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随着精灵牧师妹纸念完召唤的咒语,舞台瞬间暗了下来,然后一道明亮的光束从顶棚打了下来,随即众人就见一道璀璨流光在光束中从天而降落在了舞台上。

    舞台上下俱是一片静谧,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银甲女武神。

    张乐文最先反应过来,举着斧子哇呀怪叫一声就劈了过来。

    慕容凤顿时愣了愣,心说我还没说台词呢。但是面对劈来的斧子,她还是依照戏码轻巧的一闪身躲开劈砍绕到了张乐文的背后。

    本来戏演到这里慕容凤应该等张乐文旋身带出一记横扫才对,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张乐文忽然想起忘说台词了,手慌脚乱之下直接退开几步,对慕容凤怒目相向道:“你是何人?竟敢坏我好事!”

    慕容凤再次一愣,下意识的抽出宝剑一挽炫目剑花,不屑的冷哼道:“受死吧,邪魔!”

    一时间,女武神特有的冷艳孤傲被她的本色出演演绎的惟妙惟肖。舞台下在经过了短暂的寂静后忽然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

    “啊~~~!女武神!女武神!女武神!”

    “我的天呐!真是女武神!”

    “谁来掐我一下,我没在做梦吧!”

    更有甚者因为过度激动而直接昏了过去,台下的场面一时间混乱至极。

    张乐文从来没见过如此火爆的场面,有点被吓蒙住了。见慕容凤冷眼盯着他,不知为何心底感到莫名一颤。下意识的对两个狗腿子喊道:“跟我一起上!砍她!”

    原本在舞台角落里打酱油的两个狗腿子顿时愣住了。因为他俩拿到的剧本可没这一出戏啊!

    “改戏了?”巨魔狗腿子愕然道。

    兽人狗腿子咧嘴道:“想那么多干嘛。文哥说一起上就上呗。正好咱俩可以多露露脸,说不定表演结束后就有学妹投怀送抱了呢。”

    “哈哈,还是铁哥你说的在理,咱们兄弟俩正好可以用那一招苦练多日的合击技来露露脸!”

    两个狗腿子立即擎着道具兵刃呼啦啦的冲了出来成三角之势将慕容凤围了起来。

    慕容凤见这戏完成被改的面目全非了,索性也放开了演,一挑剑花就向张乐文刺了过去,当然只是做做样子,否则就算是一万个张乐文也接不住她一剑!

    张乐文见慕容凤一剑刺来。顿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拿斧子一挡,噗嗤一声就被无锋剑刃给洞穿了,离着他的胸口还有半寸距离,顿时将他涂满油彩的绿脸都给吓白了!

    “木头做的?”慕容凤一愣神,随即赶忙抽回了宝剑。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难怪这家伙能将这把巨斧挥的虎虎生风呢,合着就是一假货啊!

    这时两个狗腿子一见女武神和老大斗上了,也是哇呀怪叫着发动了攻击,嘴里更是气势十足的喊出了自己的大招:

    “看招!天煞地罡合体技!”

    “开天斩!裂地斩!”

    一人跳起来劈砍。一人滚地横扫,配合的当真是天衣无缝。引起台下一片惊呼!

    慕容凤听见背后二人声势来的惊人。立即回身转动剑锋点出两点寒芒正中二人的胸口,这一变招当真是快若惊鸿,舞台上下仍是没一个人能看的清的,只见到二人来的快回去的也快,重重的摔在了舞台上。

    “糟了!出手重了!”慕容凤心中一惊,见二人滚在地上还能发出杀猪般的哀嚎立时松了一口气。

    “哇靠!这两小子的演技什么时候怎么精湛了!”张乐文终于从惊吓中回过了神,见慕容凤正背对着自己,立时一喜,大喝道:“有破绽!”说着直接挥斧子劈了过去,当然是照着旁边劈去。否则车**小的木头斧子若是抡圆了劈人身上弄不好也会出人命的。

    慕容凤转过身正想举剑格挡,忽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刚刚洞穿斧头的那一剑不只是吓了张乐文一跳,还好巧不巧的将斧头联结木柄的缠绳给刺断了。结果张乐文怎么举起斧子使劲怎么一挥,份量十足的木质斧头呼噜一声就被他甩上了半空往台下飞去了!

    张乐文顿时被吓傻了,而台下正在亢奋欢呼的观众们忽见那斧子呼噜噜的朝自己飞来,当场就被吓尿了!

    “你往那劈呢?”慕容凤怒斥一声,脚尖一点就飞窜了出去,竟然后发先至的追上翻滚的斧头直接一记鞭腿就将巨大的斧头给踢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嵌进了墙壁里。

    整个大会堂立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傻傻的望着身穿银甲的女武神凌空一记轻巧的燕返轻飘飘的落回了台上。

    “呃呃呃,我看到了什么?”

    “她在飞她会飞”

    “这不是重点”

    “黑色的……安全裤!!!木有天理了啊!为什么是安全裤?女武神怎么可以穿这种违禁的东西!”

    “我恨安全裤!!!就算带蕾丝边的也不行啊!”

