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龙川有点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走进这金碧辉煌的大殿的,他的脑海中,全部都是纠结。

    要是灵符没有用,或者是没有人认识这灵符,该怎么办?

    不过就在琴龙川担忧不已的时候,他却慢慢的发现,跟本就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琴龙川,才算是冷静了下来。他的注意力,瞬间就被现在的场景所吸引。

    “怎么,月宗主看不上我拓拔钧,看不上我拓拔家族?”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容英俊,整个人给人一种翩翩君子的感觉。

    但是,知道这拓拔钧的人都知道,这为拓拔家族的家主,那可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而最危险的,就是给他当侍妾的人。

    虽然拓拔钧的那些侍妾是怎么失踪的,没有人知道,但是近千年的时光,拓拔钧已经换了几十个侍妾。

    至于那些再没有出现的侍妾去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有人说是死了,有的说是生不如死,甚至有人说,那些侍妾都已经成为了拓拔钧练功的鼎炉。

    功成之日,就是鼎碎之时。

    月琉璃正在沉吟,虽然已经千年过去,但是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不过,随着修为和经验的增长,她整个人的气度,却是比之以往不知道提升了多少。

    如果说此时她心中所想的,就是将自己面前的一个果盘,重重的砸在那拓拔钧的脸上。

    垃圾,这货就是一个垃圾!

    可是他心中虽然想,但是表面上,她还要带着笑容,因为拓拔家族并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她的身后,是有三世无上宗,但是自从发生了罗云阳这件事情之后,琉璃金刚门就不受三世无上宗的待见。

    虽然因为其他支脉的反对,三世无上宗的几位大佬,也不敢将他如何,但是在暗地里,却是不断的对琉璃金刚门进行着打压。

    这种打压下,琉璃金刚门不但实力在减弱,而且在名声方面,更是一落千丈。

    要不是他月琉璃这些年的苦心经营,琉璃金刚门恐怕自己就烟消云散的。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月琉璃就用一种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坐在他旁边的男子。

    这男子并不能称为英俊,一张胖胖的脸上,带着一丝贱贱的笑容。不过他的修为,却是已经达到了半步天尊,所以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有些底气。

    “拓拔兄,月飞燕乃是琉璃金刚门重点培养的弟子,人家也发下了誓言,这一辈子不会嫁人,老兄你身为拓拔家族的家主,可不能强人所难啊!”

    男子的话,已经将月飞燕的一生给决定了下来。在那胖胖的男子看来,他已经退了很多。

    而那拓拔钧却冷冷一笑,他看着那胖子道:“老熊,我给你面子,你就是老熊,不给你面子,你觉得你在我拓拔家族面前,算得了什么。”

    “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不要强自出头,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拓拔钧的话语很平和,但是他这话语中的意思,却犹如一个重重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那胖子的脸上。

    胖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他此时虽然很想将拓拔钧那张看上去无比英俊的脸打烂,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本事。

    更何况,这里是拓拔家族,如果自己敢有半点发难的行为,那么绝对走不出此地。

    在强笑了一声之后,胖子就不再开口。而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不再开口,实际上已经是做出了决断。

    月琉璃的神色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心却已经沉在了谷底,她清楚,自己现在最大的底牌已经用了,再也没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是让她将自己心爱的弟子当成礼物送人,她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而坐在月琉璃四周的几个琉璃金刚门的武者,一个个神色中也露出了悲戚之意。

    他们同样不甘心,但是他们同样没有任何的办法。

    就在这沉默之中,月飞燕豁然走出道:“弟子愿意成为拓拔族长的侍妾,请师尊应允。”

    拓拔钧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对于月飞燕的反应,并没有太大的意外。但是他更加享受的是,这个看着人臣服在他脚下的过程。

    “飞燕,这件事情还……”月琉璃的话说了一半的时候,月飞燕就已经沉声的道:“弟子一向仰慕拓拔族长,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是自己的福气。”

    “还请师尊成全弟子。”

