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十世轮回,罗云阳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是一场修行的梦,但却是一场无比美好的梦。

    可是随着天尊真身的回归,随着自己的小塔可以穿越四方,罗云阳已经明白,这天运虚空,是无比真实的存在。

    他之所以不归来,除了自己的事情太多之外,也因为他实际上不想打破天运虚空的梦。

    在罗云阳的眼中,天运虚空中,自己在意的人,在自己留下的余威的笼罩下,应该生活的很好。

    最起码,不会受到什么刁难。

    三大天尊都不是傻子,虽然自己的化身轮回天尊已经进入了无尽的虚空,但是只要是没有坠落,总是要有一份人情留下的。

    所以,他们不会为难蓝龙侯府。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罗云阳的心中,蓝龙侯府,一直都是无比安全的。

    可是现在,在自己离去之时,已经是蓝龙王府的蓝龙侯府,竟然成为了一片废墟。

    罗云阳的心中,一股火焰在熊熊的燃烧。

    鲁冰月怎么样?她还好吗?

    一念之间,罗云阳的神念,一如铺天盖地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笼罩了过去。

    在罗云阳的笼罩下,也就是刹那,以蓝龙侯府为中心,方圆十万里,全部纳入了罗云阳神念的笼罩中。

    这十万里,就算是有飞虫掠过,都难以超脱罗云阳的感觉。

    在笼罩十万里的刹那,罗云阳眼眸中的寒光,就多了一丝,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鲁冰月的气息。

    就在罗云阳准备再次扩散心神的刹那,一幅场景出现在了他的心头,刹那间,罗云阳就停下了神识的搜索,他的身影,瞬间破开了虚空。

    “宿赫熙,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立即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一个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声音中带着一丝傲然的道:“不要自寻死路。”

    宿赫熙,大漠黄金城之主,天神境的顶级高手,在天运虚空之中,也算是一方的巨擘。

    他虽然称不上十分的英俊,但是高大的身材配上那独特的气质,很是有一种傲骨英风的感觉。

    “今日,我一定要将他带走。”宿赫熙沉声的道:“蓝龙侯府被破,我赶不上,但是他乃是我师尊最后的后裔,我绝对不允许他死在此地。”

    说到此处,宿赫熙的声音中带着冷意的道:“夜千回,你乃是天尊的弟子,真的要如此赶尽杀绝吗?”

    “要知道,我师尊总有一日,是要回来的。”

    “回来又如何?”夜千回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小小的不屑道:“就算是龙,他也要盘着。”

    “天运神朝,天运虚空,宿赫熙啊宿赫熙,你只是井底之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宇宙,更不知道离天剑宗,代表的是什么样的力量。”

    夜千回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严厉的道:“公子已经发布了命令,所有的蓝龙侯府的血脉,都必须压入十八层黑狱,承受万虫弑神之苦。”

    “他就算是一个遗腹子,也不能列外。”

    “宿赫熙,那个人也只是将你认为了临时的弟子,根本就没有怎么教导你,你又何必如此的执着呢?”夜千回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的道:“看在我们以往有些交情的份上,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

    “如果你不珍惜,死!”

    宿赫熙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冷厉,一柄金色的长刀,更是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虽然我没有继承师尊的刀道,但是今日,我还是要看一看,你这紫鹤天尊的弟子,究竟继承了他多少的修为。”

    宿赫熙的声音刚刚落下,犹如雷霆一般的声音,在九天之上响起,那夜千回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冷色。

    他淡淡的看着宿赫熙,冷冰冰的道:“本来,我还要给你留下一条生路,但是今日,你必死。”

    “我师尊,又岂是你能够侮辱的。”

    说话间,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紫色的长剑,剑光还没有催动,滚滚的紫气,已经从九天之上而来。

    紫气灌九天!

