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皇这个称号,就算一些宇宙境巅峰的存在,都不知道这个名号代表着什么。

    那本来已经后退了十万里的老天尊,看着自己那些带着困惑的弟子,悠悠的道:“尊皇就是天尊之中的皇者。”

    “简单的说,他们就是超越九重天尊,但是没有踏入元尊境界的存在。进入元尊困难无比,不但需要悟性,同样需要机缘。”

    “一些强者虽然天资绝顶,但是很可惜没有机缘,所以他们难以成为元尊大能。”

    “他们心有不甘,于是就走出了另外一种极致的道路。”

    老天尊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感慨的道:“元尊创造本源法则,可以随心所欲的让法则变幻。”

    “比如他们可以让时空倒流,比如他们可以让锋利的神兵,在他的法则之中化成烂泥,比如……”

    老天尊在说道元尊的时候,眼眸中全部都是艳羡之意。

    老天尊的众多弟子,一个个神色中都生出了向往之意,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元尊,但是从一个元尊的归墟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他们对于元尊,就充满了向往。

    要是自己等人能够成为元尊,那……

    “而尊皇的极致,就是能够将本源法则之力运用到极致,比如现在这位元一尊皇,他可以说已经舍弃了自己的身躯,让自己化成了天地之间本源法则的一部分。”

    “老师,您能告诉我,他化成了哪种本源法则的一部分吗?”有弟子的话语中,带着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那老天尊嘿嘿一笑道:‘这种秘密的事情,又岂是为师这种人物可以知道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天尊不但没有着恼,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和老天尊等充满了幸灾乐祸,趁火打劫的人相比,此时的天羽上门,却充斥着悲哀的气息。

    他们处在天羽山上,自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祖师精气反哺天地的那种威势。在这突如其来的威势下,他们每一人都觉得自己的修为在突飞猛进。

    但是面对这种突飞猛进,他们每个人的眼眸中,不但没有半点的喜色,更多的,反而是一种悲哀,一种面对敌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悲哀。

    而更让他们感到悲哀的是,他们熟悉的同门,那些寄托了他们希望的同伴,一个个被天碑拘禁在虚空中。

    虽然这些同门还能够说话,但是他们却知道,这些同门已经好似待宰的羔羊一般。

    这样的情形,怎不让人疯狂。

    “师妹,我来救你!”一个修为达到了星河境九重的年轻武者,突然暴喝一声,朝着虚空飞去。

    而他所冲向的对象,赫然是和罗冬儿矫情不错的宇文卿。

    宇文卿本以为自己能够从这次的劫难之中逃出去,却没有想到,就在她开始适应离开了天羽上门的生活时,竟然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直接从家族的福地之中牵引了出来。

    家族的老祖,那位在家族之中,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老祖,在面对擒拿她的人时,不但没敢出手,甚至在说话之中,还带着一丝谦卑。

    而她,自然也就成为了牺牲品。虽然她的心中,对于家族充满了怨言,但是这种怨言,她也只能留在心中。

    她静静的看着那被霞光紫气充斥的天羽山,心中充满了一种悲痛感,这种悲痛,不只是因为天羽山,更因为她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

    而那身影冲来的瞬间,宇文卿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感动,只不过这种感动,带给她的是更多的难受。

    就在这种感动出现在心头的瞬间,那朝着她冲来的身影,就好似陷入了巨大的沼泽之中。

    不但速度变得无比的慢,而且整个人都好似被什么东西压制的,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弄月天尊看着那冲上去的弟子,刚刚准备腾空而起的追出去,却被乱石大天尊一把给抓住。

    “不要冲动。”

    弄月天尊对于自己的师尊,一直都是无比的尊重,但是此时,听着不要冲动的劝告,她轻声的道:“师尊,我现在如果不冲动一下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有冲动的机会了。”

    说到这里,她轻轻的甩开了乱石大天尊压在她肩膀上的手,准备腾空而起。

    也就在这一刻,那从天羽山上冲向九天的光柱,变得越亮,也越来越高。

    偌大的天羽山,如果说本来就是一片神土的话,那么现在的天羽山,就要晋级成为天地之间,一片少有的神境。

    就算是最普通的杂草,此时都开始疯狂的生长,各种各样的神果,快速的成熟着。

    但是,这因为万流元尊的反哺而带来的胜景,就好似天羽上门最后的辉煌。

    “你去了也没有用,我去。”罗云阳朝着弄月天尊招手,弄月天尊瞬间落了下来。

    在罗云阳挥手之中,弄月天尊就觉得自己好似一个婴儿,在罗云阳的面前,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反击之力。

    罗云阳朝着弄月天尊看了一眼,而后朝着虚空道:“来吧!”

