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书首发更新地址http://www.yunlaige.com 云来阁小说网】

    钱福多被慕容凤满含煞气的双目瞪了一眼,顿时被惊吓的夺了心神,双腿一抖裤裆就湿了。

    慕容凤捏着鼻子挥了挥手,黑衣保镖立即将烂泥一样的钱福多拖了出去。然后慕容凤转头看向那个被自己一剑斩下手臂的壮汉,淡淡道“以你的身手绝不会屈居人下,说吧,你是谁?来此到底有何目的?”

    壮汉满脸虚汗,但是抿嘴不语,只用满是恶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慕容凤。慕容凤一挑眉角,向黑衣保镖一示意,黑衣保镖立即将他的脸摁在地上,然后腾出一只手握拳凸指击打在他的腰间上,这些保镖都是慕容家从小培养的死士,知道怎样打人最疼还不会直接弄死对方。壮汉只挨了一拳就疼的脸颊直抽搐。

    黑衣保镖等壮汉喘了口气,又给了他一拳,顿时壮汉扛不住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这时房门被推开,慕容夫人一脸寒霜的走了进来,凝眉冷哼问道“怎么回事?”

    慕容凤挥了挥手,黑衣保镖立即将壮汉拖了出去,接下来自有专门的刑讯高手招呼他。然后又进来几位保镖将房间麻利的收拾干净又退了出去。

    所有人都静静的盯着慕容凤,看她要说些什么。

    慕容凤面对众人质问的目光,很是洒脱的一耸肩,说道“我不认识他们!大哥不是认识那个钱福多吗,说说他是什么来历?”

    赵龙凝眉道“这人明面上是聚源商社的一位理事,其真实身份是那边的人。你们知道的,有些生意是见不得光的。”

    “那边的人?”慕容凤捏了一个拳头。赵龙点点头。众人恍然!

    “行了。别在这里打哑谜了。死丫头说说这事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人家怎么会自动寻上门来?还有这铜锁又是怎么回事?”慕容夫人语气不善的问道。

    慕容凤看了一眼铜锁。施展出忽悠**,轻叹一声道“母亲,还记得我上回是在何处获救的吗?”

    “不是在水蛇星系里的一颗黑市星球吗?还是我和二弟亲自带人去的!”赵龙抢先回答道。

    “没错!当初我摆脱了九头龙星盗团的控制,无意中流落到了黑市星球,然后在那颗星球上又得到几位贵人的热情帮助。后来我获救后还吩咐大哥暗中照顾一下那些人。”慕容凤半真半假的说道。

    “嗯,没错,这事我可以作证。小妹当时确实提起过受到那些人一些恩惠,让我暗中照料一下。”赵龙仔细回忆道“那些人好像是一个武道门派。叫什么来着?”

    “岳阳派!”赵虎插嘴提醒道。

    “没错,就是岳阳派!”赵龙点头道。

    “那这个岳阳派又和此事有什么关系?”慕容夫人皱眉问道。

    慕容凤指了指那铜锁说道“这铜锁乃是岳阳派一位先人的遗物,轻易不会示人。现在却出现于此,我担心对方因我而遭遇了不测!而大哥刚才点明那个钱福多的身份,无疑这件事的背后恐怕有血手的影子!”

    啪!慕容夫人拍案而起,凝眉含煞,咬牙道“好个血手,竟敢欺上门来,真是该杀!”

    “恐怕对方就是想先激怒我们,同时也令我们投鼠忌器。好进一步行事。那两个家伙估计就是一弃子,能问出的情报也很有限。”慕容凤秀眉轻蹙分析道“我现在反而担心的是因为现在边境的局势是最为紧张的时刻。不排除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从中搅局。说不定这件事的背后还有别的势力搅合在里面。到底会是谁呢?难道真是血手?不对,不对,仓促掀起新一轮的星际大战对两国都没有好处,只会便宜了他人。关键是这件事背后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

    慕容凤沉吟了半天发现房间内静悄悄的,一抬头发现所有人都在惊愕的看着她。

    “你们干嘛这样盯着我?”

    “小妹你真是太,太”赵虎措辞了半天,赵龙接腔道“太妖孽了!居然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就能想到那么多!”赵虎连连点头赞同!

    慕容夫人毫不客气的在两个儿子脑袋各拍了一掌,嗔怒道“有怎么说你们妹妹的吗?这叫冰雪聪明懂不?今天的事不要外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记住了没?”

