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十二承载着万流元尊最大的杀意!

    罗云阳现在的修为虽然不如万流元尊,但是汇聚了圣相的他,在剑十二施展的威力上,却也丝毫不比万流元尊差。

    甚至可以说,罗云阳在施展剑十二的威力上,比之万流元尊,还要强上那么一筹。

    罗云阳留给琴龙川的令符能够随时沟通他,所以这剑十二和他亲自施展没有任何的区别。

    拓跋钧虽然也算是一个人物,修为达到了天尊的他,就算是三世无上宗也不愿意得罪。

    但是很可惜,他遇到了罗云阳,更可惜的是,罗云阳借助那令符,早就知道了他刚刚言语。

    拓跋钧死!

    无论是月琉璃还是那那些拓跋家族的侍从弟子,都呆在了那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这……”那跟着月琉璃来的胖子,就觉得一滴滴的汗水,不断地从自己的身上淌下。

    在此时,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遇到了大事。这可不是得罪一个拓跋家族的弟子,而是将人家的家主,直接给宰了。

    作为一个拥有深厚底蕴的上古家族,拓跋家族会忍下这口气吗?按照这胖子对拓跋家族的了解,这绝对是要出大事情的节奏啊!

    虽然他的心中,一直对月琉璃怀揣着那么一种期待,但是为了一个女子,将自己整个人搭上,他自认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这样的魄力。

    “月门主,这……这……”

    虽然从心中来说,此时的月琉璃感到无比的畅快,可是和这畅快相比,月琉璃更多的是担心。

    她是琉璃金刚门的宗主,一切的事情,都不能从自己的喜恶来考虑,她要考虑的是这突然的变故,会给琉璃金刚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一道身影,代替了那透明的大手,出现在了大殿之内,他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那依旧充斥着磅礴杀意的短剑。

    “罗云阳,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老者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愤怒。

    短剑轰鸣,剑光闪动,朝着那老者直接笼罩了过去。

    拓跋家族的那些弟子,此时都认出了老者的身份,一个个激动不已,更有人大声的喝道:“老祖,一定要给族长报仇啊!”

    “族长死的实在是太憋屈了,老祖,您一定要给他老人家报仇啊!”

    “老祖,我拓跋家族,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等的屈辱,您老人家一定要给我们主持正义啊!”

    各种各样的吼声,此起彼伏,一些拓跋家族的武者,更是眼眸发红。虽然他们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拓跋钧的心腹,但是拓跋钧就这样死去,让他们感到憋屈。

    只不过那老祖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晚辈,罗云阳的短剑所指,已经让他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威胁。

    虽然他已经是接近元尊的存在,但是在罗云阳的剑光下,他依旧感受到了一种无比恐怖的压制。

    他相信,如果自己此时敢于出手的话,那么这柄短剑,绝对会第一时间朝着自己出手。

    他对于自己的性命,还是非常看重的。至于拓跋钧的仇,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你拓跋家族,要给我一个交代。”淡淡的,带着一丝冷厉的声音,在偌大的大殿中回荡。

    那些本来义愤填膺的拓跋家族强者,眼眸都开始发红,他们怎么没有想到,杀了他们族长的这儿罗云阳,竟然如此的肆无忌惮,竟然还给他们拓跋家族要交代。

    “阁下不觉得欺人太甚吗?”那拓跋家族的老祖,在沉吟了刹那,声音平和的说道。

    平和,是这位拓跋家族的老祖不得不选择平和,如果他真的选择和罗云阳硬拼的话,他知道最终吃亏的,还是他。

    “你拓跋家族调戏琉璃金刚门弟子的妻子,又要强行霸占人家的弟子,真的是理所应当,我杀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拓跋钧,倒成了要给你们交代。”

    “真是好一个拓跋家族,我看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话语刚落,那古朴的短剑,也就是一个刹那,就泛出了无数的剑光,朝着拓跋家族的老祖包裹过去。

    拓跋家族的老祖,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声质问,竟然会引动了罗云阳的杀机。

    此时的他,纵使心里有万般的不服气,但是在修为不如罗云阳的情况下,他只能一边抵挡,一边大声的道:“罗云阳,我拓跋家族乃是上古家族之一。”

    “我们乃是上古六姓的分支,你……你要是灭了我们拓跋家族,就是和上古六姓为敌。”

    那老祖的话,说的越发快速了起来:“这件事情,我一定好好调查,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本来,这位拓跋家族的老祖,还准备说一些其他的条件,但是感觉到了罗云阳的杀意,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给罗云阳一个交代。

