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紫气东来;这一日,青云如盖;这一日,日月临空;这一日……

    万千异象,照耀偌大的天羽上门!

    可是面对这万千异象,整个天羽上门,呈现出了一种死一般的寂静!对于天羽上门的强者而言,现在的他们,已经陷入了一种巨大的危机之中。

    万流元尊将要归墟,天羽上门不但要跌破顶级宗门的地位,而且,无论是万流元尊的遗泽,还是大量的修炼资源,都让人不由自主的怦然心动。

    自然,也就让大多数的人,将天羽上门当成了一块肥肉,而且还是一块没有守护力量的肥肉。

    这百日,天羽上门平静无比,甚至可以说,偌大的天羽上门,很是有一种平静无波的感觉。

    就算是以往,和天羽上门有些磕磕碰碰的宗门,此时在面对天羽上门的时候,他们所采取的态度,都是无比的退让。

    没有错,就是退让!

    无论和天羽上门的弟子发生了任何冲突的宗门,他们的选择都是退让,而且是一种没有什么原则的退让。

    这种退让,却让天羽上门所有的高层,都有一种山雨欲来,乌云压城之感。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现在,他们的对手,等待的是迎头一击的时机。

    乱石大天尊容颜依旧,但是从他的双眸中,却可以感觉到,他有着一种深深的抑郁之气。

    作为八重大天尊,可以说无论在何方,乱石大天尊都可以成为巨头。但是在这天羽上门,他这个八重大天尊虽然强大,却也镇压不了气运。

    “师尊,听说苦竹钓叟,已经到了!”弄月天尊轻轻的来到乱石大天尊的身后,轻声的说道。

    乱石大天尊点头道:“是已经到了。”

    说到此处,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的道:“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去处,你为什么不去?”

    “弟子这一生,从出生就在天羽山,这么多年了,葬在天羽山又何妨。”

    弄月天尊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的道:“当初师尊和祖师商议的时候,不也是要将那些普通的,不起眼的弟子安排走吗?”

    “毕竟,只有那些天尊以下,让对方感觉不到威胁的人,才最有活命的可能。”

    乱石大天尊轻轻的闭上了眼眸,关于弄月天尊的一切,在他的心中不断地闪动。比如当年他新晋天尊,正是意气风发之时捡到的婴儿,比如……

    在乱石大天尊的眼中,弄月天尊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修为到了乱石大天尊这等的地步,想要留下后代就开始变的有些困难,而一心修炼的乱石大天尊,本来就没有留下后代的想法。

    “你呀,这又是何苦?”乱石大天尊说话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无奈道:“也罢,按照你的性格,就算是逃了,也难以忍受那种虎落平阳的屈辱。”

    “既然你要和我们走,那就一起走吧。”

    弄月天尊轻轻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她的眼眸中,却生出了一丝解脱之意。

    “罗冬儿都安排好了没有?”乱石大天尊稍微沉吟,就将话题转移到了罗冬儿的身上。

    “已经走了,那丫头虽然不想走,但是在我的坚持下,他们还是传送回了神盟虚空。”弄月天尊轻轻的笑了笑道:“她哥哥是鸿蒙圣子,应该没有人和她过不去。”

    “嗯,那就好。”乱石大天尊轻轻的道:“她毕竟是我们天羽上门重新振兴的希望。”

    “只要她兄长晋级元尊,就是我天羽上门重建之时。”

    弄月天尊的眼眸中,闪过了那个淡漠的身影。她对于宗门之中的打算,可以说很清楚。

    不论是那位万流元尊,还是自己的师尊,都希望能给依靠自己和对方联姻的方式,来巩固对方和自己宗门直接的关系。

    对于这个方式,弄月天尊虽然心中不情愿,但是为了宗门,她也表示了接受。但是让弄月天尊有些无法忍受的是,明明委屈的是自己,但是对方却没有接受。

    “师尊,他真的能够晋级元尊大能吗?”弄月天尊沉吟了刹那,轻声问道。

    乱石大天尊沉吟了刹那,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这一次原始神战之地开启,罗云阳不但顺利归来,而且还得到了不小的机缘。”

    “从这一方面来说,他成为元尊大能的可能性非常的大,但是元尊大能这种事情,又有谁能够说得清。”

