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书包网.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匆匆吃过晚饭,又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然后让莲儿烫了一壶美酒小酌了几杯,慕容凤顿时觉得惬意无比。前世的他虽不好酒,但是也没少拿酒精来麻醉自己。今世因为受到年龄家教等限制,以前几乎是滴酒不沾,不过过了今年就没这方面的限制了,所以长辈们也就不再约束她了。不过慕容凤本身就有极强自我约束力,喝酒只是为了活跃气血加快恢复伤势而已,绝不可能沉迷在酒精中。

    莲儿捧来几样下酒的果品搁在桌子上,轻声道:“小姐,岳阳派的那几人已经安全接到了。”

    慕容凤端着酒杯,挑了挑眉角问道:“人都还好吗?”

    莲儿点头道:“都仔细检查过了,未曾受到什么虐待,看来对方还是留有余地的,没敢把事情做绝。小姐您要见见他们吗?”

    慕容凤想了想摇头道:“不必了,给他们寻个好地方让他们去过平静的生活吧。水蛇星系现在正是山雨欲来的时候,就不要将他们再往火坑里推了。”

    “是,小姐。”莲儿躬身道,然后又说道:“小姐关于另外一件事已经有了点眉目了。”

    “哦?说说吧。”慕容凤浅酌一口杯中美酒淡淡道。

    莲儿映照出一张光屏,罗列出两个人物资料,说道:“游戏名:萝小兔,真名:罗晓屠,性别女,年龄17,身世孤儿,年幼时被一个名为七色蔷薇的杀手组织收养并训练成职业杀手。杀手代号:小白兔。

    游戏名:渡鸦,真名:无涯。性别男。年龄23。身世同样是孤儿,系同为七色蔷薇杀手组织训练出来的职业杀手,杀手代号:殡仪人。

    这二人是这个杀手组织里的黄金搭档,目前下落未知,极有可能被七色蔷薇派出去执行刺杀任务了!”

    “这个七色蔷薇是什么来头?”慕容凤夹起一块蜜饯丢进嘴里随口问道。

    “一个很长命的杀手组织,根据分工不同分为七个分部,以七种颜色来代表各自的职能。其中的赤色代表执行者,也就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杀手或刺客。据考证这个杀手组织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了!这对一个杀手组织来说绝对算得上长命了。”莲儿撇嘴道:“不过根据联邦鹰犬的调查。怀疑这个杀手组织的背后有铁拳帝国上层贵族的影子。这从这个组织成立的时间倒是可以印证这个推断!”

    慕容凤淡然道:“继续给我查,一定要给我找到这两人,并且将他们俩安然无恙的带到我面前!”

    “是!”莲儿躬身领命道。全然没有将一个跨星际的杀手组织放在眼中,毕竟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区区一个杀手组织连只蝼蚁都算不上!

    “对了,剑道盟最近有什么异常没?”慕容凤忽然又问道。

    莲儿想了想回答道:“要说异常倒是真有一件大事发生,那就是岳青云卸去掌门之位了。此事在江湖武林上引起了一阵热议,不过剑道盟却对此事没有做任何说明,只是对外公布会在元宵节当天推举出新一任的掌门。”

    慕容凤冷笑道:“那帮老狐狸可真够果断的,全然不顾当年的岳家为剑道盟做出的贡献了!这等于是断了岳家在剑道盟里的传承啊!”

    莲儿不屑道:“在生死存亡面前凡是脑子清醒之人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他们要是不想招来小姐您的报复。就必须抢先表明一个态度才行!否则就算小姐您大人有大量不与他们计较,但这世界上可从来不缺少想抱您的大腿而无门之人!毕竟华山剑道盟霸占着武林盟主这个位置已经有些久了!”

    慕容凤白了一眼。轻哼道:“最近是不是有很多各派势力遣人来求见我了?”

    莲儿笑嘻嘻道:“小姐您果真神机妙算,只不过那些人都被夫人给赶跑了。小姐您打算怎么办?是不是要顺水推舟一番?将剑道盟从武林盟主的宝座上给赶下来?我想肯定会有很多门派甘愿当您的马前卒的!”

    慕容凤沉吟了一会儿,摇头道:“这些江湖门派没有一个是好鸟,说直白点就是一个个黑社会组织,只不过是有执照的合法社团而已,无论是谁上位都是一个德性。还是让剑道盟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好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武林动荡。毕竟最近这些日子联邦与对面在就水蛇星系的问题上有些剑拔弩张了。搞不好还会起一些小摩擦,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牛鬼蛇神跳出来惹事,咱们还是别给长辈们添乱了!”

    “是,小姐。”莲儿无奈的应声道。

    “时候不早了,歇了。”慕容凤伸了个懒腰打哈欠道。莲儿立即上前服侍慕容凤换上顺滑的丝质睡衣就寝,然后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

    同样的夜晚有人做好梦,有人却是彻夜难眠。

    啪!一尊价值连城的瓷瓶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碎成了一地碎片,表现出瓷瓶主人内心极度的愤怒与不甘!