    这句话,说的让很多人莫名奇妙。但是就在罗云阳说话的瞬间,那本来朝着虚空喷洒的光柱,豁然扭转了方向,朝着罗云阳冲了过来。

    元尊大能的力量,是何等的浩大。就算是九重天尊,在面对这种力量的时候,也只能是在边缘吸收,而不敢直接冲向那四散的光柱,更不敢将那隐含着元尊大能力量和参悟的光柱,吸纳入自己的体内。

    虽然他们都有九重体内宇宙,但是这种情形在不少人的眼中,也就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可是罗云阳,却突然放开了身躯,让那本来朝着天地四散的磅礴力量光柱,冲向了自己的身体。

    在一片胜景之中,白鹤元尊正在和人交谈,两个人所在的地方和天羽山不知道相隔多远,但是他们的双眸,却划破虚空,看着天羽上门的情形。

    “罗云阳这是找死!”白鹤元尊说话间,直接站了起来。

    对于罗云阳现在这种选择,他的双眸中充满了愤怒之色。对他来说,罗云阳这种选择,是不可取的。

    可是,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那朝着罗云阳体内冲过去的能量,变得更加的磅礴,甚至从那些能量光柱之中,还能够看到一道道法则神纹。

    “来不及了,你要是现在掐断那力量之柱,不但你要受到万流元尊力量的反噬,而且这个罗云阳,恐怕还要受到更大的伤害。”

    站在白鹤元尊身边的老者,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的道:“他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借助一个元尊反哺天地之时的力量。这种力量,一个不好,就能够撑破他的肉身。”

    “万流元尊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这又是何苦来哉!”

    白鹤元尊哼了一声,他双眸紧紧的盯着那虚空,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的道:“这元一尊皇实在是有些过分,这种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实在是可恶。”

    能够让一个元尊愤怒的,那绝对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可是站在白鹤元尊身边的老者淡淡的道:“他没有违背鸿蒙圣殿的律令,你不能如何他。”

    “相反,你要是真的出手,那么反而给了他们的机会。”

    “三尊镇压天地,虽然让人族同心协力,但是你也知道,人多了,各种心思都有了,更何况那些家伙之中,有些人自觉自己的修为,已经不弱于三尊。”

    “越是这种时候,规矩越是不能破。毕竟大家都在规矩中行事。第一个打破了规矩的人,会受到最为剧烈的反噬。”

    老者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的道:“好厉害,如此强大的力量,他的身躯竟然承受了下来。”

    罗云阳对于白鹤元尊和老者的对话,并没有什么感觉,此时的他,正在承受着那种剧烈的撕痛之力。

    磅礴的力量,一如巨海,直接冲入了他的身体。

    如果说他的身体是一个大缸的话,那么现在冲入他体内宇宙的力量,就是一个大湖。

    如此多的水,不是一个大缸能够称下的。这些水要做的,就是要撑破大缸。

    如果有可能,罗云阳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形,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但是现在,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在元一尊皇将罗冬儿从银河人族的聚集地擒拿而来的时候,罗云阳就准备拼命。

    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那正在承受着巨大痛苦,将自己的修为和一切重新反哺到天地之中的万流元尊的神念传入了他的心头。

    以罗云阳现在的修为,他战胜那元一尊皇的希望非常的小,甚至是没有任何的希望。

    而在这种时候,唯一能够让罗云阳取得胜利的希望,就是他能够接纳万流元尊的力量。

    让万流元尊的反哺的力量冲入他的体内宇宙,而他则借助万流元尊的力量冲入体内的各种对元尊境界的感悟,施展天羽十三剑进行对敌。

    这种情形,无比的危险。

    这种情形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死亡的可能性,却是非常的大。

    而稍微不慎,罗云阳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听着万流元尊说的最大的危险在身体强度的时候,罗云阳反而放下了心来。

    被巨大能量包裹的罗云阳,整个人都好似被金云包裹的神人,他目视着元一皇尊,战意直冲九霄!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