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圣殿内的一座小山中,静渊宗子正在默默的练习着剑法。虽然他修炼的法门是现在浮屠神典,但是在神典中,依旧有剑法的记载。

    只不过这剑法,并不是太出名。

    静渊宗子修炼剑法,只不过是一种放松。每每当他修炼遇到什么瓶颈的时候,他就会用修炼来调整自己的心虚。

    “很不错!”就在最后一招施展,那剑光一如长虹消散的时候,有人轻轻的评价道。

    静渊宗子一惊,他练剑的时候,虽然主要的精力都在剑上,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连自己四周的情形,都感应不出来。

    而且,在这种练剑的时候,他的心境其实是最为敏锐的,但是此刻,他居然丝毫没有感应到对方的到来,实在是让他感到无比的惊奇。

    本能的朝着那说话的方向看去,就见罗云阳高高的悬浮在虚空中,看着一脸笑容的罗云阳,静渊宗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见过云阳师兄。”虽然心中充满了惊异,但是静渊宗子还是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他对于罗云阳的出现很惊讶,按照他的估计,罗云阳凝结圣相,最少也要巩固三年的时光,现在才一年多过去,罗云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让他很是意外。

    罗云阳气度平和的站在远处,看着满脸带笑的静渊宗子,轻声的道:“没有想到静渊师弟对剑道也如此的有研究,看来以后,我们可以互相探讨一二。”

    “小弟只是偶然在心烦意乱之时修炼一二,怎么比得上师兄。”静渊宗子这话,并不是谦虚,他说的是事实。

    这剑法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迎敌,并不是他谦虚,而是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剑法,真的是拿不出去。

    罗云阳轻轻的笑了笑道:“我这次闭关,所得不少,但是却也有不少地方,感觉很不对。”

    “所以希望师弟能够陪我去三世无上宗走一趟,参演一下宗门之中留下的那些典籍。”

    罗云阳的笑容很灿烂,可是看着罗云阳的笑容,静渊宗子却有一种无比难受的感觉。

    他知道罗云阳现在的修为,可以比拟元尊,自己宗门虽然有元尊坐镇,但是想要留下罗云阳,却是不可能的。

    但是让罗云阳进入三世无上宗……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中,静渊宗子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决断,罗云阳未来必定是一飞冲天,三世无上宗如果一定要和罗云阳作对,那必定要经受巨大的打击。

    现在罗云阳主动到三世无上宗去,未尝不是一个化解和罗云阳恩怨的好机会。

    虽然三世无上宗一向强硬,一向不怕事,但是这并不说明,三世无上宗就希望结交一些强劲的对手。

    “说起来,师兄本来就是三世无上宗的人,虽然和宗门之中有些误会,但是我相信,只要师兄愿意,这些误会很快就能够消除的。”

    静渊宗子哈哈笑着道:“至于师兄想要回宗门参阅典籍,这对于我三世无上宗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哈哈哈,我本人同意,不过这件事情,师兄也知道我做不了主。”

    “我现在就向师尊请示一下,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罗云阳看着满脸笑容的静渊宗子,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多谢静渊师弟了。”

    十日之后,罗云阳就通过传送阵,回到了纯阳大宇宙。在纯阳大宇宙,罗云阳呆了近百年的时光,这里的一切,都给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虽然和大联邦相比,这里并没有给罗云阳一种家的感觉,但是再次感觉到这纯阳大宇宙熟悉的法则,罗云阳的心中,依旧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罗云阳自从上次离去,就没有再来过纯阳大宇宙。不过此时他的心境,已经和以往刚刚来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如果说之前,他来纯阳大宇宙,还带着一种诚惶诚恐的感觉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一头巨龙,以一种稍稍带着俯视的态度,看着这大宇宙。

    本来按照罗云阳的想法,他是要直接去三世无上宗的,可是感受着纯阳大宇宙给他带来的熟悉感觉,罗云阳下意识的就朝着一座城池走了过去。

    当年,在琉璃金刚门修炼的时候,罗云阳也不是将自己的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修炼上。他在寻找一些修炼物品的时候,更是进入过不少城池。

    甚至有些时候,他还在一些城池中生活过一段时光。

    古朴的城池,带着一丝懒散之意的人群,这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和千年之前,没有太多的变化。

    罗云阳随意的扫视着这些忙碌着各自事情的芸芸众生,心中升起了一丝淡淡的感触。

    他很是随意的走进了一家酒楼,点了几道精致的小菜,慢慢的小酌了起来。

    千年时光,一掠而过。

    就在罗云阳心中万千念头涌动的时候,一个重重的敲击声,瞬间响彻在了他的耳中。

    正在沉浸在自己感觉中的罗云阳,心里就有些不悦,可是就在他准备给那敲桌子的人一个教训的时候,就听那敲桌子的人怒声的道:“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我琉璃金刚门也是三世无上宗的分支之一,怎么能受这种怨气!”

