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了!”左尊目视着那已经消失的两界天,声音里带着一丝干涩。

    此时的他,正带领着鸿蒙圣殿的顶级强者,疯狂的攻击着那封天城。实际上不论是他,还是那些正在攻击的强者,一个个心中,都憋着一股怨气。

    或者说,他们的心中,都憋着一股怒意。

    封天城本来是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可是现在,这封天城竟然成了阻拦他们堡垒。

    那封天城中的各种攻击手段,左尊太熟悉了,甚至其中还有不少是左尊亲手研制出来,并安装上去的。

    但是现在,这些手段,却都被用来对付他自己了,可以说这些攻击,犹如排山倒海,在这些攻击下,他们不得不一次次的后退。

    憋屈,此时的他们,心里是无比的憋屈。

    不过就算是憋屈,他们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进攻,各种强大的神通丝毫不吝啬的施展出来,在这一道道强劲的力量之下,虚空都生出了一道道裂痕。

    打破封天城,让在两界天之中的罗云阳和浮蝶天女能够顺利回归,这是左尊等人最大的目标。

    但是,就在他们和镇守在封天城的玄冥一族元尊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两界天的变化。

    先是两界天要变成一副巨大的画卷,再然后就是,那处在封天城后面的两界天,直接崩溃了!

    当两界天变幻成一副画卷的时候,那封天城和两界天之间,依旧没有什么破绽,可是当那巨大画卷破碎的刹那,封天城就变的不是两界天的唯一通道了。

    四条空间裂缝,直通那已经没有了两界天封锁,已经变的没有丝毫生机的空间。

    左尊看到这些裂缝的瞬间,心中涌起的并不是欢喜,而是一种惊骇。

    没有了两界天的限制,他们虽然可以自由进入两界天,但是玄冥一族的那些元尊,同样可以随意进入两界天。

    “快走,去援救罗云阳!”左尊大吼,随着他的喊声,右尊和白鹤元尊等人几乎同时腾空而起,朝着那一条空间裂缝冲了过去。

    只要进入空间裂缝,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百万里也就是一瞬间而已。

    可是,就在他们冲向那空间裂缝的刹那,一声巨吼从一道空间裂缝之中传出:“左尊老兄,多日不见,咱们也该好好的叙叙旧了!”

    那说话之人长的是一副神狱族的模样,他那足足有万丈的身躯,就好似一座山,严严实实的挡在了一条通道的前方。

    左尊对于这神狱族的强者并不陌生,当年,和这个人之间,甚至进行过一次生死之战。

    此时看到那带着一丝得意的身影,左尊冷哼一声,双手快速的掐动,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开始在他的手中汇聚。

    那神狱族的强者看着左尊的动作,哈哈一笑道:“能够创出第三重法则,看来你距离那一步,又近了不少。”

    “不过可惜啊,你还不是主尊,难以接触……”

    这种仰天大笑的声音,让左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知道这神狱族的壮汉此时所作所为,无非就是想要挑拨和他主尊之间的关系。

    但是,他明白归明白,但是心中的不舒服,依旧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而就在左尊和神狱族强者交手的时候,右尊和白鹤元尊也各自遇到了对手。

    那玄牝神殿的冷厉男子,手中刀光闪动,更是和一位六只手臂之中,每一个手臂都拿着一柄巨锤的男子,疯狂的搏杀起来。

    两个人都是元尊级别的强者,他们都能够创造法则,虽然各自的侧重点不同,但是他们的搏杀,同样无比的凶险。

    “左尊,你发怒也没有用,我们阻拦你的时间,也就是半个小时,哈哈哈,不如我们两个坐下,好好的叙一叙旧,岂不是比在这里拼命更好。”

    左尊哼了一声,刚刚的交手,已经让他知道,这位神狱族的老对手,进步同样不小。

    自己的提升虽然大,但是在面对此人的时候,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如果不是这一次,事情实在是太过紧急,左尊也不会和此人来一个生死相搏。

    鸿蒙圣殿,主尊看着虚空中左尊等人战斗的场景,眼眸中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凝重。

    两界天毁了,鸿蒙圣殿留在两界天之中的手段,基本上都已经崩溃。他们已经无法看到罗云阳,但是罗云阳和浮蝶天女将要面对的情况,主尊能够想到。

    随着主尊缓缓站起,那神老沉声的道:“大人您莫非要亲自去接人不成?”

