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想象中的绝世剑法没有出现,慕容凤刺出的这一剑不但软绵绵的丝毫看不出丁点威力,反而像是稚童耍剑,刺的没力度也就算了,居然连剑路的轨迹都歪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一剑根本刺不到孙卫公的身上去。

    孙卫公却不敢大意,眼前这位虽然在年龄上稚嫩的过分,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剑道宗师,真要是小瞧了她的剑法那绝对是在找死!这就是一个老江湖与一个初出茅庐最本质上的区别,这样的人也许会在一些琐事上会犯浑,但在战斗时却绝没有轻敌这个念头的。因为凡是轻敌的都已经被残酷的江湖给淘汰了。

    面对这莫名其妙的一剑,一脸凝重的孙卫公摆起了抱元守一的架势先稳住了自己的阵脚。待剑锋偏向右侧,孙卫公直接一掌拍向慕容凤拿剑的手腕。眼瞅着就能拍飞这丫头手中的长剑制住对方,却不想心底莫名的感到一寒。久经战阵的孙卫公几乎是本能般的撤掌扭腰硬生生的往旁闪出了半步!

    下一刻,一抹寒光贴着他的鼻尖闪过,无锋的剑刃擦过他的护体罡气发出刺耳的激鸣,将他惊的亡魂直冒!

    现场立时响起一片吸气声!

    这一变招实在来的太快,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慕容凤看似刺偏了的一剑,却在最后关头转动手腕带动剑锋挽出一道绚烂的剑光差点要了孙家老祖的老命。

    常言道高手过招没有那么多的花哨,往往一招就能分出胜负。其中的凶险是旁人难以想象的!若不是孙家老祖反应够快,恐怕已经血溅当场了!

    “好歹毒的剑法!”孙卫公急忙跳开。当即开口指责道。想以此扰乱慕容凤的心境。

    慕容凤却是风轻云淡的一挽剑花手中不停继续抢攻过去。同时轻笑道:“前辈似是误会了,咱们不是在切磋,而是在比武啊。这刀剑无眼的,生死有命,何来歹毒之说?前辈若是不服,大可等下了阎罗殿到阎王面前告我啊!”

    孙卫公被气的脸都变绿了。也懒得做口舌之争,一摆双臂祭起一轮阴阳双鱼气旋就拍了过去,显然是动了真火了。

    慕容凤冷笑一声。转动手腕带出片片绚烂夺目的剑光令人看不清虚实。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当即就有几位剑道宗师双眼放光的低呼道:“好剑法!”

    慕容凤此刻施展的剑法在众人眼中只有一个词,那就是绚烂!如同朵朵绽放开来花瓣,缤纷绚丽中却又带着致命的杀机!

    孙卫公虽被慕容凤挑起了心火,但是两百年多岁的年纪可不是白活的,心头虽怒但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沉着应战,一身功力祭出了七分留三分,将一套八卦太极拳耍的虚实无形毫无破绽可言。

    慕容凤一剑刺入他的气场立时感到身陷漩涡一般,只见孙卫公隔空转动双臂。慕容凤手中的剑招就不由自主失去了准头偏离了轨迹,原本精妙无比的剑法立时变得破绽百出。

    “唉。这小丫头和孙家老祖比起来还是嫩了点啊!”

    “赵祖难道就没告诉过她应对孙家的太极拳切忌近身,以免陷入了虚实气场吗?”

    “可惜啊!空有一身功力却无与之匹配的心境,赵家培养了一个千年难得的妖孽,却没教她锋芒太盛不是什么好事啊!”

    四周议论纷纷,场中却是异变突起!

    只见孙卫公抓住慕容凤剑招中的一处破绽,直接一探手就擒住了剑锋,然后一扭手腕就将长剑带飞了出去,远远的插在地上。孙卫公脸上立时闪过一丝得色,正想奚落慕容凤几句,忽见没了宝剑的慕容凤竟然直接徒手朝他拍来了一掌。

    孙卫公顿时被气乐了!心说你这丫头一身功夫都在一把剑上,敢在老夫面前动拳脚功夫真是鲁班门前弄大斧。想都没想直接一抬手就回了一掌。

    双掌相交传出噗的一声闷响,孙卫公下意识的就使出了太极拳中的最经典的借力打力的巧劲,往回一纳却暮然发现自己的手掌似被牢牢吸住了,硬扯了几下都没能拉回来,反而被慕容凤吸住手掌挣脱不得!

