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书包网.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不知道张师兄邀请小妹来这观涛岭到底有何事相商?”方艳青婷立在悬崖边,看着半山腰下如波涛般起伏的云海,暗赞这观涛岭的景色果真似人间仙境。只不过来时在半路上找那些剑道盟的弟子打听这观涛岭,为何那些弟子看他们俩俱是一脸古怪的表情呢?难道这观涛岭上另有玄机不成?

    张云松望着方艳青纤细的背影,眼露痴迷之色,支支吾吾道:“方姑娘,在下,在下,听闻这观涛岭景色不错,所以就想邀请方姑娘你同游一番。”张云松说完之后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都是什么烂借口啊?说出去估计连鬼都不信!唉,完了完了,肯定会让佳人觉得自己孟浪了!

    方艳青转过身子捋了下被风吹散的秀发,神情平淡道:“多谢张师兄好意,小妹下午还有一场重要的比试,恐怕不能久留。若无他事,小妹就先行告辞了。”

    啊!果然被拒绝了!张云松心中顿时泪流满脸!

    “那我送送你好了。”张云松希冀道。

    方艳青神色平淡的点点头,转身莲步轻移。张云松亦步亦趋的跟在旁边,眼神恍惚,总想没话找话的与她攀谈,可惜心中的话一到了嘴巴却始终吐不出来,一张俊脸憋的通红通红的。

    忽然前面的草丛里传出一阵沙沙声,张云松终于把握住了一次机会,大叫一声:“小心!”然后直接蹦到了方艳青前面抽出宝剑将佳人护在了身后。

    草丛一阵抖动,随即蹦出一只肥滚滚的野兔,瞪着眼睛看着张云松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然后一纵身就消失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张云松顿时如风中石化的雕塑。浑身僵硬在当场。忽听身后传来噗嗤一声轻笑。张云松满脸尴尬的转过身发现佳人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山美人。想来刚才那声轻笑肯定是自己幻听了!

    张云松挠头道:“呃,这个,那个,方姑娘,还是让我走在前头吧。这里草木怎么繁盛,肯定会有毒虫蛇蚁出没的。”

    “好。”方艳青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竟没有点破这寒冬腊月的哪来的毒虫蛇蚁出没。

    二人一前一后走在林间小道上,张云松显得十分拘谨。不停的东张西望来缓解心中莫名的紧张感,但他却总感觉背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偷偷打量着自己,搞得他走起路来总是时刻将腰板绷的笔直的。

    其实张云松的感觉并没有错,跟在后头的方艳青确实在好奇的打量着他,对于年轻俊彦的追求少女早已遇到过很多次,但她从来没有见过怎么憨直的,这家伙连追女子最基本的几点都没搞清楚就直接约她出来,真是让人有点无语了。方艳青在心中越想越觉得好笑,反而觉得这个笨家伙有那么一点顺眼了,当然只是一点点而已。

    “方姑娘。”张云松终于鼓足了勇气。边走边转头吞吞吐吐的问道:“你,你的刺剑术好厉害啊!是峨眉派的镇派绝学吗?”

    方艳青顿觉天雷滚滚。满头黑线,心说你这呆子还能不能问点有点创意的问题?哪怕问我有什么兴趣爱好或者喜欢吃些什么食物也行啊!哪有一上来就和女孩子讨论剑法武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偷学别派武功呢!啊!真是没法愉快的交谈了!

    “是!”方艳青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

    然后两个人又都沉默了,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张云松才又开口干笑道:“呵呵,是吗。那你一定每天都在刻苦修炼,肯定很累吧?”

    “是!”我现在和你聊天都觉得很累!方艳青又是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心说你这呆子再敢老娘面前提武功,我就直接拉黑你!

    然后两个人再次沉默了。

    咔嚓!一截枯枝断裂的声音忽然响起,把两个心不在焉的青年少女都惊觉回了神。警惕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灰布僧衣的胖和尚正一脸怪笑的打量着他们俩,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笑呵呵道:“贫僧还道是谁呢,原来是两只野鸳鸯打扰了贫僧的酒兴。”胖和尚说着竟提起一个大葫芦猛灌了一口,一时间酒香四溢。

    张云松觉得这胖和尚的眼神十分的不对劲,充满了淫邪之意,令人感觉浑身不舒服。而且这个胖和尚竟然当着他俩的面不守出家人的戒律,显然这胖和尚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和尚!

