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被赵龙指名道姓揭了伤疤的是一位身形高挑,面目姣好的美人。只可惜此女颧骨微高了一点,拉长了眼角。下巴微翘使得嘴型稍显扁平了点,给人一种尖酸刻薄之相,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赵龙怎么多年不见,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这张嘴还是怎么的损。”周琴吊着眼角瞥了一眼王琳,冷笑道:“我表姐当年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王琳脸色一僵,周琴口中之人可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赵龙依旧面带微笑,只不过却更冷了,搂着王琳的粉肩往自己怀中靠了靠,笑呵呵道:“你姐当年没瞎,只是我没能力留住她的心而已。不过这些破事都已经过去了,就好比当年你和钱少暗中有一腿却被郑俊豪那小子撬了墙角,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提那些做什么啊!”

    王琳靠在赵龙怀中,粉肩微颤,一张俏脸憋得通红,显然快忍不住了。她完全没想到一向在自己表现的温文尔雅的男友居然有如此毒舌的一面。使得她心中的那点醋意也早已化作了丝丝甜蜜流进了心田里。

    接二连三的被赵龙提及不堪回首的旧事,周琴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气的她浑身直发抖,双眼喷火,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

    钱家大少钱穆风也是被气的不轻,毕竟这种被人当面扣顶绿帽子的事情不管换成任何男人都无法忍气吞声。

    “赵龙!当年的旧账我们还没和你算呢!”

    赵龙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怎地?又皮痒痒了,欠抽了?”

    孙家三少孙远舟上前一步拦住钱穆风,盯着赵龙,冷哼道:“今天是上元节,各家长辈都在楼上看着呢。没必要和这家伙在这里争口舌之争。”

    “哼!我们走走”钱穆风的双眼忽然直了,直勾勾的盯着门口方向。

    赵龙纳闷的回头,只见自己的二弟正带着几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从门口进来呢。

    赵虎走在当中,右手牵着满脸不爽的小香儿正和身边的程文静聊得正欢,安琪儿和龙碧霞落后半步。三大一小四位美女俱是各有特色,或娇憨可爱。或奔放性感,或异域风情,或冷若冰霜,端是羡煞了无数旁人。如果眼光能够杀人,足以让混在众女当中的赵虎死上千百回了。

    “嗳?大哥大嫂你们先到一步啦。爸妈呢?”赵虎见到赵龙和王琳,便笑嘻嘻的上前打招呼到。

    赵龙和王琳自然识得众女,笑道:“没见到,估计已经上去了。对了,小妹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

    “还在打扮呢。说让我们先来一步。”赵虎耸肩道:“估计是怕来早了又要招惹那些烦人的狂蜂浪蝶吧。”说着瞥了一眼旁边一群人,好奇道:“他们是谁?大哥你的朋友?”

    “不认识,咱们先进去吧。”赵龙笑眯眯的招呼道,完全无视了钱穆风一行人。走在最后面的龙碧霞回头瞥了一眼,旁边安琪儿的问道:“看什么呢?”

    “那几个人的眼神好像在喷火,怪不舒服的。”龙碧霞摇摇头道。

    明眼人都能瞧出来了那几个家伙和赵龙哥不对付,也只有你没瞧出来。安琪儿哑然失笑不已,挽起龙碧霞的手臂快步跟上众人的步伐。

    生气归生气。但钱穆风好歹是大家族的子弟,不会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尤其是有众多长辈在场的时候。

    “我去下洗手间。”随便找了个借口。钱穆风就阴沉着脸走到一个僻静处抬手打了个电话:“喂,马上给我查下和赵家二少一起进来的那个白衣少女是什么身份。”

    “是,大少爷。”电话那头应了声。

    打听白衣少女的身份其实不止钱穆风一位,凡是见到她容貌的有一位算一位都对这位美若天仙的白衣少女好奇的紧,暗中猜测是那家的名门闺秀,为何以前从未见过。

    “你在给谁打电话呢?”旁边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钱穆风挂断电话,面无表情的回头看着周琴,冷淡道:“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周琴的脸色顿时更阴冷了几分,咬牙怒哼道:“姓钱的,别忘了咱俩现在的关系是恋人。”

    钱穆风不屑的嗤笑一声。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对周琴讥讽道:“若不是为了连和你们周家一起膈应赵家,你以为我还会再穿你这双烂鞋吗?”

    周琴气的浑身直发抖,一双丹凤眼睁的圆溜溜的,仿佛在喷火一般。

    “好好好,姓钱的,老娘不陪你玩了,你爱找谁找谁去。”说完直接甩手而去,钱穆风却始终面带冷笑,没有任何出言挽留的意思。

    气的浑身格格直抖的周琴快步冲进了卫生间,掏出个人终端拨出一个电话就咬牙切齿的厉喝道:“给我查下和赵家二少一起进来的那几个女人的身份,尤其是那个穿白裙子的!”

    周琴挂断了电话,双眼喷火道:“姓钱的,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

    “小姐再不动身可就晚了。”莲儿急的直跳脚道。

    慕容凤却是老神在在的坐在梳妆台前慢条斯理的擦拭着一柄宝剑,淡然道:“急什么,这不是还没到点嘛。”

    莲儿直翻白眼道:“夫人都已经来三个电话了!您再不出发,她可就亲自杀回来了!”

