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刚想到麻烦,麻烦就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远处飘来,将她从繁杂的思绪中扯了回来。只见清冷的月光下一位白衣仙子飘袂而来,当然你千万不要被这位‘仙子’美丽的外表给骗了。

    毕竟任谁碰到一位容颜不老,又是一副少女脾性的老妈都会头疼不已的。也难怪自己的两位哥哥一到了年纪就迫不及待的搬了出去。

    “凤儿,快来尝尝妈妈亲手炖的银耳莲子羹。”人未到声先到,慕容夫人走进凉亭看到女儿正在擦拭宝剑,未施粉黛的俏丽容颜在激烈运动后泛起一层红晕,更显清丽脱俗。

    “乖女儿别擦了,快尝尝妈妈亲手炖的银耳莲子羹。可好喝了,你爸爸刚才一口气喝了三大碗。”

    慕容凤闻言一脸黑线,不管什么东西,吃多了肯定对身体不好,尤其酷夏夜凉,一口气灌下三大碗银耳莲子羹,估计后半夜可有罪受了!

    慕容夫人接过老仆递过来的食盒便挥退了老仆,亲自为女儿盛了一碗香气四溢的银耳莲子羹端到女儿面前,一副目光灼灼的模样盯着她,慕容凤心中哀叹一声,拿起汤匙舀了一小口浅浅一尝,顿时眼中一亮。

    “嗯?很好喝耶!老妈你厨艺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咚!慕容凤口不择言直接挨了母亲一记暴栗。

    “你叫我什么!我有那么老吗?”慕容夫人柳眉倒竖到。

    慕容凤赶忙赔错,笑嘻嘻道“我说错了,妈妈一点都不老,永远都是那么年轻美丽,和你走在一起别人都以为咱俩是两姐妹呢。”嘶,不行了,全身快起鸡皮疙瘩了,慕容凤打了个寒颤,强颜欢笑到。

    “哼,这还差不多!好喝就多喝点,我这次煮了很多。”慕容夫人一掀食盒,只见里面还有满满一锅银耳莲子羹,慕容凤的脸色当场就白了

    无事献殷勤,非那啥和那啥!根据以往的经验,慕容凤料到老妈又有预谋了,汗颜到“呃,那个,妈,你有啥事就直说吧,能答应的我一定答应!”潜台词就是不能答应一定不会答应。

    “嘻嘻,乖女儿终于长大懂事了。”慕容夫人和颜悦色道“乖女儿你一晃都十五岁了,按照家族的传统你也到了入学的年纪了,虽说像以前一样专门请老师教你学业也可以,但老是一个人闷在家里憋出什么毛病可就不好了,所以爸爸和妈妈商量了一下,打算送你去学校,多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结交一些朋友,你看如何?”

    慕容凤沉吟了下点点头,说道“既然爸爸妈妈对此事已经深思熟虑过了,那凤儿就遵从爸爸妈妈的决定吧。”

    慕容夫人顿时喜上眉梢,没料到宝贝女儿这次答应的怎么爽快,要知道自己以前只要一提出带她出门走走之类的事情总是会被一口回绝。和亲人之间聊天说话时明明是一个随性洒脱的活泼性格,但一遇到与外人接触之类的事情就会表现出十分抵触的情绪,任她如何劝说都不行。慕容夫人现在见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随即打蛇上棍的追加提议到“还有一件事,妈妈打算在你半个月后的生日那天为你举行一场盛大的生日舞会,乖女儿你看行不?”

    “这个我拒绝!”慕容凤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慕容夫人立即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伤心模样,拿出手帕遮住脸直哽咽。

    慕容凤冷汗哗哗的,她实在拿这位得寸进尺的母亲没辙了,虽然明知她在演戏,但你还不能戳穿她,不然后果会更糟。

    慕容凤叹气道“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慕容夫人立即恢复神采飞扬,哪还有半点伤心模样,笑嘻嘻道“乖女儿,除了要能量电池,其他都好商量。”

    “你们不是说过等到我成年,然后成为剑士时就还我电池的吗?”慕容凤怒到。这事要追溯到周岁宴那晚,自己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光束剑,结果引起一片哗然,太爷爷也不知道咋想的,居然真的将那柄随身佩戴的光束剑送给了自己,当时的自己可谓是欣喜若狂,但因为扮演着幼童角色,所以不好表现的太过惹眼。

