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入夜时分,神色略显狼狈的慕容凤终于发现了一座鸦人的野外营地。整片营地扎建在一座山峰与一片湖水之间,算是依山傍水易守难攻之处。显然指挥这支鸦人大军的将领不是一个善于之辈!

    慕容凤趴在一处半山腰上窥探了许久就蹑手蹑脚的返回了就近的一处山洞里,然后掏出一大堆瓶瓶罐罐开始炼制毒药。下毒其实有很多种手段。有下死手的,但那一般都是往仇家的食物里投放见血封喉的毒药,讲究的是直接毙命。但要想对付一支近万人的大军,肯定不能怎么乱来,毕竟对方也不是傻子,只要见到食物直接吃死了人肯定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到时候最多毒死一小部分敌人,没什么意义。

    所以对大军下毒最好的就是慢性毒药,等所有人都吃下了带毒的食物然后再一起毒发绝对能造出大规模杀伤敌人的效果。可惜慕容凤不会炼制这种慢性毒药,所以她改而求其次,炼制了一种吃了会让人拉肚子拉到双腿发软的泻药!在慕容凤看来泻药这玩意儿可比直接要人命的毒药阴损多了。毕竟人死了一了百了,随便找个地埋了就是了。而对于吃坏肚子的战友你总不能弃之不顾吧?然后又得分人手去照顾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吧?这等于变向的拖累了敌军整个后勤系统,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非战斗减员,而且还会极大打击对方的军心与士气。毕竟俗话说的好,好汉也顶不住三泡稀嘛!

    花费了数个小时,慕容凤终于炼制成了系统承认的特效泻药,然后小心的收好又拿出三条色彩斑斓的小鱼。

    这是小香儿在彩虹湖中抓来的斑斓鳞鱼,原本是准备让慕容凤烤来吃的,结果一听阿玛迪斯说吃了这鱼活不过三息,小丫头直接吓的丢在了地上。后来被慕容凤捡回来存在包里一直到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慕容凤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小鱼身上色彩斑斓的鱼鳞刮下来放到钳锅中,然后倒入清水开始文火炖煮,直到水中逐渐浮起一层油彩似的浮油,慕容凤再滴入几滴树脂作为粘稠剂。待锅中的汁水变得粘稠起来慕容凤立即掏出几捆箭矢开始淬毒。等将所有箭矢淬完毒,慕容凤发现锅底还残留着不少毒液,就将插在斗篷中飞镖暗器抽取逐一淬上毒,然后与箭矢一起摆放在洞口等待自然风干。

    莲儿看着慕容凤熟稔的动作。一脸惊奇道:“小姐您淬毒的手艺见长了啊!”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你这是夸我呐?还是奚落我?”

    “当然是在夸您啦!”莲儿笑眯眯道,然后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小姐您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慕容凤看了下时间,说道:“等一小时后就行动。”

    “啊?怎么早?那些鸦人都还没睡着呢!”莲儿惊讶道。

    慕容凤解释道:“从整个鸦人营地的布局中我可以看出对方的指挥官绝对是一个能征善战之辈!绝不可能在守卫粮草问题上出现丝毫纰漏,尤其是在后半夜这种极容易被偷袭的时间段里,肯定会加强营地中的守卫力量。所以我就反其道而行之。趁着天色刚刚擦黑,营地中的鸦人都还在造锅做饭,人声最为噪杂的时候潜入进去。”

    “小姐那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这样不就打草惊蛇了吗?”莲儿轻叹道:“要是莉莉丝也在这里就好了,她和小姐您合体后就可以使用圣衣的隐身技能暗夜之影了!”

    慕容凤掏出一块风味肉干细嚼慢咽的吃着,同时说道:“遇到困难求人不如求己,不要总想着依靠别人来帮你解决问题。”

    莲儿反问道:“那小姐您想到什么潜入敌军大营的好办法了吗?”

    慕容凤坦然道:“暂时还没想到!实在不行就强行闯入吧,我就不信以我的身手还躲不过那些鸟人的守卫!”

    莲儿不得不提醒道:“小姐,这里是游戏世界,那些鸦人明显是走魔幻风格的文明种族!”

    “那又怎样?”慕容凤纳闷道。

    莲儿汗颜道:“还怎样?小姐您就没有想过对方说不定会有什么侦测魔法布置在暗处啊!”

    慕容凤立时一拍脑门,哀叹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莲儿一时间彻底无语了。

    “看来只能改变行动计划了!”慕容凤忽然面露诡笑道。莲儿立时打了个寒颤。总觉得自家小姐一旦露出这副笑容总有人会倒大霉的!

