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书包网.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若不是有伤在身,慕容凤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剑劈死这个口没遮拦的家伙。

    亚索讪讪一笑道:“坐坐坐,您要喝点什么?”

    “茶,或者清水都行。”慕容凤一招手,一把陈旧的木凳自动滑到她身后供她坐下。吓得缩在角落里的灰皮地精瑟瑟发抖。这时亚索捧来一杯清水,干笑道:“不好意思,好像只有清水。”

    “没关系。”慕容凤接过清水没有喝,而是搁在桌上,淡然道:“你既然是雷克顿的朋友,那么也算是我的朋友。我初来乍到的人生地不熟,能否请你将那家伙给找来。”

    亚索哈哈笑道:“这事就包我身上吧,其实我早已吩咐人去寻他了。不知阁下来坠星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办吗?在下虽然不是本地居民,但是也在这里瞎混了有段日子了,认识了不少能人,兴许能上阁下一点小忙。”

    慕容凤不动声色的说道:“只是路过。”

    亚索笑了笑,没有再追问,而是与慕容凤扯东扯西,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响起,灰皮地精跑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蓝皮肤的瘦高个子与地精嘀咕了一阵后就将一人给让了进来,正是与慕容凤走散了的雷克顿。

    雷克顿进屋后一见到慕容凤和亚索二人,就咧嘴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到桌前毫不客气的搬过一把凳子坐下,拍桌子喊道:“快给我来点吃的,我都快饿死了。”

    亚索扯了一下嘴角,转身从橱柜中端来一盘黑面包与发黑的火腿肉丢在雷克顿面前。雷克顿立时大怒道:“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呐!我要吃肉!新鲜的肉!”

    “没有肉!就这些东西。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亚索冷哼道。

    雷克顿瞪着眼睛,一副不给肉吃就要翻脸的架势。慕容凤伸手直接给了这货一巴掌,然后丢出一大块肉骨头让他去一边呆着去。亚索看的眼皮直跳,看向二人的眼神充满了疑惑,按照他所了解的这条大蜥蜴的脾性,受到这样的驱使早该暴起发怒了,可是现在却是叼着肉骨头一脸傻笑的退到一旁,一点儿也没有当年的爆烈性子了。

    慕容凤拿手敲了敲桌子将亚索的目光吸引回来。然后摸出一堆金币洒在桌子上,立时把亚索的眼神都看直了。

    只见慕容凤把玩这堆金灿灿的金币,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既然说自己在这座地下城里混了很久了,正巧我有许多事情想找个人打听一下。”

    亚索直勾勾的盯着金币,咽了咽的口水一脸讪笑的坐到慕容凤面前,慕容凤抬手止住了对方的开口,自顾自的说道:“我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只要答案令我满意就能得到一枚金币。你若是同意就点下头。”

    亚索立即点头如捣蒜。

    “很好。”慕容凤捏起一枚金币问道:“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座城市上方的空间之门通向哪里?”

    亚索闻言一愣,没想到慕容凤会问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下意识的回答道:“通向一个名叫艾尔的异位面。不过想要去那个位面必须是有权有势之人才能去。或者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慕容凤屈指一弹,金币落入亚索怀中。然后又拿起一枚问道:“像这样的空间之门是不是只有这里有?”

    亚索赶紧贴身收好金币,笑呵呵道:“你是第一次来地底世界吧?居然连问了两个常识性的问题。”

    慕容凤目光一凝,冷声道:“答非所问,这题不作数,下一个问题。”

    亚索的脸色顿时绿了,缩在一旁啃骨头的雷克顿差点笑喷了出来。

    “哎哎哎,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嘛!”亚索赶紧挽救道:“其实像这样的空间之门在地底世界一共有一百零八个,基本上每一个空间之门旁都有一座地下城建立着。不过每一个空间之门都不尽相同,有的小,有的大,通往的异位面也不相同。我们这里的这个空间之门只能算是中等大小,最大的一个空间之门在魔都卡兰多尔。听说直径足有数千米宽!其实除了这些被各方势力霸占的稳定空间之门,还有许多不稳定的空间之门。因为那些空间之门通往地方不是固定的,一天一变都是正常的,甚至偶尔会联通到地狱或者虚空位面去,所以那些不稳定的空间之门往往一经发现立即就会被各方势力联手封印起来,避免一些强大的魔物流窜到这个位面。”

    慕容凤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第二枚金币抛给亚索,然后拿起第三枚金币问道:“坠星城的城主是谁?”

    亚索脸色顿时剧变,骇然道:“这枚金币我不要了,你想知道去问别人吧!”

