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凤栖楼发表声明后不久,赤色部落会长血色霸王立即也在论坛上发布了一条措词严厉的声明,声称赤色联盟放弃巨岩镇只是为了战略转进此处省略数千字。而对于这场战争赤色联盟有信心不会失败此处省略数万字。血色霸王同时还声称为了让广大的普通玩家不再受凤栖楼残酷的压迫统治,赤色联盟号召所有玩家加入这场抵抗独裁统治的圣战,为自己的自由未来争取一片光明的未来后文省略数十万字...

    无数玩家看完这篇声明后当场就吐了......

    然后双方的水军再次在论坛上大干了起来!

    双方在论坛上大打口水仗,同时私底下也没闲着。赤色联盟仅存的几家公会的大佬纷纷开始游说背后的财团加大资金的投入。毕竟战争是最烧钱的游戏,即使在游戏中也是如此。先不说武器装备的巨大花销,单是没有真金白银的摆在面前谁会给你卖命?那家公会的精英团都不是用钱堆起来的?若是单靠那些休闲的普通玩家拉扯起来的乌合之众,估计这场仗就甭打了,直接投降算了。

    作为赤色部落背后的林氏财团原本已经打算放弃赤色部落退出这场战争游戏了,但是当他们得知军方已经暗中介入这场战争,并派出一位货真价实的NPC将军坐镇指挥后林氏财团立即改变了计划,不但加大了对赤色部落的资金投入,而且还派出了几位公司职业经理人进驻赤色部落帮助血色霸王打理公会的经营。其实血色霸王也明白那几个所谓的职业经理人只不过是林氏财团架空自己权力的棋子,但是已经一无所有的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事实,成为一个被林氏财团推到前头的傀儡。但至少表面上恢复了以前的风光。

    相对于赤色联盟那边的纷纷攘攘,凤栖楼这边就显得平静多了。在成功占领了巨岩镇后凤栖楼按照约定将这座小镇归还给了星辰公会,但同时也获得了一个驻兵权,等于为凤栖楼将来的重返镜湖盆地扎下了一个前哨基地。

    两大阵营因为各自的谋算而默契的停止了交火,而在遥远的西南密林深处,翼族与鸦人之间的战争却是一触即发!

    “斥候已经将鸦人大军的老巢找到了。”柯德蕾莎兴冲冲的冲进作战会议室将一份最新的情报摊在桌上。急切道:“那些鸦人大军现在盘踞在东南方向约三百里的一座山峰上。据斥候靠近观察,那些鸦人正在源源不断的召集兵力,经过估计那座山峰已有七千多鸦人士兵集结到此了!”

    尼诺尔对照地图,沉声道:“那座山峰名叫通天峰。四面皆为峭壁,山峰高耸入云,其高度不在我们的凌云峰之下。想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包围住对方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那我们就选择强攻好了!”柯德蕾莎激进道。

    “这样我们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伤亡!毕竟这次来犯的鸦人足有七千之众,而我们只有不到四千的兵力!”欧瑞尔皱眉道,然后将目光投向慕容凤。

    慕容凤凝眉沉吟了片刻。开口问道:“派去与觉醒教派联络的密探回来了没有?”

    尼诺尔摇摇头,道:“还没有。月影祭司,我还是对那所谓的鸦人反抗军不抱太大的期望。”

    慕容凤说道:“我们和斯克提斯帝国的兵力相差太多,所以应该利用一切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鸦人反抗军只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暗子,能劝动对方是再好不过,即使失败也对我们没有什么损失。而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些鸦人集结的兵力越来越多,极有可能在这一两天内对我们发动攻击!这回对方若是再来恐怕就不是像先前那般一触即退的袭扰战术了!”

    欧瑞尔抢着问道:“那月影祭司您可有什么退敌的良策了吗?”

    慕容凤注视着地图看了一会儿抬头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你们有谁知道哪些鸦人的食谱吗?”

    在座的几人俱是面面相觑,柯德蕾莎汗颜道:“月影大人,您突然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您还打算去给那些鸦人送些吃的不成?”

