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轮圣相,凶厉涛涛,出手之间,更呈现出镇压九天之相。

    罗云阳虽然此时还有余力,更有灭世大磨盘作为底牌,但是毕竟刚刚击破了生灭大天尊。

    可以说,杀人一千,自损八百!

    而他营造的气势,更是被燕持剑的出手,直接打破的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燕持剑的出手,相信不少的九重天尊,都愿意和击溃了生灭大天尊肉身的罗云阳好好谈一下。

    这样,他们本身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同样也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天羽上门虽然隐藏着巨大的财富,却也不是不能商谈一二。

    但是现在,燕持剑却用最为简单,也最为直接的方式,将罗云阳营造的这种局势给打破了。

    罗云阳不认识燕持剑,但是这燕持剑直截了当,却又霸气十足的行事风格,让他在愤怒的同时,也感到了无奈。

    他也许能够挡得住燕持剑,但是其他人呢?

    就在罗云阳心中念头涌动的时候,一道道圣相,映现在虚空之中。这些圣相,有三头六臂的,更有远古圣兽的,还有那高有千万丈,俯视整个天地的。

    可以说,这些圣相,每一个都给人一种难以披靡的感觉。

    在这些圣相的威慑之下,更有不少人发自内心的升起了一丝深深的恐惧,他们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冲上去,一定能够得到不小的好处,但是在那圣相的威慑下,却是不敢有半点的动作。

    对于天羽上门,罗云阳虽然有不小的好感,甚至在天羽上门遭遇这种灭门之灾的时候,罗云阳能够不顾自己的安危,来到这天羽上门调解。

    但是,天羽上门还没有达到足以让罗云阳为他们付出生命的地步,看着那些镇压九天的圣相,罗云阳心中虽然不爽,却也决定离去。

    毕竟,他来这里,不是为了送死。

    他的目光落在了乱石大天尊的身上,刹那间一道神念,就融入了乱石大天尊等人的心中。

    乱石大天尊明白罗云阳的意思,此时他心中对于罗云阳,并没有丝毫的怨言。可以说此时,罗云阳已经尽力了,至于发生这样的情况,那是对手太强。

    就在乱石大天尊准备开口的时候,三十六道虚影,陡然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三十六道天碑的虚影,每一道天碑上,赫然就写着两个无比古朴的大字。

    “纯阳”,“天玄”,“阴阳!”

    看着三十六个熟悉的名字,罗云阳的心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三十六个天碑,实际上代表的,就是三十六个大宇宙。

    以三十六个大宇宙的名字化成天碑,更将这些天碑形成自己的圣相,罗云阳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样的好处,但是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三十六个天碑圣相,不但有着莫大的好处,而且非同一般。

    甚至可以说,是非同小可。

    在罗云阳心中思索着来人是谁的时候,就听有人悠悠的道:“嗬嗬嗬,天羽上门的人,谁也别想走!”

    轰破了天羽上门山门的巨大剑轮,好似也受到了这三十六座天碑的影响,缓缓的倒飞了出去。那剑轮旋转之间,就已经无声无息的脱离了剑轮的包裹。

    乱石大天尊目视着那好似遮天蔽日的天碑,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恐,他本来就已经对天羽上门被灭,不抱太大的希望。

    但是现在,那三十六座封天绝地的天碑,让他心中最后的希望,都跌入了谷底。

    “元一尊皇!”终于,有人开口,只不过这开口的,并不是乱石大天尊,而是燕持剑。

    燕持剑在说出元一尊皇这四个字的时候,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明显的郑重和尊崇。

    那被称为元一尊皇的人,并没有现身,只有三十六座天碑上,同时响彻起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震慑九天,威压四海!

    “哈哈哈,没有想到啊,万流元尊,你也有今日!”浑厚的声音,本来很有一种让人沉醉的感觉,但是很可惜,伴随着此人话语的出口,却又给人了一种很是不爽的感受。

    罗云阳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这三十六座天碑,他隐隐感到,这些天碑之中,隐藏着磅礴的力量。

    可是这些力量的来源,又让罗云阳觉得无比的诧异,因为这些力量主要来源于三十六个大宇宙,罗云阳甚至感觉不到来自那元一尊皇自己的力量。

    元一尊皇自己的力量呢?