    “为什么?”慕容凤纳闷道。

    亚索脸上变颜变色的,最后苦笑道:“城主大人是一位强大的预言师,任何人只要提及他的名字或者对他的统治产生反抗的念头都会被他预知道,所以城中没人敢说他的坏话,甚至是不敢提起他的名字。”

    雷克顿搁下肉骨头,沉声问道:“原来你在这里待了怎么久就是想请这位城主大人利用预言术查出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吗?”

    亚索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正想开口却被慕容凤打断道:“我对你的私事不感兴趣!”然后一揽桌上散落的金币到自己包中,直接起身道:“告辞!”

    慕容凤心中很清楚,瞧两人的对话明显就是触发隐藏任务的节奏了,而任务奖励估计也是招募眼前这位六阶疾风剑豪。但可惜慕容凤对这位落魄剑豪一点都不感兴趣。最关键的是她只是一个匆匆过客,等到了天一亮就会恢复人类面貌,根本不可能在此地久留帮助这位剑豪完成一系列的招募任务。

    雷克顿没想到慕容凤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老板,外面还有许多卫兵在搜捕咱们,现在出去的话恐怕立即会被那些卫兵发现的吧!”

    慕容凤立在原地想了想,转身对亚索问道:“有没有干净的房间?我可以付你房费。”

    也许是被雷克顿一句话勾起了伤心的回忆,此刻的亚索显得很失魂落魄,面对慕容凤的提问,他只是苦笑道:“楼上就只有一间空房,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将就一晚。等到天亮我可以想办法将你们俩安全送出城去。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因为按照本城的律法,凡是破坏城规之人只要能够凭实力躲过卫兵的追捕逃出城去,那你的罪责将会直接一笔勾销,即使前脚刚逃出城去后脚直接转身大摇大摆的回到城中,卫兵也再无权抓捕你了。”

    “谢谢。”慕容凤丢下两枚金币在桌上直接上了二楼。

    雷克顿一脸无奈的走到亚索面前,叹气道:“都已经过去怎么久了,你还是不能放下吗?”

    亚索忽然面露狰狞,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怀着耻辱而死!我一定会找到真凶,还自己一个清白!”

    雷克顿摇了摇头,深叹一声道:“当初你不告而别,后来我们听说你已经死在了永恩的手中。我们一度想为你报仇,可惜一直没能找到永恩的下落,现在再次见到你,不用说,永恩恐怕已经”

    亚索随即一脸血色褪尽,苍白无力的惨笑道:“你猜的没错,永恩死了,死在我的剑下。我亲手杀死了自己最敬爱的兄长!”亚索此刻整个人都在颤抖,一股暴虐气息不可抑止的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自从那天以后每当我闭上眼睛就仿佛能看见永恩在我的怀中死去!雷克顿,这种折磨快要令我发疯了,我怕我有一天会控制不住心中的恶念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雷克顿伸出利爪一巴掌拍在亚索的肩膀上,使得他稳住了心神。

    “谢谢。”亚索微微喘息道。

    雷克顿咧嘴笑了笑,说道:“说起来还真是可笑,你亲手杀死了误会你的兄长而陷入心灵的折磨。而我每时每刻却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杀死内瑟斯,同样是亲兄弟,而我只有杀死自己的兄长才能让我回归真正的平静。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我理解你此刻的感受。”

    亚索苦笑以对,一踩地板露出一个暗窖,从中取出一瓶布满尘土的酒瓶,笑道:“还记得我们当初的格言吗?”

    雷克顿哈哈大笑几声,与亚索异口同声道:“生命中有三件必经之事:荣誉、死亡、还有宿醉。哈哈哈,来,干杯!”

    站在楼梯口的慕容凤脸上闪过犹豫神色,随即摇头轻叹一声,迈腿走了下来,径直走到二人身边坐下平静道:“喝酒?算我一个。”

    雷克顿与亚索对视一眼,同时笑了。

    当天夜里,三个满身酒气的家伙偷偷摸摸的潜出了城,然后又大摇大摆的绕回城门口。

    门口执勤的卫兵看着气的咬牙切齿,却都有无可奈何,只能放任三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城里。

    雷克顿与亚索勾肩搭背的醉醺醺的走在前头,刚一进城门就被一人挡住了去路。吓了二人一跳,下意识的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来者正是那位一灯大师。

    “贾克斯,老子刚从城外回来,你要是再找我的茬就是坏了城主大人立下的规矩!”亚索色厉内茌的威胁道。

    贾克斯拄着灯柱无视了亚索的威胁,盯着站在二人后面的慕容凤,沉声道:“城主大人有请阁下到府上一叙。”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