    “晚辈武当张云松,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张云松不动声色的挡在方艳青面前,同时在背后悄悄打手势,让她一有机会赶紧走。

    “哈哈哈。”胖和尚一抹嘴巴哈哈大笑几声,然后舔着嘴角邪笑道:“小子艳福不浅呐,居然能勾引到怎么水灵的小妞来这里和你私会。要不要贫僧给你们俩做个媒,干脆在这里拜了天地直接入洞房算了?”

    张云松一张俊脸涨的通红,怒哼道:“前辈乃是出家人,怎能说出如此轻浮的话。晚辈与这位方姑娘乃是清白的,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事情。请前辈不要,不要,不”

    张云松忽然觉得全身没了力气,一下子满脸苍白的瘫坐在了地上,方艳青心中一惊,急忙俯身去扶他,紧张道:“喂,你怎么了?”

    “不知道,我突然感觉全身没力气了。”张云松脸色惨白道。

    方艳青闻言心中一惊,急忙暗远真气,却发现全身真气根本没有反应,同时四肢也开始出现乏力的症状,使得她晃了晃身子一下栽倒到张云松的怀中,低呼道:“那酒香里有毒!”

    胖和尚再次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口口声声说这小妞和你是清白的,那干脆让给贫僧来享用吧。放心。贫僧会让你一饱眼福地。哇哈哈哈!”

    “你这淫僧,别过来!”张云松顿时急眼了,抱着方艳青想要挣扎起来却提不起一点力气。

    方艳青也是脸色惨白,死死盯着胖和尚,忽然开口轻喝道:“你是邪头陀彭通海!!!”

    胖和尚闻言一愣,随即狞笑道:“小丫头招子挺亮,居然认出了洒家!哈哈哈,洒家本还想等会儿爽快完了留你们俩一条小命。现在看来……谁!?”

    邪头陀彭通海忽然神色一凛,直接一洒手甩出一枚蚀骨钉正中百步开外的一棵大树,就听树后传来一声惊呼,随即扑通倒下一个人影!

    然后就见那人附近直接蹿出二三十个人,领头的正是岳逸风,只见他举剑高呼道:“方仙子莫怕,在下岳逸风带人来救你啦!弟兄们跟老子并肩子上,为武林除害啊!杀!”

    “杀!”众人齐声高呼纷纷抽出了兵刃冲了过来。

    “嘿嘿,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毛,居然也敢来坏你家佛爷的好事!找死!”邪头陀彭通海狞笑一声。直接腾空而起飞扑了过去,首当其冲的岳逸风凛然不惧的直劈出一剑。只听一道尖锐的破空声骤然响起!

    身在半空的彭通海骤然脸色一变,直接将酒葫芦拍了出去。

    只听铛的一声,那酒葫芦迸发出一道火星弹回了彭通海的手中。

    “无形剑气!呵,小子有两下啊!难怪敢带头跳出来逞能!”彭通海双眼微眯,拔出酒塞当着一众剑道盟弟子猛灌了几口酒,一时间酒香四溢!

    “不好!这淫僧又想使诈!”张云松见状立时脸色一变,鼓足了力气高喝道:“当心!那酒香有毒,你们快屏住呼吸!”

    一众剑道盟弟子闻言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屏住呼吸。岳逸风脸色一变,吐气轻喝一声举剑再次朝彭通海劈了过去,但是这回却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我的真气怎么提不上来了?”岳逸风立时脸色大变。

    彭通海嘿嘿怪笑道:“洒家的这迷心酒乃是用一百多种珍奇草药与十几种毒虫炮制而成,你们这些小娃娃以为屏住呼吸就不会中招了吗?哈哈哈,真是太幼稚了!”

    一众剑道盟弟子立时躺满了一地。岳逸风强撑着自己,怒容道:“你这贼秃驴有本事和小爷我真刀真枪的干一架,使阴耍诈的算什么本事!”

