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好了,乖女儿不要再哭了,你今天可是小寿星啊,别哭花了脸出去让亲戚朋友们看笑话。”慕容夫人温柔安慰道。捧起梨花带雨的慕容凤,慕容夫人用手绢轻轻擦去女儿俏脸上的泪痕,柔声笑到“只要稍加打扮我的小凤儿今天一定会惊艳全场的。”

    慕容凤娇嗔到“母亲你又取笑女儿了。”

    “我这可不是取笑,而是实话。现在时候不早了,该要开始梳妆打扮了。”慕容夫人拉慕容凤的小手直奔她居住的栖凤阁。父亲与两位哥哥全都朝满脸哀怨的慕容凤投去爱莫能助的眼神。

    ……………………

    姑苏城西三十里外的洞庭苇塘深处有一座大岛,环岛的湖面上常年水雾缭绕,岛上却是风景秀丽,四季如春,似人间仙境。有一种名叫凤头雨燕的燕雀终年栖息于岛上,故而此岛又被附近乡民唤作燕子坞。

    岛上有一座依山旁水的山庄,名叫参合庄,正是姑苏慕容家的老宅。三日前庄内外就被打扫一新,到处张灯结彩。今日岛上鼓乐齐鸣,人声鼎沸,时有受邀前来的超级巨星登上庄外临时搭建的舞台上载歌载舞,引来无数青年稚童的欢声笑语声。

    庄内则是长桌围景,桌上盛放着各种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上了年纪不喜躁动的名流豪绅们则分三五成群的在庄内秀丽的园景内四处游走,或品评美酒,或攀谈时事,时不时发出一阵豪爽的欢笑声。

    主厅屋内则是女眷们相聚的地方,时有阵阵莺声燕语传出,显得热闹非凡。

    此刻正值落日映湖,余辉染波,倦鸟归林,垂柳依依之时,正是岛上一大盛景。自认文采出众的骚客雅士们则相邀一同登楼攀阁观赏美景,兴之所至便吟诵一两首古今名词佳句称赞一下美景,或有感而发自创一二首诗词,无论好与不好总会迎来一阵恭维声。

    此时一艘装饰精美的古船画舫游波而来,顿时惹得这些骚客们诗兴大发,在亭台楼阁上举杯吟诵佳作,然后发出一阵阵豪迈不羁的笑声。

    “落霞与孤燕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画舫楼阁之上,盛服淡妆的慕容凤倚窗而坐注视着微波起伏的湖面,嘴里念着那些骚客们大声吟诵出来的‘佳作’,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

    “小妹,为何发笑?”一身笔挺礼服的赵虎听着这些骚客的诗词不停摇头晃脑,显的很是享受。听到小妹的嗤笑声,不由得纳闷道“二哥觉得这句诗作的很不错啊!不知是何人所作,为兄等下要去会上一会。”

    正坐在他对面饮茶的赵龙闻言后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一副强忍笑意的表情。

    慕容凤不顾形象朝赵虎翻了一记白眼,叹气道“这是古唐诗人王勃的佳作,原句是‘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那念诗之人为了应景把鹜改成了燕,只改一字也就罢了,却连诗句出处与意境都没搞清就胡乱照搬,怎能不惹人发笑。”

    见赵虎还是一脸茫然,赵龙忍不住笑到“二弟,这句诗词中的‘秋水’特指的是三湘四水汇聚而成的八百里洞庭湖,而咱现在是在太湖之上,这二者之间可是差着近千公里的距离呢!而且现下正值盛夏,何来秋色一说?”

    赵虎闻言顿时面红耳赤,憋了半天,恼羞成怒的强辩道“我只是感叹这句诗词作的好,有本事你们也作一首同样的佳作啊!”

