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山峰,两个蒲团,罗云阳和三世元尊坐而论道。

    两个人的论道,基本上谈论的都是三世无上宗的三种无上法门,虽然罗云阳对于这三种法门很熟悉,但是经过三世元尊的一些讲解,他还是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比如,运用三世之身分别战斗,比如将三世之身汇聚如一。

    不过真的让罗云阳感到受益最深的,却是三世元尊所讲的关于三世无上神典的由来。

    罗云阳在纯阳大世界逗留过上百年,其中大部分的时光,更是在三世无上宗的支脉琉璃金刚门中渡过。

    对于三世无上宗的历史,罗云阳可以说知道不少。其中关于三世无上纵的三种宝典,更是有不少的传说。

    最能够被人接受的传说,就是三世无上宗的老祖一朝悟道,创出了三种无上法门。

    “一朝悟道,我师尊虽然修为强大,但是想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创出这种顶级的法门,还真的是为难他老人家。”

    三世元尊很显然也听说过这种传说,并对这种传说嗤之以鼻。当然,他这种嗤之以鼻的对象,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的那些徒子徒孙。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不只是因为这位老祖本身豁达,更因为他已经将罗云阳放在了同等的地位。

    所以,他觉得自己这些晚辈所弄的那些传说,实在是可笑。

    罗云阳对于这位老祖的解释,并没有太多的追问,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三世元尊,等他接着说下去。

    “鸿蒙圣殿对于顶级的法门,都会留下一座圣殿,我三世无上宗的法门,可以说是名列前茅。”

    “但是呢,要是说我在元尊之中的排名,却是最多也就是排在一百位而已。”

    “甚至可以说,我应该是排在一百位之后。”三世元尊说到此处,那本来平静如水的声音中,生出了一丝丝的感触道:“云阳老弟,你可知道我那师尊在未坠落之前,在元尊之中排名第几位?”

    “第四位!”

    说道自己师尊的排名,三世元尊的眼眸中闪动着一丝激动的神色道:“我师尊虽然是太初元尊,但是他老人家却能够排到第四位,你可以想想,他老人家究竟是何等的强大。”

    罗云阳虽然还不知道这天下元尊中的最强者,究竟是何等的强大,但是从三世元尊的话语中,罗云阳能够感觉到他那位师尊的强大。

    “云阳老弟,你知道我师尊为什么如此强大吗?而我继承了他老人家的衣钵,却只能屈居在这三世无上宗内?”

    三世元尊以一副推心置腹的口气道:“那是因为,他老人家当年,得到了一个圣魂。”

    “而且还是带有三世神典法门的圣魂。”

    “只不过我听师尊他老人家说,他得到的圣魂,在三世法门的修炼上,存在着不小的缺陷,所以难以达到最强的状态。”

    “云阳你以后要是有机会进入圣魂天,最好能寻找到那蕴含着三世神典的圣魂,那样的话,才才有可能走向巅峰。”

    圣魂!

    罗云阳没有想到,三世无上宗的三种法门,竟然都是来自于圣魂。他对于三世元尊还是有一些防范的,但是听着三世元尊自己的话,他的心中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三世元尊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必要骗自己。

    自己有一次进入圣魂天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知道的人并不多。而按照鸿蒙圣殿的规矩,鸿蒙圣殿不可能传出去。

    这三世元尊知道的可能性,并不大。

    在罗云阳一个个念头闪动的时候,三世元尊就已经将话题转移到了修炼上。

    十日之后,罗云阳进入了三世无上宗的小藏经阁。这一座藏经阁在三世无上宗内,也只有天尊境界的强者,才能够入内。

    罗云阳翻动着三世无上宗的典籍,这些典籍基本上都是配合三种神典演化出的攻击法门。

    实际上,这些法门对罗云阳的实力提升,并没有太大的好处。因为罗云阳手中的攻击法门,比之这些法门,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将这些典籍一本本的看完,罗云阳心中的念头涌动的越加的厉害,他此时心中所想的,是三世元尊在两个人论道的最后时候,所说的话。

    “三世神典,最强的手段,自然是三世合一,可是三世合一之后,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路。”

