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竟然做出这种自杀的事情,他以为他是元尊么?”腾蛇大天尊看着一如神人凌九霄的罗云阳,眼眸中充斥着轻视。

    只不过,此时的他虽然对罗云阳充满了讥讽,但是他的身躯,却飞快的后退。

    他不知道罗云阳能够运用那万流元尊的多少力量,所以他快速的后退,不准备用自己的身躯,去承受罗云阳的怒火。

    而那燕持剑等九重天尊,同样在快速的后退。

    留在虚空中的,是那元一尊皇的三十六座天碑,此时这三十六做天碑中间神纹汇聚而成的身躯,正仰天大笑。

    他没有看罗云阳,而是用目光看着那天羽山,声音中充满了挑衅的道:“万流元尊,原来这就是你狗急跳墙的手段。”

    “真的死让我失望啊!”

    万流元尊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虽然受了重创,现在更是要散开自己的修为,但是他元尊的身份,却并没有丢失。

    一般来说,面对万流元尊这样的身份,不论是什么人都要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但是元一尊皇和万流元尊之间的仇怨,却让元一尊皇根本就不将这种规矩放在眼中。

    他就是要在更多的人面前,将万流元尊的颜面,重重的踩在得上,最少让万流元尊永远抬不起头来。

    万流元尊跟本就没有吭声,好似是不愿意理会元一尊皇,又好似是此时受到了巨大的限制,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小子,好样的,胆敢让那万流元尊本应该归入天地的精气流入你的体内。”

    “你知道吗?”元一尊皇看着罗云阳,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的道:“你最终的结果,就是承受不住那疯狂灌入你体内的能量,最终爆体而亡。”

    “是不是很愤怒,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恶。”

    就好似逗弄一只小兽般,元一尊皇看着罗云阳道:“出手啊,你这样不是为了杀我吗?”

    “看你那英姿勃勃的样子,好似真的是一个人物,但是实际上,你真的是没有什么用处。”

    “你和我,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罗云阳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长剑,虽然此时那种让他身躯一如被吹的鼓鼓的气球般,有着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

    但是罗云阳却感到自己体内宇宙中,有一种磅礴无比的力量,而且和这力量相配合的,一些玄奥无比的道纹,也顺着那些能量,不断的涌入到了罗云阳的心神之中。

    对于这道纹,罗云阳的心中充满了欢喜。

    他对于天羽十三剑,已经平增了不少的感悟,特别是那涌入他体内的,关于天羽十三剑的内容,更是让罗云阳有一种获益匪浅的感觉。

    本来这种感觉,就让罗云阳觉得憋得难受,现在那元一尊皇竟然如此的说,罗云阳怎么可能和他客气。

    对于元一尊皇,罗云阳本来就恨之入骨,要不是这元一尊皇用自己的妹妹威胁自己,自己何至于采取如此剧烈的手段。

    “死!”一声沉喝,从罗云阳的口中喝出,伴随着这长喝声,一道充满了锋利无坚不摧的剑光,从少羽剑中,朝着那元一尊皇重重的斩了过去。

    这一剑,乍一看无比的简单。

    可是要是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这一剑的重点,并不是那横空而来,好似锋利无比的剑光。

    而是借助剑光,横斩时空长河的剑意。

    在天羽上门之中,这一剑叫做横剑断长空,乃是天羽十三剑的第十剑,甚至有人给他起了一个剑十的称号。

    而随着剑十的施展,本来冷冷的立于三十六尊神碑之中的那元一尊皇的虚影,发出了一声讥讽的笑意。

    对罗云阳这一剑,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而他对于万流元尊的恨意,让他不愿意退缩。

    所以,在那剑光斩落的瞬间,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句冷厉的话语,此时更是从那元一尊皇的口中响了起来:“井底之蛙,实在是不知道深浅。”

    伴随着这声音,元一尊皇手掌朝着虚空一抓,三十六做神碑的四周,就出现了一道道奔流的法则长河,朝着罗云阳的剑光,重重的迎了上去。

    剑光和法则长河,在虚空中碰撞,一条条的法则长河,在剑光下崩溃。但是当最后一道法则长河被剑光斩断的时候,那剑光同样被削弱了九分。

    最后一往无前的剑光,重重的斩在了一块巨大的天碑上,巨碑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那剑光长河,却已经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虽然这一剑,罗云阳好似占据了上风,但是对于那元一尊皇,却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所以,在剑光崩碎的瞬间,那凝聚在三十六做天碑中间的元一尊皇身影,就冷冰冰的道:“这一剑,看上去也有点味道,但是要想杀我,还差的远。”

    “就算是你的最后一搏,也只有这么一点力量,万流元尊,这个时候,是不是很不甘。”

    “来啊,用更强的力量啊,我知道你还有力量,将这些力量用出来啊,你敢不敢!”