    弄月天尊看着乱石大天尊惆怅担忧的模样,轻声道:“师傅,当时就应该让我进那原始混沌之地,说不定还能给得到一些好处,从而……”

    “你呀,十万多天尊,回来的不足一千。”乱石大天尊用责怪的目光朝着自己的弟子重重的看了一眼,刚刚准备说话,又好似想到了什么道:“当时让你进去,说不定还真的有那么一丝的机缘。”

    师徒两人陷入了沉默,实际上无论是乱石大天尊还是弄月天尊,都明白这只是弄月天尊一厢情愿的想法。

    如果进到那原始神战之地,弄月天尊能够活着出来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而弄月天尊之所以能够留下,还是万流元尊利用了手中的分配来的名额。

    “轰隆隆!”

    一阵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响声,在虚空之中响起,在这响声中,一个巨大的窟窿,就出现在了东方的天际。

    无数的紫气神光,朝着那巨大的窟窿飞了过去。而一道道裂纹,更是以那个巨大的窟窿为中心,开始朝着四面八方的天际延伸了过去。

    天将倾!

    这等的情形,虽然乱石大天尊早就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看着这般的情形,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感叹。

    “天将倾,谁可执手挽之!”

    弄月天尊不语,只不过此时她的双眸中,闪动着一丝丝的泪痕。

    她明白天之将倾的意思,也知道在这天地将倾时,只手可以挽动天倾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些人,并不会出手。

    就在两人登高眺望之时,弄月天尊突然觉得自己的前方,有一道光影冲了过来。不过她虽然看清楚了这光影,却并没有看清楚光影是什么。

    以弄月天尊四重天尊的修为,已经很少有她看到却看不清的东西,此时有这种情形出现,让她心中不好的念头,越发变的多了起来。

    而乱石大天尊也看向了那光影,等他看清楚那光影的瞬间,乱石大天尊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丝惊异。

    而这种惊异,瞬间变成了希望,可是希望刚刚升起,又化成了一丝丝失望,甚至是一丝丝凝重。

    “他怎么会来?”这句话让弄月天尊不知道什么意思,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身影已经从一如闪电的速度中慢了下来。

    也就在这一刻,弄月天尊终于看清楚了来人。

    罗云阳,他怎么会来?看到来人的瞬间,弄月天尊的心中不是如释重负的轻松,而是变得更加的沉重,对于弄月天尊来说,她心目中可以挽天倾的人不少,但是在这些人之中,却并不包括现而今飞驰而来的罗云阳。

    虽然罗云阳的地位不低,虽然现在的罗云阳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虽然……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中,罗云阳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前,乱石大天尊看着罗云阳,声音中带着一丝责怪的道:“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来,你来了,不但没有好处,对你反而会有不太好的影响。”

    罗云阳看着乱石大天尊和弄月天尊,轻轻的笑了笑道:“虽然你们对我有了嘱托,而且我以后也能够将你们的这份情还上,但是,我现在明明有些能力,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送死,总是有那么一丝不忍。所以,我就来了。”

    这一句我就来了,罗云阳说的无比的随意,就好似在说一件无比简单的事情一般。

    乱世大天尊和弄月天尊对视了一眼,还是乱石大天尊开口道:“你请了鸿蒙圣殿的元尊大能,是哪一位,如果真的有……”

    充满了希翼的话语,乱石大天尊只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所说的,实际上都是白说。

    因为鸿蒙圣殿的规矩,绝对不会因为罗云阳一个鸿蒙圣子,而被打破。

    “我自己来了。”罗云阳看着乱石大天尊,轻轻的笑着道。

    乱石大天尊看着罗云阳的模样,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云阳,你回去吧,你乃是鸿蒙圣殿的鸿蒙圣子,他们就算是发现你,应该不会为难你。”

    “没有元尊大能的出手,我天羽上门的危机,是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的。”

    “不过对于你的到来,我还是要感谢的。”

    乱石大天尊说到此处,目光突然落在了弄月天尊的身上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帮我做点什么,那就麻烦将弄月带走,最好能够让她能够在鸿蒙圣殿四周,找一个地方修炼些时日。”

    “师尊,我……”弄月天尊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自己的师尊,竟然还在替自己着想。

    “闭嘴,弄月,你要记住,在天羽上门这种生死关头,活着比死了,更需要勇气!”这句话,乱石大天尊的眼眸中,充满了郑重之色。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