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汹涌砸来,隐含着一种击破苍穹之力的永恒神杵,罗云阳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凝重。

    永恒神杵被催动的力量,在罗云阳的感觉中,威力实在是太强了,就算罗云阳见过的最顶级的天尊,恐怕在这一击之下,也难以硬抗。

    整个长天台,已经被这永恒神杵的威力所笼罩。在那永恒神杵飞出的刹那,一股玄奥的力量,更是将罗云阳四周的天地,给紧紧的封锁了起来

    罗云阳本来没有准备躲,但是当他想要挪移自己身躯的瞬间,却发现自己不管如何催动自身的力量,自己的位置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永恒神杵,过去永恒!

    这永恒,不但对于施展者是永恒,对于被攻击者,同样可以是永恒。在这永恒下,被攻击者就算手段不凡,但是只要不是远超施展者,就难以逃脱那永恒之意的笼罩。

    将自己的所有力量加起来,也不一定能够破开这永恒神杵的封锁,因为这永恒神杵之中隐含的规则之力,实在是太过强大。

    一旦破不开这永恒神杵的过去不灭法则,那么自己就要葬身在这永恒神杵的攻击之下。

    一念之间,罗云阳的心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六法神拳,轮回手等各种秘技,依次在罗云阳的脑海中闪动,可是,罗云阳发现这些技能都没有破开那过去永恒之力的把握。而就在罗云阳准备拼命的时候一种比轮回手更为狂暴的法门,出现在了罗云阳的心头。

    化血神刀,以那弑神魔剑之力催动的化血神刀!

    永恒神杵之中,隐含着一种永恒不灭的法则之力,而弑神魔剑的魔力,也绝对不比这永恒神杵差!

    虽然这化血神刀罗云阳才刚刚参悟,而那弑神魔剑的力量,更是隐含着巨大的浸染性,但是有了大光明法和琉璃净火法的罗云阳,却也能够在短暂的时间内借用那股魔力,而不被那股魔力所侵袭。

    “斩!”

    他手中的巨刀,在罗云阳的沉喝中,带着无穷的杀意,朝着那永恒神杵的封锁,重重的斩了下去。

    这一刀,血光照耀三千丈!

    当永恒神杵被催动的刹那,元宗宗子就仰天大笑,这笑声充满了畅快淋漓之意。

    这一次的比试,让他感到无比的憋屈。丢人现眼这四个字,几乎是对他此次行动的最贴切的评价。

    特别是当他催动永恒神杵的之力显化体外,却被罗云阳打的狼狈不堪的时候,元宗宗子就知道,恐怕自己这一次的宗子之位,是保不住了!

    就算罗云阳登不上宗子之外,宗门之内的其他人,也不会看着自己这样一个一败涂地的人,成为宗子。

    罗云阳要死,他要用他的性命,赔偿自己的损失!

    在永恒神杵发出的时候,那种笼罩一方,化虚空为永恒的力量,清清楚楚的映入了元宗宗子的心头。

    元宗宗子心中充满了爽利,他整个人显得无比的兴奋,甚至那接下来要丢掉的宗子之位,也不再被他放在心上了。

    永恒神山宗主、浮屠神山宗主和无量神山宗主,一个个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现如今的情况,虽然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但是对于三人来说,此时的情形,还是无比符合他们三世无上宗利益的。

    罗云阳是很强,但是一旦他成为宗子,那对于三世无上宗的主脉,就是一种灾难。这样的结果当然不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登上宗子之位。而他死亡,元宗宗子受到惩罚,对于在场的诸位大佬来说,是一个最符合他们利益的选择。

    和三大宗主的冷漠相比,几乎所有的支脉强者,都用一种不甘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愤怒,不甘,屈辱……

    一切的一切,让他们对于三世无上宗的三位宗主,有了一种深深的怒意,可是这种怒意,他们发不出来。

    祖师留下的规矩,一直都是所有支脉弟子的梦想的宗子之路,竟然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骗局,一个要埋葬他们所有人梦想的骗局。经历了如此多的不公,就要胜利的罗云阳,此时竟然要死在永恒神杵之下!