    乱石大天尊的眼眸中,愤怒的火焰熊熊的燃烧。他知道修为到了自己师尊和元一尊皇这种地步,言语的讥讽,实际上已经没有了用处。

    但是元一尊皇此时,依旧用这种话语讥讽自己的师尊,他所打的的主意,乱石大天尊自然清楚。

    这个元一尊皇,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将他心中的恨意,全部发泄出来。虽然从心中,乱石大天尊丝毫看不起这种方式,但是他在面对元一尊皇的时候,却无能为力。

    不是他不想出手,实在是他只要是出手,恐怕翻不起半点的浪花,就要被元一尊皇灭杀。

    他和元一尊皇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罗云阳的心很平静,虽然元一尊皇的挑衅听着是那样的让人不爽,但是罗云阳很清楚,这种挑衅,并不是针对的他,而是针对的万流元尊。

    万流元尊还不生气,自己生气什么。

    剑十,横剑断虚空的威力,超过了罗云阳的想想。他感觉这一剑,就算是九重天尊,恐怕也能够让对方有一半的几率直接死于剑光之下。但是在面对元一尊皇的时候,却只是在对方的一座天碑上,留下了痕迹。

    而就在罗云阳准备积蓄力量的时候,那万流元尊的声音,在他的心头响起:“小子,你还能施展剑十一吗?”

    剑十一!

    万流元尊以天羽十三剑横扫四方,就算是在鸿蒙圣殿之中,都有以天羽十三剑专门的宫殿。

    对于前面九剑,罗云阳还是有些理解,但是到了后面四剑,他简直就不知道这四剑说的是什么。

    今日那剑十,已经让罗云阳感到自己所得颇多,现在万流元尊提到了剑十一。

    “施展剑十一,需要承受多强的力量?”虽然觉得自己没有问题,罗云阳还是朝着那万流元尊问道。

    “力量增加五倍,关于剑十一的感悟,则比剑十的感悟,要强十倍。”万流元尊在这个问题上,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沉声的朝着罗云阳道。

    力量增加五倍,那自己身体现在的坚固程度,根本就抵挡不住。就算是自己的肉身已经达到了四重宇宙的颠覆呢个,就算是自己还有炎黄无上血和混元天钟法。

    但是罗云阳感到,这种力量,自己还是有些接不下。

    不过幸好,罗云阳自己还有属性调节器,所以在听到万流元尊的话语之后,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坚定道:“没有问题。”

    万流元尊此刻在罗云阳的心头发出了一声的长笑,伴随着这长笑声,罗云阳就觉得涌入自己体内宇宙中的力量,疯狂的增强了起来。

    这些力量,此时已经呈现出一种实质化的感觉,而一道道关于剑十一的记忆,更好似长龙,在滚滚的能量之中,不断的浮沉。

    罗云阳的接受能力,已经够强了,但是此时涌入他心神之中的这些神纹,罗云阳依旧感到很多都不懂。

    但是那神纹好似有一种力量在催动,让他可以直接施展出那在罗云阳看起来,已经够恐怖的剑十一。

    少羽剑发出了一阵的剑鸣,伴随着这剑鸣,罗云阳身上的气息,也变的越加的强烈。

    那少羽剑凝结的剑芒,开始越来越锋利,也越来越炽烈。

    本来用一种充满了挑衅的态度面对罗云阳的元一尊皇虚影,也变的凝重起来。

    罗云阳看着那元一尊皇,冷冷的道:“既然你要看,那就让你看下去。”

    绚丽的剑光在挥动的刹那,就已经回归了平淡,但那突然的平淡,却隐含和一种不容逆转的法则。

    这种法则,不是天地之中的任何一种本源法则,而是属于万流元尊自己独创的法则。

    罗云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形容这种法则,但是这法则的名字,却紧紧地铭记在他的心中。

    剑十一,一剑渡寂灭。

    伴随着这剑十一的施展,所有被剑光笼罩的一切,都开始破灭。剑光并没有扫向那三十六座天碑,但是那三十六道天碑上,却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而处在三十六座石碑之间的元一尊皇身影,更是没有丝毫抵挡之力的,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