    慕容凤微笑道:“没错,我正有此意!”不顾众人的惊愕。慕容凤笑眯眯的对尼诺尔说道:“陛下,我记得先前曾和您说过,我不擅长驱毒,但却擅长淬毒和下毒!”

    尼诺尔立时双眼精芒一闪,想了想说道:“那些鸦人平常都吃些果物,偶尔也会猎捕一些肉食!阁下可有办法在这些鸦人大军的粮草中动些手脚?”

    慕容凤笑道:“对方现在有七千大军,每天消耗的补给肯定是惊人的。而且你们发现了没有?据斥候侦察所得来的情报,那些鸦人是在源源不断的召集兵力,而不是原先就有那么多兵力屯集在那通天峰上!很显然斯克提斯帝国也没料到陛下您会拒绝他们的索要,所以一开始也没做好战争准备。现在如此源源不断的从后方调集兵力。更像是被激怒了之后做出的愤怒反应,所以敌军在后勤方面难免就会出现一些疏漏!这就给了我们可乘之机了!”

    慕容凤转头对柯德蕾莎问道:“斥候可有发现那些鸦人的补给都是从什么方向运过来的吗?”

    柯德蕾莎赶紧翻看情报,然后抬头兴奋道:“南面!鸦人大军的援军和补给都是从南面运过来的!”

    尼诺尔点头道:“那个方向正是斯克提斯帝国!显然这支鸦人大军的补给全都是从斯克提斯帝国本土运过来的!如果我们能阻断掉对方的补给线,恐怕这七千鸦人大军会不战自溃!”

    慕容凤摇头道:“我们能想到这一点。对方同样会想到这一点,所以运送补给的肯定有重兵护卫!”

    “那我们该如何对那些粮草下手?”尼诺尔皱眉问道。

    慕容凤沉吟道:“大张旗鼓的派兵去阻截是肯定不行的!为今之计只有趁对方在野外扎营之时派出刺客潜入敌营中对那些粮草伺机下毒!”

    “啊?那这样不是太危险了?”欧瑞尔惊呼道。

    慕容凤平静道:“王子殿下这是战争,牺牲总是难免的。”

    欧瑞尔张了张嘴,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可是……”尼诺尔尴尬道:“月影祭司,我们翼族没有刺客这个职能者啊!”

    慕容凤顿时无语了,然后扭头看向柯德蕾莎。柯德蕾莎也是无奈道:“你别看我,我这次只带来了三百角兽鹰骑士。”

    慕容凤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这个计划是我想出来的,那就由我去执行吧!”

    “不行!!!”欧瑞尔与柯德蕾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反对道:“月影祭司您身为主帅,怎么能够以身犯险?”

    “那你们去?”慕容凤反问了一句,立时让二人哑口无言。

    柯德蕾莎想了想又劝道:“月影祭司。我们何不在敌人的水源中下毒?”

    慕容凤无语的一指地图,只见鸦人大军盘踞的通天峰下面的森林中密布着水书包网.bookbao2和湖泽。

    “你自己算一下要用多少毒.药才能把整片森林的水源都给污染掉?”

    柯德蕾莎讪讪一笑,坐了回去。

    “总之,总之,我不会让月影祭司您去冒险的!”欧瑞尔起身急眼道。

    “王子殿下!!!”慕容凤忽然一脸严肃的沉声道:“这是战争!请不要感情用事!”

    “王儿。坐下!”尼诺尔瞪了儿子一眼,然后看向慕容凤钦佩道:“月影祭司义薄云天,能为我族做出牺牲实在是令本王敬佩不已。”

    慕容凤一脸不爽的摆手道:“别搞的给我提前开追悼会一样!我说你们就不能对我有信心点?”

    柯德蕾莎撇嘴无语,欧瑞尔则是一脸的无奈和担忧,尼诺尔却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难得大方了一回,说道:“月影祭司您此去肯定是危险重重,本王的宝库中珍藏着不少本族历代勇士曾使用的战甲和武器,您要是不嫌弃尽可去挑上一套带走!”

    “陛下您真是太客气了。”慕容凤面露惊喜之色,心中却是腹诽你好歹身为一国之主要送东西就送套全新的不行啊?非要送别人用过的旧货!你也好意思拿的出手!