    “要怨就怨你们这些小家伙太自不量力,居然敢坏洒家的好事。统统都去死吧!”彭通海眼底闪过一丝戾气,摆出就要痛下杀手的架势!

    “你敢杀我?”岳逸风惊恐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爹可是剑道盟的掌门,你敢杀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白痴!”瘫软在张云松怀中的方艳青忍不住啐了一声:“这家伙死定了。那淫僧本来还没起杀念的,现在知道了这家伙的身份肯定要杀人灭口了!”

    “方姑娘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张云松哭丧着脸说道:“要不是我约你来这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闭嘴!你这呆子!”方艳青轻哼道。心说我若不是瞧你顺眼岂会随你来这里看什么风景?

    “呃?方姑娘你刚才叫我什么?”张云松惊愕道。

    方艳青调整了下姿势从张云松怀中挣扎了起来,抿嘴左顾而言他道:“我刚刚给师父发去了求救信号,她很快就会来救我了,我们只要拖延片刻就行了。”

    张云松神色一喜,懊恼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另一边当邪头陀彭通海得知岳逸风的身份后果真在心中起了杀念,只见他双眼寒芒一闪,没再做任何废话,直接一掌就朝岳逸风的天灵盖拍了下去。吓的岳逸风怪叫一声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心中更是惊呼:“吾命休矣!”

    咻!啪!

    千钧一发之际,一颗松子破空而来打在彭通海的手腕上,直接救了岳逸风一命!

    骤遭暗算的彭通海心中大骇,捂着手腕色厉内茌的大喝道:“是那个混蛋躲在暗算你家佛爷?有本事给我滚出来!”

    彭通海等了半天也没见到任何回应,再一看岳逸风发现这小子正一脸惊喜的望着他的身后。彭通海心中一惊,豁然转身发现身后十几步开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头戴斗笠身背巨剑的黑衣女子。

    “她就是你师父?”张云松傻傻的问道。

    方艳青愕然摇头道:“不是!我不认识她!”

    “那她是谁?”张云松惊奇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方艳青翻白眼道:“反正我知道咱们有救了!”

    彭通海满脸寒霜的打量着突然出现黑衣女子,冷喝道:“藏头露尾的家伙!怎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

    黑衣女子开口吐出异常清脆悦耳的声音,淡淡道:“滚吧,秃驴,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彭通海听到黑衣女子的清脆的声音立时心中一讶,随即回过神料定此女肯定年纪不大,是在装神弄鬼吓唬自己。但他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震怒的模样,大吼道:“大言不惭的家伙,受死吧!”然后拽过背上的酒葫芦直接黑衣女子拍了过去。并同时暗使巧劲,一下子震开了塞子朝黑衣女子喷洒出一团酒雾!

    躺在地上的众人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出声提醒那酒有毒!可惜那黑衣女子离的太近,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救星被酒雾喷了一身!

    彭通海见奸计得逞,立时发出张狂的笑声:“小丫头片子竟敢在你家佛爷面前装神弄鬼,现在知道后悔了吧?让佛爷瞧瞧你这丫头长的水不水灵,若是够水灵,再把你家佛爷伺候舒服了,说不定佛爷就饶你一命!哈哈哈!”

    彭通海一边大笑着一边往一动不动的黑衣女子走过去,浑然没有注意到对方连衣角都没湿一点,原来是那酒雾喷到她身前就被一道无形屏障给挡在了外面了!

    黑衣女子摇头轻叹一声,随即身形一晃,骤然出现彭通海的跟前直接拍出一掌正中的他的胸口!

    变化来的太快,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清黑衣女子是如何冲到彭通海面前的,仿佛直接瞬移一般!

    彭通海生受一掌,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一棵大树上,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只见那口鲜血还没落地就都已经变成了冰碴子。

    彭通海背靠大树,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青黑的掌印,艰难的抬起头,双眼瞪的溜圆,不可置信道:“玄冥神掌!!!你是你是谁?”

    随即他的全身染上了一层寒霜,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当场气绝身亡!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