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慕容凤一行几人返回了地球后就与帕尔帕廷议长辞别,婉言谢绝了他共进晚宴的邀请,然后兄妹三人又乘坐上悬浮飞车马不停蹄的飞向姑苏市。

    直接降落在慕容家的私人停机场,慕容凤一下了飞车就被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慕容夫人一把搂住,又是亲昵又是搂抱差点没把慕容凤闷死,而被她抱在怀中的泰哥也跟着遭了秧,被夹在两人之间都快被夹扁了

    一路上慕容夫人抓着慕容凤的小手就没松开过,嘴里一直念叨个没完,直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出去一趟都快瘦的没人形了,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却没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的个头都已经比她这个亲娘快高出半个头了。跟在后面的父子三人只能无奈的苦笑相对,连句都插不上。

    一家五口返回了主屋,令慕容凤惊讶的是父母并没有带着她去主屋探望卧病在床的外婆,而是直接领着她去了后院厨房,一行几人刚一到后院门口慕容凤就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桂花甜腻香气,一跨过院门就十分惊诧的见到外婆正精神健硕的端着一碟晶莹的糕点往外走,一见到慕容凤,外婆顿时笑逐颜开快步走上前来一把将老妈挤到一旁,然后自己拉着慕容凤小手嘘寒问暖个不停,慕容凤连话都答不上,只能扭头狠狠瞪了大哥二哥一眼,这叫缠绵病榻卧床不起?老人家拽着自己的手劲都快勒疼自己了

    “外婆你不是病了吗?”一行人又返回前院主屋里的厅中坐下,慕容凤抢先开口问到,却被外婆强行将一块香甜的水晶桂花糕塞进嘴里,然后看着她笑眯眯的说到“外婆一听到我的小凤儿终于平安归来了,这心病啊自然就不药而愈了,说来也怪,昨日还躺在床上浑身没劲,昨晚一听到小凤儿要在今天回来,就浑身有劲了。这不,早先让下人们收集起来的桂花酿制成的桂花蜜糖终于派上用场了,这水晶桂花糕可是外婆起了个大早亲手做的哦,好吃吗?”

    慕容凤喏着嘴,嚼着清甜爽口的桂花糕只觉得从嘴里甜到心缝里,笑眯着眼睛弯成月牙状连连点头,嘴里含糊不清的夸赞外婆做的桂花糕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把外婆乐的满脸红光。

    “喵呜!”泰哥喵的一声蹿到桌子,嗅着香气浓郁的桂花糕一副想吃又小心的神情。

    “哎呀,好可爱的小猫,是小凤儿带回来的吗?”见外婆伸手去抱泰哥,却把慕容凤吓一跳,想阻止都来不及,就见泰哥竟然十分顺从的被外婆抱在了怀中,抚摸着它的皮毛,笑呵呵道“这小猫咪可真漂亮,这桂花糕甜的很,猫咪吃不了甜,对心脏不好。等下让外婆给你做鱼羹吃,好不好呀?”

    见泰哥要开口,慕容凤急忙传音阻止它开口讲话,老人家本来就是大病初愈,万一吓出个什么好歹来,那可真是乐极生悲了!

    泰哥抖了下双耳,十分人性化的撇了撇小嘴,然后喵呜喵呜的叫个不停,仿佛叫唤着自己现在就要吃鱼羹,把外婆乐的哈哈直笑。顿时小楼内充满了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美满的团圆饭,随后慕容凤在母亲的带领下单独去后院的一座独门小院拜见了尚大师,二人见面不像是晚辈觐见长辈,倒像是一对多年不见的老友。两杯清茶谈天说地一直聊到月上中宵,慕容凤对家人隐瞒的事情却对这位尚大师侃侃而谈,说到自己杀人如麻的经历时更是毫不避讳。尚大师一直含笑听完慕容凤的讲述,才点头笑道“这是你选择的道,原先老夫还担心你没有一颗杀伐之心,现在看来是老夫多虑了。”说着站起身仰望明月长叹到“杀伐之道是世间最难行走的道,老夫曾经有一位老友也是选择了这条道,但可惜到最后他还是没能成功跨出最后一步,达到外魔内圣的境界”

    尚大师转身直视着慕容凤清澈的双眼,笑容欣慰到“而你在这段时间经历了如此多的杀伐,身上凝练的煞气中却无一丝暴戾之气,实在是令老夫为之惊叹啊!也罢,老夫就将故人之物曾与你这丫头吧。希望你能在这条道上一直走到最后。”

    尚大师从怀中取出一把黑色的剑柄递给慕容凤,慕容凤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抚摸着剑柄上细腻的缠枝藤纹,然后摁下开关,剑柄瞬间射出一道紫红色的光刃,慕容凤挥剑挽出几朵漂亮的剑花,满心欢喜到“大师,此剑可有名字?”

    尚大师轻叹到“此剑名‘紫阳’。”

    慕容凤右手一抖,差点没拿稳紫阳剑,满脸惊愕到“魔剑‘紫阳’?!大师的故友难道是剑道魔圣紫阳真人?”

