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三世无上宗的镇宗之宝,永恒神杵的威名,可不是一般的大,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可以不知道宗门的宗主是谁,但是对于三种至宝,却是再清楚不过。

    永恒神杵镇压永恒神山,有永恒神杵在手的永恒神山宗主,更是可以力敌天尊。

    一般来说,永恒神杵就是整个永恒神山的代表,它一直都掌握在永恒神山宗主的手中。

    可是现在,这永恒神杵,竟然在元宗宗子的体内。

    一时间,所有在场的支脉宗主,眼眸中都闪过了一丝冷厉之色。对于主脉的不公,他们一直都在忍气吞声,却没有想到,此时这种宗子之争,竟然还如此的龌龊,如此的不公平。

    对,就是不公平!

    “永恒不灭!”一声沉喝,从永恒神山宗主的口中喝出,这声音中,带着巨大的愤怒。

    当然,永恒神山宗主愤怒的对象,是元宗宗子。将永恒神杵纳入元宗宗子的体内,在这件事情上,他永恒神山宗主是要负着重要的责任。

    虽然没有人说,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对,但是显失公平却是怎么都逃不了的。

    元宗宗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那出现在身体上的裂纹,给他带来了极端的痛苦,但是在听到自己师尊吩咐的瞬间,他还是快速的掐动法诀。

    随着一道苍茫的光芒在元宗宗子的身上闪过,元宗宗子本来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纹的身躯,瞬间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

    甚至元宗宗子那本来还有些因为拼斗而损失的精气神,此时都已经重新恢复到了顶点。

    “过去永恒,不死不灭不破!”站在一旁观战的月琉璃,陡然大声地喝道。

    月琉璃的喊声,在元宗宗子使用过去永恒之术,震慑四方的时候响起,一时间显得无比的惊艳。

    “孽障,休得喧哗!”一个看上去是永恒神山的长老,怒声的朝着月琉璃吼道。

    这些长老,以往根本就不怎么将月琉璃这等存在放在眼中,此时看到月琉璃竟然如此帮罗云阳,怎么还会客气。

    可是就在他开口之后,迎接他的不是月琉璃的畏惧赔罪,而是一道道愤怒的目光。

    这些目光,不只是来自琉璃金刚门的弟子,还来自各个支脉所有的弟子,他们看向那说话长老的目光,甚至有一种要将那长老给吃了的感觉。

    那长老的脸色发寒,他想要接着怒吼,但是看向他的人,实在是太多,多的让他心神颤抖。

    浮屠神山宗主、永恒神山宗主和无量神山宗主,对于眼前的一切都看在眼中,他们一个个在皱眉之中,同样感到了一种难以逆转的宏大之力。

    “师尊指点弟子,应该没有什么错吧!”有人在人群中,悠悠的说道。虽然这说话者好像说了一句平常的话,但是话语中对于永恒神山宗主的暗讽,却是谁都听得出来。

    刚刚永恒神山宗主对元宗宗子进行了指点,那么月琉璃这个门主指点罗云阳,又怎么能够说错!

    永恒神山宗主威势压制九霄,此时听到那带着讥讽的话语,不由眉头一皱,按照他的脾性,如果有人敢于对自己冷嘲热讽,那么不管是谁,废话少说,一律杀之。

    但是现在,面对那众多支脉的武者,他的心中,却升起了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都住口!”浮屠神山宗主沉喝,这声音中,隐含着一种让人不由自主臣服的霸道之力。那些本来想要一鼓作气的支脉武者,一时间竟变得鸦雀无声。

    和浮屠神山宗主相比,他们差的实在是太远太远。

    “罗云阳,这一次,你给我去死!”显露出了自己永恒神杵的底牌,元宗宗子同样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就算胜了罗云阳,自己在永恒神山,在自己师尊面前的地位,恐怕也要受到威胁。

    而一旦胜不了罗云阳,那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说之前,他要以一种碾压的姿态,击败罗云阳,击败这些支脉弟子的信仰,那么现在的他,则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要胜利,他要杀了罗云阳。

    双手掐动之中,一股雄浑而苍凉的气息,就开始在元宗宗子的四周汇聚。

    在这气息的影响之下,四周的天地,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在这雄浑博大的气息下,慢慢的停滞。

    四周的天地,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变慢。而罗云阳则处在这变慢的正中心。

    般若定宙!