    “我的天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这让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舞台下立时响起一片凄厉至极的鬼哭狼嚎,当真是让见着落泪闻着伤心

    慕容凤满脸黑线的直接甩手下了舞台,见到张乐诗快要笑到岔气了。

    “你身为一个老师居然还笑得出来!”慕容凤没好气道。

    张乐诗擦着泪花,难掩笑意道:“赵凤儿同学,你今天可真是让老师大开眼界了。你知不知道学校里的那些男生曾经做过一个‘最讨厌之物’的投票排名?而女生的安全裤与某些不可明说的马赛克可是并列第一的哦。一个被称为史上最破坏人与人之间信任的最愚蠢的发明,而另一个更是被形容为已经阻碍到人类文明的进步了!你以后可得要小心点了哦。”

    “我小心什么?”慕容凤冷哼道。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张乐诗坏笑道:“小心那些男生天天来偷袭掀你的裙子哦。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怎么恶劣的行为,难道学校就不管吗?”慕容凤瞪眼道。虽然她也喜欢看别人掀女生裙子。但是自己成为目标就是另一回事。

    “当然管啊!但是你千万不要低估那些男生前赴后继的决心哦。”张乐诗跟着慕容凤。笑盈盈道。

    “这算哪门子决心?唉。祖国的希望不能寄托在这些家伙身上了。”慕容凤摇头无语,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你帮我守着,我进去换下衣服,这套战甲快勒死我了。”

    “去吧。”张乐诗笑眯眯道。慕容凤砰的一声关上门,张乐诗转身刚泡了杯热茶,游戏社的那帮学生就涌进来了。带头的正是张乐文。

    “老姐,学妹呢?”张乐文开口就激动的问道。

    “在里面换衣服呢。”张乐诗笑道:“你们游戏社这回算是露脸了吧?肯定有很多人报名参加了吧?”

    张乐文傻笑了几声,难掩喜意道:“这都是多亏了老姐你帮忙啊。”

    “我可没帮上什么忙。你要谢就谢里面那位吧。”张乐诗摇头笑道。

    张乐文连连点头道:“我们就是来谢学妹的,顺便想邀请她加入游戏社。”

    张乐诗却是摇头道:“我看估计没戏,人家可是大家闺秀,能帮你们一次就不错了。怎么会陪你们继续瞎胡闹。”

    “学妹是那个家族的大小姐啊?老姐你怎么知道的?她和你说过了?”张乐文惊讶道。

    “看气质就知道了。你姐我毕竟是阅人无数的老江湖了。”张乐诗老神在在的。

    “切!”众人一阵不屑的嘘声。

    咔嚓,门开了。众人望去,再次傻眼。只见慕容凤一身黑色女教师的制服出现在门口。

    张乐诗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茶水,双眼瞪得溜圆,愕然道:“你!!!”

    慕容凤面带微笑伸出手,浅笑道:“正式认识一下,赵凤儿。新任的实习初级剑术教师。”

    “诶~~!!!”众人发出齐声惊叹!

    慕容凤和傻了眼的张乐诗握了握手,转头对众人笑眯眯道:“各位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新任的剑术老师,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真是老师!?”张乐诗不可置信道。

    慕容凤指了指胸口的名牌,笑道:“货真价实的,张老师。”

    “我晕了!你怎么不早说啊!”张乐诗哭笑不得道。

    “我一直想说来着,可是你没给我机会。”慕容凤无奈的耸了耸肩。

    “好吧,是我误会了。”张乐诗哑然失笑道:“不过也怪你长的太年轻了。任谁见了你都会将你当成学生。你今年多大了啊?”

    慕容凤回答道:“二十三!”

    “骗人的吧!”立时有学生质疑道:“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年轻!”

    张乐诗挥手道:“那是你长的太着急了。行了,都散了吧。乐文你卸了妆就先去校门口的聚福源订一桌大餐,中午老师我请客,请你们去吃大餐。”

    “耶!张老师万岁!”众人欢呼一声,笑闹着离开了教师办公区。

    “这帮小崽子一听到有好吃的就什么都忘了。”张乐诗摇摇头笑骂了一句,然后对慕容凤招呼道:“来吧,赵老师。我给你登个记,随便帮你调下课程表。”

    二人进了办公室,张乐诗打开个人光脑先验证了慕容凤的个人信息确认无误,然后抬头说道:“你还真是实习教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囔,这是你的课程表,每周有三节公开课,分别是周一的下午,周三的上午和周五的上午。课上主要负责教授学生们一些能够强身健体的基础剑术。每节课结束后学生们会给你打分,平均分最高是10分满分,最差是0分。这分数会直接关系到你的薪金高低以及职称的升降。如果连续三周出现平均分低于5分或者接到大量学生投诉,你可是要被开除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慕容凤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张乐诗又翻动了一下页面,继续嘱咐道:“当然每个学期结业时你也可以给来上过课的学生们打分,最高是10点学分,最差也是0分。学生们想要顺利毕业就必须攒满100点学分才行,所以每个学生在一学期中最少要选修十门课程才行。而我们的剑道部恰恰是最容易获得学分的课程。所以你也别太心慈手软了,一定要好好操练那帮小崽子。”

    慕容凤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这里面有什么评估标准吗?比如学生必须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得到相对应的学分?”

    张乐呵呵诗笑道:“咱们这里是公立学校,又不是江湖门派。没那些强制要求,只要学期结束的时候能完整连贯的耍完一套初级剑法就行了。剑法你登入我们的校园书包网.bookbao2的剑道部主页就能看到了。当然都是些普通的入门剑法,毕竟普通人学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如果不是志在于此根本没必要花时间去学那些高深的剑法。”

    慕容凤哦了一声表示明白。

    张乐诗看了眼时间,笑道:“快到饭点了,今天星期一,下午正好有你的课,你别回去了,我刚才答应了你的,请你去吃大餐。”

    “好。”慕容凤一听有大餐吃,肚子又咕噜噜的叫了。

    “等我一下,我先将你的课程安排发布到校园书包网.bookbao2上,这样学生们就能报名来上你的课了。”张乐诗开始摆弄起光脑:“下午14点开始上课,时间为两个小时,中间休息15分钟。行了,搞定。走吧,我请你去尝尝附近味道最正宗的餐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