    当然剑柄里的能量电池被太爷爷当场拆了下来交给了父亲,毕竟一个幼童拿着一柄随时能激发的光束剑玩耍,不管怎么看都会让旁人心惊胆战的。

    事后父母做出决定暂时替她保管这块能量电池,等到自己成年后,如果能通过剑术考核成为一名合格的剑士就将这块电池还给自己。这件事自己一直记在心上。却没想到终于熬到成年了,父母却百般推脱,死活不肯交出能量电池,还一味寻找借口说什么你还没通过剑术考核呢,所以这能量电池不能还给你。

    为这事慕容凤和父母在年初的时候就大吵过一架,为此还赌气了好久,现在一眨眼八个多月过去了,父母依旧不肯交出电池。看样子只能等到自己生日那天才能名正言顺的拿回属于自己东西。

    至于为什么要等生日那天?完全是因为不知道哪个脑残联邦立法委员提议规定的,剑士考核必须年满十五周岁才行。而离自己生日只要差一天,都没资格参加考核。

    慕容夫人见宝贝女儿动了真怒,便好言劝慰到“乖女儿啊,爸妈这都是为了你好,这刀剑无眼的,万一伤到自己可咋办,你每日拿这柄合金宝剑练剑,妈妈我每回见了都要提心吊胆好久的啊!”

    慕容凤听的一阵翻白眼,一搭剑柄抽出宝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屈指一弹剑刃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鸣,叹气道“这柄剑压根就没开锋,估计拿去切豆腐都嫌费力”即使这样一柄玩具,还是自己央求了二哥好久才偷偷给自己弄来了一把,结果这件事败露之后,二哥的屁股被愤怒的老妈打开了花,一个月下不了床,为此慕容凤内疚了好久。

    在老妈的眼中,自己一个文弱女孩子,就应该从小学习琴棋书画,烹茶插花,女红刺绣之类东西,而动刀动剑之类的事情实在太不符合一个大家闺秀的身份了。为此这些年来慕容夫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改变她想法的努力。

    母女之间一时陷入了僵持,谁也不肯让步,最终慕容凤前世记忆中存在的大男子主义作祟,率先做出让步,叹气到“要我答应举办生日舞会也行,但妈妈你也必须答应在生日当天同意先让我进行剑术考核。”

    慕容夫人直视着女儿坚定不移的眼神,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也不知道你这倔脾气像谁,怎么就那么执拗呢。”

    “脾气是天生的,但这我美丽的容貌可是继承了妈妈您的哟!”慕容凤忍着一身鸡皮疙瘩,大拍马屁到。慕容夫人闻言顿时笑逐颜开,一把搂过女儿狠狠的亲昵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真是的,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怎么还是一副小孩子脾气。”慕容凤将混乱头发重新捋顺,一口喝完已经晾凉的银耳莲子羹,遂飘然回了自己的闺楼。

    ………………

    日升月落转过天来,正在院子内晨练的慕容凤忽然瞥见小楼拐角处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慕容凤眉头微皱,自己的这座小院子看似古朴典雅,但防御等级绝对是整个家族大院里最高级别的,根本不可能让外人有靠近的机会。

    提着未开锋的宝剑,慕容凤无声无息绕到那个鬼祟身影的后边,飞起一脚踹在那人的屁股上,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那人骤遭袭击,顿时发出一声慕容凤熟悉的干嚎声。

    干嚎声瞬间惊动了院子外的护卫,只见七八位身躯健硕的健妇跃过高墙直接翻身进来,一瞧清地上人影,顿时又强忍住笑意的直接转身离开。

    “二哥,你鬼鬼祟祟的跑到我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又在外面惹祸了?跑到我这里消灾躲难?”慕容凤收起宝剑,出言询问道。

    赵虎从地上爬起揉了揉屁股,干笑到“三妹,你的身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好歹也是个中级剑士,居然被你绕到我身后都没发觉,太爷爷肯定将毕生的剑术造诣都传给你了吧?”

    “二哥如果肯吃苦想学,小妹自当倾囊相授!”慕容凤白了二哥一眼,这货和自己上辈子的生死兄弟同名同姓,而且又比自己正好大三岁,慕容凤曾一度认为这家伙就是赵虎的转世之人。但可惜一番试探之后,却是大失所望,原因是两人的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一个豪气干云行事霸道,而自己的这位二哥却整天沉迷虚拟游戏不思进取,按照他所言大哥赵龙已是人中之龙,家里有大哥在继续旺盛个百年不再话下,而自己有多少斤两他十分的清楚,所以没必要和大哥争什么,更因为他也有自己的打算,想在另一个世界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来证明自己,而那个世界就是书包网.bookbao2络虚拟实境游戏