    慕容凤撇撇嘴,抬头与镜中画着淡妆的绝色佳人默默的对视了三秒,开口道:“这妆好像画的太浓了,要不再改改?”

    “这已经是最淡的妆容了,我的大小姐!”莲儿无力道。别家小姐为了参加今天的舞会那一个不是天一亮就开始精心打扮的?。可是再看看自家的小姐,淡妆素雅的就和没画一样。

    莲儿再次查看了一下时间,差点就动手拽人了。忽见一道白光从窗外蹿了进来落在梳妆台上,开口就道:“丫头,搞定了!”结果瞄了慕容凤一眼,泰哥直接一蹦而起惊叫道:“哇擦。你脸上画的什么鬼玩意?”立时双眼圆睁,然后抱着肚子滚在梳妆台上哈哈大笑起来:“哎哟,笑死我了。丫头没想到你打扮起来的模样还挺搞笑的。”

    慕容凤无奈道:“我从小到大压根就没画过妆,这唇彩我还是涂了三遍才画上去的呢。话说你一只喵星人懂得什么叫化妆吗?居然还敢嘲笑我!”说着两手直接掐了过去。

    泰哥立即蹦起来跳开,傲娇道:“哼,想当年我和那猴子在天宫混吃混喝见过的仙女多了去了。什么样的妆容没见过。你不信我就变个给你瞧瞧。”说着嘴一张往慕容凤脸上喷来一团仙雾。待雾云散去,一张美若天仙的容妆出现在了镜子中。

    莲儿瞧得双眼大放精光,拽起慕容凤就催促道:“小姐妆画好了就赶紧出发吧,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哎呀,别拽我啊,我的剑,我的剑。晚上我还要用它表演呢。”慕容凤伸手拿起宝剑抓过泰哥一起抱在怀中,无语道:“真是的,你这丫头急个什么劲啊。晚点去会死啊!”

    泰哥憋闷道:“呜呜呜。丫头快松开,你要闷死我啊!”

    “我死不死不知道,但我知道小姐您再不动身出发,夫人就肯定要杀奔回来了!”莲儿汗颜道。慕容凤只好不情不愿的被莲儿连拉带拽的出了闺楼,院子门口早已有专车等候,莲儿手忙脚乱的将慕容凤塞进车里,然后自己一钻进驾驶室就直接出发了。

    ***

    酒店门口,原本聚集在此的记者基本上都已经散去准备明天的报道。只留下几十位职业狗仔还留在这里。不过这些留在现场的狗仔也是一个个心不在焉。显然里面该来的都已经来了,再在这里守下去也没指望能挖掘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留下来纯粹是职业习惯。只要酒店大门没关,他们就必须坚守到最后一刻。

    这时忽见一辆红色超跑呼啸而来停在红毯尽头立时引来了这些记者的好奇。车上先下来一青年,然后就见这位青年满脸微笑的从车上请下一位盛装打扮的美艳少女,立时还在现场的记者都激动了。

    “啊!快看!是蓝陌陌!”

    “啊哈!明天的头条有了!”

    “总算没白守啊!”

    “快联系台里进行现场书包网.bookbao2络直播,标题就写‘蓝陌陌与一神秘土豪现身豪门舞会’!”

    “老大,那位是孙家的七少爷孙鑫海”一个声音弱弱的提醒道。

    “废话!老子没瞎。用得着你提醒?标题不起的惊悚一点,怎么博取眼球啊?赶紧去联系,快快快。”

    “灯光打亮点!快给我切个镜头!”

    “蓝小姐!蓝小姐!请接受一下我的采访,请问你和这位帅哥是恋人关系吗?哎呀,别挤我啊!”

    “啊!谁踩到我的脚了?”

    记者区内一时间全都挤成了一团。

    蓝陌陌却是挽着孙家七少一脸甜蜜的笑容。频频对着记者闪光的镜头招手示意。

    孙鑫海面带微笑,亲昵的凑到蓝陌陌的耳边,悄声道:“行了,拍一会儿就成了。再不去进行就要关门了。”

    “嗯,依你。”蓝陌陌显然懂得轻重,吐气喝兰的在孙鑫海耳边吹了一下,顿时让这位大少爷露出色魂与授的表情,咬着耳朵轻哼道:“小浪蹄子,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蓝陌陌脸上却是一片娇羞,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当众秀恩爱呢。好吧,其实也没差。

    如此亲密的举动自然谋杀了无数闪光镜头,若不是防护栏挡着,恐怕现场的记者们都要冲过来近距离拍摄了。

    嘀嘀嘀!!!

    忽然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瞧去,只见红毯尽头一辆姗姗来迟的老爷车被停在前面的超跑堵住了路。这时驾驶座的车窗降了下来,露出一位可爱的少女冲着红毯上的二人娇喝道:“谁怎么缺德啊?上过驾校没啊?车不能停路口都不知道吗?说你呢,瞪什么眼,赶紧把车挪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