    月飞燕的话,让不少琉璃金刚门的弟子紧紧的攥着拳头,他们看着眉眼俊朗一如画中仙子般的月飞燕,一个个眸子中的火焰,恨不得将整个拓拔家族给焚燃。

    “师尊,弟子有话说。”琴龙川瞬间将所有的担忧抛在了一边,他大踏步的走出,大声的道:“弟子此来,是奉了一位前辈的法旨,这位前辈令拓拔家族给我琉璃金刚门道歉,并严惩挑事弟子。”

    将这话说出的瞬间,琴龙川就觉得自己的心气,一下子顺了很多。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手中的那枚犹如短剑般的令符,也被他亮了出来。

    拓拔钧听着琴龙川的话,楞了一下,但是当他看到那短剑令符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讥讽。

    月琉璃此时的眼眸中,更多的是担忧和气愤,她担忧的是琴龙川的安全,气愤的是这个自己眼中,一向是很靠谱的弟子,竟然做出了这样肆意妄为的事情。

    随意拿着一个令符,就能够唬的住拓拔家族的家主吗?实在是太幼稚了。

    而他这种后果作为,不但弄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会对现在的情况七道一种雪上加霜的作用。

    “呵呵,这位前辈还真的是够厉害的,将他的灵符拿来,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人。”那拓拔钧说话间,朝着琴龙川一挥手,就抓向了令符。

    在他看来,这令符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让他可以给近琉璃金刚门更大打击的笑话。

    琴龙川在拓拔钧开口的瞬间,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就已经变得无比的激烈,他知道自己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只不过此时,面对着这种情况,他自己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反击之力。可以说现在的他能够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听天由命。

    就在他心中充满了黯然的时候,那被他紧紧抓住的令符上,却瞬间爆发出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意,这剑意也就是一个刹那,就已经笼罩了整个拓拔家的大殿。

    在这剑意下,就算是拓拔钧整个人,都被这种磅礴的剑意压制的难以动弹分毫,至于其他拓拔家族的弟子,更是直接凝固在了虚空中。

    拓拔钧这一刻,已经反映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上。他有心开口求饶,但是那磅礴的力量,却压制的他,分毫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种疯狂的压制下,在拓拔家族驻地的深处,一个被各种至宝镇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躯体,轻轻的动弹了一下。

    随着这躯体手指的变化,一个无形的手掌,已经朝着那灵符上传来的剑意冲了过去。

    看到那隐含着磅礴力量的手掌,拓拔钧大松了一口气,他对于家族的老祖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家老祖出手,一定是手到擒来。

    可是,就在那手掌横空扫来的瞬间,本来就磅礴不已的剑意,瞬间变的更加的强大,也就是一个刹那,一个强大的毁灭之力,就笼罩了那手掌。

    手掌破碎,而那本来从镇封中走来的强者也像是发现了什么道:“天羽第十二剑,你不是万流元尊,你是谁?”

    也就在老者的声音喝出的时候,那磅礴的剑意中,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看上去充满了杀戮之意的身影。

    看着这身影,拓拔家族的强者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月琉璃却反应了过来。她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恐的道:“罗云阳,你真的是罗云阳。”

    那凝结在剑光中的身影,朝着月琉璃淡淡一笑道:“我就是罗云阳,门主好久不见。”

    月琉璃在看到罗云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心抽搐了一下,她强自忍着那种冲动道:“门主两个字,真的不敢当,您可是鸿蒙圣殿的圣子,我怎么敢被您这样的称呼。”

    月琉璃的话语中,带着三分的讥讽,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羡慕。

    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羡慕。

    罗云阳的身影朝着月琉璃淡淡一笑,就看向了那拓拔钧,他淡淡的道:“既然觉得我的令符是假的,那就给你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罗云阳,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拓拔家族乃是上古世家,就算是面对上古时代的人皇,也是可以分庭抗礼。”

    “你的要求,我拓拔家族可以答应,但是却不能伤了我拓拔家族的弟子。”那阻拦罗云阳的手掌,此时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是太高,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带着一丝的盛气凌人。可是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那充满了杀机的剑十二,就已经将拖拓拔钧笼罩在了中间。

    也就是刹那,拓拔钧就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