    赵虎三年前搬出去时撩下了这番很有志气的话,可惜……

    三年过去,当初纠集了一帮狐朋狗友东闯西晃的混了好几个火爆一时的虚拟游戏,结果到头来变成了经常偷偷找自己这个妹妹接济他。

    “二哥这样下去不是事,去找爸妈好好的认个错,搬回来住吧。”慕容凤好言劝慰到。

    赵虎哼了一声,扭过脸去,强硬到“我没做错什么,雏鹰终有离巢展翅日,幼虎必有虎啸山林时。我赵虎以前只是没遇到机会,现在这个机会终于被我找到了”

    “行了,别在我面前拽文了,你肚子有多少墨水我还不清楚。别以为找人随便编两句励志诗句就能打动我。”慕容凤毫不客气的打断到。“说吧,这回找我打算又要借多少钱?”

    “谁说我这次找三妹你是来借钱的!”赵虎梗着脖子恼怒道。

    “那你偷偷摸摸的来找我做什么?”慕容凤好整以暇的笑到。

    赵虎神情瞬间变得猥琐无比,压低声音悄悄到“三妹,二哥这次是来给你送好东西来了。”说着偷偷摸摸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记忆储存卡递了过来,那小心警惕东张西望的神情,不知为何让慕容凤想起了上辈子在学校里几个室友交换‘珍藏’时的神态。还别说,赵虎此时猥琐神态简直像极了。

    慕容凤一脸黑线接过的没有任何标识的记忆储存卡,沉声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你回去看看就明白了,二哥我先闪了,看完后记得联系我哦。”说完直接从半开的小门溜了出去。

    慕容凤捏了捏只有拇指大小的记忆储存卡,心情可谓是哭笑不得。一时间犹豫不定,看也不是,丢也不是。

    “罢了,还是先看看里面的内容吧,量二哥再大胆也不敢拿那些私人‘珍藏’送给自己妹妹看,要不然被老妈知道了,他绝对是就死定了!”

    慕容凤往回走时步伐有点凌乱了,不知为何心里还有点小期待呢

    回房,沐浴、更衣、吃早点、遣走智能机器女仆,拉上窗帘,反锁上门,找出许久未曾用过的腕式个人终端,插入记忆卡,手有点抖,插了好几次才插进去

    对了!记得看这个还要戴耳麦,敢开扩音器看的人都是让人膜拜的牛人……

    启动个人终端后面前弹出一副光屏,选择读取记忆卡,弹出一条进度条:1%……10%……50%……70%……100%!

    看着跳动的进度条,慕容凤只感觉心口蹦蹦跳,脸上火辣辣的!

    读取完毕,然后画面一闪,一道刺眼白光闪过,耳麦中立刻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一条机械腿从天而降重重踩进大地里,镜头瞬间拔高,仰视着一台蛛形机甲火力全开的状态,当真有万炮齐发的震撼即视感。

    忽然,蛛形机甲的右侧遭到猛烈炮击,炸出一团火球,机甲右侧依附在外部装甲上的层叠鱼鳞形能量护盾立即有几块直接变成了危险的红色。

    蛛形机甲努力迈动八条巨腿,极力扭转身形,但怎奈附近都是松软的沙土地,庞大的机甲此刻显得十分的笨拙。

    又是一声轰鸣,右侧护甲再次遭到炮击,几块半透明的鱼鳞护盾直接消散,紧接裸露出来的合金护甲又遭到一发穿甲弹攻击,顿时爆炸火光突入蛛形机甲庞大身躯的内部,引起一连串殉爆。

    庞大的蛛形机甲剧烈抽搐了几下,便轰然倒下。

    镜头在这时瞬间拔高,从观看局部战斗瞬间拉升到俯视整个战场。

    成群结队的机甲部队在广阔的战场上纵横驰骋,天空中的战机编队如同群魔乱舞,泼洒出成片成片的镭射光弹,不时有战机不幸中弹直接在半空中殉爆炸成一朵绚烂的焰火。

    镜头再次拉低,在一处两军激烈争夺的高地上,守方士兵拼光了最后一发弹药,然后在一位军团长高声怒喝下,士兵们纷纷抽出光束剑直接跃出战壕飞扑而下。

    镜头随着士兵在坡地上俯冲而下而剧烈抖动,最终在双方士兵光剑交错迸发出火光的那一刹那定格住!

    画面变暗,缓缓映射出四个铁画银钩般的大字……‘星剑传说’!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