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酒店顶层包房里间内。

    “给我坐下!”慕容夫人咬牙切齿的瞪着乖乖落座的慕容凤,当即就开口斥责道:“你这死丫头忘了我临来前是怎么嘱咐你的了?让你别惹事,别惹事,你倒好。不但将老娘的话当做耳旁风,居然还和孙家的老祖动上手了!你是不是真的想活活气死你娘我啊?啊?说话啊!”

    慕容凤低眉顺眼的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开口辩解,不然下场一定会更惨。

    这时一阵哆哆的敲门声响起,只见父亲赵天推门进来,小心意意的陪着笑脸道:“亲爱的,教训几句就得了,凤儿她还小……”

    “出去!!!”慕容夫人回头一声呵斥。

    “嗳,是!”门砰的一声又关上了。

    赵天转过身,对着满屋子的人无奈的耸了耸肩。即使隔着厚厚的房门,众人还是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阵阵喝骂声。显然慕容夫人这回是真的动了真火了!

    “凤姐姐好惨啊!”小香儿一边啃着蛋糕一边担忧道。

    牧雪回头瞪眼道:“若是让月影见到你又在偷吃甜食,你绝对会更惨!”

    小香儿轻哼一声,对牧雪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继续享用着盘中的蛋糕。

    “掌门不会有事吧?”龙碧霞担忧问道。

    “放心吧,肯定没事的。”程文静心虚道。

    赵龙与赵虎对视一眼,皆是无奈的撇了撇嘴。

    这时窗口灯光一闪,只见一盏宫灯慢悠悠的飘进了房内。令人大为惊讶。当然惊讶的不是宫灯。而蹲在宫灯上正在舔喵须的泰哥。

    “哈。都在呢。凤丫头呢?”

    众人齐刷刷的一指里间。泰哥一抖双耳,立即坐着宫灯一转身又慢悠悠的飘出了窗口

    得!连这位喵大仙都选择了袖手旁观,看来他们除了干坐着之外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这时里间的声音忽然消停了,然后就见房门被拉开,慕容夫人怒意未消的走出来,后面跟着低眉耷眼的慕容凤。

    “亲爱的。”赵天硬着头皮迎上前去,却被慕容夫人瞪了一眼道:“送她回山上去,让几位老祖宗好好管教她!不然这丫头以后肯定会捅出更大的篓子!”

    众人立时傻眼了。慕容凤站在母亲身后抬起头朝众人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心知这回母亲是真的要动真格的了!

    赵天急忙上前将慕容夫人拉到一旁。小声嘀咕道:“老婆过了,过了。凤儿她毕竟还小,难免年轻气盛了一点。”

    慕容夫人怒斥道:“这丫头已经不是年轻气盛的问题了!她今天敢和孙家老祖动手,明天就敢上房揭瓦,你信不信?当初我就不应该同意她学武,也就不会惹出现在怎么大的乱子。你说一个女孩子家家学什么不好?偏偏去学人家舞刀弄剑。估计不用等到明天了,外头肯定都已经在传扬这丫头的‘大名’了!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啊?”

    赵天也是头都大了,一边是老婆一边是女儿,帮着谁都不是。

    这时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缓缓走进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房内的众人见到这位无不大惊失色。纷纷拜倒。

    “老祖宗您您怎么下山了?”赵天立时满头大汗道。慕容夫人也是傻眼了,她原先只是气急了才怎么一说。可心里肯定是舍不得将女儿真的送回山上去的。

    赵家老祖一捋长须,瞧向微微躬身的慕容凤,轻哼道:“被人欺负了?”

    慕容凤摇头浅笑道:“也不算被欺负,本想从那老家伙身上找回场子,半途被母亲阻止了。”

    “跟我走吧。”赵家老祖双眼一眯,转身就走。

    “老祖宗!!!”赵天夫妇顿时急了,二人还以为老祖宗是闻讯后亲自下山来是准备带慕容凤回山上的。

    却没想到赵家老祖头也不回的说道:“这场子老祖宗带你去找回来。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哪有不打回去的道理!甭怕,天塌下来了,老祖宗替你顶着!”

    “嗳!谢谢老祖宗。”慕容凤欢喜的应了一声,急忙抱剑跟上。只留下看傻眼了众人。

    “完了!事情大条了!”赵天目瞪口呆道。慕容夫人也是苦笑无语道:“这祖孙俩还真是一个脾性”

    ***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几个小辈间的乱嚼舌根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一个人,导致了联邦上层之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漩涡,将许多人都给搅合了进去。尤其是当事态进一步恶化,惊动了各家正在潜修的老祖,这件事就已经不是个人的恩怨了。

    赵家那位鼎鼎大名的三小姐竟然在元宵灯会上直面硬撼孙家老祖,更是将此事推向了风口浪尖。虽然事态发展到最后关头被及时赶来的慕容夫人给强行打断了,但也是在联邦上层之间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由此引发的余波更是传到了对面那个阵营。

    但是事情却没有就此终结,因为赵家老祖忽然现身了,而且摆明了要为自家的小辈找回场子,大张旗鼓的杀上门去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无法淡定了!

