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慕容fèng揉了揉咕咕直叫的肚子,叹气道:“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将你吃破产了可别赖账啊”

    张乐诗哈哈大笑几声,道:“放心吧,老师我虽然不是什么专家教授,但是光凭你这小丫头还吃不穷我滴。别扯了,赶紧换衣服吧。”

    “喂喂喂,你别动手啊,我自己来。”慕容fèng急忙道。

    “哟,还害羞了。都是女人有什么好害羞的。行了,不逗你了,道具服在沙发上,你换好了赶紧出来吧。”张乐诗摇头失笑了几声,就退出了办公室带上了门。

    慕容fèng撇撇嘴,心说这都叫什么事啊为了一顿饭居然就将自己给卖了

    打开袋子将里面的银色甲片摊了一地,慕容fèng拼凑了半天才将这套熟悉的女武神套装穿在了身上。不过当她站在镜子前一打量自己时顿时就囧了

    因为这套战甲貌似小了一点,下摆的战裙只能遮住三分之一的大腿,估计动作稍微大点就会走光,其次胸甲的尺码也不对,领口的环扣根本无法扣上,露出白花花一片。

    慕容fèng瞅的直翻白眼,心说我这到底是图什么啊?

    袋中还有一顶假发,慕容fèng嫌麻烦,直接一甩头齐肩发就自动变成了及腰的长发。扣上女武神标志性的银色面具,拿上宝剑慕容fèng拉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门外,张乐诗正在和一位面相儒雅的男老师聊着天,二人听到动静齐刷刷的回过头,然后同时发出一声惊叹

    “哇哦真像”张乐诗几步闪到慕容fèng面前绕着她转了好几圈,惊叹笑道:“老师果然没看走眼赵fèng儿同学你现在的造型简直就和女武神一模一样哦,就算是让你当女武神的替身都没人能分辨的出真假了。”

    “这位就是新来报道的同学吗?”那位男老师也是面带惊艳走过来笑道。

    张乐诗为其介绍道:“这位是刘洋刘老师,是南岳衡山派的高徒。”

    “高徒不敢当。只是一个进不了内门的劣徒罢了。”刘洋自嘲的笑了笑。

    “你好,刘老师。”慕容fèng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行了,赶紧出发吧。再不去就赶不上表演了。”张乐诗笑意盎然道:“刘老师你正好上午没课,一起来给学生们加加油呗。”

    “没问题。”刘洋笑呵呵道。

    三人同行出了教师办公区。因为张乐诗的关系。游戏社的表演舞台设在了剑道部的大会堂,此刻来了不少感兴趣的学生前来观看表演,整个大会堂里黑压压的一片。

    台上一群美丽的精灵少女正在齐声唱着优美的精灵之歌,引来台下一片鬼哭狼嚎般的怪叫声。若不是有栏杆挡着,恐怕就有狂热的男生冲上台来了。

    “哇哦这场面比我想象的还火爆啊”凑在幕后看了一眼的张乐诗回头惊叹道。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这次表演的主题是什么?”张乐文自傲道:“这可是时下最火爆的书包网.bookbao2络游戏诶你出去打听打听,十个人里面起码有九个人在玩星剑传说。”

    “行了,少跟我在这里贫了。那丫头怎么样?”张乐诗笑道。

    张乐文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还是老姐你的眼光毒,我只能说完美不过我现在就担心她没有上台表演的经验,能不能配合我把戏演好。”

    张乐诗睨眼道:“依我说你现在就让她上台走一圈都能引起无数尖叫,你信不信?”

    “信当然信”张乐文摸了摸套着头套的光脑门,咧嘴道:“但如果能将戏演好了就更完美了。我还是再去和她说说戏吧。”

    望着弟弟快步离去的背影,张乐诗不由怪笑一声:“我的好弟弟,姐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赵学妹你的台词都记住了没?”张乐文扛着大斧子推门进来问道。

    正在低头背台词的慕容fèng抬头回答道:“总共三句台词,都记住了。”

    “那好,你现在背一边给我听听,最好深情并茂一点。”张乐文期待道。

    “啊?现在就背?”慕容fèng傻眼道。

    张乐文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慕容fèng一脸黑线道。

    “呵呵,你没有表演经验。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以后有机会多上上台就习惯了。”张乐文安慰道:“快到我们上台的时间了,我再对一边戏吧。”说着就见他提着斧子退后了几步,说道:“你等下见到我双手举起斧子你就要跟着跳出来阻止我,同时要大声喊出第一句台词。来,你先排演一边。”

    慕容fèng无语的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拔出宝剑指着张乐文干巴巴的大声道:“呔哪里来的妖怪?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伤害无辜”

    “噗哈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只见张乐诗凑在门口捧腹大笑道:“哎哟,笑死我了。这台词是谁写的啊?写串戏了吧?弟弟你确定没拿错剧本?”