    赵龙肚里虽比赵虎多点墨水,可要是让他即兴作一首堪比传颂千古的名词佳句可就真是为难于他了。所以毫不客气的将难题踢给了小妹,笑到“今天是小妹诞辰吉日,当然是小妹作一首留念才是。”

    “你们三个不下去陪弟弟妹妹一起游玩,待在这里聊什么呢?”这时正巧阁楼内缓步走进来一位穿着鹅黄长裙的美人,手里端着一盘蜜饯果品,年纪约摸双十芳华,风姿绰约,明眸皓齿,只是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愁容。见兄妹三人聊的正开心,便展颜笑问到。

    “大嫂。”慕容凤与赵虎异口同声的称呼到,顿时令这位美人的俏脸泛起一层红晕,嗔到“别乱叫,我还不是不是”声音越说小,到最后细若蚊声,还偷偷瞥了一眼一脸傻笑的赵龙,不由得嗔怒的瞪了他了一眼。

    “大嫂你就放心吧,有三妹替你美言,你绝对逃不出我大哥的魔爪的!哎哟,大哥你丢我果子做什么。”赵虎揉着被一颗龙眼砸中的额头,怪叫到。

    赵龙瞪了一眼这个嘴里没个遮拦的二弟,然后起身接过女友王琳的果盘,拉着她坐在自己身旁,笑呵呵到“刚才正和二弟三妹聊诗词,三妹诗兴大发正打算作一首诗应应景呢。”

    慕容凤听得直翻白眼,自己明明没有应下此事,怎么变成自己诗兴大发了?

    王琳展颜微笑到“想不到凤儿妹妹还有这等雅好,姐姐可要洗耳恭听才行。”

    慕容凤彻底无语了,舞刀弄剑自己最是擅长,可要是论起舞文弄墨自己就绝对抓瞎了。

    “小妹,快作啊!大家都等着呢!”赵虎不合时宜的怂恿到。慕容凤想将他一脚踹到湖里的心思都有了。

    慕容凤想要推辞,却见二哥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顿觉头疼,不由得站起身子,凭栏远眺燕子坞上的亭台楼阁,心中酝酿了许久却连半句诗词都编不出来,摇头苦笑正欲言明推辞,忽听耳闻山庄内鼓乐齐鸣,又见亭台楼阁间彩旗招展,晚霞映染着水天交接处似火烧,几只雨燕在湖岸边的垂柳间嬉戏,发出阵阵脆鸣。

    眼前一片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却令她遥想起了前世种种经历,不由得的有感而发道:

    晚波莺啼映翠红,

    湖光山色旌旗招。

    霞火连天鼓乐鸣,

    多少楼阁烟雨中。

    慕容凤吟罢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只听身后传来哐啷一声,回首一瞧,原来是大哥端在手中的茶碗掉在地上了,好在地毯厚实没摔碎茶碗,却溅了一地茶水。至于几人的表情皆是一副目瞪口呆!

    赵虎激动的满脸通红,抓耳挠腮的着急到“小妹你,你二哥都不知道该如何夸赞了。对了,这首诗名是什么?”

    慕容凤目光深邃,沉吟道“就叫‘凤游燕子坞,忆往昔’吧。”

    随着画舫靠岸,慕容凤的这首凤游燕子坞,忆往昔很快就在参合庄内外传扬开来,顿时引起无数惊叹与称赞。那些骚客雅士们更将这首诗吹捧成了神作,恨不能立即装裱起来挂在自家书房里供日后天天瞻仰。

    慕容凤的几位亲戚长辈闻听此事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直夸自家竟出了位文采斐然的才女。慕容夫人更是被各家一众女眷围在中间,七嘴八舌旁敲侧击着令嫒以前可还有其他佳作问世?不妨一同拿出来供大家瞻仰一番。

    慕容夫人对于自己宝贝女儿突然展现出来的文采也很是惊艳了一番,暗想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女儿有这方面的才情呢。心里却气的牙痒痒,这丫头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她这亲生母亲!