    下一刻,孙卫公脸色剧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臂正在快速失去力气,完全使不上劲了。再定睛一瞧就骇然发现自己苍劲有力的手掌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老下去!

    “你你这妖女!使的什么邪功!?”孙卫公立时惊恐万分的怒吼道,想也没想的祭出十成功力拍出另一只手,显然是想逼迫慕容凤松手。庞然的掌力即使站在百米开外也令人感到一阵窒息!

    赵家老祖抖动了下捋须的手指,但还是忍住了出手的念头。

    却见慕容凤不避不让,双眼精芒一闪,沉腰立马,腾出的右手转动纤掌五指虚握捣出一拳迎上孙卫公的含怒一掌!

    下一刻拳掌相撞传出砰然巨响,慕容凤立即倒退出去,在青钢石铺就的地面上踩出一排碎印才勉强稳住身子咳出一口鲜血,最后仍是傲然立住了身子。

    而反观孙卫公整个人都被轰飞了出去,摔在百米开外犁出一道深沟,两条手臂都完全变形了!

    胜负分!

    慕容凤傲立当场,缓缓敛起剧烈沸腾的灵气真焰,长舒了一口气。

    除了赵家老祖和紫虚真人,在场的众位宗师级强者,有一个算一个无不被震惊的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神。

    回过神的钱金银急忙闪身到孙卫公身边将其扶起,待他骇然见到孙卫公枯瘦无力的手臂时,当即扭头对慕容凤怒斥道:“想不到堂堂赵家大小姐竟然修炼这等邪功,实在是令人齿冷!”

    在场的众位宗师也都是凝眉议论纷纷。对慕容凤流露出了厌恶忌惮的神色。

    “紫虚真人,这个妖女练此邪功。将来必成武林大害。您身为前辈难道就袖手旁观吗?”周大通见到众人的神色立时心中有了底气也出言向激道。四周的议论声顿时更响了。若不是顾及赵家老祖在场,恐怕有几个卫道士要出手为武林除害了!

    紫虚真人眯着眼睛盯着慕容凤,一捋长须感叹道:“久闻慕容家有一传承上千年的绝世神功,号称能斗转星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比之号称能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拳还要神妙百倍,唯有那号称能逆转乾坤的乾坤大挪移才能与之匹敌!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令老夫大为惊佩呐!孙老祖输的一点都不怨。”

    现场立时没了杂音,变得针落可闻!所有人都震惊的盯着慕容凤!只见孙卫公脸上一阵青红变幻,合着到头来是他自己在班门弄斧。老头一时间羞愤难当,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郁血,当场昏死了过去。

    慕容凤调匀了气息,睨了老道一眼,轻哼道:“前辈你不地道啊!这比试还没结束,你就先揭了晚辈的底。让这后面的比试还怎么进行下去啊?”

    紫虚真人立时哑然失笑的直摇头:“你这丫头还真是天生一副牙尖嘴利,处处不肯吃亏啊!”

    慕容凤轻哼一声,抹了下嘴角的血渍,抬手一招摄回长剑一指变颜变色的周大通,冷哼道:“到你了。来吧,这回我就用剑来会会你周家的狂风刀法是否真如传闻中的那般霸气。”

    “小子休得猖狂!”周大通怒哼一声也懒得再废话。一摸腰间就祭出一柄漆黑的短刀兜头朝慕容凤劈来。霎时间狂风大作,吹得天地间风沙走石无法睁眼。

    “华而不实,你这狂风刀法也不过如此。”慕容凤一摸剑鄂上的玉佩闪出一道异芒,就挺剑直刺了过去。

    独孤九剑,破刀式!

    忽见慕容凤剑法骤变,在狂风巨浪中似轻若鸿毛,却又翩若惊鸿般的闪耀出一道刺破苍穹的剑光!

    啪!

    紫虚真人与赵家老祖同时扯断了自己一根胡须,两双眼睛俱是瞪的溜圆!!!

    璀璨剑光破空而去,慕容凤飘然落回地面,脸上一阵青红变色,拄剑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了心头剧烈翻涌的血气。霎时间整个人虚汗淋漓,仿佛快要虚脱了一般。

    砰!

