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哎呀,想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弄醒她问问不就知道了。”泰哥窜上前来直接朝这女人脸上吐了一口仙气,立时就见这女人身上的伤势眨眼间痊愈,然后呻吟一声就悠悠的苏醒了过来。

    “你好。”慕容凤微笑着打招呼道,但回应她的却是黑洞洞的枪口。

    “你是谁?”王雅举着枪冷冷道。

    慕容凤耸耸肩,无语道:“你们母女俩还真是一个性子,都喜欢拿枪指人。”

    王雅脸色一变,却质疑问道:“我女儿叫什么?”

    “安蕾。”慕容凤说道:“现在信了?”

    “我女儿现在在哪?”王雅眼中闪过一丝激动,颤声问道。

    慕容凤遂将认识安蕾的过程说了一边,然后告诉她安蕾已经被她父亲接去了a市,却没想到王雅听到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慕容凤眉头一皱,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王雅惨笑道:“我们原本就是从a市逃出来的”

    慕容凤目光一凝,疑惑道:“为什么?”

    王雅轻咳几声,苦笑道:“这事说来话长了。”慕容凤知道这是下一步的剧情,就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我原本是安布雷拉公司下属一家生物研究所里的一名基因药剂研究员。在一次试验中我与我的导师调配出了一种新型基因药剂t型药剂。这种t型药剂有很强的致死性,任何生物一旦被感染后只会有1%的存活率,而且被感染的尸体会发生变异变成只留存觅食本能的丧尸。我的导师认为这种魔鬼药剂不应该留在世上。所以就准备将其销毁。却没想公司上层经过商讨后认为这种药剂如果进一步研发说不定就能培育出强大的生化战士。”

    “我的导师对此表示坚决反对。结果直接被公司上层软禁了起来。而我的丈夫,也就是我导师的儿子亲自接管这项研究。我原本也是坚决反对深入研究下去的,但是为了我的女儿,我不得不亲手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王雅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自责不已:“安蕾在很小的时候就患有先天的基因缺陷,医生说她最多活不过十岁。在她十岁生日的那天我亲手为她注射了改进过的t型药剂,当我见到她又能在我面前活蹦乱跳时,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可是我却不知道恶梦已经悄悄降临了。”

    “起因是另一家跨国财团也盯上了t型药剂,在派人到研究所偷取药剂失败后就暗中派人挟持了我与女儿。要求我的丈夫交出t型药剂。就在我和女儿被挟持的第三天,那家跨国公司总部所在的d市就爆发了可怕瘟疫。直到我和女儿被解救出来才知道h市研究所在被入侵的当天发生了严重的事故,导致有强烈致命性的原始t型药剂泄露了出去,从而导致病毒迅速扩散直接感染了整座h市。”

    “而安布雷拉公司上层却错误的认为这是对方公司故意所为,所以就报复性的往d市散布了t型病毒的弱化版,并打算用解毒血清作为资本要挟对方。但是所有人都低估了t型病毒的恐怖,它根本就是一头魔鬼,一旦被施放出来根本就不是那个人能够控制的。”

    “最后一切都失控了。人类直接社会崩溃了,变成了地狱。”

    慕容凤皱眉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带着你的女儿逃出a市来到h市?”

    王雅苦笑道:“因为我的女儿是唯一一个在注射了t型药剂后呈良性反应的人类。绝望的公司上层认为安蕾的身体中肯定有消灭病毒的血清。为了人类的希望,我并没有阻止他们抽取安蕾的血样进行分析。但是直到前不久我才知道那些家伙压根没在研究什么解毒血清。而是用安蕾的血样培育出了新型病毒药剂g型!”

    “他们完全疯了,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他们毁掉了。居然还在异想天开的要制造出比丧尸更恐怖的怪物来对付那些丧尸怪物。所以我就带着安蕾偷偷逃出了a市来到h市,打算亲手研制出真正的病毒血清。”

    慕容凤掏出从地底研究所获得的新型病毒血清,问道:“你说的可是这个?”

    王雅接过看了看,随即摇头道:“不是,这只是抗体血清,只能起到抑制病毒的效果。并不能从根源上杀死那些生化病毒。这个血清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慕容凤回答道:“如果你要去的是一座建在疗养院下的地底研究所,那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要白跑一趟了。因为那座研究所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魔窟,然后又被我夷平了,里面的设备基本上都在战斗中被损坏了。”

    王雅微微惊讶,然后摇头道:“我原本以为那研究所就是病毒爆发的源头,没想过去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看来在病毒爆发后那地底研究所并没有彻底沦陷,一直在暗中试验新型病毒。”

    慕容凤恍然,遂又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是打算返回a市再次救出你的女儿?”