    主尊点头道:“就算是我过去,恐怕能够将罗云阳两人救回的几率,也是非常的小。”

    “但是,这一回,我是一定要走的。”

    说话间,主尊朝着虚空一挥手,一柄古朴的战剑,就已经出现在了主尊的手中。这战剑猛一看,给人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因为这柄战剑呈六棱形态,每一条棱上,都雕刻着一些不同的花纹。

    神老看着已经取出战剑的主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主尊你要去一趟也不是不成,但是我觉得,您若去的话,恐怕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恐怕早就有人,已经在虚空之中等你了。”

    主尊笑了笑道:“你说得对,但是我不去,罗云阳和浮蝶天女,更没有一分生机。”

    也就在主尊的声音落地的瞬间,主尊就消失在了虚空中。而就在下一个弹指,主尊已经出现在了封天城外。

    按照主尊的修为,他不是不能跨越封天城,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已经有人,挡在了他的前方。

    “回去吧!”挡着主尊的,是一个通体都被金色鳞片包裹的玄冥强者,他的手臂中,一杆赤金色的巨枪在不断的闪动着寒芒。

    对于此人,主尊并不陌生,他看着那人呈现出六棱的枪尖,摇了摇头道:“我都到了这里,怎么回去?”

    “你们棋差一着,本来就是必败之局,只不过那年轻的小子挺能折腾,这才折腾出了一线生机。”

    玄冥强者幽幽的道:“可是他遇到了九子玄冥的分身,就只有饮恨的份儿了。”

    主尊默然的朝着那玄冥强者看了一眼道:“九子玄冥很不错,开始的时候,连我都没有想到,他是一具分身。”

    那玄冥族的强者笑着道:“你人族这些年来,并没有出现什么天才人物,等九子玄冥突破元尊,你们也该是被再次葬下的时候了。”

    “还记得我之前的提议吗?依旧有效,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求那位至高无上的大人,给你使用转生仪式。”

    主尊看着处在金甲中的玄冥族强者,淡淡的道:“你要是愿意,我同样可以给你进行转生。”

    两个人突然陷入了沉默之中,不论是主尊还是那位金甲的玄冥族强者,都知道自己的话,说服不了彼此。

    只不过两个人同样没有出手,他们站在一起,实际上也就是一种钳制。

    不但是他们,在封天城外,一道道光影,从四面八方降临,他们有的一见面,就打得热火朝天;有的虽然怒目相视,但是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甚至在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犹如主尊和那金甲的玄冥一样,犹如朋友一般的交谈了起来。

    不过随着这些人的聚集,封天城四周的天地法则,变的无比的狂暴。这种狂暴,就好似一个无比老实的人,突然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这种他自己感觉着好像难以承受的压力之下,所以他就开始表现的无比的疯狂。

    主尊和那金色鳞片的玄冥一族强者依旧在淡淡的聊着天,就好似两个人乃是这世间最亲密的老友故交一般。

    “嘿嘿,看不出你们人族这一次来的人不少,连你们的那些盟友,都出动了。只不过可惜,你们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我们比你们更多。”

    金色鳞片的玄冥强者,声音中带着一种骄傲。而主尊则淡淡的道:“我们过来,也只不过就是给罗云阳一次机会。”

    金色鳞片的强者点了点头,他看着主尊道:“你们都在这里,我等自然也出不了手,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现在在那已经破碎的两界天空间内,有四个元尊。”

    “当然,他们只是最为初等的元尊。”

    主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无奈的道:“生死由命,为之奈何?”

    对于封天城外的场景,罗云阳自然不清楚,此时的他,正处在一个元尊的法则内。

    虽然罗云阳此时,已经可以沟通四方的天地,但是在面对这元尊的时候,他四周的法则,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前进就是后退!

    这逆转了空间本来法则的话语,此时已经真实无比的出现在了罗云阳的身上。虽然在罗云阳强大的力量下,这种话语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却让罗云阳的逃走,变得无比的艰难。

    而此时,罗云阳则在面对着这位施展了逆转法则之力的元尊。

    “你就是罗云阳?”那元尊长袖飘飘,给人一种无比消散的感觉。

    从此人的外形上看,此人是一个人族。

    一个个念头在罗云阳心头涌动之间,他开口道:“看到你,我明白了封天城为什么会陷落!”

    “垃圾!”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