    琉璃金刚门!

    这个在罗云阳的心中,几乎已经快要抹去的名字,勾起了罗云阳太多的记忆。

    如果说罗云阳这些年来,修炼时间最多的宗门,除了天羽上门之外,就是琉璃金刚门。

    只不过在他带着永恒神杵离开纯阳大宇宙之后,这琉璃金刚门,就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记忆。

    这一次来三世无上宗,罗云阳也没有想过琉璃金刚门的事情,虽然总体来说,琉璃金刚门给他的记忆还算是不错,可是一些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

    “师弟,坐下。”一个冰冷的声音,这个时候响起道:“这件事情,自有祖师处理,我们就不要添乱了。”

    那激动的声音,这个时候再次响起:“祖师处理是祖师处理,难道我们就不应该出一把力吗?”

    “明明是那拓跋搏钟调戏陈师兄的妻子,陈师兄一怒之下,这才出的手,现在反倒成了陈师兄挑衅他们拓跋家族,这不是颠倒黑白吗?真是岂有此理!”

    “不就是因为,他们拓跋家族之中,有一个九重天尊吗?”

    那一直都很冷静的师兄,闻听此言也有些烦躁,不悦的阻止道:“够了!祖师已经下了命令,这件事情,他老人家会处理好的。”

    说到此处,那师兄又冷声的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掺合了,跟你没关系,另外也不要胡乱议论,你记好了,唾沫星子淹不死人的!”

    “哼,师兄,我虽然尊重您,但是你这种忍气吞声的态度我实在不敢苟同,要是这件事情咱们琉璃金刚门还要忍的话,那我说句实在话,咱这琉璃金刚门,要不要都没什么意思!”

    说到此处,就听到楼梯响,随着这噔噔噔的声音,一个身材高大,双眸中隐含着无穷怒火的男子,从酒楼上飞奔着冲了下来。

    罗云阳看着那气冲冲的男子,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真的没有理会的心思。

    可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那直冲而下的男子,突然被人一拳重重的轰了起来,朝着罗云阳不远处倒飞了出去。

    这酒楼虽然看似普通,里面却也有一些阵法,所以那身材高大的男子虽然重重的摔在地上,但是对酒楼的破坏并不是很大。

    “拓拔野,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个面目冷厉的男子,快速的从楼上冲出,他看着自己倒地的师弟,声音中充满了愤怒。

    而被他称呼为拓拔野的,则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男子。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宇宙境初期,所以在气势上,比那冷厉男子要强大不少。

    他看着冲下来的冷厉男子,眼眸中闪过的,都是不屑之意。

    “过分又如何?”拓拔野冷冷的看着那冷厉男子道:“琉璃金刚门莫非还敢和我拓跋家族开战不成!”

    男子如此傲慢的态度,不但对冷厉男子形成了蔑视,更让琉璃金刚门蒙羞,那冷厉男子的双眸中闪动着愤怒的火焰,可是最终,他还是吸了一口气道:“拓拔野,和我琉璃金刚门开战,恐怕不是你能决定的。”

    “哼,我是决定不了,但是至少我不会像你们那个女祖师那样,像一条狗一般的摇尾乞怜。”

    “知道吗?你们宗门的掌门祖师,还真的约请了几个老相好,想要让我们拓跋家族暂平怒气。”

    “我家老祖还真是够大度够仁慈,已经答应了你们掌门祖师的恳求,不过呢,你们那位陈师兄,以后就要在我们拓跋家族充当杂役百年。”

    拓拔野的话一如锋利的刀,狠狠的刺入了那被砸在地上的高大男子心头。他双眼火红的站起来道:“你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以后不就知道了嘛,嘿嘿,这么大的怒气,看来真的需要给你磨砺一下。”

    说到此处,拓拔野朝着四周扫了一眼,坏笑着道:“嘿嘿,也不怕告诉你们,我家家主最近缺一房妾室,正有意要娶你们琉璃金刚门的月飞燕,以后呢,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