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拔野,你给我闭嘴!”那面目冷厉的琉璃金刚门弟子,此时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月飞燕在琉璃金刚门中,是不少弟子的梦中的仙子,就算是他这位在琉璃金刚门内颇有权势的真传弟子,对于月飞燕也是倾心不已。

    想到自己心中的女神,竟然要给人家做侍妾,这种冲击,一瞬间让他心烦意乱。

    自然,那种强自保持的镇定,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闭嘴,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了,哈哈,你们是不是有个长老叫岳开明,他就是因为出言不逊,被我打掉了满嘴的牙齿。”拓拔野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嘲弄的道。

    “现在,我还要……”

    “你说什么?”本来静静的坐在一边的罗云阳,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冷厉。

    武者之间,弱肉强食,这种情况罗云阳见多了。他虽然在琉璃金刚门中有一段的香火之情,但是在他离开纯阳大世界的时候,这种情分就已经丢了大半。

    所以对于这两个琉璃金刚门的弟子和拓拔野的冲突,他并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听着拓拔野提到打掉了岳开明满嘴的牙齿,罗云阳却不能在坐视下去。

    他在琉璃金刚门中真正有交情的人并不是太多,但是岳开明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大师兄为人敦厚,对于罗云阳当年修炼琉璃净火诀的事情,不知道劝解了罗云阳多少次。

    只不过罗云阳当世自己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也就不会理会这位大师兄的好心劝告。

    在三世无上宗,罗云阳夺了过去永恒神杵就跑,也没有来得及和这位师兄道别,这一晃也就上千年过去了。

    现在,听到自己这位师兄,竟然被一个晚辈给打掉了满嘴的牙齿,一股怒意,瞬间充斥在了罗云阳的心头。

    “我说什么,你没有听到,是不时你的耳朵出了问题?”拓拔野本来就强横惯了的主,再加上他本身对于罗云阳没有丝毫的印象,自然也不惧罗云阳。

    当然,这是因为罗云阳自身的修为太高,拓拔野根本就感觉不出罗云阳修为的缘故。

    冷冷一笑的罗云阳,可没有心思和这拓拔野浪费时间,他一念之间,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道闪动着琉璃光泽的身影,挥手朝着那拓拔野轰出了一掌。

    这一掌,气势冲天,让人有一种难以抵御的感觉。

    而就在罗云阳这一掌轰出的刹那,拓拔野就觉得自己的心神被控制,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

    巨掌下落,拓拔野整个人直接被打落在了地上。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很可惜,无论是他如何的挣扎,都难以提起半分的力量。

    高手,一个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高手,这是拓拔野心中,唯一的念头。他此时心中既有怨毒,又有恐惧。

    而那两个琉璃金刚门的弟子,此时则用一种无比惊讶的目光看着罗云阳,虽然刚刚罗云阳施展的那种强大无比的功法,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他们在看到这功法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他们很熟悉。

    琉璃金刚!

    几乎没有犹豫,那面貌冷厉的师兄已经激动的行礼道:“晚辈琴龙川见过前辈,请问前辈刚才施展的,是不是我琉璃金刚门的琉璃净火法。”

    “不错,就是琉璃净火法。”罗云阳看着这琴龙川,淡淡的道:“你想要说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这里有一份令符,你拿着走一趟拓跋家族。”

    “让他们整个家族赔礼道歉,更将拓拔野和那个什么你们说的那个小子给宰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让月琉璃自己掌握吧!”罗云阳说话间,手指在虚空一抓,一个古铜色的短剑,就已经汇聚在了罗云阳的手中。

    这短剑的模式,一如天羽剑,在短剑中,隐含着一丝属于罗云阳的气息。

    琴龙川双手接过罗云阳递过来的短剑,虽然他不认识这柄短剑,但是从罗云阳刚刚展现出来的修为,他知道这一个信物,绝对能够解决不少的问题。

    “多谢前辈!”琴龙川犹豫了一下,又仗着胆子道:“前辈,不知道晚辈是否可以知道您的称呼,也好在长辈问起的时候,能够……”

    看着一脸犹豫的琴龙川,罗云阳淡淡的道:“要是月琉璃问你,你拿这柄短剑给她,她自然能够感觉到我是谁。”

    说完这些,罗云阳一步跨出,就已经消失在了虚空中。

    对罗云阳来说,遇到琴龙川这两个琉璃金刚门的弟子,也只是一次小小的缘分而已。

    至于琉璃金刚门剩下的事情,他就不想再费心思。

    看着犹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拓拔野,琴龙川和那性格火爆的师弟两个人就有一种好似梦中的感觉。