    杵立在一旁的超福海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之色。

    岳逸风浑身酒气喘着粗气满脸狰狞的寻找着还可以破坏的物品。只可惜房间内值钱的古董早已被他摔光,只剩下一些坚固的桌椅。岳逸风边寻无果只能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哆嗦着右手从怀中摸出一口玉瓶,然后一股脑的倒出七八颗药丸吞进了嘴里。

    赵福海张嘴欲劝,但还是放弃了这一打算。心中却是冷笑不迭,岳逸风完了,谁能曾经的剑术天才,剑道盟的少门主竟会堕落的如此之快,终日沉迷在酒精与药物之中不可自拔。不过这又能怨得了谁呢!你们岳家想作死,得罪了那位,长老们没把你们逐出山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岳师兄。小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一步了。你就先好好歇息着吧。”赵福海假惺惺道。

    岳逸风正沉浸在药物所带来的迷醉之中。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赵福海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转身退出房间却与岳青云撞了个对脸,赶紧低下了头躬身道:“掌岳长老。”

    岳青云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肩而过,让赵福海额头直冒冷汗,赶紧快步离开了这里。顿时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将再也不会踏足这里半步。

    岳青云进到房内瞥了一眼的满地碎片,再见到自己颓废的儿子,顿时脸上难掩怒气!走上前一把揪住岳逸风的衣领就是一巴掌扇了上去。

    啪!一声脆响,岳逸风却是露出了痴痴的笑容,完全沉浸在药物的作用之中不可自拔。

    岳青云脸色泛黑。一掌拍在岳逸风的腹部利用内力直接他体内的药力给逼了出来。

    岳逸风哇的一声狂呕不止,房间内顿时腥臭难闻。

    “爹~~~!!!”清醒了神智的岳逸风终于认清了来人,顿时哇哇大哭道:“爹,我完了,我们岳家完了,都怪……”

    啪!岳青云又是一巴掌,然后提着双颊红肿的岳逸风来到屋外直接将他丢进了冰冷的池塘里,冻的岳逸风哇哇大叫,连滚带爬的蹿了出来。

    “脑子清醒了吗?”岳青云冷哼道。

    岳逸风被冻的浑身直打冷颤,而双颊却是火辣辣的疼。委屈的低下了头,哭腔道:“爹。我错了。”

    “哼!去换身衣服来书房见我!”岳青云丢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岳逸风一脸颓然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物,扭扭捏捏的走进岳青云的书房,低头道“爹,您找我什么事?”

    正坐在书桌后看书的岳青云抬头瞥了一眼岳逸风的右手,问道:“右手感觉如何?”

    岳逸风抬起握了握无力的右拳,苦笑道:“还是使不上劲,医生说断臂重生需要一个漫长的适应期,我恐怕在一年半载之内都提不了剑了。”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无法握剑比要了他们性命还痛苦,更别提正处在黄金修炼期的少年剑客了,可以说岳逸风的剑道将会因此止步不前也说不定。所以他才会终日沉迷于酒精和药物之中!

    “你应该感到庆幸,对方只是废你一条胳膊,而不是直接要了你的性命!”岳青云冷冷道。

    岳逸风咬牙切齿道:“爹!我们岳家能有今日的下场全拜那个妖女所赐,我……”

    “闭嘴!你这逆子!”岳青云怒斥道:“事情经过风凌师太都已经告诉我了!若不是我放下脸面去求风凌师太不要将此事外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此等江湖大忌若是让那些老家伙知道了,绝对会带着你的脑袋去慕容家上门谢罪!”

    岳逸风哆嗦着嘴唇,满脸苍白,却是哑口无言。

    毕竟是亲生骨肉,岳青云这个当爹的只能替他承担下一切罪责。拉开抽屉抽出一张磁晶卡摆在桌上,叹气道:“明日一早你就乘客船离开吧!机票与一切打点我都已经帮你办好了。”

    岳逸风顿时双腿一软,满脸绝望道:“爹,我不走!你不要赶我出家门!我错了,我真的认错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岳青云周身气势一放直接震慑的岳逸风噤若寒蝉!

    “你知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岳青云冷笑不迭道:“答不上来了?好!我告诉你错在那!其实你没有错,错之错在我们只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错在这是一个只能用拳头讲道理的世道,错在你不该生在岳家,如果你生在赵家或者慕容家,那么今日该笑的是你!”

    岳逸风听得一脸呆滞,张口无言!

    岳青云甩手将磁晶卡丢到岳逸风面前,决绝道:“这是为父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邬大师念我们岳家忠心耿耿,所以给了我一个拜入圣殿的名额,你去了之后好好珍惜吧!切莫让为父失望!”

    岳逸风顿时泪流满脸,哆嗦着捡起磁晶卡,然后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哽咽道:“爹,孩儿发誓,一定会让我们岳家成为和赵家或慕容家一样的大家族!”

    “好!记住你今天的誓言!切莫愧对我们岳家列祖列宗!”岳青云欣慰道:“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起早。爹就不送你了。”

    岳逸风红着眼睛又磕了三个头,然后默默的转身退出了书房。房间外的寒冷空气让他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他忽然有了一种对剑道上新的感悟,让他重新找回了握剑的感觉!

    岳逸风摸出怀中的玉瓶,淡然一笑直接一甩手丢进了池塘中,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