    “其实在我的住宅地下室里就有一套研究设备。我原本是准备带安蕾去那里的。”王雅咬牙道:“但安蕾绝不能留在那些恶魔的手中,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先研究出病毒血清,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安蕾已经被带回去了,你这儿还有血样吗?”慕容凤纳闷道。

    王雅苦笑着一撸袖子露出三道爪痕,苦笑道:“在带着安蕾逃出a后我开着直升飞机意外迫降在了h市外,然后又不幸遇到了几头丧尸,为了保护安蕾我被咬伤了。那个时候我都绝望了,但是安蕾为了救我竟然割破自己的手指头滴血给我喝下,然后我就活下来了。”

    “好吧。我现在不得不佩服你们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慕容凤弯腰将她搀扶起来。说道:“我记得安蕾说过你们家在城北。你能走的动吗?”

    “没问题,我能走。”王雅深吸一口气,试着走了几步,然后感谢道:“我还没谢你治好了我身上的伤呢。对了,你叫什么?是h市的幸存者吗?”

    “治好你伤的不是我,是……”慕容凤环顾左右才发现那位喵大仙又不知道流窜到哪里去了。满脸黑线的她无奈道:“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咱们还是办正事要紧,你可以称呼我月影。至于我的身份。其实我只是路过的。”

    王雅看了慕容凤一眼,知道她肯定有所隐瞒,但也不想细问。便带着她往城北赶去。

    城中的丧尸基本上已被肃清,那些怪物不是死在了哀嚎魔狼与血肉魔树的大战中,就是被安蕾父亲带来的救援队给剿灭了。整个h市此刻是静若鬼蜮,二人行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听着冷风刮过废墟响起的鬼哭般风声,令人感到心底直发寒。

    说起来那场大战过后慕容凤从地底研究所出来就没再见到那头哀嚎魔狼,也不知道是回d市向丧尸王复命了,还是流窜到别的地方去了。

    慕容凤见王雅的脸色有些苍白。便左右看了看,一指旁边一辆汽车。说道:“你家离这里还有多远?要不然我们开车过去吧?”

    王雅摇头道:“这城中虽然没有了大规模的尸群,但可能还有零星的怪物。开着汽车去太危险了。”

    “你们这里就没有噪音低点的交通工具吗?”慕容凤纳闷道。

    王雅奇怪的瞥了慕容凤一眼,总感觉此人与自己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总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有是有,但是在这鬼地方恐怕一时间难以找到。”王雅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喘息道。

    慕容凤见她脸色越来越差,便开口问道:“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王雅尴尬道:“其实我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慕容凤无语的掏出几包零食和饮料递了过去:“吃吧。”

    王雅也没客气,道了声:“谢谢!”就接了过去狼吞虎咽起来。

    “吃慢点,不够我这里还有。”慕容凤无语的摇了摇头。忽然她一抖耳朵定住了脚步。

    “怎么了?”王雅吃着食物,含糊问道。

    “有东西过来了!”慕容凤抬头眺望高楼之间的天空。

    王雅急忙收起食物,拔出手枪顺势望去。

    没过一会儿,就听天上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王雅脸色微变,急声道:“是直升飞机的声音,不止一架!可能是来抓我的!”

    “先隐蔽!”慕容凤连忙拽着她躲到了一间路边店铺内。

    随即就见成群的倾转旋翼直升飞机从城市上空飞过。凭慕容凤的目力可以很清晰的瞧见安布雷拉公司的标记印在机身上。

    机群并未降落在城中,还是横飞过城市后往地底研究所所在那个地方飞去。

    “不是来抓我的?”王雅舒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凝眉道:“估计是去地底研究所的。”

    慕容凤突然问道:“你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研制出病毒血清?”

    王雅愣了愣回答道:“如果有设备和血样,大概只需要三天。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最好能再快点!”慕容凤拉着她来到一辆汽车前直接将她给塞进了驾驶座,然后自己钻进后座,急声道:“快走,我们必须赶在那些飞机离开前弄出血清,这样我们就不用再找别的交通工具去a市了!”