    他们刚刚还在为宗门的遭遇而感到愤怒,他们刚刚还在面对拓拔野而感到素手无策,而现在,那犹如惊鸿一瞥的人,早就已经没有了影子,但是在他们的手中,却已经多出了一柄短剑。

    一柄可以当成信物的短剑。

    “师兄,你说这信物有用吗?”那性格火爆的师弟,声音中带着一丝忐忑的问道。

    “有用,怎么会没有用处呢?”琴龙川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道:“我觉得那位前辈,不可能骗我们。”

    “嗯,咱们现在就去拓跋家族,希望还能赶得上。”琴龙川说话间,就腾空而起,朝着拓跋家族的方向冲了过去。

    对于拓跋家族的驻地,琴龙川两个人说起来还是很熟悉的,毕竟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境拓跋家族的人,恨到了骨子里。

    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拓跋家族的驻地,不过刚刚来到驻地的山门外,就被拓跋家族的弟子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琉璃金刚门的弟子,滚,这里不是你们能够来的地方,给我立即滚出去。”拓跋家族从来都没有将琉璃金刚门放在眼中,就算是看守山门的几个星河境弟子,都气势汹汹的吵着琴龙川两人喝道。

    琴龙川眼眸中寒光闪动,他修为已经达到了星域境的巅峰,这些星系境的武者,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中,现在竟然被这些人呵斥,对他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但是他心中清楚,这个时候,真的不是他发脾气的时候,所以再稍微沉吟之后,琴龙川就已经沉声的道:“我乃是奉了一位前辈的法旨,来你们拓跋家族传令的,要是耽误了这位前辈的大事,你们吃罪不起。”

    琴龙川的话,顿时让几个守门的弟子神色一变。虽然他们看不起琉璃金刚门,但如果琴龙川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几个,就是真的吃罪不起。

    在对视了几眼之后,一个看上去高瘦的弟子冷冷的道:“好,你既然这样受,我就给你买通传一下,可是你要是骗人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琴龙川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不能表现出什么畏惧饿样子,要是那样的话,恐怕进不了拓跋家族的门。

    也就是一刻钟的工夫,就见两道身影从远处飞了过来,这两道身影有如闪电,也就是转瞬功夫,就已经冲到了琴龙川两个人的身前。

    其中一个穿鹅黄色衣衫,姿容如玉的女子,琴龙川认识,正是他们琉璃金刚门这一代最优秀的女弟子月飞燕。看着愁眉紧锁的月飞燕,琴龙川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触动了一下。

    至于站在月飞燕身边的,是一个面容轻佻的男子,他呵呵笑道:“真的没有想到,琉璃金刚门的实力不怎样,说假话的本事还着的不小。”

    “啧啧,传一个长辈的法旨,是不是你们琉璃金刚门有什么长辈,让你们来传话。”

    琴龙川脸色一顿,他也不知道那位前辈的身份,但是从他出手的法门来看,他应该就是自己宗门的长辈。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人已经哈哈道:“进去吧,反正已经来了,而且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就算是你们胡吹法螺,我们拓跋家族也不会治罪的。”

    “毕竟,你们的心思我知道,月师妹,不,应该说是月……姨娘也清楚。”

    月飞燕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饿怒火,但是他还是忍着没有将自己这一丝火焰爆发出来。

    看着那说话的男子月飞燕并没有说话,而是主动落在了琴龙川两个人身边,用传音道:“你们两个,怎么在这种时候来添麻烦,你们知道吗?你们这样会将宗主更加的难做。”

    琴龙川对于这种责怪虽然很不舒服,但是表面上他还是沉声的道:“师妹,我们是真的遇到了一位前辈,那位前辈让我们拿着他的灵符来……”

    “前辈,嗬嗬嗬,还拿着令符,真的是好让人害怕啊!”那年青人嘿嘿一笑到:“可惜啊,你们拿不到三世无上宗最顶级的三世震天令,那样我们拓跋家族,绝对不敢为难各位。”

    “还给你们赔礼道歉!甚至我都要恭送各位!”

    月飞燕的脸色发白,她紧紧的咬着牙齿,却不说话,而琴龙川则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短剑。

    一个担心,出现在了他的心头,那就是要是这令符真的有用吗?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