    三世无上宗外,罗云阳静静的看着那三座巍峨的巨山,眼眸中闪动着异彩。

    虽然他的令符在拓跋家族大发神威,但是他本人,依旧无比的悠闲。在拓跋家族的老祖说出上古六姓的时候,罗云阳隐隐约约好似有点印象。

    只不过这印象不深,应该是自己偶然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上古六姓的名头。

    就在罗云阳心里想要不管不顾,直接将这拓跋家族的顶级战力给灭了的时候,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云阳,拓跋家族的事情,还是暂时放一放吧!”说话的是白鹤元尊,此时他的话语中带着商量的味道。

    罗云阳和白鹤元尊关系不错,对于白鹤元尊,罗云阳也是一向尊重,此时听到白鹤元尊竟然如此快给拓跋家族说情,罗云阳淡淡的道:“这拓跋家族只是小事一桩,只不过他们实在是有点太过嚣张,让人看不惯啊!”

    “上古六姓的分支,就算是我们鸿蒙圣殿,很多时候也不愿意招惹他们,自然是嚣张惯了的。”

    白鹤元尊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明显的厌恶道:“可是他们的实力不小,我们还没有到和他们撕破面皮的时候,云阳你在这件事情上,先收敛一下脾气。”

    “毕竟,你已经宰了他们一个族长。”

    听白鹤元尊如此一说,罗云阳笑了笑道:“既然元尊都给他们说情,那这一次,我就放他们一马。”

    “哼,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白鹤元尊说到此处,吸了一口气道:“云阳,你现在的修为比拟元尊,可以说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得。”

    “但是,作为一个兄长,我还是要给你一个警示,那就是这世界,远比我们想的要复杂。”

    “就拿这人族来说,虽然我们鸿蒙圣殿好似统领一切,但是说不定什么地方,就藏着一个巨鳄,而且还是我们难以得罪的那种巨鳄!”

    “这上古六姓,每一个都非同小可,谁知道他们家族的秘境之中,埋藏着什么样的存在呢?”

    罗云阳从白鹤元尊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颓然。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管了一个小事情,却没有想到,竟然闹出了一个上古六姓。

    “上古六姓很厉害吗?”

    “他们的来历,没有人知道,听说在鸿蒙圣殿的一个记载中,这每一个大世之中,都有上古六姓。”

    每一个大世之中,都有上古六姓。这种记载让罗云阳的双眸发红,他很清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上古六姓,就真的是底蕴太深了。

    “多谢白鹤元尊,云阳知道以后怎么做。”

    在结束了和白鹤元尊的通话之后,罗云阳就运用一丝神念,控制着那短剑令符,向那拓跋家族的老祖,传达了自己给琴龙川所说的命令。

    被罗云阳的剑意笼罩,那拓跋家族的老祖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应了罗云阳的条件。

    再然后,一切都变得无比的顺利,那拓跋家族的挑起事端的一个直属血脉,被当场废掉了修为,至于其他人,也都被拓跋家族的老祖给严惩了一顿。

    月琉璃带着琉璃金刚门的弟子,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走出了拓跋家族的祖地。

    月飞燕等人,都显得无比的高兴,但是月琉璃的神色,却越加的沉重,她知道从此之后,她们琉璃金刚门和拓跋家族,就已经是不死不休。

    在这种情况下,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琉璃,事情不要想太多,那罗云阳既然能够压制得住拓跋家族,相信也能够让上古六姓感到忌惮。”

    “哈哈,说不定以后,这件事情就算了。”那胖胖的男子,话语中带着一丝安慰的朝着月琉璃说道。

    月琉璃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就在此时,虚空中传来了一阵钟声,听到这钟声的瞬间,月琉璃的脸色就是一变。

    “这是迎宾钟,三世无上宗只有来了贵客,才会敲响迎宾钟!是谁到了三世无上宗?”作为三世无上宗的支脉,月琉璃对于三世无上宗的规矩,是很清楚的。

    “魏兄,您的大恩,小妹以后一定会报,现在宗门迎宾钟响,不得不暂时过去,还请魏兄见谅。”月琉璃匆忙的朝着那胖子拱手,而后带着弟子,朝着三世无上宗冲了过去。

    胖子听着一声声的钟鸣,自语道:“这架势,竟然是四十九响,谁这么大的面子,让三世无上宗如此隆重的恭迎。”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