    “记住了!”两兄弟缩着脑袋,异口同声道。

    房间内发生的战斗很短暂,主要是那个壮汉没料到慕容凤一个大家闺秀出席高档宴会还会随身藏着一把光剑,始料未及之下直接被狠阴了一把,一身本领还没来得及施展就直接沦为了阶下囚。

    慕容夫人在第一时间就封锁了消息,几个目睹事情经过的侍女立即被严加看管了起来,做了一通很深刻的‘思想教育’!

    酒店内外依旧是歌舞升平,所有人都不知道酒楼顶层的那间豪华包房刚刚发生了一次激烈的拼斗。

    慕容凤本想借口安全为由趁机溜回家里,谁料慕容夫人一口回绝了她的提议,而且只让她待在自己身边不许离开半步!房内房外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自从上次战斗机器人临阵‘叛变’之后,现在暗中保护着凤大小姐安全的都是赵家与慕容家培养的高手,这次出行就连莲儿也被慕容夫人排除在外留在了家里。而这些黑衣保镖基本上都是两家的世代家仆,不论是忠心还是实力都是不论质疑,更别提那些藏在暗中的供奉了。所以慕容夫人才敢托大,继续留在这里等待慈善拍卖会的开始!慕容凤也只好满脸不情愿的留了下来,心中却想着怎样破解当下的迷局,揪出幕后黑手!还不能整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惊动了圣殿里的那帮老神棍!

    这时天井内一曲终了,那些正在空中翩翩起舞的仙女们也都各自散去。随后就见一身艳丽宫装的苏姚抱着一方古琴登上中央平台。略显喧闹的酒楼回廊立即安静了下来。时不时有人探出脑袋向下张望苏姚的真容。

    苏姚登上平台后向四周抱琴一揖,脸色淡然娴静,在小案上搁下古琴,然后挑燃香炉腾起袅袅青烟,然后曲腿坐下,双手一扬露出碧藕般的纤细双手轻轻的搭在琴弦上。现场顿时变得针落可闻!

    叮咚!

    随着粉嫩的指尖轻轻拨动琴弦,传出泉水叮咚般的琴音。只听这琴音断断续续,潺潺不绝。似有一泓清泉流淌进了众人的心田,令人浑身舒坦,心神不由得沉浸其中。

    “多年未见,这丫头的琴艺更胜当年了啊!”慕容夫人微笑着轻叹道。

    “母亲,这位苏大家和你是什么关系啊?”慕容凤坐在慕容夫人身旁,忍不住八卦道。

    “她是为母的学妹,姑苏苏家的七小姐。”慕容夫人白了自家女儿一眼,酸溜溜道“人家从小不但知书达理,而且还精通琴棋书画。是为母这圈子里有名的大家闺秀,只可惜唉!”

    “只可惜什么?”慕容凤目光灼灼的好奇追问道。

    慕容夫人直接赏了顽皮的女儿一个爆栗。嗔怒道“小孩子家家别打听大人的事,好好听着。刚才我已经和她说定了。改明个儿就请她上咱家来好好教教你!别整日的没一个女儿家该有的模样。”

    慕容凤一听这个顿时焉了,撇着嘴不再出声,省得又挨训斥。

    这时琴曲终了,赢得满楼的喝彩。苏姚起身向四方敛衽作揖,然后朱唇轻启道“得蒙各位宾朋今日垂青驾临小阁,实在是令小女有点诚惶诚恐,恐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多多海涵。”这番话说的落落大方,自然赢得一片恭维之声。随后又是几曲歌舞表演,待到明月高照海面,众人推杯换盏酒熟耳憨之际,天井舞台上撤去了歌舞上来一位清廋老者向四周抱拳拱手,连道了几句客气话。

    “这是何人?”慕容凤依着栏杆歪着头问道,被慕容夫人拍了一掌才坐直身子,偌大的餐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落座的却只有寥寥六人。慕容凤,慕容嫣儿,大哥赵龙大嫂王琳,二哥赵虎,一家五口再加上苏姚整好六人。见女儿在外人面前失态,慕容夫人很是不悦,苏姚则是掩嘴轻笑,一副莞尔的表情“小凤儿正值年幼活泼,姐姐不必太过苛责。”

    慕容夫人苦笑一声“这死丫头就没让我省心过。”

    这时天井中那清廋老头客气了一番后就开始主持起了慈善拍卖,第一件拍卖物品是在座某位高官的墨宝。慕容凤眼真,隔得老远就瞧了个真切,是一副半丈宽,三丈多长的水墨山水画。慕容凤不甚了解丹青之道,只觉得这画是仗着人名才被众人追捧,忍不住不屑道“山不像山,水不似水,毫无山河壮丽之美,画的什么呀!”