    月上中梢时分,喧闹的鸦人大营逐渐安静了下去。但黑夜中的森林比之白天还要热闹,各种兽吼嘶鸣此起彼伏吵的人难以安静入睡。但是鸦人士兵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一天的赶路早已让这些疲惫的士兵进入了梦乡。

    而就在这喧闹的黑夜中,慕容凤身后背着一个大麻袋悄悄的摸近了鸦人的营地。然后在一处草丛中丢下麻袋打开袋口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被慕容凤装在袋中的正是一头幼年的银背猩猩。只不过这头年幼的银背猩猩此刻看上去精神显得很萎靡。确实被某人沿路一直放血抓到这里,没有直接挂掉已经是它生命力顽强了。

    慕容凤伸手扯下塞住它嘴巴的破布,发现这头小猩猩只是呜咽了几声就没力气叫唤了。

    “唉,真是麻烦。”慕容凤抱怨一声直接掏出一瓶营养液给这头小猩猩灌了下去,立时让这小家伙恢复了生气,然后马上发出凄厉惊恐的吼叫声!

    慕容凤嘿嘿一笑提起这个小家伙解下捆在它身上的藤蔓。然后奋力一丢直接将它丢进了鸦人的大营中,立时引起一阵鸡飞狗跳。

    “小姐您真是太坏了!”莲儿忍不住吐槽道。

    “你说什么?”慕容凤一挑眉角,莲儿赶紧改口道:“我是说小姐您真是太聪明了!怎么妙的办法都能被您想的到。只是那些大猩猩会追来这里吗?”

    “放心吧,那些大猩猩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敏着呢!我沿途洒了怎么多猩猩血在地上。那些大猩猩肯定已经循着气味追来了。”慕容凤眺望着鸡飞狗跳的鸦人大营,信心满满的笑道。

    忽然她留在后面的微型侦察器发来警报,只见雷达上涌来了密密麻麻的红点!使得整片森林仿佛都沸腾起来了一般!

    “来了!”慕容凤嘿嘿一笑,一翻斗篷遮住全身然后一晃身影就融入了黑夜之中。

    这一夜对鸦人大军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刚刚睡下没多久的鸦人士兵先是被一阵嘈杂的喧闹声给吵醒,使得不少鸦人士兵误以为敌人来袭营了。结果等他们拿着武器钻营帐却发现是一群哨兵正在逮一只上蹿下跳的小猩猩,结果惹得整个营地内一阵鸡飞狗跳。

    负责统帅这支鸦人运粮大军的鸦人将领得知混乱的原因后当场气得他暴跳如雷,直接下令将那队失责的守卫推出营门斩首。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森林中又突然爆发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兽潮冲击营地。无数愤怒的银背大猩猩直接冲进了鸦人大营里到处横冲直撞。

    这之中还真被莲儿料准了一事,那就是鸦人大营中居然还真布置不少了魔法警戒装置!如果不是有这些愤怒的银背大猩猩作为探路先锋到处打砸,慕容凤还真没想到这座鸦人大营里居然有如此严密的魔法防卫系统。

    趁着混乱的鸦人大军与这些愤怒的银背大猩猩打作一团,根本无暇顾及粮草的守卫,慕容凤如一个幽灵般悄无声息的潜进了鸦人大军囤放粮草的大帐内。等到鸦人将领组织起人手终于打退了这群银背大猩猩已经是后半夜了。随后心系粮草安危的鸦人将领赶紧派人去查看粮草。发现所有粮草都是安然无恙后才让他得以松了一口气。

    虽然被一波莫名其妙的兽潮折腾得一夜未休息好,但是鸦人大军却不敢再在此地逗留,生怕遇到更大的兽潮,所以即使天还未亮就连夜拔营往通天峰赶去。

    躲在暗处目送着鸦人大军连夜拔营而去,慕容凤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然后抄近道星夜兼程先一步赶回了凌云峰。

    翼族皇宫会议大厅内,慕容凤与柯德蕾莎还有刚刚从诺达森述职回来的阿斯塔丽,以及几位翼族将领齐聚一堂面见尼诺尔。

    “陛下,幸不辱命,计划完成!”慕容凤刚刚坐下喝了一口水,闻讯赶来欧瑞尔就撞开大门闯了进来。让他老爹的脸色很不好看!

    “身为王储,这般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尼诺尔拍桌大怒道,吓的欧瑞尔直缩脑袋。

    慕容凤回来之后就没见这位国王陛下对她有过好脸色,即使慕容凤出生入死完成了艰巨的任务,尼诺尔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夸赞了一句。显然这位吝啬的翼族国王已经知道了慕容凤从他的宝库中拿走了某件传世的重宝,即使这事是他亲口应下的,也还是让尼诺尔每每想起来都感觉肠子都快悔青了。

    开口索回宝物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别说一向强势的精灵族会不会答应,更为主要的是现在正值大敌当前,翼族正需要精灵族帮忙退敌,根本不敢和慕容凤撕破脸。所以这个哑巴亏只能自己捏鼻子认了。而对于自己那败家儿子。尼诺尔还能有好脸色才有鬼了,如果不是他只有怎么一个继承人,说不定连废黜的心思都有了。

    “对不起父皇,是儿臣失礼了。”欧瑞尔唯唯诺诺的道完歉。然后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就位落座。

    慕容凤没有理会这位王子殿下幽怨的目光,继续自顾自的说道:“陛下,事不宜迟,我们应该马上组织士兵出发了!”