    庄外湖边有一座傍湖亭,此刻几位青年俊彦正聚在亭中品酒赏景,相比起那些自诩雅士的骚客们,这几位青年显然更具才气,作出的诗词也更具古韵雅意,只是言谈间颇有些孤芳自赏的意味。

    此时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青年满脸激动的快步走来,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张墨迹未干的宣纸,进到亭中后见众人都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不由得笑道“你们都怎么瞧着我做什么?”

    “文进兄不是受了佳人相邀去作陪了吗?为何去而复返?”一位锦服青年揶揄到“难不成凭文进兄的文采还博不得佳人一笑,所以被赶回来了?”

    “哎哎,子言兄此言差矣,我观文进兄喜上眉梢,不像是被佳人拒绝,反倒像是终于得偿所愿了,难不成文进兄刚才已将那位佳人终于拿下,然后一亲芳泽了?”另一位长得白胖胖的青年,说的意味深长,笑容甚是猥琐,顿时惹来众人一阵笑声。

    张文进受到众人揶揄,也不气恼,反而将手中的宣纸晃了晃,戏谑到“在下本还想与众兄品评一下这首刚刚问世的绝世佳作,现在见你们几人如此的放浪形骸,我看还是不要辱没了这首佳作为好。”说罢便转身欲走,却被勾起好奇心的众人纷纷拦下,不断的陪酒道歉才让张文进志得意满的展开手中宣纸,嘴上却道“这可是古大师闻听绝世佳作后亲手挥毫一蹴而就的墨宝,绝对是万金难求!”

    众人闻听是古大师的墨宝,顿时面露羡滟之色,古大师因为年事已高,可是很久未曾提笔了,想不到今日被一首绝世佳作勾起了雅兴,挥毫泼墨亲笔书写下这首诗,不管这首诗作的如何,也绝对会因为古大师的字而成为一幅万金难求的佳作。

    随着宣纸被展开,一幅龙飞凤舞般的诗句呈现在众人眼前。众人顿时纷纷目露精光,大赞到“好字!果真是古大师的真迹!”

    一位身着蓝色锦袍面容俊逸的青年,注视着字画缓缓的念出了上面的诗词:“晚波莺啼映翠红,湖光山色旌旗招。霞火连天鼓乐鸣,多少楼阁烟雨中。”众人闻听后无不细细品味诗中意境,随后纷纷举杯畅饮大赞真是一首佳作,难怪古大师会亲笔挥就此贴。

    “真是一首好诗,想必此诗意境应是脱胎于古唐诗人杜牧的佳作江南春绝句。”蓝袍青年端着酒碗细细点评到“但此首诗却没江南春中隐含的伤春悲秋之意,反而多了些金戈铁马的豪气,想必能作出此等佳作之人必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儒将,不知文进兄可否告知此诗是出自何人之手?”

    “岚少真的想知道?”张文进一脸古怪,笑的甚是神秘。将字帖轻轻的搁在石桌上,然后自斟一碗美酒一饮而尽,这才长叹到“在下初闻此诗作者时也是惊诧万分,再三确认之下才不得不感叹江山真是代有才人出啊!”张文进语气一顿,深深感叹到“你们绝想不到作出此等佳作之人竟是一位未满二八年华的绝代佳人。”

    “此等佳作竟是出自女子之手?!”高岚枫惊诧到,众人闻言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此女是何人?”有心急的已经迫不及待的追问到。

    张文进伸手点了点诗的标题,神秘的笑道“不是已经写在上面了吗,众兄何不猜猜此女身份?”

    高岚枫赶忙上前一步注视,口中喃喃道“凤游燕子坞,忆往昔!凤游!凤游?此女应是名字中带有凤字,又是未满二八的佳人,难不成就是今日庆宴的那位传说中的凤大小姐?”

    张文进一挑拇指,笑赞道“岚少真是一语中的矣!”

    众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叹至极的吸气声!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