    欧瑞尔主动请缨道:“父王。让儿臣带月影祭司去宝库挑选吧?”

    尼诺尔瞥了欧瑞尔一眼,无语的点了点头。只能在心中期望这傻小子不要做出败家的行为。

    慕容凤随欧瑞尔来到翼族皇宫的宝库中,立时被里面堆积如山的珍宝给晃花了眼。

    “真是太暴遣天物了!”慕容凤在心中腹诽不已:“有如此多的财宝却只知道像守财奴一样存起来,根本就没有想过让财富流通起来才是真正的生财之道啊!”

    “月影祭司,月影祭司?请这边走!”欧瑞尔边走边炫富,将宝库中的每一件珍宝都如数家珍一般的一一道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宝库里的所有宝贝都是他的家珍...

    慕容凤脸上笑的如沫春风,心里却在恶意的想着如果将这小子的老爹弄死把他扶植上位做一个傀儡,那这些财宝说不定就能落到她手里了!总比藏在这暗无天日的宝库积灰尘要好百倍!呃,不行不行,自己可是代表正义的好人。怎么能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现在身边有个既听话有能干的狗腿子就好了。

    在欧瑞尔的带路下,慕容凤走过一排排摆满珍宝的货架来到一间堆满铠甲刀剑的武器库里。相比起外面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货架,这里铠甲刀剑全都落了厚厚一层灰,搞欧瑞尔讪笑连连。觉得万分不好意思。

    “呵呵,月影祭司要不您在外头等会儿,我去吩咐下人来打扫一下。”欧瑞尔讪笑道。

    慕容凤摇头道:“大敌当前,没有那么多时间给我们浪费了。我自己找吧。”

    “那我帮你。我记得右边那几排都是女式的铠甲。”欧瑞尔带着慕容凤来到三排货架前。

    慕容凤一眼扫过去直接过滤掉了等级、属性、外观不合适的装备,然后走到一件漆黑的铠甲前。欧瑞尔立即上前为她介绍道:“月影祭司,这是夜莺羽甲。曾经是我族勇士莱维女士的战甲。”

    慕容凤抚摸过铠甲上的伤痕,感叹道:“你们这位莱维女士一定是位骁勇善战的勇士!”

    欧瑞尔肃然起敬道:“那是当然,莱维女士是我族最强大的天空骑士,只可惜后来死在了对抗恶魔大军的战场上。而她身穿的夜莺战甲也只留存下来这一件胸甲。”

    慕容凤虽然看的眼馋不已,很想将这件传奇橙色品质的胸甲收入囊中,但立即就将这一不靠谱的念头直接掐灭掉。因为这件胸甲是一套传奇战甲的五个部件之一,如果不能凑齐遗失的另外四个部件,那这件胸甲即使穿在身上也不会有任何属性加成!可以说这件胸甲现在只能算是一件观赏品!毫无实用价值!

    慕容凤摇摇头又转悠了一会儿,每次驻足停留欧瑞尔都会不厌其烦的介绍慕容凤所瞩目的铠甲的来历与故事。经过一番筛选,慕容凤最终选定了一套品相相对完整,属性适合,品质史诗级紫色的三阶翎甲套装收入了囊中。有了这套极品装备慕容凤完全可以穿到四十多级都不用换了。

    如果换做尼诺尔在此说不定会心疼的直后悔,可惜陪在一旁的欧瑞尔却是傻笑连连,因为在这小子看来能博得美人一笑送出一套极品装备算得了什么,就算将宝库里的所有珍宝都送她又如何。幸亏这傻小子没将念头表露出来,要不然慕容凤真的会忍不住再起邪念了。

    “月影祭司,护具有了,您要再看看别的不?库中还有许多精良的刀剑与弓箭。”某败家子显然要将败家进行到底了。

    慕容凤立时笑的更加灿烂了,嘴上却客气道:“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父王已经说过了,库中的战甲与武器任您选取一套。所以您不用客气,挑到喜欢的尽管拿去!”欧瑞尔拍着胸脯傲然一笑道。

    慕容凤现在瞧着这位英俊的王子殿下当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