    “坐稳了!”王雅瞬间回神,立即破拆开方向盘上的锁扣,直接以暴力手段发动了汽车,然后呼啸着向城北方向疾驰而去。

    整个h市要比d市大上好几圈,即使有疾驰的汽车代步,二人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王雅原来居住的别墅小区。主要是沿途的城市历经战火洗劫,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二人不得不经常弃车步行。翻过废墟后再另行找车代步。就这样兜兜转转还顺带着灭掉了几只不开眼的怪物才赶到目的地。一片依山而建的别墅区。

    二人现在换乘的是一辆敞篷跑车。引擎的轰鸣在山道上传出老远。几头丧尸蹒跚的走出一座别墅拦在路上,慕容凤端起步枪就是一发粒子炮轰了过去。

    跑车嘎吱一声停在一座别墅前,王雅下车后瞥了一眼满地的碎尸,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认识他们?”慕容凤翻身下车问道。

    “他们生前是这里的住户,还和我们家有过来往。办过几次野外聚餐。”王雅不愿多说,转身打开了自家的别墅院门。

    慕容凤伸手拦住了她,问道:“你家里还养狗的?”

    “没啊。”王雅茫然道。

    “那就是你邻居家的狗跑过来了。退后点!”慕容凤端起枪瞄向院子里一片凌乱的花丛。

    忽然只听嗷呜一声,一头大如猛虎满嘴利齿的丧尸獒犬从花丛中扑了出来。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完全能够将一个活人生吞下去。饶是王雅已经见惯了各种变异怪物。也被眼前这头巨犬给吓懵住了。

    但首当其冲的慕容凤却是抬手就是一枪,喷射出去粒子能量弹直接灌进丧尸獒犬的大嘴,然后发生爆炸直接炸裂了它的整个脑袋,巨大的身躯在惯性作用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然后滑到二人脚头前。

    浓烈的血腥味混杂着尸体的焦臭味,让刚刚饱餐了一顿的王雅忍不住直干呕。

    “你若是不舒服就吐出来吧。”慕容凤回头安慰道。

    王雅拍了拍心口,强忍下心头的恶心摇头道:“我没事。咱们快进去吧。住在这片别墅区里的都是非富即贵,平常总爱养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这头獒犬还算是正常的了,嗯,我说的是它变成怪物之前。”

    慕容凤好奇问道:“你们这里还有养鳄鱼的?”

    “什么鳄鱼?”王雅一愣,然后就见慕容凤抬起了枪口。王雅僵硬的扭过头只见一条七八米长的巨鳄缓缓的爬出了一间别墅院门。那巨大的身躯让停在门口的一辆越野车真是相形见拙。

    王雅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瞬间就青了,颤声道:“你能对付它吗?”

    “能!”慕容凤回答的信心十足。刚让王雅松了一口气,却见慕容凤话锋又一转,无奈道:“但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因为……你真的确定这里只是富人的别墅区,而不是动物园?”

    “嗷呜~~~!!!”忽然又有三头丧尸巨狼跃出一间别墅落在了二人的身后。

    天空一片黑影掠过,赫然是一只大雕,真的很大,都快赶上战斗机了!

    而最让慕容凤无语的是一条巨蟒缓缓从山顶一间别墅的后院里探起了足有汽车大小的脑袋!

    “我,我们现,现在怎么办?”王雅浑身直打摆子的颤声问道。

    “你屋里不是有地下研究室吗?”慕容凤将步枪调至速射模式,沉声道:“我一喊跑,你就往屋里跑躲地下室里去,我留下来对付这些怪物。在我没搞定这些怪物之前千万别出来。”

    “我,你……”王雅害怕的说不出话了。

    “跑!”慕容凤却不管她怎样想,直接一掌巧劲将她送进了院子里,然后端起步枪守在院门口就一通扫射,巨大的爆炸声瞬间响彻整片小区。

    王雅却是腾云驾雾般的飞进了院子里,然后脑袋发懵的连滚带爬的冲到自家门前,在推门而入之前下意识的一回头,却见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巨蟒缠绕的别墅被粒子能量弹轰成了火海,那巨蟒在火海中剧烈翻滚着。

    张开血盆大口的巨鳄如一辆高速疾驰的卡车冲到慕容凤面前,却被她一脚踹飞了出去与那三头巨狼滚成一团。

    巨雕趁机飞扑而下,却被她徒手抓起的跑车拍飞了出去,一头砸进了她邻居的别墅里。

    慕容凤豁然回头朝她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快进屋里去!”

    下一刻,她就被翻滚过来的巨蟒给撞飞了出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