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永恒神典,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够快速的恢复,甚至就算是面对死亡之时,都能够第一时间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也正是这种功能,这永恒神典被称之为三世无上宗三大神典之一。

    论其威力,它不如浮屠神殿;论起多变,它更是差无量神典很多,但是这过去永恒神典的修炼者,却可以犹如一只杀不死的小强一般,让人心里充满了无奈感。

    而现在,元宗宗子的身体和灵魂,都没有快速的恢复过去,甚至在他疯狂的施展法门的时候,迎接他的,却已经变成了无尽的黑暗。

    永恒神杵倒回,但是在元宗宗子倒地的瞬间,永恒神杵上的威力,已经减弱了九成。

    罗云阳在借助属性调节器以绝对的速度诛杀了元宗宗子之后,第一时间,就将那永恒神杵抓在了手中!

    他不管自己此时是不是可以使用永恒神杵,但是这种好东西,能在手里过一遍,那就必须过一遍!

    而就在罗云阳击杀元宗宗子的时候,一直都是以一种看好戏的心态观战的静渊宗子,脸色都变了。

    他看着罗云阳,双眸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而在这愤怒之中,还有那么一丝忌惮和一丝畏惧!

    三宗并立,虽然是浮屠神山为主,但是这个为主的原因,是因为浮屠神山宗主最强。

    接下来的三宗关于三世无上宗的执掌争夺,如果自己面对的过去永恒神山的宗子是罗云阳,那么自己能够获胜吗?

    这个念头就好像一条毒蛇,不停的吐着芯子,虎视眈眈,像是随时都能给自己致命一击,这样的念头在静渊宗子的心头闪过,静渊宗子只觉得浑身发冷。

    明秀宗子在元宗宗子的身躯跌落在地的瞬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以明秀宗子的眼光,他当然可以看出,这一次的元宗宗子,已经死了!

    在三大宗子之中,明秀宗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元宗宗子了。甚至在不少时候,他不止一次的盼着这元宗宗子能一命呜呼,赶紧死掉了。

    但是现在,看着死去的元宗,他却本能的有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元宗宗子死了,那自己呢?如果以后有和罗云阳一般的天才人物崛起,然后向自己挑战,自己是不是也要死在这种挑战之中?想到这种事情,明秀宗子就觉得自己的手发冷。

    “化血神刀!是化血神刀!”一个犹如雷霆般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回荡。

    说话的是浮屠神山的宗主,他的声音中,隐含着无穷的怒意,隐含着磅礴的杀意。

    罗云阳在浮屠神山宗主说话的瞬间,心中就已经升起了一种不是太好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要麻烦。

    而之所以出现这种麻烦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诛杀了元宗宗子!

    “孽障,我本以为我三世无上宗又出一英才,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血魔的传人!”浮屠神山宗主的声音中,隐含着一种愤怒和咆哮。

    血魔这两个字,让不少人的心中一动,特别是静渊宗子,他的目光快速的朝着自己的师尊看去。

    浮屠神山宗主的神色淡然,毫无表情,根本就看不出此时他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是当静渊宗子的目光落在无量神山宗主身上的时候,他在无量神山宗主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笑意。

    一丝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笑意。

    这一丝笑意,让静渊宗子忽然间明白了,他对于自己师尊的感激和敬佩,不觉又提升了很多。

    “这……这是化血天尊的化血神刀,又有什么不对?”月琉璃在听到浮屠神山宗主的声音之后,第一时间朝着浮屠神山宗主大圣的问道。

    此时,她的声音,充满了质疑!

    化血天尊是一个记忆,在整个纯阳大宇宙之中,他的名声也不是最大的,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留下了一段传奇而已。

    月琉璃的质疑,让四周的支脉弟子,一时间全部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人此时站出来帮着她开口,但是不少人看向月琉璃的目光,充满了敬重。

    质疑宗主,这可是质疑最霸道的浮屠神山宗主!

    浮屠神山的弟子,一个个面容大变,他们的神色中,充斥着怒意。

    作为浮屠神山的执掌者,浮屠神山宗主在他们的眼中,那是高高在上,那是不容置疑,那是不容挑衅的犹如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月琉璃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顶撞!