    直到这时众人才见到周大通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只见他整条右臂鲜血淋漓颤抖个不停。那脸上的表情就和见了鬼似的。

    “你你你这是什么剑法!?”周大通问了一句,直接两眼一翻也是步了孙老头的后尘。

    一招分胜负!

    慕容凤再次傲立当场!

    “下一个!!!”

    现场针落可闻,钱家老祖喏了喏嘴唇,闭目轻叹道:“后生可畏啊,老夫服了。那几个孽障你带走吧。”

    夜风起,吹拂着她的鲜红长裙犹如一朵绚烂绽放的红色鲜花,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这一夜注定会因为一个传说的诞生而名留青史。

    今夜过后整个江湖都将会传颂着她的名字。

    从此以后无数人都将仰望着她的背影一步步迈上那个巅峰,成为一个永恒的传说。

    今夜只是她重回舞台的起点,而她却踏出了最为强音的第一步。

    ***

    在武当山十里开外的一座孤峰上,一道黑影从阴影中慢慢的显出了身影。眺望了一眼那刺破夜空久久不散的璀璨剑光,他只是发出一声惊叹,便飞身跃下了山涧。

    过得片刻,一灰袍老和尚出现在这里,只见他低头注视着黑衣人消失的山涧,喃喃轻叹道:“唉,魔教再现,世间恐怕又要迎来一场浩劫了。阿弥陀佛。”

    “禅师为何发叹呐?”一个平和的声音传来,老和尚头也未抬的回答道:“贫僧叹世人多磨难,正邪之争又会是一场生灵涂炭。”

    只见一玄袍道士施施然的凌空踱步而来,他有着俊美无比的容颜,却满头的苍发。双目开阖间似有莹润温和的霞光。

    “大道之下世间万物皆有定数,禅师都已是出家人,又何必要操心这些世俗之人的命运?”

    老和尚只是念了声“阿弥陀佛!”并未反驳道士的话。因为这是佛门与道教的理念之争,双方都已经明争暗斗了数千年了,单凭几句禅语想要说服是根本不可能的。老和尚还有要事在身,自然懒得与这位武当掌门做口舌之争。

    “久闻苍玄子道长为了修成无为大道从不涉世红尘,今夜为何有这雅兴出来赏月啊?”忽闻又一个轻佻的娇笑声传来,一僧一道回头瞧去,只见一位身穿红衣,神态娇媚,明眸皓齿,肤色白腻,杏眼桃腮,美目流盼,双颊带晕的绝美红衣女子飘然而来。

    “原来是赤霞仙子到访,贫道有失远迎了。”苍玄子虽然保持着淡然平和的笑容,但微微抽搐的嘴角却出卖了他不平静的心境,回答道:“今夜山上太吵,所以就偷溜出来与老和尚聊聊天散散心,倒是赤霞仙子不在圣殿潜修,突然造访武当山所谓何事啊?”

    赤霞仙子盯苍玄子妩媚一笑道:“还不是为了我那好师侄来讨回星纹剑的。”

    “那仙子你可是来错地方了,应该去姑苏燕子坞才是。”苍玄子微笑道。

    赤霞仙子横了苍玄子一眼,薄嗔道:“怎么多年了,你这没良心的还如此的口蜜腹剑,令人生厌啊!”

    苍玄子轻笑一声:“仙子误会了,贫道只怕你和山上那位动上手再一顺手拆了我的洞府,那贫道可就没地容身了喽。”

    赤霞仙子闻言咯咯直笑:“还是你懂我,我的小情郎啊,怎么多年了我可是想念你的紧啊!”说着就扭着纤腰靠了过来,苍玄子脸色微变,犹如见到了蛇蝎,一闪身就躲到了老和尚的身后。

    “阿弥陀佛,贫僧还有事在身,就不打扰两位叙旧了,告辞。”老和尚踏前一步就飞下了山涧。苍玄子立即跟上急忙道:“禅师等我,贫道见今晚月色不错,咱们一起散散步吧。顺便再讨论一下道经佛法也是不错呀。”

    一僧一道先后飘然而去,赤霞仙子轻哼一声,回头瞥了一眼武当山方向便也腾身跃下山涧追了下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