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书包网.bookbao2站HTTP:www.YUNLAIGE.COM,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

    众人散去后,莲儿没有将车在酒楼门口停下,而是顺着过道直接开进了贵宾通道直达酒楼的后院门口。

    几女纷纷下了车,只见苏姚一身素颜常服婷立在后院门口,正一脸无奈的看着慕容凤。

    慕容凤上前讪讪一笑道“苏姨给您添麻烦了。”

    “你这惹祸精,到哪儿都不安生。”苏姚拿芊指戳了戳慕容凤的额头,嗔怒道“行了,进来吧。”

    因为几人都已经互相熟识,所以也不用慕容凤多做介绍。在苏姚的带领下直接进了小院。

    小院虽然紧挨着碧落仙府的大酒楼,但是却坐落在一座独立的悬浮岛上自成一方小天地。院内园林处处为景,湖中亭台,小桥流水,水榭小楼,竹林荷塘,无不透着江南水乡园林特有的婉约与静谧。

    为了招待慕容凤等人的到来,苏姚早已命人在湖中翠竹亭里备好了精致的果点与茶水。四个翘起的亭角分别垂悬着四个灯笼用于照明,透过影影绰绰的光影能看见亭下的湖水中成群结队的锦鲤正来回的游嬉。一把饵料洒下去总能翻起无数浪花,小丫头与少女趴在栏杆边玩的不亦乐乎。莲儿护在一旁,免得二人玩的过头翻下水去。

    慕容凤与苏姚坐在亭中一边品茗赏景,一边谈天说地。墙外的酒楼内传来袅袅悦耳的丝竹之音,并夹杂着阵阵欢乐叫好之声,显得十分的喧闹。

    慕容凤六识远超常人,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会便对苏姚问道“苏姨。此刻正在弹琴的是何人啊?”

    苏姚笑而不语。只是抬起皓腕一抹晶莹的手链。随即一道光屏在二人眼前展现。画面中,酒楼天井的舞台上正端坐着一位宫装美人,看样貌约二八芳华左右,但一手超绝琴技却令满楼宾客为之喝彩。

    “此女姓龙名碧霞,是十年前流落到我这里的。”苏姚轻声低叹道“她原本是北神罗星系之人,因为战火导致她父母双亡举目无亲,后被人牙子相中几经辗转流落到我这里。我见她身世可怜就收留了她,并从小传授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等技艺。算是等将来长大了也有门吃饭的手艺。真要严格论起来算是我的衣钵传人吧。”

    慕容凤目光一闪,脑子里迅速闪过一段文献记载:人族星历3124年,也就是十年前,北神罗自治星域在铁拳帝国的暗中策动下进行了全民公投宣布脱离联邦阵营,然后就遭到了联邦大军残酷的镇压。导致战火波及该星域十几个星系,亿万民众流离失所。直至今日那片星域还是一个动荡不定的混乱区域。此事甚至还差点引发两大阵营大打出手导致新一轮的星际大战爆发。

    “凤儿!凤儿?”苏姚轻唤了两声,将慕容凤从走神状态拉了回来“嗯?呃,苏姨你刚说什么?”

    苏姚重复道“我说你好歹也算我半个授艺弟子,所以龙儿也算是你的师姐,你们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若是她遇到什么难处。你这个做妹妹的可要多帮衬一下她。”

    “这是自然,我一定会对师姐多加照料的。”慕容凤点头道。

    “这我就放心了。”苏姚舒心道。似放下了心头一件大事。

    慕容凤蹙眉问道“苏姨这般嘱咐,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苏姚轻叹一声摇头不语。慕容凤见苏姚不愿说,也没再多问。同时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的莲儿使了个眼色。莲儿侧过身子,双眼中顿时流光频闪。

    这时楼内的琴声停了,换上热闹的歌舞。等过了一会儿,小院门口进来一位怀抱古琴,一身素白的女子。

    慕容凤回头定睛一瞧,顿时闪过惊艳的神情!

    “哇!好漂亮的姐姐,和凤姐姐一样漂亮诶!”心直口快的小丫头立即发出一声惊呼。

    “哪呢?哪呢?”牧雪也是转头望去,随即难掩惊艳的表情。

    此刻的她仿佛与先前舞台上的那位是两个人,褪下了华服,洗去了铅华,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样貌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有些苍白。等到了近前慕容凤再一细打量,只觉得这位龙师姐清丽秀雅,莫可逼视,神色间却冰冷淡漠,当真洁若冰雪,却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又是何种风情。古语中的冰山美人放在她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龙儿过来。为师为你引荐一下。”苏姚一脸宠溺的招了招手。只见她冷冷清清的应了一声,就莲步轻移到亭中,抱着琴站在苏姚身旁,也不言语,只是用清澈无比的眼神好奇的打量着慕容凤。

    “龙儿,她是赵家的三小姐,同时也是为师我的新收的记名弟子。她随母姓,所以复姓慕容,单名一个凤字。”苏姚为她引荐道“来,你唤她师妹就可以了。你们俩皆是我的得意门生,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

    “龙师姐好。”慕容凤起身微笑道,然后端起茶碗亲自为她倒了一碗,敬道“今日妹妹来的唐突,身上也没带什么礼物,就先以茶代酒作为赔礼了。”

    只见她搁下古琴,伸手接过茶碗浅酌了一口,然后轻声细语的说道“我听过许多有关慕容师妹的事情,能和我说说吗?”