    他们想要发出自己的呼声,他们想要将自己的愤怒吼出来,但是在浮屠神山宗主那统御天地的力道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月琉璃动不了,傅捏花动不了,鲁小怜动不了……

    她们在浮屠神山宗主的力量压制下,连动弹一下,都艰难无比。虽然她们此时心情各异,但是其中的愤怒,却是相同的。

    “百年不鸣,一鸣惊人,百年不飞,一飞冲天,可是终究,也就是一如流光……”金无血嘴里喃喃自语,他乃是三世无上宗主脉的强者,所以并没有被禁言。

    此时的金无血,在三世无上宗之内,已经开始有些失势,因为罗云阳的崛起,有他一份功劳。

    对于这种无妄之灾,金无血开始的时候,心中还有那么一丝的不服气,但是现在,他的心却冷静了下来。

    和自己的遭遇相比,他想的不是宗子之位,而是一个英才,就这样毁了!

    就在他觉得可惜的时候,一刀血光,从那永恒神杵封锁的虚空之中升起。

    血光照耀三千丈!

    永恒神山的宗主在看到这血光升起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冷笑:“萤火之光,怎可与皓月争辉!”

    对于永恒神杵的力量,永恒神山宗主是最为熟悉的,别说是罗云阳这样的星域境,就算是一重天尊,在面对这被催动的永恒神杵,也只有饮恨的下场。

    而元宗宗子之所以能够催动永恒神杵现而今的状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将永恒神杵打入元宗宗子体内的时候,他留下了后手。

    这后手,对元宗宗子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却可以让这位天尊,更加轻易的掌控着永恒神杵。

    可是,在那刀光和永恒神杵的永恒之力碰撞的刹那,永恒神山宗主的脸色,却露出了一丝惊恐。

    倒不是那血色的刀光他感觉到了什么,而是那执掌在他手中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永恒神杵,竟然生出了一丝的振奋和颤抖。

    振奋是战斗的振奋,颤抖是因为在这战斗之中,隐含着一丝畏惧。这一切的汇聚,让永恒神山的宗主,心中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罗云阳这一刀,究竟是什么情况?

    可是就在他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那一刀已经重重的和砸下的永恒神杵碰撞在了一起。

    血色的刀光,中间隐含着一丝黑气,而那永恒神杵的苍茫之气,更好似一条灰色的长龙。

    两者在虚空之中碰撞,也就是刹那,四周的天地,就破碎成了一片碎粉。

    天地破碎,法则破碎,一切的一切,全部破碎。

    浮屠神山宗主的封禁,在这一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几乎所有的观战者,都疯狂的催动了自己最强大的防御。

    那惊天动地的一杵竟然被接下了!不不不,应该说,罗云阳那一刀,竟然将惊天动地的一杵,给打的倒飞了出去,这种情况,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怎么可能?

    但是这却又是真的!

    永恒神杵倒飞,罗云阳的身形如电,他没有冲向永恒神杵,而是冲向了元宗宗子。

    元宗宗子此时整个人都有点呆滞,他觉得自己的心神,都已经静止了,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自己必杀的一击,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要知道刚刚的一击,他已经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要是在这宗子之争上,他动用了永恒神杵而不被惩罚的话,元宗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宗门以后又该如何服众。

    可是,就在他觉得一切很值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那罗云阳竟然一刀劈飞了永恒神杵。

    罗云阳朝着自己冲来,他要杀自己!元宗宗子脑海的念头闪动,他一念之间,双手快速的掐动,准备使用过去永恒之法,让那永恒神杵,挡在自己的面前。

    这种法门无比的玄奥,施展起来也无比的困难,但是对于使用永恒神杵的元宗宗子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也就是刹那,那永恒神杵就要重新落入他的手中,替他挡住罗云阳的攻击。可也就是这一刻,罗云阳那本来就已经非常快的速度,一下子变的更快。

    快的超过了元宗宗子施展法诀的速度!

    “罗云阳,你要干什么,住手!”永恒神山宗主大吼,他的声音中,带着无穷的威严。

    但是,他的呼声对于罗云阳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在永恒神山宗主大吼的一个刹那,罗云阳手中的巨大血刀,已经一刀斩落了下去。

    这一刀,狂暴无比!

    化血神刀,血洗九天!

    伴随着这刀光,没有永恒神杵守护的元宗宗子,就觉得自己的身躯,自己的一切,直接被这刀光,从虚空之中,斩成了两端。

    “过去永恒,不死不灭!”元宗宗子大吼,声音中充斥着一种歇斯底里的味道。他不能死,他不想死!

    可是那以往百用百灵的法门,却受到了一种奇异力量的禁锢,让他那过去永恒之法,根本就没有用处。

    “我不会死!”元宗大吼,整个人却在虚空中分成了两段!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