    然后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国防部紧急下达最高警戒命令,所有将士一律取消休假立即前往自己的部队报道。同时国境线上更是大军云集频繁调动,结果把对面也给紧张的进入最高战备状态。整个银河系仿佛在一夕之间就要面临新一轮的星际大战的爆发了!

    结果这样一来,使得那些还在看戏的各家老祖都无法淡定了,纷纷现身往孙家老祖潜修的洞府武当山赶去,显然各家老祖也是打定了注意不管怎样都要阻止这两家的老祖杠上,否则真的没法收场了。同样被惊动的还有江湖上各门各派的老家伙。这些武林名宿中有许多早已归隐多年不问江湖事。现在却全都被震了出来。该因为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了掌控联邦秩序的几大家族。一旦稍有差池就有可能爆发新一轮的权力洗牌,而且极有可能又是一场重滔覆辙的内战。这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毕竟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浩劫给这些老家伙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谁也不敢再去挑起一场星际战争了。

    一时间武当山上可谓是强者云集,好好的一个元宵节更是被闹的鸡飞狗跳。

    此刻在一艘慢吞吞的飞往武当山的飞船上,赵家老祖品着香茗看着正在淡定自然擦拭着宝剑的慕容凤,不由摇首轻笑道:“外面那些老家伙现在肯定都以为老夫疯了。”

    慕容凤浅笑道:“凤儿谢过老祖宗肯陪凤儿一起疯。”

    赵家老祖哈哈笑道:“若不是亲手将你带大的,老夫肯定会怀疑你这小丫头是某个老狐狸转世投胎来的。居然一转手就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给算计进去了。”

    慕容凤睨了一眼。轻笑道:“老祖宗可是后悔了?”

    “怎么好玩的事,老夫怎会后悔。”赵老老祖吹了吹热气氤氲的茶碗,感叹道:“唉,联邦是安逸的太久了,以至于某些人都忘记了这太平盛世是怎么来的了。今天正好可以借此事敲打一下那些老混蛋。”

    慕容凤折好棉布,还剑入鞘,轻轻摩挲着剑鄂上的玉佩,淡笑道:“只是不知道那些喜欢躲在暗中搅风搅雨的妖魔邪祟敢不敢往这套里跳了。”

    赵家老祖眯着眼睛闪过一道寒芒,冷哼道:“今晚就算抓不到大鱼,也要揪出几条泥鳅祭祭牙口。老夫久不入世。还真被某些跳梁小丑当成病猫了!”

    而此刻在武当山上,方圆百里的道观都收到了一封紧急调令:凡宗师级以下的道徒一律撤下武当山。

    命令一下。整个武当山上下当真是一阵鸡飞狗跳。

    而在武当派的玉虚殿内也是一片愁云惨淡,十几位武当长老齐聚一堂皆是相对无言。压抑的气氛令人感到胸口闷的慌。

    “真武殿那边可有新的消息传来?”

    现任武当掌门苍玄子是位追求道法无为的隐修士,百年前继任武当掌门后极少在人前露脸。所以派中的事物基本上都是交给他的师弟云虚子掌管。开口发问的正是这位云虚子。

    众位长老们闻言俱是面面相觑,无人能回答。

    “都怪那几个小子,招惹谁不行?偏偏要去招惹那位……”

    “现在讨论这些有何用?还是想想办法应对赵家的雷霆之怒吧!”

    “那赵家老祖也是位明事理的前辈,怎会突然为了几个后辈之间的小摩擦就兴师动众的和孙家杠上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现在只能期望那位赵家老祖能顾及一下天下苍生,千万不要动用军队才是,不然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这时殿外走进一位年轻的道徒拜伏道:“弟子张云松拜见掌教和各位长老。山上的弟子与杂役均已疏散。另外山门外先后来了神刀门老祖狂刀笑天前辈与峨眉派掌门风凌师太,二位前辈都是前来求见本教掌门的。”

    云虚子轻叹道:“将二位同道引去真武殿吧。各门派的老祖都在哪里了。完事后你也速速下山去吧,切勿再逗留。”

    张云松抬头抿了抿嘴,坚定道:“弟子愿与本派共存亡!”

    云虚子张了张嘴,苦笑一声,只是挥了挥手让张云松退下。

    正当这时忽然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压扫过整座武当山,令大殿内的十几位长老为之变色。云虚子更是大惊失色急忙蹿出殿外抬头一瞧,只见九天之上一道紫气西来落进了山巅的真武大殿内。

    “啊!哈哈!太好了,是那位紫虚真人来了!武当有救了!哈哈哈!”云虚子喜极而泣道。十几位长老无不面露喜色。

    然而就在下一刻,幽幽夜中骤然风云变色!只见一艘漆黑的庞然飞船破开虚空横停在夜空之中。投下的阴影瞬间笼罩了整座武当山!

    十几位武当长老的笑容立时凝固在了脸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