处传播如此恶毒的谣言!”甲贺流现任宗主柳生重信怒不可遏的拍着地板喝问道,可惜一众宗老却是无人能够开口回答他这个问题。

    见一群老家伙俱是闭口不言,柳生重信气的咆哮连连,这才有人开口出主意道。

    “宗主,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将这祸水引到别处去?”一位面容阴鹜的宗老开口阴测测道。

    “藤原君有何妙策?”柳生重信立即追问道。

    藤原宗老一脸诡笑的掏出一块黑色铁牌搁在面前,只见这块铁牌上布满了岁月的刮痕,显然有些年头了。

    “倚天令!!!”在座的所有人无不悚然一惊,齐声惊呼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