    浮屠神山的宗主神色不变,但是那一丝杀意,却已经变得无比的磅礴,他根本就没有理会月琉璃,一尊巨大的宝印,已经在他的头顶飞起。

    这宝印开始的瞬间,只有拳头大小,但是在飞起的一个瞬间,就变成了百丈方圆。

    宝印的上方,刻画的并不是神纹,而是一幅幅的图画,这些图画之中,有执掌天地神力的天尊,有执掌着凡俗权利的帝皇,更有一个个执掌着教化之力的圣者,还有……

    三十六副画,代表着三十六种无上的权柄,这些权柄汇聚在浮屠神印上,那就是一种称雄当代,至高无上的力量。

    浮屠神印,三世无上宗第一神器!

    而催动这浮屠神印的人,并不是元宗宗子那种普通的小人物,他是浮屠神山宗主,是一尊称雄于现在的无敌存在。

    在那浮屠神印下落的瞬间,不但罗云阳,几乎所有的支脉弟子,都觉得有一种恐怖至极的力量,充斥在自己的心头。

    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所有人能够想到的,只有臣服。

    面对这一印,罗云阳感觉自己好似面对着一个顶级的天尊,虽然他不知道九重天尊究竟有多强,但是现在那浮屠神山宗主的力量,却让他感到难以抵挡。

    看着催动神印压来的浮屠神山宗主,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已经有了决断。

    他手中的巨刀,再次朝着那巨印轰了过去,化血神刀一式血踪十万里,朝着浮屠神印重重的斩落了下去。

    “宗主,为什么要对罗云阳动手?”月琉璃的声音,在这一刻再次响起。

    只不过此时,一直飘然犹如仙子一般的月琉璃,整个人却是无比的狼狈,她的眼,她的耳等七窍,此时都在流血。

    每一滴血流出,琉璃仙子的修为,都在飞速的下降,这每一滴血,都是琉璃仙子多年修炼的根基。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对罗云阳动手,那我告诉你们,他乃是血魔的传人。”

    “化血天尊为何坠落,你们以为他是死于武道天劫吗?不,他死在我们三世无上宗三位天尊前辈的劫杀,而之所以诛杀他,是因为他穷凶恶极,用凡人之血,修炼自己的武道。”

    “一直以来,我三世无上宗都有训令,那就是遇到化血天尊的传人,必杀之。”

    浮屠神山宗主的声音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股磅礴的意志更是充斥在四周。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罗云阳在听到浮屠神山宗主的话语时,第一时间就明白,这浮屠神山宗主在说谎。

    那化血天尊留下的小半玉简中,对化血天尊的死,实际上有所记载,化血天尊是死于武道天劫。

    而三世无上宗对于化血天尊,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两者之间,同样没有什么矛盾,像浮屠神山宗主所说的这些情况,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浮屠神山宗主所说的一切,实际上只是为了一点,那就是诛杀自己。

    任何解释,都是徒劳无用,但是看着那下落的,让自己有一种难以抵挡感觉的巨印,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之中,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但是就这样走,罗云阳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心。

    他一念之间,那记载着化血神刀的玉简,瞬间在虚空之中崩碎,玉简中的记忆,更是快速的映入了众人的眼眸中,其中就有化血天尊被武道天劫给击杀的画面。

    这等的情形,让三世无上宗的支脉,一个个脸色大变。而那些主脉的武者,一个个面容更是变得阴沉。

    他们对于浮屠神山宗主的话,本来还有些半信半疑,却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假的。

    浮屠神山宗主虽然看到了那映射在虚空之中的画面,但是他的神色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慌张,甚至给人一种,这些画面,根本就不存在的模样。

    “小小血魔,竟敢蛊惑人心,小道儿!”浮屠神山宗主声音淡然,不容置疑。

    这种映照的画面很难作假,就算是九重天尊都难以作假,但是现在,浮屠神山宗主的话语一出,那些主脉的弟子,一个个都疯狂的吼道:“宗主英明,诛杀罗云阳这个血魔!”

    而那些支脉的弟子,此时一个个虽然愤怒不已,但是最终,却是没有人敢于站出来!

    罗云阳看着浮屠神山宗主那高高落下的大印,沉声的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罗云阳话语刚刚响起的时候,浮屠神山宗主的声音就响起在他的心神之中:“让你死,你就得死!”

    这声音,带着一种至高无上,带着一种不容置疑,带着一种不容违逆!

    听着这声音,罗云阳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你杀不了我!”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