    尚大师微微诧异道“喔!你这丫头小小年纪竟识得此剑的来历?不错此剑确实是故友紫阳真人的遗物。”

    “遗物?紫阳真人真的死了?”慕容凤心神震动到,对于这位剑道前辈高人,慕容凤上一世可是仰慕许久,只可惜缘悭一面,始终未能亲眼一睹高人风采。却没想到今日骤闻噩耗,还得到了前辈的佩剑,心中深深感叹真是造化弄人啊。

    尚大师露出缅怀神色长叹到“故友为了踏出最后一步,边邀十位好友为其护法,言明他若是不能修成正果坠落魔道,便只求死于吾等剑下,免得魔道因他而崛起致使生灵涂炭”

    慕容凤听的浑身轻颤,为前辈高人的绝世风采而深感折服。

    “丫头,你一定要铭记你的本心,千万不可重蹈覆辙。老夫不想将来为了天下苍生而对你拔剑相向!”尚大师严肃告诫到。慕容凤坚定的点了点头,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误入歧途。

    凡人对死亡有大恐惧,而慕容凤经历非凡,亲身经历过地狱轮回,见识过真正的十八层地狱,明悟出以杀伐证天道的道心。心中的道心信念可谓是坚比金坚,坚信自己绝不会行将踏错半步而误入魔道!

    出了尚大师暂居的小院,泰哥从一座假山上跳到慕容凤肩头,然后又滑到她的怀里蹭了蹭小脑袋,传音到“为何不告诉里面的那个老头说你发现了魔道中人的踪迹?”

    慕容凤抚摸着泰哥的毛发,淡然道“天道,魔道,皆为世间超凡之道。如今世人好不容易有个太平日子能安居乐业,若是再起正邪之争,最后遭殃的还是无辜的平民。”

    “你就不怕养虎为患反受其害?”泰哥眨了眨眼睛,歪头问道。

    慕容凤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说到“既然要诛除奸邪,自然要有万全准备,将对方连根拔起才行。现在对方只露出了冰山一角就已经让我颇为惊讶,联邦竟已被渗透的如此之深,不知道几大家族中有多少人已经暗中投靠了那些邪魔外道。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泰哥打了个哈欠,眯起了眼睛不再言语。前方拐角处几位女仆联袂而来,到了慕容凤身前,躬身道“三小姐请随我们来,夫人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下榻的小院。”

    “莲儿呢?”慕容凤皱眉道。

    女仆长略显犹豫,低头到“tx-l001被夫人下令关闭程序了。”

    “去唤醒她。”慕容凤淡淡道。女仆长抿嘴到“可是夫人”

    “不要质疑我的命令!”慕容凤神情一冷,发丝无风自动,庞然气势压迫的几位女仆连连后退,瑟瑟发抖。

    “是,三小姐!”女仆长颤声到“小的这就去重新启动tx-l001。”看着众女仆双腿打颤的飞一般的逃离了此地,慕容凤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暗叹这生活场景转换的太快,以至于自己一时间还难以适应重归安逸的生活,与人交流之间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杀伐霸气,而少了几分以前的淡然恬静。归其原因还是这次外出历险杀伐太多,身上积累了太多的杀气,看样子这次回来后要好好收收心才行。

    很快裹着一身白布的莲儿飞奔而来,一见到慕容凤立即娇呼一声“小姐!”然后唰的一下扑到慕容凤怀中,泰哥又遭受了一次无妄之灾

    抚摸着莲儿窝在自己怀中的小脑袋,慕容凤满脸慈爱的安慰道“好啦好啦,不要哭了,莲儿最乖了。”

    “小姐,莲儿好担心你,还以为你不要莲儿了。”莲儿梨花带雨的轻泣到。慕容凤深深感叹这小妮子越来越像人类了,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进化出完整的情感系统,到时候就和正常的人类少女别无二致了。

    “小姐,你好像长高了?”莲儿仰着脸惊讶道“胸也变大了好多!”

    慕容凤一脸黑线,屈指在莲儿光洁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嗔怒到“你这小妮子,又要找打是不。”莲儿顿时破涕为笑,与自家小姐闹做一团。主仆二人一路玩闹着回到了下榻的小楼,一番充满欢声笑语的洗漱后,慕容凤发觉这小妮子比以前更加的粘人了,只好由着她一起大被同眠。

    躺在柔暖的大床上,慕容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主仆二人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莲儿趴在一旁逗弄着满脸不爽的泰哥,小嘴里时不时发出一连串咯咯的笑声。在不知不觉之中早已疲乏不堪的慕容凤沉浸在了梦乡之中,泰哥也打了个哈欠钻到她的怀中卷缩成一团,莲儿眨了眨闪闪亮的大眼睛,亲昵的搂着慕容凤一条手臂,脸上露出满足开心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终于回家了所有烦心事都会随之消散,可惜慕容凤还是算错了。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登门拜访的宾客根本就是络绎不绝!不管这些宾客出于何种目的来访,慕容凤连推辞的机会都没有,被老妈强行拽着陪在一旁当花瓶笑脸相迎,还不停的感谢这个感谢那个,直到脸都快笑麻木了才能休息一会儿。

    “呼!我不行了,累死我了,脸都快笑抽筋了。”慕容凤揉着脸颊,如同没了骨头的软蛇瘫在椅子上。慕容夫人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嗔怒到“这才出去野了几天就忘了礼仪了,给我坐端正喽。”

    慕容凤委屈的瘪了瘪嘴,刚一坐直身子就又歪了脑袋靠在莲儿身上,把慕容夫人气的眼角直跳,伸手在自个的女儿小蛮腰上狠掐了一下,把慕容凤疼的哇哇乱叫。

    “老妈,现在又没外人,就不能让我放松一下嘛!”