    这句话如果是说给普通的人听,那绝对是一句废话,但是听在罗云阳的耳中,却让罗云阳感触颇深。

    罗云阳的三方圣相,可以说纵横无匹,让人有一种难以披靡之感。但是三世圣相,同样存在着不小的缺陷。

    比如三世合一的时候,他虽然可以将三面圣相的力量,聚集于一拳之中,但是这一拳,却难以发挥出三面圣相各自的侧重面。

    比如,那现在圣相手托的混元天钟可以说最强,而罗云阳三世合一,也是以那混元天钟的力量为主。

    可是混元天钟对于其他两种圣相的力量,有一种排斥感。而以其他两种圣相的力量为主,混元天钟的力量就会出现一种反弑的现象,这种现象,让罗云阳的修为不增反减。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路。

    罗云阳现在的修为,比之以往的宗师,不知道强多少。他虽然不能自己创造法则,但是以自己的力量,却已经可以打破那些太始元尊创造的法则。

    将一切融入混元天钟,还是……

    小小的藏经阁内,罗云阳开始的时候,还翻动典籍,但是到了最后,他就变成了默默的静坐。

    因为罗云阳的身份,所以他就算是静坐,在三世无上宗中,也没有人敢于惊扰他。

    三世元尊知道他在关键的时候,所以也没有对他进行打扰,甚至还要求三世无上宗的弟子,任何人不能惊扰。

    罗云阳初上三世无上宗的时候,对整个三世无上宗的弟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冲击,甚至不少三世无上宗的弟子,都因为罗云阳的原因,而疯狂的闭关。

    他们很多人,都是受到了刺激。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罗云阳在三世无上宗的事情,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下来。这不是因为三世无上宗的弟子太健忘,主要原因就如一个三世无上宗的弟子所说的,那人就好似一个神,高高在上,我等只能仰视。

    一年,两年!

    三世无上宗的弟子,对于罗云阳的谈论,渐渐的少了起来,甚至已经有人觉得,这个来他们三世无上宗之中来切磋功法的强者,已经离去。

    开始的时候,对于这种说法信服的人并不多,但是慢慢的,信服这一点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这一日,元宗宗子正在教导自己的弟子,他虽然没有接替永恒神山的宗主之位,但是因为修为的缘故,已经开始培养自己的弟子。

    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弟子今后,将会继承他的位置,成为永恒神山的宗子。对于罗云阳是否离去,元宗宗子并没有关注,因为他知道,这个人距离自己实在是太远,自己根据就没有拿他当对比的能力。

    不能对比,自然也就慢慢的缺少了关注。

    “记住,修炼一定要要达到最强!”元宗宗子的声音中,充满了严厉,而他那个弟子,则静静的点着头。

    就在元宗宗子心中对自己的弟子有些不满意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从那中间的神山上,重重的冲了下来,在这压力下,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一种要爆了的感觉。

    “出大事情了。”虽然元宗宗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让他有一种想要跪倒膜拜的气势,实际上已经让他从心中感到了恐惧。

    他感觉,这种压力下,他整个人,都要崩溃成为碎粉。

    这压力,给他的感觉,充满了霸道,更带着一种能够磨灭一切的坚韧,还带着一种锋利……

    各种的感觉,汇聚在一起,就是一种霸道,一种打破天地乾坤,镇压万里江山的霸道。

    那催动这种霸道的人,实际上还没有出手,但是他这种接近了天尊的存在,就要崩溃。

    元宗宗子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几乎在强行支撑着自己身躯稳定的刹那,心中就已经明白,此时能够给他这种感觉的人,实际上只有一个。

    罗云阳,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人,是罗云阳!

    “尔等不必惊慌!”淡淡的声音中,就见三世元尊走了出来,他朝着那冲天的气息看了一眼,而后衣袖挥动,罗云阳所在的山峰方圆十万里,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绝。

    如果真的要形容此时的情况,那就是此时此刻,那一片空间已经和元宗宗子等人所在的空间被强行割裂开来。

    虚空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而更有一股力量,在不断的将这些裂纹,快速的修补开来。

    一道道的目光,都看着那山峰,在这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一个身影从山峰中走出来。

    而就在此人走出的时候,四周那些本来要破碎虚空的气息,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恭喜云阳,这一次可谓是一飞冲天啊!”三世元尊看到罗云阳,飞身而来道。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