    在感觉到自己四周都开始变慢的刹那,罗云阳就已经想到,这是般若定宙印。

    永恒神山的镇山法门,是过去永恒神典,只要是能够修成,就算遇到再强大的对手,也能够轻松复活,可以说这在战斗中,基本上就是一个小强一般的存在。

    和守护以及修炼相比的过去永恒神典相配合的,就是般若定宙印。定宙就是定住时间,而般若两个字,代表的则是无比的强大,无比的雄浑,难以匹敌。

    在月琉璃给罗云阳的法门之中,对付般若定宙的法门是最多的,但是这些法门,基本上都是猜想。而且不同的支脉,是从不同的方面出发。

    比如无相捏花门,她们的想法是运用无相圣法,快速的逃离。而琉璃金刚门的法门,则是硬拼。对于这各种各样的法门,罗云阳虽然了然于胸,但是他并不准备使用这些手段。

    就在般若定宙的法门施展的时候,罗云阳念头闪动,六法神拳一拳轰出。

    他虽然不知道这般若定宙究竟何等的强大,但是对于自己的六法神拳,他心里还是底气十足的。

    作为神圣殿留下的秘法,六法神拳在罗云阳催动的刹那,虚空之中,就生出了一个巨大的六角圆盘,将罗云阳照耀的,一如一尊天神一般。

    浮屠神山宗主三人,目光凝重的看着催动六法神拳的罗云阳,他们对于那神圣殿的传承,虽然也算关注,但却没有太过上心,毕竟有三世神典在手的他们,连自己宗门的神技,都没有完全修炼到巅峰。

    但是现在,看着六法神拳的威势,他们都觉得这绝对是一门不次于三世神典的法门。

    “去死!”元宗宗子看着那被无穷白光包裹的罗云阳,眼眸中的嫉妒之意一闪,随即重重的朝着罗云阳轰出了一拳。

    拳头在虚空之中化成一个巨大的宝印,宝印苍茫,镇压无尽虚空。在这宝印下落的刹那,几乎所有宇宙境下的武者,都感觉自己难以动弹。

    就算是力量,也是丝毫发挥不出来。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主脉为什么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难以撼动。

    苍茫的宝印和六角的神盘在虚空之中碰撞,灿烂的光芒让虚空开始出现无尽的裂纹。更有一块块的碎片,从苍穹之中,直接掉落下来。

    巨大的撞击力,让罗云阳的身躯快速的后退,一连在虚空中退出了三百丈,罗云阳这才站稳了身躯。

    施展了般若定宙印的元宗宗子同样不轻松,本来已经完全恢复的身躯,再次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他的身上之所以会出现如此之多的裂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体内的永恒神杵,在这碰撞之中虽然替他挡下了大多数的攻击,却也因为自身的太过强大,而产生的反噬。

    永恒不灭!

    手印再次快速的掐动,元宗宗子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巅峰状态,他此时倒没有和刚才一般疯狂的攻击,而是嘿嘿朝着罗云阳一笑道:“我有永恒神体,你奈我何?”

    如果是对一般人来说,在自己的对手被自己辛辛苦苦打伤之后,却被对方轻松的恢复,这种打击是非常大的,甚至会生出对方难以战胜的感觉。

    但是罗云阳可不在这些一般人之中。

    他的属性调节器,依旧能够给他提供强大的支撑,别说那元宗宗子不会一直这么快的恢复,就算他一直能,罗云阳也有把握将他打的死去活来。

    没有吭声的罗云阳,直接用自己的行动和元宗宗子说话,六法神拳配合上大光明法,罗云阳一出手,那巨大的六角神盘,就疯狂的砸落下去。

    “般若定宙!”见罗云阳再次攻击,元宗宗子也不示弱,般若定宙印同样再次施展。

    一次,两次,三次……

    两个人的硬拼越来越狠,可是每一次,罗云阳的修为都好似比元宗宗子强上那么几分,这就让元宗宗子不得不一次次的用永恒之法修补自己的身躯。

    当元宗宗子修补到第十次的时候,他的速度明显慢了起来,甚至他的眼角,更生出了一丝明显的疲惫之色。

    “笨蛋,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使用后手吗?”静渊宗子看着处在无尽光明之中的罗云阳,嘴里低声的骂道。

    他骂的是元宗宗子,而当他看向罗云阳的目光中,却带着那么一丝贪婪。

    这大光明法是我的,那六法神拳,同样是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静渊宗子的咒骂起了作用,再次身躯被打裂的元宗宗子,这次不但没有修补自己的身躯,反而还掐动了一个诡异的法诀!

章节目录

无上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宝石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石猫并收藏无上崛起最新章节