    这话问的有点直白,不像是初次见面的客套之言。使得慕容凤的神色一僵,苏姚赶紧打圆场道“你师姐她平素里足不出户,除了我从不和外人多说半个字。想不到一见到你就聊上了。咯咯咯,看来你们俩很是投缘啊!”

    慕容凤立即笑着回答道“师姐既然相询,妹妹当然知无不言。”

    “都先坐下吧,别站着了。”苏姚招呼道。

    慕容凤做了个请。然后俯身坐下。她也是如此。只不过至始至终都用那充满好奇的清澈目光打量着慕容凤。

    慕容凤还是第一次被美女这样注视。尤其对方还是位姿色不输于自己的美女。说心里没点小激动那肯定是骗人的。但脸上不好表现出来,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后就挑开了话题,问道“不知师姐您想问那件事?”

    “我听人说师妹你能一人打败一支星际舰队?可有此事?”

    “咳咳咳!子虚乌有的事情,坊间传言当不得真。”

    “那徒手搬山填海呢?”

    “那是神仙才会做的无聊事,咱没那闲心和能力做怎么无聊的事情。”

    “哦。”清冷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失望,然后又问道“那一剑劈开高山呢?”

    “师姐,你确定没拿我寻开心?”

    “没有,我只是好奇。”

    慕容凤与龙师姐四目相对。只看到一片清澈无暇,没有任何异色。遂扭头看向苏姚,苏姚立即掩嘴笑道“我刚才说了,你师姐她不喜与外人接触,所以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心思难免……单纯了一点。你别在意,嗬嗬嗬。”

    喂!这哪里单纯了?不管那一个问题都让人家没法回答好不好?慕容凤顿时一脸黑线,旁边的少女与小萝莉已经笑得直飙泪花了。

    “咯咯咯,龙姐姐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凤姐姐吃瘪的表情耶!”

    “哈哈哈哈,哎哟。不行了,笑到我肚子疼了。”

    “都给我安静。不许再笑了!”慕容凤薄怒道。结果二女笑的更放浪形骸了。

    “我可是什么地方说错了?为何会引她俩如此发笑?”

    “没说错,没说错。师姐你还是问点别的吧。比如诗词歌赋之类的。”慕容凤汗颜道。

    “我只会词曲歌舞,吟诗作对却不是很擅长。听人说师妹你剑术高超,我想和师妹你学习剑术,不知可以否?”

    慕容凤那叫一个汗呐!她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位师姐实在是单纯的过头了。不管说什么都是那么的直白,一点都不带绕弯的。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武道艰辛,就怕师姐你没练几天就会叫苦了。”

    “我最近为了学习剑舞修习了一点剑术基础。不觉得有甚艰苦。”

    慕容凤扭头看向正在强忍笑意的苏姚,心说你这个当师父的好歹说句话啊。

    苏姚掩嘴轻笑道“凤儿,既然你师姐想学剑术,你就指导她一下吧。”

    慕容凤听的直翻白眼,撇嘴道“好吧,既然你这个当师父的都怎么说了。我再拒绝就是不给苏姨面子了。师姐,可否下场演示一番?”这要是看看人家的底子了。

    “好。我这套剑舞还未曾在外人面前表演过,待我去取剑来。”单纯少女说着直接抱起古琴出了亭子直奔小楼而去。

    慕容凤看着快步离去的倩影,忍不住摇头轻笑道“还真是一个爽利的性子。就是冷了一点。”

    “唉!”苏姚轻叹道“你师姐她自小遭逢大变,从随我起这十年来我就未曾见她笑过和哭过。所以你要多体谅一下她这冰冷性子。”

    慕容凤轻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这位龙师姐的身世与她的前世极为相似,都是年幼失去双亲,那种疼苦慕容凤可是感同身受,所以心里就对这位龙师姐多了一丝怜惜之意。

    湖中亭虽然景色不错,但地方狭窄,显然不适合舞剑。所以一行人就来到了岸边的翠竹林旁的空地上。

    几人稍后了片刻就见白衣少女抱剑而来,也许是跑的急了,来到几人近前不由微微喘气,脸上泛起红晕,真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把在场的几女都看的有点痴了。

    慕容凤最先回过神,朝她点头示意,随即就见她抽出无锋宝剑摆出一个起手的剑式。慕容凤一瞧这起手式,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愕然,随即就见白衣少女轻挽剑花旋身翩舞带出一朵朵绚丽的剑光。

    “哇!好漂亮的剑舞,比凤姐姐舞的好看多了。”小香儿目露溢彩的惊呼道。站在一旁的牧雪也是目不转睛的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也许是第一次听到他人的赞赏,场中的少女舞的更卖力了。一时间场中剑影翻飞娇若游龙,时而又如百花绽放绚丽缤纷,彻底看呆了在场的几人。

    直到一舞终了,场外几人还是久久无法回神。

    苏姚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捅了捅身旁的慕容凤,轻笑道“凤儿,你师姐的剑舞如何?”

    慕容凤带头鼓掌,真心实意的感叹道“很好看!”

    “没了?就一句很好看?”苏姚愕然了。

    “是啊,没了!”慕容凤也不拐弯抹角了,仿照她这位师姐的神情,淡然道“古有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今日得见师姐重现古人绝世风采,实乃吾辈之幸。”这话就差直说除了好看之外就一无是处了!

    单纯少女就算性子再单纯,也听出了慕容凤的言外之意,不由蛾眉轻蹙,喘匀了气息后,一挽剑花直截了当道“还请师妹下场指教一二。”

    慕容凤顿时乐了。暗赞自己这位师姐的性子还真是如赤子一般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