    其实房间还有拍卖品的虚拟投影与标价,方便楼上的客人们进行飚价,苏姚瞥了一眼这副画的投影,诧异道“想不到小凤儿也懂丹青意境,竟一语道中了此画的缺憾!”

    慕容夫人很是骄傲的挺了挺胸,仿佛苏姚夸的是自己。

    慕容凤则是谦虚道“晚辈只是随口怎么一说,当不得真。还请苏姨不要外传。”

    “呵呵,真是个机灵的小丫头。”苏姚笑眯眯的赞了一句。

    “三妹不只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会吟诗作对呢!上回她生日还作了一首诗词,到访的宾客听闻后俱是交口称赞小妹才情无双呢!”赵虎忽然来了怎么一句,算是大夸自家的小妹,但差点没把慕容凤的鼻子气歪喽,心说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喔?可是那首凤游燕子坞,忆往昔!?”苏姚笑容灿烂道“确实是首好诗,听闻小凤儿是即兴作出这首七言绝句,不知今日可否再作一首?”

    慕容凤刚想开口婉拒,就听慕容夫人说道“凤儿,既然你苏姨开口了,就不要推辞了。”

    得!这回想推辞都不行了!慕容凤恨恨的瞪了二哥一眼,然后苦着脸酝酿一下灵感。吟诗作对怎么雅致的事情你要是肚里没点墨水还真做不到像古人那样三步成诗。慕容凤酝酿来酝酿去,憋了半天也没憋出半个字。慕容夫人可就坐不住了,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替自己的女儿暗中捏了把汗。

    慕容凤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半句诗,目光回转忽然发现苏姨的面前搁着一壶酒,顿时被勾起了肚里酒虫,上辈子虽然不好酒,但苦闷之时借酒消愁是肯定的。这辈子倒是滴酒未沾,一是因为母亲看的严,二是自己都已经死过一回了,这辈子又转世投胎于大富大贵之家,十几年无忧无虑的,也没有什么看不开的事情了,所以就未沾过滴酒。

    “母亲,可否让我满饮一杯以助诗兴?”慕容凤舔了下嘴角指着酒壶问道。

    慕容夫人现在全指望着女儿再作一首好诗给自己长脸了,只是一杯酒当即就点点头允了。

    苏姚笑着将酒壶递给慕容凤,慕容凤接过酒壶道了声“谢苏姨!”然后晃荡了一下,发现还有半壶酒,就直接倒满一杯满饮了一口,清醇甘洌的美酒一入喉,慕容凤的脸上当即泛起了一层绚丽的红晕,更是平添几分艳丽。令几位伺候在旁的侍女无不看的眼中冒星星。

    “诶!这十年花雕酒的后劲可足着呢,当心喝醉了!”苏姚急忙提醒道。

    “多谢苏姨关心,不碍事。”慕容凤提着酒壶借着酒意起身迈步来到窗边,一推窗户顿时迎面吹来寒冷的夜风,望着窗外夜色海景,慕容凤顿时诗兴大发,举杯吟道!

    “月挂星夜碧波寒,粼光皎皎影绰绰。”

    众人害怕慕容凤喝醉了正着急着呢,忽听慕容凤凭栏吟出一句诗,众人一品味无不眼前大亮!

    “好诗!”赵虎忍不住叫好道,却挨了慕容夫人一记爆栗,赵虎顿时讪讪一笑,缩了缩脑袋。

    另一边苏姚已经吩咐侍女在案台上铺好了纸墨,慕容凤吟了一句,她便提笔沾墨誊写了下来,字迹清秀飘逸,显示出极高的书法造诣!

    这时慕容凤停顿了一下望着海面上零碎的倒影,再被海风怎么一吹,这酒劲可就上脑了,脑子顿时有点迷糊了,也不管诗词的工整对仗了,直接又低吟出一句!

    “天上宫阙披星斗,海中龙宫藏凌宇。”

    慕容夫人彻底笑逐颜开了。赵虎则兴奋的握了握拳头,仿佛这两句诗是自己作出来的一般。赵龙更是听的摇头晃脑,端着酒杯品着诗句直接服了一大白。

    这时慕容凤转头望向喧闹的楼阁天井,醉眼迷离道。

    “只闻庸人多喜怒,不闻世人几悲欢。”

    房内热烈的气氛顿时凝固住了,苏姚则是眼中大亮,挥毫泼墨一气呵成誊写下这句,然后静待慕容凤的下文。

    慕容凤全身气势忽然锋芒毕露,再满饮一杯语气转厉道“吾欲挥剑斩红尘”然后又是颓然一叹道!

    “奈何青丝缠道心。”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