    宿赫熙的目光落在自己身后的少年身上,他心中虽然迫切的想要将这少年带离这危险的地域,但是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实力,实在是难以击败这夜千回。

    只不过,这是自己师尊家族能够存活在天运虚空的最后一个血脉,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被带入那十八层的黑狱之中。

    “看刀!”宿赫熙挥刀,天刀灭世斩挥出,滚滚的杀机,直冲三千里。

    不过就在宿赫熙出手的瞬间,那夜千回手中紫色的长剑剑光暴涨,东来紫气万丈,朝着宿赫熙的刀光,重重的冲了过去。

    两者在虚空之中疯狂的碰撞,刹那间四周的天地,都变成了一片片的废墟。随着金色的刀光和紫色的剑光慢慢的消散,宿赫熙率先出现在了虚空中。

    只不过此时在他的胸前,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这一剑,几乎斩断了宿赫熙全部的生机,如果不是他的修为足够强,如果不是他修练过一门强大的护体法门,恐怕他早就直接身死。

    金色的长刀虽然依旧耀眼,但是手持长刀的手,却已经开始颤抖,再也难以施展出任何的力量。

    不过当紫色消散的时候,那夜千回的身上,同样出现了一道伤痕,一道几乎将夜千回的面皮化成两半的刀痕。

    如果不是宿赫熙的修为低了那么一点,这一次就是两败俱伤,甚至那夜千回还要伤的更重一点。

    虽然现在的伤势,对于夜千回来说,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伤势,但是却让他的双眸发红。

    他乃是天尊的弟子,在天运虚空之中,一直都是他执掌四方,可是现在,在和自己修为差的宿赫熙的比斗之中,自己竟然差点输了。

    现在虽然赢了,但是这种赢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点光彩都没有。

    “宿赫熙,你该死!”夜千回怒吼。

    宿赫熙没有说话,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眼前的少年身上道:“小家伙,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总有一日,你的先祖,我的师尊,他就会归来,他一定会将你们整个蓝龙侯府的人,全部救出来。”

    少年的目光,激动的看着宿赫熙,他的神色中,充满了激动和不舍。比常人要敏锐的感觉,让他感到眼前这个给了他依靠的男子,快要不行了。

    这让他充满了不舍。

    “宿赫熙,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别说你师尊早就葬身在了无尽的星空之中,恐怕就算是他归来,也翻不起什么巨浪,更救不了人!”夜千回冷冰冰的道:“你那师尊,虽然也算是英才人物,但是他只是天运虚空里的井中之蛙而已。”

    这句话,让宿赫熙的神色中,闪过了一丝的愤怒,别人可以侮辱他,但是当有人侮辱他的师尊时,哪怕这个让强大百倍,他也绝不愿意。

    只是,当他想要挥刀的时候,身上却难以提起一丝一毫的力量,天刀灭世斩的刀诀,本来就不是他能够掌握的,更不要说现在体内的伤势。

    就在他准备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进行呵斥的时候,就听有人淡淡的道:“是吗?”

    这两个字,很是简短,可是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宿赫熙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他的双眸中,更是瞬间涌出了泪痕。

    师尊,自己的师尊!

    多少年了,宿赫熙自己都忘记了时间,但是关于这个人的声音,他却永远难以忘记。

    师尊,虽然他的心中,一直都将此人当成自己的师尊,但是实际上,这个人只是自己的先生。

    一个传授了自己不少武道,但是却没有将自己收成弟子的先生,对于没有成为此人的弟子,一直都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他的传说,遍布整个天运神朝,十世重修,刀剑争辉,天尊台上,成就天尊。为了更强的武道,他更是进入无尽混沌之中,一去不回头。

    虽然一直都不相信自己的师尊会出问题,但是如此多年没有消息,宿赫熙已经渐渐的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的师尊,恐怕是真的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是幻觉吗?

    就在宿赫熙心中念头闪动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势,正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恢复着,而在自己的不远处,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师尊!”

    就在宿赫熙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和宿赫熙对战的夜千回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恐惧。

    对于眼前这个身影,他的心中充满了畏惧,这个人就是一个传说,一个让无数人惊颤的传说。

    “轮回天尊!”看着那蓝色的身影,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干涩。

    罗云阳没有理会夜千回,他看着宿赫熙道:“这些年,你修为进步并不是太多,连一个垃圾都打不过,我很失望。”

    被成为垃圾,夜千回不敢有丝毫的回嘴。而就在他心中思索着如何逃走的时候,罗云阳已经淡淡的道:“紫鹤真的教出了一个好徒弟,那今日,就从你开始吧!”

    随着这话语,那夜千回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包裹。

    刹那间,青色的火焰,已经将他整个包裹在了中间。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