    就在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的时候,那乱石大天尊已经沉声的朝着罗云阳道:“云阳,这一次你能够来到我天羽上门,可以说已经是尽力了。”

    “对于你的到来,我天羽上门充满了感激。”

    说到此处,乱石大天尊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的道:“只不过此时的情形,已经不是你能够解决的了。这元一尊皇,本来就是我师尊的敌人。”

    说到此处,乱石大天尊沉声的道:“这元一尊皇当年也是惊才艳羡,和我师尊并称为当世的两大绝世人物。”

    “只不过,因为一次的比斗败在了我师尊的手中,这元一尊皇就对我师尊充满了嫉妒之意。”

    说到此处,乱石大天尊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屑道:“只不过很可惜,他还差了点。”

    “在晋级元尊的过程中,他一直没有能够突破那最后一步,最终不得不走上了天尊的极致之路,也就是尊皇。”

    就在乱石大天尊说话的时候,那三十六座天碑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是不是觉得,你已经将那些准备传承宗门的弟子都已经送走了,就算我现在将你的宗门毁灭了,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哈哈哈,你错了,天羽上门既然要灭,那为什么一定要保留什么种子,以图东山再起呢?”

    “而且,作为你的老朋友,我又怎么能够给你这样东山再起的机会呢?哈哈哈,你的那些弟子,我都给你送回来了,你说,我是不是很贴心?”

    贴心两个字开口,就见那三十六座天碑晃动,一道道身影,好似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出现在了三十六座天碑之下。

    这些身影,每一个都显得那样渺小,那样的任人宰割。

    对于这些身影,罗云阳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十分的在意,但是当他看到身影之中,有一个是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时,他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丝疯狂。

    冬儿!站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他心爱的妹妹罗冬儿!

    对于罗冬儿进入天羽上门修炼的事情,是罗云阳默许的,毕竟罗冬儿自己修炼,用处不是很大。而天羽上门和自己已经联盟,如果让冬儿在天羽上门修炼的话,那么修为进步会非常的快。

    在天羽上门遇到危机的时候,罗云阳已经和自己的妹妹通了话,知道妹妹已经被天羽上门专门开辟通道送回来银河人族的区域。他没有想到,这元一尊皇,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将自己的妹妹,也给拉了回来。

    而在妹妹的身边,是一群年轻一代银河人族的精英,看着这些人,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心神,有一种无穷的愤怒感。

    “我不能走!”罗云阳看着乱石大天尊,声音中带着一丝低沉。

    乱石大天尊同样看到了罗冬儿,他同样没有想到,这位已经被自己送走的弟子,竟然会被那元一尊皇给硬生生的弄到了这里。

    看着自己身边的罗云阳,他沉声的道:“云阳,暂且不要太冲动,这件事情,还可以商量。”

    说到此处,他沉声的朝着元一尊皇的位置喝道:“元一尊皇,我天羽上门和你的恩怨,是我们之间的恩怨,罗冬儿乃是罗云阳的妹妹,在我们天羽上门之中,只是做客,并没有成为真正的弟子。”

    “更何况,她居住在银河人族的聚集地,那里乃是鸿蒙圣殿的区域,你这般不由分说的将她抓来,难道不怕鸿蒙圣殿的诸位大人不答应吗?”

    “将人放了,不要伤及无辜!有本事,你就冲着我们天羽上门来就是!”

    这些话,乱石大天尊说的慷慨激昂,听着乱石大天尊的话语,不少天羽上门的弟子,也跟着大吼道:“对,有本事朝着我们来,奶奶的,要不是祖师归墟,你敢来么?”

    那三十六座天碑旋转,无数的纹路震动虚空,伴随着这纹路的聚集,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那纹路聚集之地。

    他的神色无比的平静,对于乱石大天尊等人的话语,更是没有任何的愤怒之色。

    “我曾经镇压东域要塞十万年,得到了一道鸿蒙令,你知道的,鸿蒙令可以免去我大部分的罪责。”

    “所以,不要用鸿蒙圣殿来压我,这个真的没有用处的。”淡淡的声音中,带着那么一丝小小的讥讽。

    这讥讽在虚空中,不断的回荡。

    他的目光更看向了罗云阳道:“你是鸿蒙圣殿的圣子,我杀不了你,但是你在这里,也没有丝毫的用处,听我一句话,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

    “嘿嘿,我的事情,你阻止不了!”

    “今日,所有天羽上门的人,都要死!”

    听着元一尊皇的发狠,罗云阳的眼眸中冷光闪动。虽然他知道自己能够获胜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此时的他,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因为他没有退路!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