    “你这野丫头又皮痒痒了是不?刚才叫我什么?”慕容夫人顿时柳眉倒竖,撸起袖子把慕容凤撵的满屋子乱窜,把莲儿看的忍不住捂嘴偷笑。

    “夫人又有客人到访,是王家的林夫人!”通传的女仆低着头站在门外,一副强忍笑意的表情禀告到。

    慕容夫人气呼呼的瞪了慕容凤一眼,整理了下仪容端坐在上位,正容到“有请!”

    慕容凤嘻嘻一笑,绕到母亲身后为其捏起了双肩,一副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模样。很快女仆就领着一位艳光四射的贵妇人进了厅堂,慕容夫人立即做出一副亲切模样起身相迎,拉着对方的双手说个没完。就好像一对多年未见的好姐妹一样。

    慕容凤不动声色瞥了莲儿一眼,莲儿眨了眨眼睛,悄悄的竖起两根手指。慕容凤顿时汗颜,合着老妈和这位林夫人才见过两次面啊!但瞧这亲热劲,这演技,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是闺蜜呢。

    这位林夫人长的倒也美艳无方,可惜在慕容夫人面前还是黯然失色了几分,在和慕容夫人聊着天时,眼睛余光却总是偷瞥一旁亭亭玉立的慕容凤,眼中闪过几分惊艳神色,心中暗赞这丫头才一个多月没见着就出落的如此艳丽了,等将来嫁了人哪还了得,也不知道那家的小子有着福气,只可惜自家的小儿子今年才六岁

    送走了这位林夫人,慕容凤终于捱到了午间休息时间,一般来说下午是不会再有客人上门拜访的,吃过午饭慕容凤终于有了清闲。这人一闲下来就会觉得无聊而总想找点事做,以前慕容凤还能舞舞剑,学学琴棋书画消磨时光,可是自从这一趟外出历险之后,慕容凤发现自己的心始终也无法静下来。心中时不时怀念起以前逍遥自在的日子。而心无法静下来自然也无从谈起精研剑术与学习琴棋书画了。泰哥这吃货现在又天天往外婆那里跑蹭吃蹭喝,自己身边除了莲儿连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

    “要不偷偷溜出去?”慕容凤随即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这次外出历险已经让家人心率交瘁了,若是自己再无故失踪家里还不闹翻了天。而且现在即使自己想要偷偷溜出去也无法轻易做到,因为老妈在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对自己的看护越发的严密了。不但将自己的入学计划推迟到了明年开春,而且光是自己这间暂居的庭院内外就有不下百余个最新型的战斗机器人在暗中守卫着,就连老爸大哥二哥来探望自己都需要经过三道关卡盘查才能见到自己,真正是连只蚊子都休想飞进来

    看着自家小姐拄着下巴坐在亭中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莲儿上前劝慰到“小姐,要不咱们向夫人申请和表小姐她们一起去西湖游玩吧?”

    慕容凤摆了摆手表示没这兴致,自己现在怀念的是以前战火纷飞的日子,而不是陪着一群熊孩子去闲逸的游湖赏景。

    莲儿咬着小嘴眉头轻蹙,忽然心中灵光一闪,欢喜的怂恿到“小姐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

    “哪儿?”慕容凤趴在石桌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星剑传说啊!小姐您忘了上次还让我替您在游戏里置办了产业啊!”莲儿笑嘻嘻道“那家酒楼现在已经成为了游戏里一号主基地里最大的酒楼,每天都有无数的金币进账呢!您就不想去瞧瞧属于您的酒楼吗?”

    慕容凤顿时目光灼灼的直起了身子。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出呢?在游戏里不管自己如何闹腾,相信老妈也不会约束自己。而且还能足不出户的和来自各方的高手切磋剑术,又能重温战火纷飞的日子,真是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慕容凤蹭的一下蹦了起来,捏了一下莲儿光滑的俏脸,欢喜到“走,咱们玩游戏去!”

    “哎哎,小姐您慢点,当心摔着。”莲儿见慕容凤身形快如鬼魅,嗦的一下就蹿回了小楼,顿时一脸黑线的追了上去。心中感叹小姐这出去一趟,变化好大啊。比起以前老成的样子好像活泼了好多!

    作者留言:能坚持看到这章的相信都是本书的忠实书迷了,如果对本书感兴趣就来本书的群365358244,聊聊您对本书的一些建议和看法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