    尼诺尔皱着眉头开口道:“现在翼族的勇士都分散在各地救助平民,我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

    慕容凤直接问道:“那您多久才能完成大军集结?”

    尼诺尔想了想回答道:“最少一两天!”

    慕容凤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最多只有一天时间。明天早上必须出兵!否则那些鸦人吃下带毒的食物后肯定会察觉自己的粮草被我们动了手脚。所以我们必须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打败对方才行!”

    “这”事到临头尼诺尔却是举棋不定了,一时间让慕容凤大为光火。

    忽然议事大厅的大门再次被撞开,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一位翼族勇士欣喜道:“陛下,我奉特使大人的命令送回这份密报。觉醒教派已经同意与我们联手对付斯克提斯帝国了!”说着掏出一个密封的竹筒呈了上来。

    “啊?真的?快快呈上来!”尼诺尔立时大喜道,直接起身就要去接那竹筒。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凤突然起身伸手抓住尼诺尔的右手,然后一使巧劲直接将尼诺尔整个人都给推了出去。

    突然的变故一下子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但更大的惊变还在后面,只见那位捧着密奏竹筒的翼族勇士突然对准尼诺尔拧动竹筒的底部。只听咻的一声从竹筒中喷射出数道寒芒!

    近在几尺的慕容凤直接一闪身挡在尼诺尔面前,飞射出来的毒针全都被她护体罡气挡下。

    刺客见事情败露,立即一脸狰狞的探手朝腰间摸去。

    慕容凤冷哼一声抢先拍出浑然一掌,刚猛的掌风犹如一道巨浪咆哮直接席卷着暗刺客一起轰飞了出去。一连撞穿了三堵墙壁才停下!

    整个会议大厅立时一片狼藉,被惊呆了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欧瑞尔惊慌失措的跑到尼诺尔身边,大声高喝着:“护驾!护驾!有刺客!”

    柯德蕾莎则直接蹿进了墙洞前去抓捕那名刺客!

    蜂拥进来的翼族守卫立时将尼诺尔和欧瑞尔团团围住。

    慕容凤收功站定,转身询问尼诺尔的情况。

    “我。我没事。”尼诺尔在欧瑞尔的搀扶下,一脸苍白的站了起来。

    这时柯德蕾莎已经将那还剩下半口气的刺客给提了回来,阿斯塔丽上前一检查,抬头神色凝重道:“他是被邪恶的巫术控制了心智!”

    “该死!我就知道那些疯子的思维不能用常人的理智去理解的!”柯德蕾莎大怒道。

    慕容凤上前查看了一眼,沉吟道:“凡事不能那么绝对!此人确实被人用邪恶的巫术控制了心智,但是我们怎么能就确定是觉醒教派的人下的手?阿斯塔丽祭司您能救醒他吗?”

    阿斯塔丽仔细检查了一番,无奈道:“月影祭司你刚才那一掌打的也太猛了,这人的五脏六腑全都被震碎了,我只能让他回光返照片刻”

    房间内的众人下意识的瞥过那巨大的墙洞,无不偷偷咽了下口水。而再次被慕容凤救下一命的尼诺尔。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那就救醒他!”慕容凤沉声道。

    “好!”阿斯塔丽立即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施放出柔和的光芒护住这位翼族的头部,片刻功夫这人就睁开了眼睛,虚弱道:“我这是在哪儿?”

    “要问什么快点问,他坚持不了多久。”阿斯塔丽催促道。

    慕容凤立即开口问道:“是谁对你下了邪恶的巫术?”

    这位翼族勇士的目光开始涣散,喃喃道:“我,我是密使大人的护卫,我们在回来的半路上遭遇了鸦人的截杀,我,咳咳咳!我的头好疼。那些鸦人将一条虫子塞进了我的嘴里!呕~咳咳咳。”

    “快说!是谁将虫子塞进了你的嘴里?”慕容凤揪住他的领口逼问道。

    翼族勇士忽然怒睁空洞的双眼,啊啊道:“是,是,是鸦人大祭司。艾,艾斯卡!”说完后直接两眼一翻,彻底没了生息。

    慕容凤站起身沉声道:“看来我们暗中联络觉醒教派的计划已经被斯克提斯帝国获知了。不过没关系,泄露了就泄露了吧,正好可以让对方分心去提防那些疯子。”

    心有余悸的尼诺尔走上前来,盯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翼族勇士。悲痛道:“带这位勇士下去,好好厚葬他。”

    一众护卫立即上前将勇士的尸体抬了出去。

    “陛下。”慕容凤转身道。

    尼诺尔抬手阻止了慕容凤进言,然后面露决绝之色直接下令道:“传我命令,召集所有勇士归队!我们要踏平通天峰为死难的亲人报仇!”

    欧瑞尔忽然越众而出,抱拳单膝下跪道:“父王,儿臣请战!”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