    “老姐”张乐文大怒道:“我们正在排戏呢。你就别跟着捣乱了。”

    “行行行,我就看看。不说话。”张乐诗笑眯眯的走到沙发前坐下。

    “来,我们继续排戏。”张乐文举着斧子哼声道:“我乃是兽人剑圣格罗姆地狱咆哮。你又是何人?报上名来我的刀下不留无名之鬼”

    “噗”张乐诗急忙捂住了嘴巴才没笑出声。

    慕容fèng抽搐着嘴角,面无表情的念道:“我就是女武神,专门下凡来来”

    张乐文急忙小声提醒道:“来斩妖除魔,维护世界和平的从头再来一边”

    慕容fèng闭目深吸几口气,再次大声喊出了台词:“呔哪里来的妖怪?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伤害无辜”

    张乐文配合喊道:“我乃是兽人剑圣格罗姆地狱咆哮,你又是何人?报上名来我的刀下不留无名之鬼”

    慕容fèng麻木的喊道:“我就是女武神,专门下凡来斩妖除魔,维护世界和平的你这妖孽还不速速伏法”

    张乐诗忽然起身快步向门口走去:“抱歉。你们继续。我憋不住了,出去笑会儿”

    房门开启,张乐诗闪身出去带上门就听外头传来不可抑止的大笑声。

    慕容fèng满脸黑线的问道:“那位原先要扮演女武神的女同学是不是因为看过了这个剧本才突然请了病假的?”

    张乐文满脸尴尬的问道:“这台词是不是真的很烂啊?”

    “不是很烂”慕容fèng面无表情道。

    “那就好。”张乐文顿时笑了。慕容fèng接着又补了一刀:“你丫的根本就是写错剧本了”

    张乐文顿时大囧,尴尬道:“我也是第一次写剧本。写了好几个版本都觉得不满意,到最后就干脆仿照一本名著写了这个剧本。”

    “什么名著?”慕容fèng一脸无语。

    “西游记”张乐文呵呵傻笑道。

    慕容fèng心说你得亏不是照着红楼梦写的,要不然别人不砍死你,我先砍死你

    这时房门再次被推开,就见一位青面獠牙的巨魔探进了脑袋喊道:“文哥,台上的曲目快结束了,该我们上场了。咦?文哥你行啊居然找到了怎么正的妹纸来演女武神。”

    “去去去就你嘴碎,赶紧去准备。别在这里碍眼。”张乐文满脸黑线的呵斥道。

    “得嘞,不打扰你们了。”巨魔嘿嘿怪笑一声就退了出去。

    “你别误会,那家伙就是嘴欠了点。”张乐文干笑道。

    慕容fèng摇头无力道:“你还是赶紧把这台词改一改吧。”

    “时间不够了,现改肯定是来不及了。要不干脆就临场发挥吧。”张乐文挠头道:“反正就两句台词,随便对付一下就过去了,关键还是打斗戏。动作你都记住了吧,第一刀我往你右边砍,你躲开绕到我身后,然后我横扫你往后退再躲开,再趁机冲过来与我硬拼一下。再一脚把我踹翻在地上,然后你高举宝剑大喊一声:我代表正义消灭你”

    满满的中二气息,还不如前面两句台词呢让慕容fèng羞耻的恨不能直接一掌拍死这家伙。

    急匆匆的赶到幕后。台上的歌唱表演已经接近了尾声,台下传来阵阵沸腾的声浪。

    “今天好多人来看表演,学妹你千万别紧张知道吗?”张乐文还不忘提醒道。

    “嗯知道了。”慕容fèng点点头,拉了拉扣在胸口的悬浮背带,感觉有点勒的慌。

    “到我们上场了,等下看我手势行动”张乐文举起大斧带着一巨魔一兽人两个狗腿子就杀了出去,引起台上那群刚唱完歌的精灵妹纸一阵夸张的尖叫声台下更是哄然一片,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住了

    慕容fèng看过剧本,知道这些都是排演好的。为的就是出其不意的效果。那群慌张的精灵妹纸也演的似模似样,就是尖叫声有点假。居然还有人笑场了

    但总体来说舞台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这时就见两位精灵妹纸挺身而出挡在了兽人剑圣面前,其中一位身穿法袍的精灵妹纸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根造型华丽的水晶法杖。嘴里念念有词,抬起的纤手在舞台立体投影下凭空凝聚起了一颗大火球朝扮演兽人剑圣的张乐文砸了过去。

    只见张乐文怪叫一声,举起斧子一挥就拍散了火球,然后怪叫着冲向精灵妹纸们。

    这时另一位身穿白色祭司袍的精灵妹纸也完成了法术,只见她高举双手深情并茂的大喊道:“以吾之名为誓,遵循上古的契约,召唤吾神的降临”

    张乐文适时的高举起了手中的斧子

    慕容fèng深吸一口气,朝后台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那人一点头直接摁下了操控按钮,慕容fèng顿时感觉身体一轻,脚尖一点一个蹿步就飞上了舞台

    原本沸腾的大会堂立时变得针落可闻

    ...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